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卅七章 谋划,备战(4)

wenphon 收藏 3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三哥,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王辰龙把嘴巴凑在刀三疤子耳朵旁小声说道,“这已经是第五个赌场了,我已经赢了3万多大洋,够了,再赢下去,这赌场可要关门了。”王辰龙倒是很乐意这赌场关门了事,可是现在不行。能开赌场的,都是有后台的,事情闹大了,可不是好事。要不然,那批军火可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三哥,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王辰龙把嘴巴凑在刀三疤子耳朵旁小声说道,“这已经是第五个赌场了,我已经赢了3万多大洋,够了,再赢下去,这赌场可要关门了。”王辰龙倒是很乐意这赌场关门了事,可是现在不行。能开赌场的,都是有后台的,事情闹大了,可不是好事。要不然,那批军火可不好安全弄走。

“啊,这么快,俺还没过足瘾呢?”刀三疤子可不想这么早就走人。

“我们已经被赌场的人关注了。你不走,我可要先走了。”王辰龙收起银票说道。

“不可能吧?咱们每个赌桌上赢它个两三千的,很正常呀?再说了,咱们下的注大,每桌只赌个三两把,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刀三疤子还不死心。要是王辰龙走了,他还赌个屁,赢来的钱,不吐出去才怪。

“咱们每个赌桌转来转去,输少赢多,时间长点,这期间的猫腻……”

“兄弟,啥是猫腻?”刀三疤子可不懂得什么是猫腻。

“就是作假,走了。”王辰龙站起身来,准备走人。

“好,好,听兄弟的,走了。”刀三疤子收起自己面前的银票,也站了起来。咦,这刀三疤子不是不喜欢银票的吗?没办法,刀三疤子跟着王辰龙赢下来,五个赌场,已经赢了将近1万大洋,要是都换成大洋,他刀三疤子拿得动吗?这还是王辰龙让刀三疤子赌小点,要是学王辰龙,那还了得,两人早就被人给轰出赌场了。说不定,被人叫到僻静一点的地方,嘿嘿……不过,最好赌场别这么做,王辰龙连东北虎都不怕,会怕他们?

“兄弟,你说这啥?什么‘东三省官银号’开的银票有用吗?”出了赌场,刀三疤子掏出几张银票说道。

“有用,这东三省官银号可是东北最大的官办银行,关内都有它的分号。什么北京,天津,保定,张家口,上海,武昌,广州等等。听说,在你们这道上,一些当家的都喜欢把钱存进‘东三省官银号’,你没听说?”王辰龙手里的银票可都是东三省官银号开的,反正拿到北京去兑换,真金白银照样换得出来,奉票,怕是用不上了。

“你不知道,老爷子从来不把钱存进什么钱庄银行。再说了,咱山上又没什么钱,存个屁。咱也不相信那啥子什么狗屁钱庄银行的,回山……里之前,俺就把它换成大洋带走。”刀三疤子收起银票说道。

日,死脑筋,要是有个10万8万的,你不都换成大洋,安全吗?

“黄包车。”王辰龙招手叫道。赌场外,随时都能叫到黄包车。

“二位爷,去哪?”两辆黄包车停在二人身旁。

“老东北客栈。”说着,王辰龙坐上黄包车,掏出2个大洋,抛给车夫一人一个,“这是你们的车钱,不用找了。”

“多谢二位爷……”

“二位爷,坐好嘞……”

……

“三哥,龙哥,你们回来了,老爷在房里等你们。”一进客栈大门,小狗子就奔过来说道。

“小狗子,事办的咋样?”王辰龙一边走一边问小狗子。

“龙哥,放心,有钱好办事,早办妥了。”小狗子拍着胸脯说,“这不,还剩下四百七十块大洋放在房里的炕上。”

日,才花了30块大洋,还真够便宜的。

“地方大吗?”30块大洋,王辰龙怕他们租的地方太小。

“大,三个地方放上一万石粮食都没问题。”小狗子自信地说道。

……

“三哥,龙兄弟,今天赢了多少?”刚进屋,顾八就凑过来问道。

“不多,不多,哥哥我今天只赢了9893个大洋……”

“哇啊,三哥,你赢了这么多!!”四蛋没等刀三疤子说完,一声惊叹就打断了刀三疤子的话。

“狗日的,你行啊,刀老三,才一个下午,就进账近万。”马快走过来拍着刀三疤子的肩,“兄弟们都辛苦了一下午,要不然,咱们都跟去,不也能赢个几千大洋?你看,这钱也是跟着龙兄弟赢的,能不能……这个……兄弟们……”

“咱们都是好兄弟,有财大家发。哥哥我今天赢钱了,你们一人500大洋,給山寨6000大洋。”刀三疤子明白马快的意识,他也知道这钱是靠王辰龙赢的,要不是其他兄弟有事,他们也会跟着沾光,赢两个钱。二话不说,掏出银票准备分给大伙。

“老三,够意思。”

“谢谢三哥。”

“谢谢三哥。”

“行了,行了,还是说说明天交易军火的事吧?”余老头用烟袋锅子敲着桌子开口了。

老头这么一敲,大家伙都安静下来。

“老爷子,明晚交易时,‘老枪’在吗?”王辰龙脱掉大衣,放到炕上,问道。

“没有,明天晚上是高士傧的侄子亲自来,拿钱之后,他会带咱们去藏枪的地方,听说就在吉林城外。”余老头收起烟袋说道。

“他就不怕带咱们去藏枪的地方后,被咱们干掉?”刀三疤子说道。

“对方只让咱们去三人,姓高的估计会带不少人,倒是咱们得小心点,小心被对方給干掉了。”余老头担心的是怕姓高的使诈,“明晚,俺就带顾八和马快去走一遭。”

