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徐州会战(2)

裂云 收藏 7 2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43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军座,外面来了二十几个士兵。他们的指挥官说,他是你以前的一个警卫员!”张自忠刚刚走到指挥部,军里的一个警卫兵就跑过来向他报告。

“我的警卫员?他有没有说他是谁?”张自忠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于连和张宝更是愣在当场,将军熟知的警卫员,除了参加宪兵总队而战死的张林等人,好像全部的聚在这里。

“他叫什么名字?”张宝替张自忠问道,这关心警卫员的应该就是他这个警卫营长。些许小事儿,其实没必要直接找张自忠的,也就是来再混口饭吃的。

“哦,他没说。”警卫兵从武装带上抽出一枝磨损很是厉害的盒子枪,“他让我把这个给军长,说是军长认识的。”警卫员把盒子枪递给了张宝,张宝又看了看递给了张自忠。

张自忠瞥了一眼枪,然后快速的从张宝手中把枪抢了过来。张自忠翻转着那熟悉的枪身,枪的抛壳窗上刻着‘张自忠赠于1930年’。张自忠激动的对张宝说,“快出去把人接过来,是张林来了。”呵呵,张自忠还是很挂念曾经与自己一块儿‘做过汉奸’的兄弟的。

“张林?不是死了吗?”张宝纳闷儿的挠着自己的脑袋。

“知道这枪吗?”张自忠把枪又递给了张宝,“这是我送给曾经救过我一命的警卫员的,去年的时候他是连长,为了多救活自己的士兵,用这支枪顶了军医的脑袋。后来,是我亲自去清查这事儿。我那警卫员怕我放了他使我难堪,就用这枪自杀了。这枪就是在那时候,被送给张林的。”

“那他就是没死了?我这就去请!”张宝匆匆的跑了出去请张林。

“队长,怎么还没来的?”刘世东盯着五十九军军部大门说。军部门口只是站着四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静悄悄的并没有出来人的迹象。

“急什么,这个军部这么大。跑进跑出的怎么也须要时间。”张林很不高兴的看着刘世东,“跟张将军的时间也不短,将军是那样不念旧情的人吗?”还没说完,就见张宝匆匆的从军部跑了出来。却见张宝上来就围着张林打转,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害得张林只好顺着张宝的转动,扭转着身子。

“还没死呢?”张宝兴奋的一脚踢在了张林受伤的屁股上,张林痛苦的咧了一下嘴角。“还升职了呢?看来你小子混的不错啊!”张宝兴奋的拍打、拥抱着张林。

“你跟我有仇啊?还踢我屁股。”张林一把推开张宝,“军座还好吗?”张林上来就先问道张自忠的情况。

“行啊!看来军座没看错人,没养出个白眼狼来。”张宝又炫耀性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有我在,你放心。废话不说了,军座也挺想你们的,快跟我来吧。”张宝让手下跟来的一个士兵去安置张林带来的兵,然后自己就领了张林、刘世东、唐龙、时小毛并王绍伟、孟凡鹏去见张自忠。

一行人穿过士兵们的营房,来的张自忠的指挥部。指挥部里站满了军里的师级、军级的干部们,而张自忠更是亲自的走出来迎接自己的前警卫员。

“军座!”张林看张自忠走出来接自己,就快步的跑上前去给张自忠敬礼。

张自忠亲切的拍打着张林的肩膀,“你小子不仅没死,还当上中校了。行,有出息。”

“这还不是军座教导有方。”张林被张自忠的部下们拥进了指挥部里。

“还拍我的马屁,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张自忠从桌上拿起了那支盒子枪,然后递到张林的手里。一句话,倒是把张林说的很不自在。不过张自忠一句话又把张林的幼小心灵给抚平了,“想要个什么职位?你的中校军衔,给你个团长干干吧!”

“不了,我还想跟在军座的身边!”张林动情的说道,“还给军座做个警卫吧!”

