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兵小Z[长城军团]

su198445 收藏 26 356
导读:[size=16]那时的小Z,是一个聪明、漂亮、活泼的姑娘,因父母亲都是军人,小Z从小就生活在部队大院。那个年代,青少年最时髦的服装就是军装,常年身着军装在营房里面长大的小Z,自然对解放军有着特殊的感情。小Z14岁那年,只身参军来到部队。小Z所在的部队是建制时间不长的解放军某部通信站,小Z是这个通信站的第一批女兵,也是全站最小的一个新兵。 初到部队,小Z对部队的一切似乎都很熟悉,又隐隐的感到有点陌生。小Z还是身穿军装,只不过将4个口袋的军服换成两个口袋的军服,她觉得身上的衣服还和从前一样,就是没有以前那么

那时的小Z,是一个聪明、漂亮、活泼的姑娘,因父母亲都是军人,小Z从小就生活在部队大院。那个年代,青少年最时髦的服装就是军装,常年身着军装在营房里面长大的小Z,自然对解放军有着特殊的感情。小Z14岁那年,只身参军来到部队。小Z所在的部队是建制时间不长的解放军某部通信站,小Z是这个通信站的第一批女兵,也是全站最小的一个新兵。

初到部队,小Z对部队的一切似乎都很熟悉,又隐隐的感到有点陌生。小Z还是身穿军装,只不过将4个口袋的军服换成两个口袋的军服,她觉得身上的衣服还和从前一样,就是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变了需要转换角色,总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天真的中学生,只不过是暂时离开父母、离开小家,来到部队这个大家庭过几天集体生活。所以,小Z在通信站见了老兵很自然的管人家叫叔叔,刚开始老兵还有点不好意思,在当了一两次叔叔以后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习惯成自然了,到后来个别厚脸皮的、又喜欢开玩笑的老兵经常和小Z逗乐。直到一个星期后,通信站的教导员发现了这码事情,他严肃的教育了那几个爱开玩笑的老兵。尔后,老教导员又耐心的教导小Z,让她明白自己的责任,用为人民服务的革命道理帮助小Z完成了自己身份角色的转换,那时小Z才如梦初醒,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是驻部队家属,也不是一名穿着军装还正在上学的中学生,而是一个兵—一名头戴红五星、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的解放军战士。从此以后,小Z才将通信站的众兄弟姐妹、老兵、新兵当成和自己同吃一锅饭,在同一片蓝天白云大地上一起生活、一起战斗、一起同甘共苦的战友。那一年是上个世纪的71年元月。

小Z所在通信站的驻地是西北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县农村。当地虽然有驻军,可那都是清一色的男性,从来没有女兵在这个地方出现过。小Z和姐妹们来到这个通信站后,可让这里的老兵新鲜、好奇了一阵。这些新来的女兵,除了她们的班长是从军区通信站调来的老兵以外,其她人基本都是小孩兵,她们当中最大的也才十七岁,一般的都是十五、六岁,个别的十四岁,她们爱说笑、爱唱歌,但是也爱哭鼻子,尤其是她们的小妹妹小Z,特别的爱哭。女兵的第一次紧急集合,以及紧急集合后的夜行军,小Z一直在哭,从队伍集合起来进行急行军开始,小Z就悄悄的哭起来,由于是夜晚黑灯瞎火没有人注意到,加之女兵们的第一次紧急集合,众姐妹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个个狼狈不堪。其实,紧急集合后,要是严格的检查女兵们的着装,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不足,有没有戴帽子的、或者反戴帽子的,有绒衣只穿了一只袖子的,有穿错鞋子的,有没系武装带的,有背包散架的,还有……,总之洋相不少,尽管大家出了不少问题,心里都不好受、都很自责,但是都还能坦然对待,惟有小Z仿佛天塌下来了一样,一直在悄悄哭,好在夜行军很快就结束了,回到营房后,大家才发现小Z在哭鼻子。毕竟,军人的小Z不是学生的小Z,很快,小Z就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了。