“是,余爺。”两人躬身答道。

“明天这个时候,山上支援的兄弟可能已经到了城外。大小二十多辆马拉雪橇,窝在一起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小狗子,你明天中午去城外的马店,和大顺驾着雪橇半路上去迎山上下来的人,把他们安置在所租的三个地方。”余老头叫过小狗子吩咐道。

“是,老爷。”小狗子抱拳躬身答道。

“两位大哥采办的粮食布匹和其它生活用品,怎样?”王辰龙问顾八和马快。

“这些东西,还是让马快说吧。”顾八拉过马快。

“是这样的,俺就简单地说一下:各种粮食已经订购了2000石,油150坛,海盐10石,结实耐用的上好棉布10000米,上好绸缎50匹,上好牛皮100张,花旗国的牛肉罐头300箱全要了,腌肉5000斤,劣马20匹,上等蒙古马40匹,这些一共要54600块大洋。4000大洋的定金,已经用完了,还差3000石粮食。”马快掏出几张纸一一念来。

“这么多东西才花了不到60000大洋,看来今天赢的97800个大洋够用了。”王辰龙拿出9万元的银票,交到马快手上,“二位大哥明天再辛苦一趟,把剩下的粮食买完,让他们派人送到我们在城外租的地方。怎么分配,两位大哥商量着办。我再给你们一个药单,多跑几个药店,订购一批药材,钱不够先付上定金。”

“龙兄弟,你放心,包在咱两身上。”顾八胸脯拍得啪啪响,“不过,龙兄弟再去赌场的时候,能不能,这个……”

“八哥,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这好赌总不是件好事。从古至今,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毁在一个‘赌’字上;还有就是毒品,就是烟土,也是害人不浅的东西。这两样东西,大家最好还是不沾为好。说来,我是很讨厌这两样的。”黄赌毒,后世都摆平不了,何况这个时代?王辰龙觉得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还说服别人?

“这赌呢,兄弟们是好这口,也只是下山的时候赌两把,绝对没有到那种一天不赌就浑身不自在的情况;烟土这玩意,兄弟们是碰都不敢碰的,否则,老爷子会剁了他的手指,再犯的会砍了他的头。这点,龙兄弟你放心。”马快很奇怪王辰龙那么会赌,怎么会讨厌呢?

“今晚,大伙都留在这房里睡觉,别把那些精力花在女人的肚皮上。别忘了,咱们下山来,是有大事要办的?”余老头站起来说道。

“是,余爺。”众人恭敬地齐声答道。

没有一个敢说个“不”字,看来,余老头的威望在他们心里可是高得很呐?

……

“紫萱,开门,是我。”王辰龙亲自端着饭菜上了三楼。

“吱”一声,门开了。

“龙哥,你回来啦!!”金紫萱接过王辰龙手里的饭菜,兴奋地叫道,“龙哥,那些简单的易容膏我已经配制好了。”

“那伙房的伙计还老实吧,有没有对你不规矩?”王辰龙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瓷瓶,打开,放在鼻口闻了闻,有股淡淡的大蒜味。

“没有,他们对我很客气。”金紫萱站在王辰龙身旁说道。

“紫萱,你坐下,坐下吃饭,我已经在下面吃了。”王辰龙拉金紫萱一起坐下,“我说紫萱,怎么是大蒜的气味?涂在脸上,要是气味不散,别人可就问出来了,会起怀疑的?”

“这里面少了十几味名贵的药材,制作简单,是有点大蒜的气味。不过不要紧,涂在脸上,几分钟之后,气味就会消失的。”金紫萱赶紧解释道。

“哦,这样呀。紫萱,你赶紧吃饭吧。”王辰龙摆摆手,把瓶口倒过来,慢慢地,慢慢地,一滴米黄色的流质膏药滴在食指上。王辰龙把那滴膏药轻轻涂在手背上,看着手背的变化。

三分钟后,涂了药膏的地方,皮肤要比没有涂的地方要黄的多,像个五十多岁老人的皮肤。五分钟后,手背上大蒜的气味没了。十分钟后,王辰龙用手指轻轻地一刮,一挑,挑起一层“皮”。想想,要是涂在脸上,不就是个面膜?

嘿嘿,还真是个化装的好东西,一次性,方便。

……

“紫萱,吃饱了吗?怎么吃得这么少,是不是不合胃口?”看着碗里剩下的小半碗饭,王辰龙问道。

“不是,我吃好了,龙哥。”金紫萱轻轻摇头说道。

“紫萱,药材清单写好了吗?”王辰龙收起两瓶易容药膏,问道。

“写好了,我拿给你。”说着,从兜里拿出几张纸。

“哇,这么多药名。”王辰龙展开几张纸后,扫了一眼说道。

“龙哥,你说要配制最好的药,我就……”金紫萱以为王辰龙在责怪她,声音有点胆怯。

“放心,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好了,我走了,晚上睡觉时,记得关好门。”王辰龙收起药方,端起桌上的饭盘子说道。

“龙哥,你,你……你,你今天……让紫萱伺候你?”金紫萱听王辰龙话里意思,好像今晚不留下过夜。所以,她壮着胆,想让王辰龙流下来,还以为王辰龙嫌弃她。

“不用了,听话,龙哥今晚有事和他们商量,不要多想,还怕以后没机会伺候你龙哥?”临出门前,王辰龙回头说道,“记着,从明天开始,记得给自己脸上涂上易容药膏,我可不想让你轰动整个吉林城。”

“知道了,龙哥。”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