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中唯一击毙的国军上将

don_t_you_see 收藏 27 22376
导读: 解放战争中,兵团司令,剿总司令,省主席之类的国军中将上将,结果无外乎乘飞机逃跑、临阵起义、兵败被俘或殉国,被击毙者寥寥,但有一个人,耳闻其名者不多,可她确实解放战争中被击毙的唯一一个国军上将。这个陆军二级上将授于1938年,还是个资格很老的上将。 唐式遵(1884——1950),字子晋,四川省仁寿县人,国民党爱国将领,曾任川军刘湘部队第二十一军军长,国民党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国。面对“国破山河在”的民族生死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战争中,兵团司令,剿总司令,省主席之类的国军中将上将,结果无外乎乘飞机逃跑、临阵起义、兵败被俘或殉国,被击毙者寥寥,但有一个人,耳闻其名者不多,可她确实解放战争中被击毙的唯一一个国军上将。这个陆军二级上将授于1938年,还是个资格很老的上将。

唐式遵(1884——1950),字子晋,四川省仁寿县人,国民党爱国将领,曾任川军刘湘部队第二十一军军长,国民党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国。面对“国破山河在”的民族生死存亡危局,唐式遵率部英勇抗击日本帝国主义。自作诗云:“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毛泽东同志曾对他以客观评价,说他在抗战期间,“对日作战是比较努力的”。1937年冬天布防江南一带,一度统兵驻扎九华山。据《九华山志》:唐式遵于1942年8月间住宿祗园禅寺内。为激发全体将士和国人的爱国主义精神,他毅然出资派人携刻“固我山河”这一口号。

沿着从九华山祗园寺往百岁宫的石板道,向上攀登200余米,转而右行,有一条刚铺筑的小石板道,再走百余米,左前方有一巨型石壁陡然兀立在面前,刻有“固我山河”4个大字。

“固我山河”4个大字自右向左横式排列,每个字边方长宽各约有1.4米,面积近2平方米,刻划深度有3厘米之多。在4个立体大字左右侧,自上而下竖向刻着两行字,右侧是“中华民国念六季冬”8个字,左侧是“仁寿唐式遵题”6个字落款。在落款下方有两枚刻印呈方形,上篆“陆军上将”、“唐式遵印”。左右两行小字字径30多厘米,刻划浅一些。大石壁两旁高出的小石片,各有一个“仁”字和“中”字,拱卫着“固我山河”4个大字,4个字楷中有隶,楷隶兼融。

1950年初,解放战争进入尾声。蒋介石在大陆的军事力量几近覆灭,惟剩“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代长官”胡宗南掌握的部队万余人。当时,退踞台湾的蒋介石企盼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俾能有机可乘。他便严令胡宗南纠集残部,固守一隅之地──西康省西昌(现属四川省)三个月,等待国际形势变化,妄图卷土重来。

适胡宗南统兵垂死挣扎、苟延残喘之际,“硕果仅存”的国民党川系重要将领、“西南军政副长官兼四川省第一路游击指挥”唐式遵,决心替蒋家王朝殉葬,跟随胡宗南顽抗到底。不过同时他又嫉羡昔日袍泽刘文辉、王缵绪、邓锡侯、王陵基等曾担任四川省政府主席,当此之时唐也欲过“主席”瘾,遂托“西南军政副长官、西康省政府主席”贺国光向胡宗南提出此要求,旋获回复:答应考虑。此后却久无下文。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胡认为唐在川实力丧尽,难起号召作用,故而对其敷衍。

虽然胡宗南小觑唐式遵,但蒋介石交付的任务还得执行。为此,是年2月中旬某日,在西昌的邛海新村官邸,胡宴请麾下唐、贺等要员,商议顽抗大计。席间,胡鼓励士气云:“党国垂危,大家同心协力固守西昌”。胡宗南话音甫落,唐式遵旋迫不及待地发言:“四川老同事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王缵绪等,都背版了党国,投降了共产党(实际上,刘邓潘起义,王被俘),王陵基已被共产党捉去,杨森、孙震等亦逃台湾,现在唯有我一人还在大陆为党国奔走。我到西昌后,曾有人劝我逃台湾,但我是不逃的。我是中国国民党的中央委员,又是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四川第一路游击指挥,党国今天危险到这样的地步,我若逃台湾,不但对不起党国,连自己的良心也对不住。我是四川人,死也死在四川故土。我坚决要回四川号召革命同志和地方有志之士,与共产党周旋到底。”唐声嘶力竭,一派“收复河山”舍我其谁的架势。

旁边的贺国光“深受感染”,接着亦表示:“我今天听到式遵兄的讲话,真使我感慨万端!老友四散凋零,党国危迫眉睫,像式遵兄这样忠贞肝胆,尚有几人,中央尚不给予适当的权位,以施展他的忠勇才能,真令人痛心……”说到此处,不知他是真情抑或假意,竟泣不成声,泪如雨下。贺的表现,一时间震动四座,全场默然,达两分多钟。

唐贺有备,一唱一和,密切配合,逼胡表态。胡宗南此时只好回答,神情较前二人更“悲壮”:“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今天正是革命党人对党国效忠的时候。像唐贺两先生这样公忠党国,我想总裁(指蒋介石)一定要倚重的。我想建议总裁派唐先生继任四川省政府主席,以便为党国效劳,不知唐先生意下如何?”

数番要官,方获允诺,唐式遵笑逐颜开,且思忖怎样搭话。岂料,贺国光反应迅速,决计再帮老友一把,恐胡变卦,赶紧附合:“这是胡副长官的适当措施,时间迫切,事不宜缓。”他急等兑现。贺与胡虽均为蒋介石亲信,然二人间存隙。贺国光洞察胡宗南许非嫡系以川省主官颇不情愿,纯乃应付;而贺偏究追不舍,胡无奈,被迫当场命一部下拟电报稿,向台湾蒋介石保荐唐式遵。蒋接电后,考虑目前值用人之时,须收揽人心,故仅越三日,即复电照准。这样,唐略作“谦让”,终充任梦寐已久的“四川省主席”。不过,此时国民党大势尽失,他这个“主席”无寸土管辖。

为当名副其实的省主席,唐式遵遂率少数官兵带机枪两挺、步手枪400支,于3月25日晨离开西昌,谋划经越西县偷渡大渡河赴川南活动。旋行至小山地区,便为当地民间武装配合解放军将之包围,双方激战,唐被击毙。自其上任所谓的主席,未及一月,他就走向黄泉。

本文内容于 2009-5-27 20:07:01 被don_t_you_see编辑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