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利魂 第一卷:潜伏任务 第五章:聚众闹事

子任鐵血 收藏 3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


自从泰戍那天下午正式离开之后,“铁鹰”们就再也没了他的消息,已经过去了三天了,他们一直能在网上见到小孩子,可是连小孩子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失踪的。这下引起了间接性的恐慌。

此刻,“铁鹰”们都进入了罢训期,有焦锦鹏带头,新来的队长都拿他们没啥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刚上任不能把他们压得太紧,不然很容易会出事。接到上级命令,“铁鹰”全体整顿,休整两天,然后必须全体重回岗位,继续训练,否则全体记过。既然上级都说休整,焦锦鹏就招揽了几个同党,出去撒撒酒疯,最终报名参加的人实在太多了,两个中队,四个分队的骨干人员都去了。酗酒是军中大忌,见一个灭一个,可他们就偏要迎头赶上。

营区最外延的大门处,清清楚楚写着“军区战略战术训练中心”几个大字,纯属是摆设。门口有5名哨兵,哨岗上还写着“哨兵是神圣的”。而在马路旁,

“铁鹰”们勾肩搭背,穿的酷毙,像是在等人。

“快,上车!”极地狐在这关键时刻大显神威,开来一辆宝马X5,一辆奔驰ML63,一辆悍马H2,特地来接队友们出去玩的,“老张,你们回去吧,我会通知把车开回去的,谢了。……都上车吧,私人的,不是公家的,用的安全。”

“极地狐,没想到你可真是家财万贯啊,认识两年了我都没看出来啊。”胡为可劲的吹捧着银澈。

“‘松鼠’,你再这么捧他,他给你拉出一个车队来,上F1去了。上车,出发,目标:藏地酒吧!”焦锦鹏和极地狐的关系不错,可是也看不惯那些公子哥摆阔。他倒是想开着军用吉普满大街乱撞,可没办法,只有私家车才敢光明正大的停在酒吧外。

“走吧,今天我买单,大家随便喝,算我的。”银澈的兄弟情谊突然爆发了,瞬间失去了往日的冷漠。

“兄弟,冲你这句话,我豁出去了,拼死了喝,走。”焦锦鹏在这时发现了有钱的好处,就是用于在这种时候发泄的。

“服务生,给我来三箱啤酒,四人一箱,给我铆劲喝,不醉死别出门。”

“极地狐,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来六箱,两人一箱,谁不中毒,不许回去,我出钱。”他们个个仿佛未喝先醉。

“猎犬,还是注意点影响,万一出什么问题,这可不好,好喝点。”关有之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猎犬说:“我们是那么轻易喝得醉的吗?”

众兄弟答曰:“不是!”

关有之还是劝导:“这种地方龙蛇混杂,小心为妙。”

“哎,兄弟,你这职位小,胆也小,还是不是‘铁鹰’的种了,咱儿子都比你觉悟高。”苍鹰中队中队长尹雨奇早早把小孩子镌刻到自己的心里去了。

关有之算是被整的销声匿迹,服务员在一旁算着价钱。

“先生,您是要六瓶啤酒吗,还需要些什么?”服务生向“极地狐”询问着。

极地狐潇洒的回答:“不用了,有需要再找你。”

一箱箱啤酒被扛了过来,十二个大汉一人拿起两个瓶子,用嘴咬开瓶盖,焦锦鹏说了一句,管他狗娘养的规矩,干了!随后所有的人都两个瓶子一块往嘴里倒,十几秒一瓶,十几秒一瓶,仿佛是在比谁喝的最快,几分钟时间三箱已全部搞定。关有之没得办法,只能硬凑着加入其中。

看似他们并没有喝够,连一点眩晕的感觉都没有,该沉默时就沉默,他们整齐划一的从箱子中拿出酒瓶,继续喝。

管他狗娘养的纠察,他们是骂一句,喝一句,这里75%都是大学以上文凭,100%的团员,党员。可这时候,他们什么人都不是,只是敢当几个醉死鬼。

是时,几位小姐向他们走来。

“先生,要服务吗?要不要尝尝这个?干喝多没劲啊!”随后,他们自动坐到了十二人之间。

“干啥子哩,滚,滚开。”淳朴的小四川不留情面的将小姐轰走。

“他妈的,我们干的这叫什么事?一群骚货,滚远点,不然老子抽了你。”焦锦鹏看着这群小姐,气不打一处来。

“动物们”都不由自主的推开那群小姐。

“你们这些臭男人,装什么清高,老娘还不想伺候你们呢。”

“知道就好,滚蛋!”性情中人的焦锦鹏把瓶子摔在了地上,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

菜花蛇立即拉住了猎犬。“你这是干什么?这种地方是我们能闹得吗?沉默,沉默懂吗?……这是规矩。”菜花蛇夺下猎犬手中的酒瓶,“我们还是快走吧,别生事。出了事儿,我们担待不起,别忘了我们的身份!”