“你是抢张宝的位子喽,张宝可是不答应啊。”张自忠用张宝来拒绝张林的提议,“给我做个参谋,也是跟在我的身边,就是没实权啊。”

“行,不管什么职位,能留在军座身边就行。”张林转而给张自忠介绍起自己的部下,“这是王绍伟,原来宪兵总队的战术教官,后来成了我的通讯兵。部队指挥和个人素质都不错。”然后有拽过孟凡鹏,“这是孟凡鹏,跟我一块儿进的宪兵总队,是个爆破专家。”

“哦,他们想要个什么职位?”张自忠很高兴张林能给他带来几个厉害的角色。

“不了军座,我准备把他们编成一个侦查中队。专门做我们军中的情报收集和战场侦查工作,这是他们的专业。”张林看着张自忠这个一心为国的将军,心中为自己的特殊工作感到不齿。

“好,所需人员、装备列个清单,我照单供给。”张自忠又转身小声的嘱咐专管军需的参谋,“别在清单上下工夫,我等都是为抗日奋斗的!”往后,张自忠热切的步酒招待张林等人的到来。

日军荻州立兵与吉住良辅奉命率军沿津浦路北上,接应北线矶谷第十师会攻徐州。两个日军师团兵分左右两路,左路是主力四万人,沿津浦路北上。右路一个旅团一万余人,攻占扬州后,向邵伯、天长一线攻击前进。

一月末,日军左右两路同时进军。到一月二十三日,日军已攻占滁县、来安、张八岭各城,只是在明光时遭遇刘士毅率领的第三十一军的顽强抵抗。日军在明光苦战一周,明光左右数十里战线,日夜炮火隆隆,烟火冲天。终于在一月三十日时,因守军伤亡惨重,日军终于攻占了明光。

日军得了明光后,又在第二天攻克了淮河南岸的临淮关和蚌埠。荻州立兵和吉住良辅二人闲来无事,到淮河边遛马,“淮河是徐州南面的最后一道屏障了,过了淮河,徐州就是被剥光的女人,我们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哈哈哈,荻州君说的是。”吉住良辅笑着回应荻州立兵的话,“守军防守明光一周,怎么也折了五六千人。守军此时必定元气大伤,根本不可能还有兵力在淮河上上下下处处设防。那么,我军此时渡江必定不费吹灰之力。”于是日军开始疯狂的收集民船、橡皮舟成百艘,隐藏在了淮河南岸的芦苇丛中,准备夜晚偷渡淮河。

却说,守卫津浦路的是以李品仙为将。李品仙见临淮关和蚌埠二城背河而建,防守不易,于是主动弃守,并调了于学忠的第五十一军沿淮河北岸布防,防止日军的偷袭。

日军集中军中精兵千余,分乘百艘小船,趁夜由临淮关向淮河北岸偷袭。正好,此时风气,乌云遮蔽了天上的星光、月光。吉住良辅、荻州立兵高兴的谈天说地,“看来,支那的老天爷也在帮助我们。知道我军今夜偷袭支那阵地,专程的来给我们遮掩星光。”

“来了,来了!”守军担任观测的一个排长兴奋的对身边的士兵们说,“告诉营长,小鬼子命好,挑了我们的阵地!”士兵听完排长的命令,匆匆的摸黑跑向了正在等得发毛的营长那里。

“是我们阵地吗?”营长怕是听错了,又问了来报信的士兵。

“千真万确!是我们的阵地。”士兵高兴的回道。

“警卫员,传令下去,重机枪连要把鬼子放到二百米再开火。妈的,别光顾着自己过瘾了。”营长高兴的把放在桌子上的盒子枪挂回了肩上,然后又夺了警卫员手中的中正式步枪,“弟兄们随我杀敌!”营长率领营部干部和警卫员杀向了阵地。

“什么?二百米。”重机枪连连长不解的看着传令的警卫员,“二百米太近,小鬼子枪法好,怕是能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损伤。”

“营长说了,别老顾着自己过瘾。”然后警卫兵又匆匆的跑向了一边的一连阵地,营长正在一连阵地督战呢。

“连长,鬼子到200米了。”重机枪连的一个上士喊道。

“我来打第一枪,”连长夺了阵前的第一挺马克沁,空空空的便向小鬼子的小破船扫射。连里的其余机枪手见连长开了头,迅即的打出了十几道重机枪子弹,加入到了对小鬼子的屠杀。

“打打打,都瞄准了!”待在第一线的营长边退着打空的弹壳,便大声的招呼跟在自己后面开枪的家伙们。这时候,部队伙食不好,很多人都得了夜盲症。打出的子弹,有的愣是偏了几十米。

小日本儿在民船上的还算好,木头船不容易被子弹打沉。那些待在橡皮艇上的鬼子们倒霉了,子弹擦个边,橡皮艇就漏气下沉,结果是淹死了一大批的‘旱鸭子’鬼子兵。好了,日军偷袭不成,反倒是折了一阵。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