异世求存 正文 第九章 摆布?被摆布?

fcj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URL] 老头子已经有三天没有露面了,这三天来,负责向王中华介绍家族基本情况是一个叫里尔的人。 自从前两天晚上老头子正式将王中华介绍给古德家族的其他成员以后,第二天老头子就出门了,古德家族除了里尔外再没有其他人和王中华接触。 不过作为洛汉城有头有脸的古德家族的家主侄子,如果没有一两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


老头子已经有三天没有露面了,这三天来,负责向王中华介绍家族基本情况是一个叫里尔的人。

自从前两天晚上老头子正式将王中华介绍给古德家族的其他成员以后,第二天老头子就出门了,古德家族除了里尔外再没有其他人和王中华接触。

不过作为洛汉城有头有脸的古德家族的家主侄子,如果没有一两个可以使唤的仆人的话实在是一件不像话的事情,因此,在王中华被正式介绍给古德家族的第二天,为古德家族服务了30多年的老管家——山姆大叔立即给他指派了一个使唤的丫头和一个年轻的男仆。

丫头是负责王中华的日常饮食起居,男仆负责为王中华打点外面的一切主人不方便亲自去做的事情。

既然没有安排别的事情,王中华也就乐得逍遥,自从取得了古德家族的名分以后,王中华就在利亚.古德家族位于北区的宅子里分到了一做规模不大确功能齐全的小院落。每天,王中华就在这个小院落里练练功,和那个教卡尔的年轻人聊聊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日子倒过得逍遥自在。

虽然王中华不习惯于别人的伺候,但是不可否认,有人伺候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在相互坚持了一点时间以后,王中华接受了叫麦瑞儿的小丫头和叫卡尔的年轻仆人的服务,当然,这仅限于不逾越王中华从小养成的道德心理底线的一些方面。

王中华对利亚老头的做派颇有些不以为然,他隐约猜到老头子在等什么。也隐约知道老头子究竟想要他干什么,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王中华需要一个“根”,在这个与地球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一个没有“根”的人是很难象个“人”的活下去的。

这几天,王中华通过自己的眼睛,耳朵已经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

如果古德家族能够给他一个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的“根”的话,他并不介意被利用一把。

能够在豪强遍地的东洛州立住脚并且生意还做的那么大的人,无一是易于之辈。想来古德家族这条根应该不浅。

只要古德家族不拿他做弃子,他也乐得暂时做做古德家族的棋子。

在尼亚.古德离开家的第二天,负责古德家一切事务的里尔就按照老头子的交代找到了王中华,向他交接了关于古德家“护卫队”的相关事宜。同时告诉他,他必须去考取一个武士等级资格证书。

按照吉尔曼王国的规定,只有两种人才允许合法拥有护身的铠甲和兵器:一、王国贵族,二、通过了王国武士资格测试并在王国人口司登记备案的人。

当然,还有一种地位超然的人是不受这个规定限制的,那就是——魔法师。

各国极为稀少的国宝级任务,地位超然于贵族之上,基于其强大的实力和能够为王国带来的威慑力,基本不受欧若普帝国各诸侯王国律法的限制。它们拥有除了叛国、弑君以外一切罪行的豁免权。

也就是说,一个地位超然的魔法师如果在街上无缘无故的杀了你,那么你只好自认倒霉了。

既然王国律法有这么各明文规定,王中华也不好说什么,在正式接收古德家的“护卫队”以前,他向老管家山姆大叔支了一点银币后(老头子在将王中华介绍给家族中人时,曾明确声称王中华可以随意支取家族的钱财),带上年轻的长随卡尔出门了。

……………………………

洛汉城西区,当罗克洛特家族派在古德家的暗桩回报告说古德家的那个新侄子出门了时,罗克洛特家的“武装力量”头子亨利正挥舞着他巨大而沉重的双手阔剑在锤炼身体,这是提升斗气强度的唯一方法,随着身体容纳斗气的容量越来越大,容纳的斗气越来越多,当斗气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时候,就会由量变引起质变,到达所谓超凡入圣的“圣”阶。

无论何种斗气修炼法门,无一例外的是先锤炼身体,然后以身体做容器容纳修炼出来的斗气。不同的不过是锤炼身体的方法不同而已。

要容纳更多的斗气就必须要使身体更强壮,如此周而复始,随着时间的推移,实力也就越来越强。当达到所谓的超凡入圣的“圣”阶的时候,斗气就会反过来强化作为容器的身体。

因此,判断一个武士的实力,只要看他的体型就知道了,往往体型越大体重越大的武士,实力等级也就越高,而灵敏度反而退居次位。

“他出门了?”闻听手下回报,亨利停下来,微微有些气喘:“告诉基德,教他带几个人去称称他的近两。利索点,别弄出太大动静。”

“好的。”

…………………………..