“我告诉你,给我听好了,这里我是老大,管他狗娘养的规矩,给我喝。”焦锦鹏早早把规矩抛在了脑后,他是“铁鹰”的得意门生,“铁鹰”是他最好的师傅,这一切都是属于正常人的所作所为,而不是特种兵的所作所为。他塞了一瓶给关有之,并命令他喝下去。

“大家都听猎犬的,服务生,再来一箱。”银澈在这种地方也就最能称霸了。这是因为“铁鹰”不在的缘故。

“要是那天出去玩,能留下一张合影就好了,好景不长。”极地狐感叹道。

“喝死算了,队长都game over了,还有什么好讲的?都几天了,不会是叛变,投……”“虎鲨”江水话没说完自己就先闭嘴了,因为他见关有之向他露出凶恶的面容。“你想干吗?想害死我们,害死队长啊?万一他做了卧底,我说的是万一,被你这么一嚷,他不就完了。这里那么多人,还有监视器!”

“哎,没想到除了我,还有人愿意为了铁鹰死。”焦锦鹏抓起酒瓶就喝。

游隼说:“希望队长别辜负了我们,他定要‘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是啊,我想他是‘进亦忧,退亦忧’吧。”极地狐说。

“这些事就别说了,我们今天就来个‘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兄弟们,干了!”所有人大吼了一声“喝”,又埋头“苦干”起来。


“嘿,你们在干什么呢?”一个穿着西装,威武堂皇的人走到他们面前。

“你傻啊你,喝酒呗,真是,大热天穿成这样,不闷得慌嘛。”“松鼠”昏昏沉沉的站起来嘲笑着那位大个。

大哥推开松鼠说:“我们老板在谈生意,你们惹了我们老板的妞儿,我们老板请你们出去,否则就不客气了。”

焦锦鹏一拍桌子而起,看样子还没喝醉,站的挺稳。“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还没人敢这样跟老子讲话,你哪儿冒出来的,啊!?”

“在这种地方谈生意,是不是太过火了些,白痴都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呢,快滚,不然,怎么个死法你自己挑。”“虎鲨”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指着那位大个。

“这地方也轮的到你说话,要钱吗?丢人现眼的事,你也想干?”尹雨奇一看就是海量,说话都不带颤动的。

“西装大个”回头向着监视器握紧拳头,迅速就有许多同样穿着西装的大个子们跑了出来,拿着各式武器:刀,棒,酒瓶。周围的人们一阵恐慌,大嚷着离开。“兄弟,哪条道上的,报上名来。”

焦锦鹏毫不犹豫,答曰:“蟹帮。”这是他曾经呆过的帮派,至今未被摧毁,他也信守诺言,没有像任何一方透露过有关内部的任何情况。

“知道了。你们都不肯走,是不是想尝尝这个?”“西装大个”打开了自己的衣服,秀了秀里面的手枪。

队员们看状纷纷向他们走来,每一脚都踏的很结实,气势如虹的走来。“猎犬,你先看着点,我去去就来。”关有之离开了战队,现在他们只剩11人,但事实上的有生力量只有10人,小四川可顶不住喝那么多酒。于是小四川就摇摇晃晃的撞上了“西装大个”。

“妈的,兔崽子,找死啊,老板发话了,你们全部完蛋。”然后他便拔出手枪,对准小四川的脑袋,可惜准星倒是瞄了很久,还没见开火。猎犬可等不及了,拉走了昏睡中的小四川,一把握住“西装大个”右手手腕,将手枪夺下,随即扔掉,没打算多留着,因为已经被他捏的有些变形了。“铁鹰”该战斗时就战斗。

“妈的,还敢抄家伙,不想活了。‘铁鹰’准备,全体出击。”看来猎犬是不醉装醉,仅仅11人,被他当整个大队使唤了。他清楚吗?清楚,不过是让心里有个念想罢了。不过其他人也一样“醉”的厉害,听到“铁鹰”两个字,魂都没了,然后个个都嗷嗷的冲了上去。已经辗转到监控室的关有之很清醒,也很清楚的看到了他们的过激行为,一边删除着监控资料,一边想着应对计策。

“打,给我狠狠打,连我们老板你们都敢轻视,还‘蟹帮’,记住,我们叫‘黑豹’,我们总司令是国际名人,这回惹了我们,你们全部玩完。”“西装大个”找来的人下令都拔出了枪,绝杀了这群“醉汉”,他们什么都不用担心,有老总为他们撑腰,他们唯独要担心的是自己将去见阎王了。