在新兵的训练过程中,小Z一直很努力,总是在不断的进步,在部队这个大家庭里和战友们一起逐渐的成长。但是,在新兵训练的最后一个科目里,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小Z终身都忘不了,也给整个通信站的全体官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兵训练的最后一个科目是实弹射击,这是大家从新兵训练的第一天起就期盼的训练科目。对于即将进行的实弹射击,大家是即紧张又兴奋,同时还稍微有一些惶惶不安,毕竟是真真的钢枪,实实在在的铜头子弹。小Z虽然从小在军营里就见过不少种类的枪支弹药,但是那也只是过过眼瘾,从来没有遇到过摸真枪实弹的机会。自从参军到通信站后,小Z才和钢枪有了亲密接触,小Z和所有的新兵一样也盼望着实弹射击。实弹射击的这一天终于等到了,这是冬天一个晴朗无风的下午,通信站所有的新兵列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向打靶场走去,一路上士气高涨、歌声嘹亮。实弹射击首先从带新兵的班长开始,显而易见这些班长们是在为众新兵做示范动作,起一个言传身教的作用,也是让大家先体验实弹射击的气氛、熟悉震耳欲聋的枪声,提前进入心里准备状态。开始,实弹射击进行得很顺利,大家按照要领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大部分人都较好的完成了自己的实弹射击,最后就剩下小Z一个人了,只要小Z完成射击,这次实弹射击就可以顺利结束。在众人的注视下,小Z将子弹推进枪膛,端起枪,将枪托放在肩窝处,通过准星、缺口向靶心瞄准,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小Z瞄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扣动扳机,以至于后来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小Z,似乎空气都要凝固了。砰,小Z的枪终于响了,在子弹飞出枪膛的瞬间,三八式步枪的巨大反作用力震得小Z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但是小Z就哭了一声就没有声音了,等女兵班长走到小Z跟前仔细一看,小Z由于紧张过度晕过去了。那时,通信站只有一辆老式的苏制嘎斯卡车,那天正好卡车出去拉给养不在站里,万般无奈的众人只得就近找了一辆平板车将小Z拉回营房。刚好,通信站在两三天前看了《列宁在一九一八》那部电影,调皮的男兵借电影里的台词:“电话局的小姐都晕过去了”来向站里留守值班的人传播发生在打靶场的特大新闻。

在新兵训练时期,也有让小Z感到得意的事情。那时,北方的兵头上戴得是毛茸茸的棉帽,脚上穿得是笨笨的大头鞋,女兵们也是如此。小Z和其她女兵刚到通信站时,在当地引发了一场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轰动。每当小Z和姐妹们外出时,都会引来很多的人围观,并且总是对女兵们头上戴得毛茸茸的棉帽和脚上穿得笨笨的大头鞋特别感兴趣,往往免不了要指手画脚说些什么,等人们对女兵评头论足够了,又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怎们称呼这些女兵。在女兵们没有来通信站之前,小县的驻军是清一色的男兵,成年人称呼他们为解放军同志,小朋友叫他们解放军叔叔。面对女兵,成年人称呼她们为解放军女同志,这种称呼还不错,也说的过去;可是小朋友们总是觉得解放军都是叔叔,于是小朋友们就管女兵们叫“解放军女叔叔”。尽管这个称呼有点怪异,可还是让小Z感到很得意,以前都是她管别人叫叔叔,现在也有人管她叫叔叔了,虽然叔叔的前面加了个“女”字,总还是叔叔。其实,那时候能够让小Z感到得意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小Z和姐妹们一起排练出来的文艺节目是当地老百姓最爱看的节目,并为通信站挣得了不少的荣誉。小Z和姐妹们组成的篮球队打遍小小县城无敌手。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Z讲起这些故事很平静。今天,我将那些故事弄成白字黑字,希望当事人看见后不要指责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