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下卷;第八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二) (核心章节)第二节;兵道自然!

linfeng1988 收藏 0 2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URL] 所谓兵道并非是指军人的职业道德、战争的基本准则,它乃战争之性质与本源。《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者万物之本源也,兵法也不列外!我们要在理论的高度上探讨、比较两国军事艺术,必然先得从兵道谈起!谈及兵道,古中国的军事理论家对军事本质、军事与政治之间的统一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兵道一词源出于《六韬.兵道》一文、其含义较广,本文所指的兵道并非指军人的职业道德、战争的基本准则,实乃战争之性质与本源。《道德经》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者万物之本源也,兵法亦不列外!我们要在站理论的高度上探讨、比较两国的军事艺术,必然先得从兵道谈起!谈及兵道,古中国的军事理论家对军事本质、军事与政治之间的辨证统一关系的认识远胜于同一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理论家。在整个世界历史上中国是第一个强调战争正义性的国家,是第一个提出慎战理论的国家!

军事是政治的继续,一个国家对军事本质的认识水平,反应了这个国家的社会发展水平的高度。在古代,中国率先结束了奴隶时代、步入封建社会,也率先对军事与战争有了本质的、有深度的认识,古中国军事家对兵道极其深刻、丰富,在整个秦汉时期,几乎在所有的军事著作中作者都在有意、无意地阐述自己对兵道的认识,并且其论述、其观点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提及古中国兵道,可讲的实在太多太多,这里仅仅只列举几个有代表性的观点!

一; “军事与战争不是天然存在的,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的必然产物”。在西方这一观点是在19世纪由马克思提出的,而在东方,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军事理论家们就否定了;战争天然存在、自古有之的理论。战国初期大军事理论家吴起在其名著《吴起兵法》中就分析、讲解了军事的性质、目的、起因,提出战争不是从古有之、天然存在的,而是因争名、争利、积恶、内乱、饥荒这五大原因引起的。(见《吴起兵法.图国》。)无独有偶!西汉淮南王刘安在其编著的《淮南子》一书中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淮南子.兵略训》曰;“人有衣食之情,而物弗 能足也。故群居杂处,分不均,求不澹,则争;争,则强胁弱,而勇侵怯。”“争”者战争也,即刘安认为物质世界的欲望、社会财富的差距、社会财富的分配的不合理是韵酿战争的温床。再说透点;那就是社会发展水平的落后,阶级的存在,社会分配方式的不公就是产生战争的本源。上述论断是马克思的学说,而在西汉时期中国的先哲们就已经有了相似的论述,可见古中国军事家门对兵道的认识几乎是超越时代的!

二; 不仅如此!在世界军事史上古中国的军事家理论家们首次强调了战争的正义性,古中国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反对不义战争、反对穷兵黩武的国家,这是中华民族精神中难能可贵的一面。上古社会是一个战乱、纷争、动荡的社会,在古人眼里弱肉强食的战争观念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到了春秋后期中国的军事理论家却敢大胆的站出来反驳了这一思想!这太难能可贵了!


春秋时期大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在其名著《道德经》一书中首次提出了:“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的观点。而后世的军事家们又大胆的继承、发扬了这一思想,春秋后期的大军事家司马穰苴又进一步提出:“以礼固国,以仁为胜”的观点。《吴起兵法》、《荀子议兵》也进一步地、更深层次地强调了仁义即正义对战争胜负的决定性作用。荀子甚至完全认为“仁者无敌”,在他心中商汤、周武所率的仁义之师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之师,故有:“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之武卒,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秦之锐士不可以当桓、文之节制,桓、文之节制不可以当汤、武之仁义”之说。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这一论断历来是古中国军事家所谨记、恪守的座右铭!《吴起兵法.图国》一篇更是明文提出;“天下战国,五胜者祸,四胜者弊,三胜者霸,二胜者王,一胜者帝。'是以数胜得天下者稀,以亡者众。”而这一思想又广为后世兵法家所继承、传扬,最终发展成为了中华兵道的精髓、核心————慎战!

在世界军事史上,古中国的军事理论家们还首次提出了反战思想,这在那个兵戈战乱的时代简直算得上一项壮举!这表明在先秦时数百年的战乱中,中国人已经在开始反思战争、批判战争,已经将和平提升到了高于战争的高度,这是中华民族民族精神的伟大之所在!

三; 更难能可贵的是:《司马法》还提出了“以战止战”的观点,《司马法》有云:“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观点!这让我想起了伏罗希洛夫元帅的一句名言;“我爱将军,我爱军事,但我不爱战争,因为我爱和平!”,这才是真正的兵道、这是军人最高的人生追求,这就是军事的本质、化剑为犁!军事不等同于战争,战争是血腥的杀伐、卑鄙的手段,军事是高尚的艺术,军事不是为战争而存在,而是为消除战争而存在1故曰;“以战止战,虽战可也”!这正也是中华民族的气魄之所在!正是我们炎黄子孙之骄傲所在!

