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二十六章 白马将军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2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张信赶忙回头看去,只见刚才金甲将军已是被砍伤了左臂,副将挥刀保护着他,身上也是血糊糊的一片。高顺和张飞也是杀红了眼睛,疯狂的向前冲去。可是鲜卑骑兵真是太多了,两人虽是合力,可怎么也杀不到前面去。   不好…   张信清楚的看到那副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张信赶忙回头看去,只见刚才金甲将军已是被砍伤了左臂,副将挥刀保护着他,身上也是血糊糊的一片。高顺和张飞也是杀红了眼睛,疯狂的向前冲去。可是鲜卑骑兵真是太多了,两人虽是合力,可怎么也杀不到前面去。

不好…

张信清楚的看到那副将被鲜卑骑兵紧紧的围住,已被砍断了拿刀的右手,金甲将军也是岌岌可危。

张信厉喝一声:“挡我者…死”

张信心中大急,金甲将军虽然他不认识,可现在一起经历了生死,他自是不愿意金甲将军战死。“噬天”也变得越来越是迅急,那呼呼的风声也变得响了起来。

张信策马向金甲将军的地方杀去,所过之处,无人能当。

那群鲜卑骑兵看见也是心急,忙加紧刀势,想着尽快将金甲将军杀掉。可谁知那副将虽然重伤可越来越凶猛,刀刀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招式,让他们怎么也靠近不了金甲将军。

张信发出一声厉啸,那啸声充满了焦急。

鲜卑骑兵看着张信接近,赶忙分出七八人挥刀砍向张信,其余人则是尽力的看向副将。

大枪挥舞着不方便,张信拔出了“念恩”。

张信当时请干作铸造“念恩”的时候心里是以后世唐刀为基础的,张信又在唐刀的刀背上加了锯齿,刀身又加了血槽。那“念恩”就变得能砍能刺,只是片刻时候,张信就将这一队骑兵尽数杀死。

“啊”

张信抬头看去,原来副将为了保护金甲将军身上被擦插了五六把利刃,那刀每一把都穿过了副将的身体,只是那副将虽然身死,可是尸身竟是硬挺挺的站着,就像一只旗帜一样。金甲将军看着不禁流下了血泪,狂喊着杀向敌兵。

张飞和高顺也是看了,长毛和大枪越发的凌厉,满脸滴着泪水。张信看了看副将,也是佩服的点了点头,杀向了金甲将军。

“将军,请节哀!此时不是伤心的时侯,请将军冷静。”张信此时已经杀到金甲将军的身边,挥刀替他抵挡了刺向金甲将军的几把大枪。

“少年好武艺。”金甲将军挥枪刺死一名骑兵,赞了张信一声。“此战若是不死,救命之恩,自会报答。”

“众将士听真,现在鲜卑人已经派出了他们所有的骑兵,你们看看我的副将,他死了。咱们都会死,可在死之前,我要拿鲜卑人的头颅来祭奠我的副将。你们愿意跟着我,陪着我去死吗?”金甲将军收起大枪,朝着战场上汉兵大喊道。

“愿意!愿意!”战场上的汉兵高喊着,就连高顺张信几人也不由自主的喊着。

“杀,杀,一个不留。”张信狂喝着向鲜卑骑兵冲去。

…………………………………………………………………………………………………

这一场战斗结束的很快,鲜卑人看着实在坚持不住,就撤军了。

短短的几十步,只见遍地的死尸,鲜血将这段地方全部染红。

有的地方则成了一片红色的泥泞,尸体叠摞着尸体,有的都已经被踩踏地模糊。

张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只觉得自己的“噬天”到了最后越发的凌厉,每一枪刺去,想也不用想就会刺死一名鲜卑骑兵。一场搏杀让他浑身酸软无力,

金甲将军则在亲兵的搀扶下清点着伤亡,最后停留在副将的尸身旁边大哭不已。

“二郎,那个副将真是条汉子!”张飞这时走了过来,浑身的鲜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鲜卑骑兵的,头上还沾着一丝肉屑。高顺也差不多,听了张飞的话也是点了点头。

张信漠然的看着金甲将军,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痛失战友的滋味他没有尝过,不知道金甲将军现在的心情怎样,只能沉默。

金甲将军哭了一阵,吩咐亲兵抬走了副将,向张信他们走了过来。

“谢谢几位相助,在下公孙瓒。”

“原来是公孙将军,我等几人出门游历,也是看不下去鲜卑人残杀汉人,这才出手。请将军不要再提出手相救一事。”张信可不知道这公孙瓒是什么人,可刚才看到金甲将军身先士卒,武艺高强。又痛苦副将,像是有情有意的人物,自然感到佩服。

“说的好,鲜卑人自是人人该杀。不知几位接下来该去何地?”公孙瓒恨声说道。

“这个….”张信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要是能杀鲜卑人就好。”张飞忽然插嘴说道,他是直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既然你们也不知道去哪里,就到我这里来。我现在是辽东郡的长吏,虽只是掌管文事,可手下也有些弟兄。你们来了就领一队兵士,看着鲜卑人若是残害咱汉人,就给我杀了他们,有什么事情我担着。怎么样?”