“啊——”没醉死的人都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即使神志不清,被呐喊声冲昏了头脑,能把一个人看成三个人,但出拳之狠,之准,之快,足以把他们逐一击破。醉死的人就在下头瞎嚷嚷,制造气氛,鼓舞士气。

“别冲动,别惹事。”关有之又当起了老大妈的形象,拿着麦克风大声劝说着,这时他想到了最关键的两个字,“铁鹰,give way!”可惜似乎不怎么见效。事后,关有之指责他们不听自己下的撤退命令的时候,当时昏了头的一个队友说:“铁鹰”不会在大势在手的情况下宣告撤退,我以为是敌人冒充的,当时我可什么都没想,就顾着揍人了。

枪弹上膛、准备发射,向后拉套筒到最后位置,压倒击锤,松手后套筒,推枪弹上膛,击锤倒下由阻铁挂住。扣动扳机,阻铁释放击锤,击锤向前转动撞击击针,击针触发底火,弹头射出,套筒后坐、退壳。枪响之后,预示着有人即将出事,可这子弹并不是敌方射出的,是我方人员凭借着速度,夺走了敌方所有的“柯尔特”手枪,迷迷糊糊中开了枪,打中了一人的腹部,那人的肠子被打断了,再加上拳脚相加,肠都流了出来。客人们都逃窜光了。

“啪啪”,“哒哒哒”敌方扫射起来,关有之既然拉不住他们,就尽量减少伤亡损失,立即call了几个兄弟开了一辆大巴,横在酒店门口,警方在接到报警之后随即就到,关有之跑到正打得水深火热的事发地点,大喊了一声:警察来了,快跑!在经过子弹的洗礼之后,焦锦鹏终于清醒过来,想到了他所干的种种蠢事。在撤退的同时,顺手拿起身边还未破碎的酒瓶,砸向敌方的武器,拖着他的队友准备撤离,一个个的都猛地恍然大悟,不料敌方面对他们一阵猛射,幸亏有关有之横竖搬来的一块铁板救驾。九个人晕晕忽忽的上了巴士,几个兄弟把睡沉了的兄弟抬上了巴士。敌方都已从后门撤离。 此刻,特警部队因接到报警有枪击事件,全副武装下车拦截,临时应急调的是女子特警队,本应将所有上巴士的人一网打尽,可是她们的副队长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背影,加上熟悉的车牌照,一切她都明白了,怎么说也是从那里出来的人。她没有大义灭亲,反之放他们离开了。


在车上,大家都很沉默,死气沉沉,没人多讲一句话。第一个讲话的人就如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样伟大。

“猎犬,看看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儿,你认为你是普通人,普通士兵吗?在酒吧这种地方,能轻易闹事,轻易讲话吗?我同意你去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想让我如何忍耐,我在你手下干副队已经是忍无可忍了,目无组织,目无纪律,你是一个好军人吗?啊?铁鹰的名声早晚被你败坏了!”关有之脸憋得很红,青筋暴起,愤怒相当。

“你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以为你谁啊,我也没让你在我手底下啊。是,你军衔高,文化程度也高,可是怎么样呢?忍忍忍,铁鹰需要只会忍的人吗?我知道我冲动,没少给你惹麻烦,但要是只靠你这套功夫,‘绝杀’能有今天吗?” 猎犬愤愤的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狠狠的盯着菜花蛇。

“吵什么吵啊,都是兄弟嘛,我们‘段刃’从来就没你们这种不和谐。铁鹰就是铁鹰!抛弃,内敛,沉默,战斗缺一不可。在这种特殊时候,我们更得团结,不然别人只会说我们都是一群吃奶的孩子,没了妈就活不了了。我们更得给新来的那位看看,我们铁鹰是最好的。”“游隼”爬了起来充当说客。“暂且就先不说这件事,要尽快解决眼前的事。这事闹大了,把特警都找来了,就算对方是不正当的团伙,但是我们也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出手伤人,不调查还好,一调查就晚了。”

猎犬说:“是啊,这种城市大规模的枪击案是很少发生的,我们这么一搞,妈的,警察肯定会全力去查的,到时候事情全抖露出来,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松鼠说:“就算警察不可劲的追究,对方还会可劲的查我们的身份,要是身份落到犯罪团伙的手里,我们更加吃不了兜着走。

“兄弟们,快想想办法,别让警察把警车停营区去了。”

“都别急,索性捅出去,找到警察,直接交代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要杀要剐随他们便呗。”游隼实在是出了一个好主意。

蛙人分队队长江水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按我的推理,警察很好解决,再怎么说都是自家人,最难搞的是群众,那个‘黑豹’还不至于急着要查我们的情况,群众现在对于警察破案是最期待的。警察在群众面前的那一关很难过。我想我们中肯定会有人被‘出卖’。否则警察也无法交代。”