位于洛汉城北面的私家葡萄庄园内,一间半遮半掩在葡萄园里的小木屋你,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古德家族现任家主利亚.古德先生正怡然自得的坐在东洛州领主、东督府东督帕夏.希姆莱面前。面前的长几摆着几瓶似乎是相当不错的美酒,老尼亚喝的红光满面,看起来相当满意。

他边喝酒边说道:“东督大人,这段时间忽而东风忽而西风的刮了好一阵子,弄得人好不心烦意乱,今年将近,东督大人可知明年这个时候刮的会是什么风?也好解小人心中之惑,及早有所准备。”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撇了撇嘴。

“该是什么风就是什么风,对我来说,不管是东风也好西风也罢,我只要安安稳稳的为王国保住这东洛州的一亩三分地就够了。无论是东风也好西风也罢,都不是我一个小小的东洛州领主能够改变得了的。尽人事听天命,唯此而已。”

“我看未必吧,大人做事一项雷厉风行、勇敢果决,如今似心有疑虑,我观远不如前些年果断决绝了。”

“哦,此话怎讲?”

“迷雾荒原上劫掠我东洛州来往商队的盗匪如今越来越猖狂,频繁劫掠来往商队,实为我东洛州一大害,还请大人早做处置。若需要我古德家相助的话,东督大人请尽管开口,即使小人力有所不怠,也再所不辞。”

东督大人意味深长地笑道:“恐怕未必力有所不怠吧,大名鼎鼎的中州双卫其中之一就在你府上,这也是力有所不怠吗?”

“呵呵”老头子干笑两声:“十剑之一可也不是庸手,何况还有两弓相助,我古德家这点家底如果没有东督大人撑腰的话还真不够看的。”

帕夏.希姆莱神秘一笑道:“你不是还有他吗?”说着,东督大人扬了扬手中那份片刻前手下送来的一份报告:“你那个宝贝出门了,古德先生,我敢打赌罗克洛特家的威廉先生绝对对他的实力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说实话,我的兴趣比任何人都大。”老头子抿了一口酒摇头晃脑道:“不过我以为……”

这时,东督大人的手下又送来一份报告,老头子知趣的闭上了嘴。

帕夏.希姆莱轻轻的敲敲长几的案面:“嘿嘿,果然不出所料,威廉.罗克洛特先生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你这个宝贝最少有5个人跟着他,你知道领头的人是谁吗?”

利亚.古德在东督大人面前似乎完全没有要收敛自己的意思,此刻,他舒舒服服的斜倚在靠背椅上,惬意的抿了一口酒,答非所问地道:“好酒就是好酒,果然不同凡响。”

“基德,洛汉城有名的疯狗基德。”帕夏.希姆莱对老头子的态度似有不满,但似乎又有点顾忌,他并没有对老头子的答非所问表示不满,只是不自然地微微一笑,脸上那道在内战中留下的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耳边的剑痕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给本来就不是很讨人喜欢的脸上平添了几分阴狠:“现在就要看看这个王中华怎么来对付这个5级剑士了,如果他果然不令人失望的话,古德先生,古德家重返王城的日子恐怕为期不远了。”

“呵呵,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若果真如此,威廉.洛克洛特的主要力量恐怕都会放在这个人上面了。古德先生,城防军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保证让他们行事方便。古德先生,你说我这么做算是东风呢还是西风?”

“究竟是东风还是西风,小人睿智不及大人,实在不清楚。”

帕夏.希姆莱微笑道:“你领着他招摇过市,还给他一个古德家族的名分,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转移那边的视线吧?”

老利亚习惯性的撇撇嘴道:“大人以为我这么做除了转移那边的视线外还有什么什么目的?”

“你觉得会不会出人命,我是说基德杀了他或者他杀了基德。”

“这个目前还不好说,不过很快就知道了。您知道吗?我一点都看不透他,他看起来似乎充满了危险的野性,但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连下人冒犯了他他也不会计较。”

“古德先生,你难道没有考虑过这个人是‘间’吗?”

利亚.古德笑道:“您觉得洛汉城有名的疯狗基德是个甘愿做‘间’踏脚石的人吗?”

“基德确实不是,不过基德那个蠢货我就怕他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顿了顿,东督大人继续道:“那么你是准备把他当作棋子呢还是当作弃子?”

“嘿嘿,”利亚.古德阴阴一笑:“究竟是棋子还是弃子由王城那边决定,我不过是个执行的人罢了,**什么心啊。对了,大人,迷雾荒原那件事该怎么处理,我们是不是。。。。。”利亚.古德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件事不急”帕夏.希姆莱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大口,意味深长的看了利亚老头一眼:“我们先看看你找回来的这个宝贝怎么对付基德,等着瞧吧,很快就会有结果。”

………………….

洛汉城是东洛州首府,这里出产的铁,盐和牲口在王国内都是相当有名的东西,虽然迷雾荒原盗匪出没,但还是有很多别的地方的客商来这里贩运货物。大街上的人马牛畜很多,声音嘈杂,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味。

如果有心人要在这样的人从中惹点事找点茬的话那简直太容易了,一个眼神就可以办到。

王中华就遇到了这样找茬的,他走出古德府不到一小时就遇上了找茬的。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单独出来办事, “地痞流氓”哪里都有,现在他就遇到了一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