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被指盗窃吞安眠药证清白

带兵之将 收藏 0 33
导读:截至今天早上发稿时,武警医院内的阿成还是没有醒来。他是天河区龙洞某技工学校08级的在读学生,因被列为学校一单窃案的重点怀疑对象,一怒之下吞下过量安眠药,至今未脱离危险。   传言逼他服药洗冤   阿成所在学校上周四发生一单窃案:阿成的舍友发现自己保存在宿舍的800元现金不翼而飞了。事发后,全班只有3名学生离校,阿成恰是其中之一。据校方记录显示,阿成当时以到医院看望朋友为由出外,彻夜未归。   学校随即分别对3人进行调查。令人起疑心的是,阿成随即改口推翻之前的理由,说是因朋友找到实习工作一起

截至今天早上发稿时,武警医院内的阿成还是没有醒来。他是天河区龙洞某技工学校08级的在读学生,因被列为学校一单窃案的重点怀疑对象,一怒之下吞下过量安眠药,至今未脱离危险。


传言逼他服药洗冤


阿成所在学校上周四发生一单窃案:阿成的舍友发现自己保存在宿舍的800元现金不翼而飞了。事发后,全班只有3名学生离校,阿成恰是其中之一。据校方记录显示,阿成当时以到医院看望朋友为由出外,彻夜未归。


学校随即分别对3人进行调查。令人起疑心的是,阿成随即改口推翻之前的理由,说是因朋友找到实习工作一起庆祝,导致夜归。由于说法前后不一,他一下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老师找过他谈话,警方也曾找他配合调查。


“阿成可能是小偷”。校内开始有这种传言。本月24日上午,阿成遭到数名学生围攻。由于感觉同学和老师刻意疏远,整个案件也可能是有人刻意设套“屈”他。据其同学介绍,25日下午,阿成一度想从3楼阳台跳下轻生,但被一名在场同学拉住。当天下午,他死念又生,跑到学校附近药店买下了一瓶有“睡得安”标识的药物,一下子吞下一整瓶。


当时还在上课的同学收到了阿成的“告别”短信,赶忙一起回到宿舍,发现阿成倒在床上,神智不清,“药瓶里只剩寥寥几颗药”。大家赶紧打车把他送医院。


证清白拒插管洗胃


据阿成的同学介绍,他刚被送到龙洞一家医院时,以死证清白的态度很坚决,根本不配合医生插管洗胃。无奈,学生们又将他转到武警医院。


到武警医院时,阿成已经昏迷。医护人员立即对他进行洗胃、补液、催醒及监护吸氧等对症处理,并诊断为急性药物中毒,收入神经内科进行治疗。接诊医生表示,病人目前仍未脱离危险,但求死之志如此坚决,“可知心理问题非常严重。如果康复,必须考虑做心理治疗”。


该校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事实上阿成并未真正被认定是偷钱者,只是因为说法前后矛盾,普遍觉得嫌疑较大。警方目前正对窃案进行全面调查,学校方面则全力配合。


■一封家书


阿成的亲戚杨先生说,在阿成服药轻生前,在床头留下一封家书,大概内容是:


“我是被冤枉的,怎么都不相信我呢?为什么连××(人名)和××都不相信我呢……爸爸妈妈,对不起,把我养这么大,我是一个没用的孩子……我欠了××和××的钱,麻烦××在我的助学卡里把钱拿出来还给他们,密码是……如果钱不够,就把我的手机也当了用来还钱吧……”


杨先生称,由于事情尚未调查清楚,这封信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证据,所以不方便透露遗书上所涉及的人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