大家正积极提着意见,突然巴士一个急刹车打乱了所有人的思路,驾驶员“豺狼”说,被警车拦下了。车内的人一阵恐慌。

焦锦鹏说:“大家别乱,这是是由我引起的,是转业处理,还是坐牢随他们便,大家都别吱声,我先下去瞧瞧。”猎犬大义凛然,雄赳赳,气昂昂的迈步走了。


“警察同志,是我喝酒闹得事,把我带走吧,我接受刑罚惩罚。”

“你倒是挺自觉的,可是,恐怕不止你一人吧,别人难道都不敢承担责任了吗?你的证件。”

焦锦鹏一脸苦笑,他自从到了“铁鹰”大队,早把证件长什么样给忘了。“没有证件。”

“没有证件,司机师傅麻烦把车靠边停,例行检查,或者直接开会警局。反正车上的人是一个不能走的。”警察同志拿出了手铐,准备铐住猎犬的手。之后猎犬突然一个侧身,是拒捕了?

“慢着,我需要看看您的证件。”警察疑惑的将证件取出,在猎犬面前晃了晃。 “等等,我需要辨别真伪。极地狐,下来一下。”

“怎么了?”飒爽英姿的银澈在焦锦鹏的期待下,疾步走下车。

“看一下,真的假的?”

“罪犯没有审查警务人员的资格。”

焦锦鹏说:“对不起,同志,在没有最终定案前,我只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身为公民,有权监督警察办案。”

极地狐正在近距离观察着证件:“真实可信。猎犬,等等,我想这件事应该带到总部解决,毕竟是军警还是有那层关系的。”

“怎么,你们是军人?”

“还不是普通的军人,是特种兵。”

“那,就到你们直属长官那里谈谈吧。”


在司令部会议室,坐了十来人,包括两名警察,十二名涉案分子,以及都参谋长,正在做笔录,从焦锦鹏开始依次审讯,避免串供嫌疑,其他人暂且回避。

姓名?——焦锦鹏。

为什么闹事?——对方先开枪。

为什么喝酒?——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人总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吧!

可你是军人,不能喝酒,不知道吗?——知道,但总部给我们放了假。

为什么心情不好?必须回答——……

都参谋长见猎犬不大对劲,赶紧出面:“这样吧,这还是我来跟警察同志说吧,猎犬先出去。”

“是!”——刷,起立,转身,离开。

“是这样的,他们的队长,前几天刚刚因伤转业,最近又失踪了。这是他们所知道的,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知道了吧,这次的行动,只有司令部的常务委员和我们的上司知道,就只剩下当地负责联络配合的警察知道。”

“那我还挺幸运!”

“幸运啥啊,不热杀身之祸就谢天谢地了。警察同志,这回的事,向公众透露时,把他这个头目点出就行了,其他的意思意思就够了,他能明白的了。我们觉得他很有可能在转业之后去寻找队长的下落,所幸将计就计,将他发展成为另一个卧底同志。听刚刚回来的人说,枪击案的对方据说就是‘黑豹’的人,他们很有可能盯上我们,认识焦锦鹏,不过这样更好,让他们帮了他,再投诚,虽说冒着点风险,但还是有点胜算的,他是福利院的孩子,要是没有解放军,他也不会当兵,要是没有他的队长,他更不会成为现在有抱负,有水准,有信念的特种兵了,他的队长已完全成为了他的精神依托,他们在一起当然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刚刚你们记得笔录稍微扩充一下,定一个转业处理就够了。拜托了。”都参谋长这也算是犯了法,不过为了所有的人,没办法。

警察感叹道:“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同事都说:千万别和特种兵打交道,没好处。”

都参谋长对着门口喊了句:“猎犬,进来!”

“是!”

“现在交代一项任务,出去闲逛,遇到和你们打斗的那伙人就假装被俘,混进他们内部后,你就会清楚了。”

“您的意思是,卧底?”

“没错,性质已经定下来了,转业处理,也就是说这次任务执行完毕之后,你就永远脱离我们了。焦锦鹏同志,是否能完成党赋予你的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焦锦鹏敬了个礼。“请问,这件事是不是和铁鹰有关?”

“不该问的不要问,到了那儿,一切都明白了。”

焦锦鹏的转业通知书不久就批了下来,这次的聚众闹事让“黑豹”们都注意到了这伙神秘人物,是要把那带头的揪出来,用电脑描绘了那人的长相,现在焦锦鹏可算是大名人了,不仅在百姓们眼中是恶霸,在整个“黑豹”总部以及分部,散部,就连各国的小毒贩都受到了这个人的照片,这也就是说,不久他就会被这个集团所网罗。“铁鹰”中有一个兵按照着都参谋长的计划一步步的在执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