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 中国很想摆脱美元陷阱!

雷达王 收藏 1 99

中国在国际金融方面的角色转变得飞快。六个月前,人们还在沉思中国人是否有兴趣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扮演更大的角色,或者发挥更大的作用帮助重建遭受危机重创的全球体系。如今,中国人给东亚版的IMF注入约400亿美元,威逼贸易伙伴使用人民币,并散播关于新国际储备货币的荒诞构想。巴西总统卢拉·达席尔瓦上周访问北京,注意到东道主变化的心态。他呼唤“新经济秩序”,提出如今是时候停止用美元结算贸易了。


中国出来说话,这很好。这个国家在世界储蓄及增长方面所占比例很大;如果说危机中会出现一个稳定的经济秩序,它将需要得到中国的接纳。但中国的转变有一个不那么好的方面:它对全球辩论的贡献基本上一团糟。


中国人已经接纳国际体系很多内容,因此,他们再也无法无动于衷。拥有庞大贸易盈余的中国已经积聚了大量以美元计价的债券和股票。如果美元下跌,中国政府就会丢失财富。


这样的损失可能带来残酷的政治反应。中国网民已经在抨击斥资30亿美元投资美国私募集团黑石的官员。据《金融时报》报道,眼见黑石的股价下跌,一位网民怒道:“他们比战时的叛徒还糟糕。”但和美元大跌相比,投资黑石的损失还不算什么。


因此,中国当局正设法降低美元给他们带来的风险。最可靠的办法就是停止购买这么多的美国国债,但这会令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从而令中国出口商雪上加霜。因此,政府正在四处摸索,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它在不推高人民币的情况下摆脱美元陷阱。


中国的想法有两个类别。最为古怪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中国央行的网站上——它本身就是中国塑造新秩序雄心的一个令人震惊的迹象。它提出IMF大大扩张“特别提款权(SDR)”的发行。其构想是,IMF会用这些SDR交换中国的部分美元,这样,中国的美元风险就会降低。但问题在于,要么是IMF,要么是其中一个成员国政府要留下来背黑锅。这种想法成功无望。


中国的另一种办法是,促使全球使用它自己的货币。中国央行已经和印度尼西亚及阿根廷建立货币互换安排。它希望更多的贸易以人民币结算。它对类似于IMF的东亚储备基金的贡献可能意味着,到某天,该地区一个容易发生危机的国家会部分地借用人民币。


所有这一切意在给中国货币收买一些地位。但说到中国逃避美元陷阱,那就怡笑大方了。其构想是,一旦人民币国际化,外国人可能愿意借入。这样,中国可以继续保持贸易顺差并出口资本,但可以积聚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而不是以美元计价的债券。这样,中国的美元风险就会降低。但这个构想同样有问题:货币风险将转移到借款人。鉴于人民币被中国政策人为压低,而且从中期来看几乎肯定会升值,外国人要么是因为绝望要么是因为被胁迫才会借入中国货币帮助中国摆脱僵局。


因此,无论是关于IMF储备货币的想法还是漫无目标的人民币国际化意图都无法把中国从困境中拯救出来。根据外交关系委员会塞特塞尔(Brad Setser)的说法,中国已经积聚了至少1.5万亿美元的美元资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30%的变动(这是很可能的)意味着大约4500亿美元,差不多是中国经济的十分之一。更加痛苦的是,中国控制人民币升值的决心迫使它每月购买数十亿美元资产。中国就像一个沉迷赌博的人,不断增加无望的投注,令它的最终损失更加大。


中国突然对国际金融大胆新构想感兴趣,这很容易理解。但北京的领导人不像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设计师,倒像是渴望逃脱的霍迪尼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