张信看着公孙瓒这么一说,也没有什么办法,就答应了。

“只是我们还有三人,在后面没有过来,这个………”

“那就跟着你好了,这个你自己处理。”公孙瓒打断了张信的话,翻身骑上了亲兵牵来的白马。

公孙瓒长的不错,短短的络腮胡子将他的脸衬得很白。

“你叫什么名字?”公孙瓒也不废话,既然答应留下来,自然是他的兵,也就不再客气。

“在下张信”

“好,张信,你先处理一下受伤的兄弟。”说完,策马就走了。

张信看着公孙瓒的背影皱了皱眉,忙拖着酸疼的身体去帮着救治伤员。看着生下来的十几个士兵却要救治三十多个伤病,他就有些头疼,可没办法。张信觉得能不能挽救,是一回事。但挽不挽救,却是另一回事。只要自己尽力了就行,高顺和张飞自然帮着他。

………………………………………………………………………………………………..

张信的手下有一百人,公孙瓒说他的武功虽好,可是没有什么军功。虽然曾经杀了个鲜卑将军,也杀了不少的鲜卑骑兵。可公孙瓒自己手底下也就才三千人,给他个一百人也就不错了,他手底下还要有些将军要安排。

张信也没说什么,对他来说虽然七年来学的兵法不少,《白公兵法》也是熟悉。可实际带兵他还不会,就用这一百人先练练自己的带兵本事。人若是多了,他还怕自己带不好呢。

张信从这一百人里选出了十人,都是些年纪较轻而且武功也算最好的兵卒,教给他们自己的“突刺”,算作自己的亲兵,郭图还给这十个人起了个名字叫做“从龙卫”,说是听起来霸气。张信想想也觉得不错,就那样叫了。

张飞、曹性、高顺、徐庶每个人则带了二十个人,张信不想徐庶只当个谋士,他觉得徐庶应该和周瑜一样成为一个帅才。其他是人他交给了郭图,说是作为监军。

张信的军法很简单,只有两条:第一,不听将令者死。第二临阵退缩者死。至于执行军规的人就是郭图。张信觉得军法没必要那么的详细,只要有这两条就够了。他不禁止军队里面私斗,男人就要有火气,没有火气的男人就不是男人,问题是只要你能打的赢张飞就行。他也不禁止杀人,军队就是用来杀人的,不过你若是杀了自己人,就准备着自己死吧!

公孙瓒也过来看了张信的这队士兵,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就走了。郭图当时对他说公孙瓒这人虽然长的貌美,也有着大志向,也算得上当世的大豪杰,可最终会被别人当做踏脚石灭掉的。

……………………………………………………………………………………………

“二郎,这次咱们去校场,你可要给我争口气啊!”说话的是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越,他是张信的上官,手下有一千人,其中就用张信的这一百人。虽是人多,算起来也该是个校尉了,可公孙瓒自己也就是个长吏,没资格给他校尉的军职。

公孙瓒的军队和别处不一样,全是骑兵,而且骑兵的马全部都用白马,号为“白马义从”。公孙瓒还要求军中的将士每一个月都要进行比试,武功胜出的自然会重重的奖励。公孙越的哥哥公孙范不知道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叫做严刚的汉子,刀法凶猛,接连打败公孙越手下的好几个将军。让他觉的来脸上无光,知道张信枪法很好,就命令张信一定要为他争这么一口气。张信没有办法,他不想自己像个猴子一样打斗被别人观赏,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这样。切磋是一回事,可这样的打斗是另外一回事,可现在没办法,他不想失去这个可以增长自己带兵本事的机会。就像周瑜说的那样,以后要想保护家人就要有过人的实力,包括自己的军队。

“将军放心好了,属下自是不会让将军失望。”

“好,那我就等着看你的表演了。”公孙越哈哈一笑。

注:公孙瓒:字伯珪,辽西令支(今迁安、迁西一带)人,出身贵族。因母地位卑贱,只当了郡中小吏。他貌美,声音洪亮,机智善辩。涿郡刘太守很赏识,将女儿许配给他。后来跟卢植于缑氏山中读书,粗通经传。后又被举为上等郡吏。刘太守因事犯法,发配日南。当时法律不许部下随槛车同行。他就化装成侍卒,带上刘太守日用品,驾车护送。行前,他跪在祖坟前说:“昔为人子,今为人臣,我应随刘太守到日南去。日南瘴气弥漫,我恐怕回不来了,在此我就向祖上辞别了。”他慷慨悲泣,拜罢起身而去,围观的人无不感叹。后在途中获得了赦免。公孙瓒,书佐出身,靠自己的才能逐步作到中郎将,以强硬的态度对抗北方少数民族,做战勇猛,威震边疆。

《三国志?公孙瓒传》:“瓒遂骄矜,记过忘善,多所贼害”、“公孙瓒保京,坐待夷灭。”

《后汉书?公孙瓒传》:“瓒恃其才力,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州里善士名在其右者,必以法害之”、“襄贲励德,维城燕北。仁能洽下,忠以卫国。伯珪疏犷,武才趫猛。虞好无终,绍势难并。徐方歼耗,谦为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