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绪传奇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省亲也让人心烦

魏爱林 收藏 0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4.html


第二十七章 省亲也让人心烦

端敏谢恩后,乖巧的站在光绪身边,听着光绪和家人聊天,这时王府的总管走进来附身在醇亲王奕譞耳边小声说道:“启禀王爷,奴才们已将膳食准备妥当,可以请皇上移驾前去进膳了!”

醇亲王奕譞轻轻的‘恩’一声,点了点头示意他退下,起身向光绪说道:“皇上,到了该进午膳的时辰,臣请了宫里御膳房的御厨到微臣府上,指挥微臣府上的奴才已经备好了膳食,请皇上移驾前往进膳。”

光绪正在和叶赫纳拉氏说话,听了醇亲王奕譞的话后,‘噢’的一声笑着说道:“呵呵!朕回到藩邸,见了阿妈和额娘心里委实觉得很开心,不觉时间过得这么快呀!若是阿玛不提醒,朕还真不觉得饿,听阿玛这么一说,朕还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那就传膳吧!阿玛额娘你们都随朕一起前去用膳吧!”

“皇上您请上座。”醇亲王奕譞指着饭厅正中间那把以金黄丝线绣成的五爪金龙御座垫说道。

光绪在小德子的扶持下坐好后,跪在一旁的太监说道:“奴才御膳房太监小喜子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见光绪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指着桌上的膳食接着说道:“皇上今天的午膳有:燕窝红白鸭子八仙热锅十品、葱椒鸭子热锅一品、炒鸡丝炖海带丝热锅一品、羊肉丝一品、情蒸鸭子鹿尾攒盘一品、煳猪肉攒盘一品、银葵花盒小菜一品、银碟小菜四品、咸肉一碟野鸡爪一品、竹节饣卷小馒首一品、孙泥额芬白糕一品、螺蛳包子豆尔馒首一品、饽饽三品、果子粥进些、大肉面一品、奶子十品、燕窝鸡丝香蕈丝薰白菜丝镶平安果一品、三鲜一品、燕窝鸭子薰片月宫子一品、白菜鸡翅肚子香蕈一品、肥鸡白菜一品、肫吊子一品、苏脍一品、托汤烂鸭子一品、野鸡丝酸菜丝一品、芽韭炒鹿脯丝一品、烧抱肉锅、鸡丝晾羊肉攒盘一品、祭用猪羊一品、小菜一品、南小菜一品、菠菜一品、挂花萝卜一品、羊肉卧蛋粉汤一品、萝卜汤一品、野鸡汤一品、糗饵粉粢一品、象眼棋饼小馒首一品、折叠奶皮一品、烤祭神糕一品、酥油豆面一品、蜂蜜一品、拉拉一品、粳米膳一品。”光绪听着小喜子满桌子菜食飞快的报了一遍,眼睛看了看饭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各种珍馐百味应有尽有,已经当了大半年皇上的光绪,但这里还有好多饭菜是他第一次看见。光绪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小喜子先退下,光绪心想:“朕刚刚才下令消减宫廷用度,没想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却为自己准备了桌满汉全席...”

小德子见醇亲王奕譞躬身侯在一边,却不知道皇上在想些什么,轻轻咳了一下,光绪的思绪被小德子的咳嗽声打断后,抬起头见屋里除了醇亲王奕譞躬身侯在一旁外,就全是一些太监宫女了,连叶赫纳拉氏都不在旁边,光绪对小德子说道:“去搬几张椅子来,将朕的额娘和兄弟姐妹也都请来陪朕一同进膳。”说完指着太监们刚刚搬来的椅子对醇亲王说道:“阿玛您请坐。”

---------------------------------------------------------------------------------------------------

进完膳醇亲王奕譞和福晋叶赫纳拉氏陪着光绪走进书房,挥退送茶的侍女后叶赫纳拉氏对坐在上首椅子上正准备端起茶杯准备喝茶的光绪说道:“湉儿,现在没有外人了,额娘有件事要求求你这个当皇上的亲生儿子。”叶赫那拉氏还没有等光绪说什么,她就接着说道:“湉儿,前九门提督桂祥忤逆犯上已经推往午门斩了首,明正典刑了,这是她咎由自处怨不得别人,额娘对此也无话可说。可桂祥他生前众有千般不是,可他毕竟是额娘我的亲弟弟,皇上你的亲舅舅,如今桂祥已死,还请皇上看在额娘的面上,赦免桂祥的家人,恩准桂祥一家老小从宁古塔回京吧!”

