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下卷;第八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二) 第一节;奇绝的古中国军事情报机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古中国的军事情报传送机制远比同时代的任何一个国家发达,与古代西方军队相比,在军事情报传送机制上,古中国军队有四大突出优势。

一、古中国是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系统的、高效的军事情报传送网络的国家。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烽燧制度的国家,烽指白昼用来传送紧急军情的狼烟,燧指夜晚用来传送军情的篝火。

烽燧制度起源于西周,在西周后期,自国人暴动之后,西周王室实力大衰,而西北部的西戎诸部却迅速壮大起来。西戎是对商周时期西方诸游牧民族的总称,它是中国历史上羌族、氐族、藏族、党项族的祖先,西戎诸部拥有强大的骑兵组织。同时我们知道西周是一个诸侯并立的国家,各诸侯国有派兵随西周中央政府出征的义务。正是如此西周王室建立了烽燧制度,在全国范围内广设烽火台,以便在西戎骑兵犯境时,能够迅速召集各诸侯国军队共同抗敌。关于西周的烽燧制度还产生了一个有关江山、美人的著名典故——烽火戏诸侯。

秦、汉时期出于北防匈奴帝国的需要,中原政权沿袭了西周时代的烽燧制度。秦、汉政府在长城沿线,边地各君广设烽火台,匈奴骑兵一旦犯境,短时间内,西汉中央政府和各级军事机构就能迅速得到情报,立即作出反应,聚集兵力,予以敌军迎头痛击!

二、古中国还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上古世纪世界上唯一一个建立较为完善的邮驿制度的国家。中国的邮驿制度也起源于西周时期,而大多数西方各国第一次听闻邮驿这个词,还是13世纪末《马可波罗游记》流传开来后的事情。

同样是出于防御西戎诸部的需要,西周王室为了传送更为详细的军事情报,创立了邮驿制度,中国的邮驿制历尽数百年的发展,到战国时期已经基本完善、成型。战国时期各大诸侯国都设有专门掌握全国邮驿的行政机构,各国有专业的、可靠的邮驿人员。为了保证信息情报,到秦统一六国时,中原地区已经建立了联系各郡、各县的驿道。古中国政府还在驿道上每隔一段距离设立驿站,驿站主要是为了供政府邮驿人员歇脚,为其替换马匹,此外各驿站还担负着接待过往官员和外国来使的任务。

邮驿制度的存在和完善,不但弥补了烽燧制度的不足,解决了烽燧制度传送军事情报过于简单的弊端,还加强了古中国中央政府的行政能力,加强了中央集权,因为邮驿制度不仅供传送军事情报,也供传送行政政令。

三、在古世纪中国军队是唯一一个建立了军事情报保密制度的国家。《六韬》一书是先秦时期的军事百科全书,其中记载了两种军事情报保密法——“阴符”和“阴书”。所谓“阴”即为隐蔽的、秘密的。阴符分八等,实则是君主与将帅,各部将领之间事先约好的用于代表某些特殊军事情报的信物。用“阴符”传递军事情况,完全可以保证军事情报的保密性,但和烽燧制度一样,所能够传送的军事情报极为简单,在“阴符”的基础之上,古中国军队又创造性的发明了更先进的“阴书”,用于“阴书”传送情报时,将送传的信件分为三份传送,收信者必须要得到三份信件,并知道其特定的组合方式时,才能读出书信中的内容。此种传送军事情报的方法,极其类似于某些影视剧中的藏宝图的保存方法,在古代用此种的传信方法可真谓是天衣无缝啊!

从《六韬》“阴符”、“阴书”两篇让我们这些后世子孙看到早在先秦时期,我们的先祖已经注意到了军事情报的保密性,并在世界历史首次创立了比较可靠的军事情报的保密方法。而在同一时代、乃至更晚一些时期的西方世界却完全没有认识到军事情报的保密性。

公元前208年的托罗梅战役是第二次布匿战争的转折点,这是一场关乎古罗马生死存亡的战役,在这一仗中只要罗马军队失败,罗马城就将会被迦太基联军所攻破,从此古罗马就将从历史上消失、灭亡!但罗马人却以弱胜强,力换狂澜,大败迦太基联军,全歼哈斯朱拔部,枭其首级还于其兄长汉尼拔!在这一仗中实力远胜于罗马联军的迦太基军队为什么会败得如此之惨呢,迦太基人到底犯了什么致命错误?事实上迦太基人在托罗梅战役中,既没有犯任何战略错误,更没有犯任何战术错误,迦太基人输就输在情报传输上。

第二次布匿战争进行到公元前208年时,汉尼拔已经在罗马本土纵横驰骋了近10年,无数次大战役的失败,已让古罗马元气大伤,精疲力竭,已无力再与强大的迦太基联军持续作战。公元前208年春汉尼拔的胞弟哈斯朱拔从西班牙新率数万大军出征意大利,谋图与其兄长汉尼拔南北夹击罗马,一举攻破罗马城,灭亡古罗马。哈斯朱拔的大军一路所向披靡,攻城掠地,可是直到哈斯朱拔快要逼进罗马时,他都还不知道他兄长的部队到底在哪里,汉尼拔也不知道其胞弟的军队就在自己北面不远处,于是汉尼拔按兵不动,坐等他兄弟的消息,因而丧失了与其弟会师联军、夹击罗马的大好战机。同时哈斯朱拔也在坐等他兄长的消息,终于哈斯朱拔坐不住了,他写信给他的兄长阐明了自己的战略意图和行军计划,然后他愚蠢的将一封完完整整的信件交给手下的信使,让他穿越敌人控制的区域去联系他的兄长!结果哈斯朱拔的信没有送到他兄长的手中,而是落到了罗马人的手中,罗马人极其意外的得知哈斯朱拔的整个行动计划。更好笑的是:哈斯朱拔没有等到他兄长的回信,就冒然率军南下去完成自己的作战计划,知道了哈斯朱拔全盘行动计划的罗马将领稍稍的率军北上,迂回到托罗梅地区,围歼了迦太基联军哈斯朱拔部。

由此次战役可见,当时西方军队的军事情报传送体制和传送方法有多么落后。这些就是某些人所鼓吹的那个十个项羽也打不出一个坎尼会战的西方名将的军事艺术。他和他的将领都不知道军事情报传送时是需要绝对保密,甚至他还犯纵任自己的骑兵脱离步兵追击敌军一翼骑兵的低级错误!

四、还早在先秦时期古中国军队就已经创建了丰富的旗语和鼓语。在古代,西方军队也使用笛、笳等乐器和旌旗以鼓舞军队士气、操控军队进退。但与古西方军队不同,在古中国军队中“金”、“鼓”和旌旗等乐器不仅用于鼓舞军队士气、操控军队进退,它们主要是用来传递军令指挥军队作战的。《孙子兵法军争》形象的将金鼓、旌旗比喻为人的耳朵、眼睛这两种最重要感觉器官,还进一步提出: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的作战原则。在此基础之上,古中国军队在长期的实战中创立、总结、积累了大量的旗语和鼓语。《孙子兵法》、《孙膑法》、《吴子兵法》等军事著作都有专门的篇幅介绍古中国军队的旗语,鼓舞和使用原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