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从上古时代的炎黄二帝时期算起,我们已经拥有了近5000年的历史,与我们先祖同时代的大哥、大姐——古埃及、古巴比伦早已消亡了数千年,而我们的祖国——中国至今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西方历史上要不时就蹦出一个地跨三洲的大帝国,从波斯帝国开始,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几乎一个比一个庞大、强盛,可是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一个又一个强大的西方帝国总是在不到几百年的时间里就迅速土崩瓦解,其文明也随之中断、停歇、消亡!

但在遥远的东方,中华民族,华夏政权却在不断地发展壮大,终于我们从黄河地区的一个小小的部落联盟发展成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庞大民族。在数千年的古代史中,中国中原农耕政权与西北游牧政权几乎从来没有停止过战争、对持。但无论是中原农耕政权打败西北游牧政权,还是西北游牧政权打败中原农耕政权,中华民族从未消亡!中华文明从未中断!反而是战争越打下去,中华民族越庞大、中华文明越辉煌,中华民族的凝固力越强,五湖四海最终“合同为一家”!

这是何缘故呢?为什么西方诸帝国总是因与外民族的战争而消亡,而中华民族却偏偏因为对外战争而变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强盛呢?原因就在一个“和”字!就在杀人安人,攻其国,爱其民,以战止战的兵道精神!就在中华民族有着海纳百川、包容万物的博大胸襟!

西方诸帝国所进行的扩张战争、反扩张战争始终都带有掠夺与反掠夺的性质,是“以力兼人”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总是征服者给被征服者带来深重的苦难,总是造成征服者与被征服者之间的世代敌对、水火不容。而中华民族所进行的战争总是杀人以安人,攻其国,爱其民的战争,是“以德兼人”的战争,是以德服人的战争。虽然战争初期存在着战胜者与战败者之间的敌对,但久而久之这种敌对就会彻底消灭,民族隔核就会逐渐缩小,大家互相通婚往来,最终奇迹发生了,战胜总是从落后文明向先进文明聚拢的战争,胜利者与失败者“合同为一家”。海纳百川、包容万物、宽容仇恨的博大胸襟,以战止战、杀人安人、大爱无疆的兵道精神正是中华帝国与西方诸帝国的区别之所在,这正是中华民族伟大之所在,这正是中华民族旺盛的生命力之所在!这正是中华民族长胜不衰之所在!

四; 言归正传!不仅如此!古中国的军事家们在世界军事史上还最早提出了军事与政治、经济之间的辨证、统一关系。法家代表任务————商鞅的传世名著《商君书》的核心——耕战,就是阐述了战争与经济之间的统一关系,正确的给出了古代中国的军事经济政策。战国后期秦国大军事理论家尉缭的成名之作《尉缭子》一书,更是深动、形象的表述了军事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尉缭子》一书有言:“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理,武为表,文为里”,既;军事是果,政治是因,军事源于政治、是政治的继续。《尉缭子》还在“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理”的论断之上提出了“战胜于外,备主于内,兵胜于朝廷”的观点,无独有偶在《战国策.邹忌讽齐王谏》一文的最后也明确的提出了战胜于朝廷的观点! 而《淮南子.兵略训》一文更是一语惊人地道出;“兵之胜败,本在于政。”!

五;古中国的军事家们还在世界史上首次提出了爱民的观点。这表明进入封建社会,比起前代阶级矛盾已经相当缓和,统治阶级已经相当关注民生。《六韬.国务》一篇通过问答的形式表达了古中国军事家的爱民思想,文王向太公曰:“愿闻为国之大务,欲使主尊人安,为之奈何”,“太公”只有一句回答:“爱民而已”,其后“太公”又详细叙述了应该如何爱民,怎样才能体现爱民。不仅《六韬》一书观点鲜明的提出了爱民思想,《吴起兵法》、《荀子议兵》等著作都阐述了这一思想。《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还记载了吴起在魏国作大将时亲自用嘴给士兵吸脓的动人故事。后来《三略》一书在“下略”一卷中明确的提出了:“庶民者,国之本也”的观点。甚至《六韬》开篇第一篇《文师》一篇还大胆的喊出“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的高昂口号!无论《六韬》的真实作者是谁,在封建时代能高喊这样的话的人无愧为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六;在爱民的思想基础之战,古中国的军事理论家门对人民与战争的关系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在整个世界历史上,古中国的军事理论家、先哲门最早认识到了人民力量的伟大,率先提出了依靠人民的力量夺取战争的胜利!先秦时期大学者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正是阐述了人民力量的伟大。而淮南王刘安对这一观点的论述则更加鲜明、直白!《淮南子.兵略训》曰;“众之所助,虽弱必强;众之所去,虽大必亡。兵失道而弱, 得道而强;将失道而拙,得道而工;国得道而存,失道而亡。”


其次, 古中国的军事家们还首次否定了军事宿命论!由于这属于哲学范畴,为了不违背本书所制定的游戏规则,为了不引出过多的与本章无关的话题,所以这里就不再作详细介绍了。但籍此就已经足以知晓古中国军事理论家们对兵道的认识、研究达到了何种境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