光绪听了叶赫纳拉氏的话,心中大吃一惊,左手拿着的茶杯盖差点都没有拿稳,光绪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后,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合上手中的茶杯后放在茶几上,神情严肃的站起身来在书房内不停的来回走动。他在不久前养心殿内对醇亲王奕譞等三个军机大臣说过,他准备要开始整顿吏治了,可是叶赫纳拉氏却在此时求他赦免了桂祥的家人,要是他现在答应了叶赫纳拉氏的要求,那么他以后再查办其他官员时,他的手脚不就被束缚住了嘛!可是叶赫纳拉氏名义上毕竟还是自己的‘生母’,要是自己不答应她的要求那就是不孝,自己又正想以仁孝之名赦免蒙古各部的青壮,若是自己拒绝叶赫纳拉氏的请求,此事传出去后那...光绪越想头就越感到头疼,眉头也越来越紧。心中又不由的暗自怪罪自己,为什么要来醇亲王府省亲,这下什么事都妥了,叶赫纳拉氏的话让自己陷入了如此两难的地步。

光绪曾告诫醇亲王等人万不可将他要整顿吏治的想法给透漏了出去,所以醇亲王奕譞也并没有和他的福晋叶赫纳拉氏提及此事,见叶赫纳拉氏竟然没有和自己商量商量就自作主张替桂祥家人求情,听了她这番话后醇亲王奕譞也感到有些头疼,瞧了瞧正坐在椅子上两眼紧瞧着光绪的福晋叶赫纳拉氏,又看了看为此事感到犯难而来回走动的儿子光绪。醇亲王奕譞想了想光绪以后想整顿吏治的想法,在心里权衡了一下,也知道此时不宜赦免桂祥家人,正想开口为光绪解围,只听光绪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说道:“刑部和大理寺早就已经查实桂祥的罪行,罪证表明桂祥天良丧尽,罪行累累,人神共愤,他所犯的罪行条条都是足以诛他九族的大罪,不杀桂祥不足以平民愤。桂祥虽是朕的亲舅舅可他实在是作孽甚多。大清律上写的清清楚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朕已经看在额娘的面子上没有诛他九族,下旨只杀了他一人,这已经是枉开一面了,还请额娘能够谅解朕的难处。”听了光绪的话后,叶赫纳拉氏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又听见光绪接着说道:“我大清向来是以仁孝治国,现在既然额娘亲口为桂祥的家人说情,朕就看在额娘的面子上,下旨赦免了他的家人。”

叶赫纳拉氏听了光绪的后半段话后,心里又感到高兴起来,顿时觉得脸上又十分有光彩,自信心又顿时暴涨了不少,心里想道:“皇上毕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他贵为天子也不得不给我这个亲生母亲一些面子,自己好不容易见到皇上,正好有机会当面要他同意自己的另一件事。”想到这里叶赫纳拉氏又说道:“湉儿,你就再看在额娘的面子上,下旨将我姐姐迁出景祺阁,恢复她的尊号吧!毕竟还是她一手将湉儿你扶上皇位的,她此刻却被禁足在景祺阁,前几日还派人给额娘...。”说到这里叶赫纳拉氏也觉得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收住下面的话,双手捏了捏手中的绣帕,凝神看着光绪的表情。

醇亲王奕譞听了叶赫纳拉氏的话后,心中顿时对她感到了厌烦不已,以前仗着她姐姐慈禧太后的势力,在府中作威作福,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现在慈禧太后倒台了,她还不知道收敛一些,她以为她的儿子掌了权,会给她撑腰的。刚刚不和自己商量就擅做主张就开口求皇上赦免桂祥的家人,现在废后叶赫纳拉氏居然都派人到府里联系她了,这么大的事情,她都敢隐瞒着自己,看来还不知道她有多少事瞒着自己呢?

光绪本来还不错的心情现在顿时化为乌有了,自己刚刚答应了她赦免桂祥家人的要求,现在她居然又不知好歹、变本加厉的替慈禧太后说上情了,对了,她最后的话语中还透漏出被慈安太后囚禁在景祺阁的慈禧太后不甘寂寞、蠢蠢欲动了,自己最近忙于国事居然忽视了慈禧这个老妖婆子,自己还真不能小看了那只已经没有了爪牙的雌老虎,老虎毕竟还是老虎,就算没有了爪牙,不严加看管,出来后她还是能吃人的。想到这里光绪本来就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脸色难看现在变得更加煞白,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己不能不有所顾忌,对她发脾气,光绪使劲咬了咬牙关,用力捏了捏拳头,努力平定了一下,心绪说道:“额娘,您虽然不是后妃,可以不受祖宗留下的祖制后妃不得干政的约束,可您毕竟是朕的亲生母亲,天下人的眼睛都关注着您,您的一举一动都事关朝局的稳重...”光绪觉得他的话说得有些重了,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朝书房外面候着的小德子喊道:“通知安平公主,摆驾回宫。”光绪努力的平息了一下情绪,转身对醇亲王奕譞和叶赫纳拉氏说道:“朕出宫也有些时辰了,太后又该念叨朕了,这时辰也不早了,阿玛额娘,朕也该回宫了,军机处还压着许多奏章等着朕去批阅,你们多多保重身体,等有了时间朕再回府来探望你们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