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全运怪现象:退赛咬人围攻主裁 东道主必第1

lqini 收藏 0 88

撰稿·忆 鸣

眼下,第11届全国运动会各项预选赛相继进入高潮,当年本着“国内练兵,一致对外”宗旨的全运会大舞台,如今却上演了一出出荒诞剧、搞笑剧,甚至是黑色幽默闹剧:名将赛前退役、摔跤队员为求一胜咬伤对手、女足队员追打裁判、自行车选手为逃避药检主动求输……回眸过去数月的比赛不难发现,运动会“变味”之风不减,“功利全运”愈演愈烈。


全运年里怪事多


上周,全运会体操预选赛在山东结束。这本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比赛,但杨威的“神秘”退役,使得预选赛顿成人们关注的焦点。对于年近30岁的体操运动员来说,退役本无可非议,可退役时机选在全运会预选赛开幕前夕,就显得有些“蹊跷”了。为此,记者曾试图采访杨威,但杨威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于是记者又采访了杨威的队友和湖北省体育局官员,但对这一事件他们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他们说出了“真相”:退役是因为伤病。显然,这是一个没有说服力的理由。


果然,几天后有媒体曝出杨威退役内幕:退役的主要原因,不是伤病而是100万元的全运会出场费。据体操圈知情人士透露,与杨威一样在国家体操队并肩作战的几位队友,都可以在各自省里得到一个承诺:只要参加全运会,不论是否拿冠军,都会有100万元上下的“出场费”。因此,杨威也希望得到和国家队队友一样的待遇,但湖北省体育局方面却难以满足这一要求,最终杨威选择退役。这一消息,也得到了一位与杨威私交很好的朋友的佐证:“杨威确实有伤病,但并没有到不能参赛的地步。”


事件之初,当杨威在关键时刻选择退役,湖北方面相当着急,湖北省体操中心和省体育局相关领导一度先后前往北京,希望能够劝说杨威回心转意,但最终无功而返,而没有杨威的湖北队,最终在预赛中名落孙山,连全运会决赛资格都没有拿到。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而整个事件的根源,还是“功利全运”惹的祸。


其实,像“杨威退役”这样的事件只是全运年中的冰山一角,回首近3个月来全运会预选赛赛场,受名利驱动的种种怪现象还有:两个月前的全运会男子自由式摔跤预赛中,新疆队的阿力别克在比赛中“咬人”,严重违反体育道德,可裁判不但没有取消他的比赛成绩,而且依然判定他是最终的胜利者。赛后,咬人的选手仅被处以警告处分并通报批评的处罚。当时,被咬的甘肃队选手卡泰的教练红伟立刻向大会提出申诉,他说:“输没关系,但这样输让人无法心服口服。”记者在现场看到,卡泰右臂肘关节处的肌肉有一个大大的咬痕,已经破皮见血了。这名年仅19岁的小将告诉记者:“我在比赛中获得了一个进攻机会,正准备完成一个压双肩到地的动作,这是一个能直接获胜的动作,这时刚好膀子在他嘴边,不知怎么回事就被咬了一口。要是没这一口,我肯定能完成这次进攻,这一局我就能拿下。”


继咬人事件之后,又出现了“山东某选手为逃避药检主动求败”的新闻。当时,在2009年全国山地车自行车冠军赛南京站暨全运会选拔赛上,原本处于第四位的山东队选手高小宁,在终点前200米逆行,最终获得第五,有媒体报道称她这么做涉嫌逃避药检,因为前四名需进行药检。尽管后来高小宁一再叫冤,并声称自己已参加了药检,期待相关方面能证明他的清白,但更多的人却想知道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何不前行而要向后逆行?


几周前,女足预选赛赛场又惊曝出新疆女足队员和教练总共30多人一起围攻助理裁判的事件。当时是北京女足与新疆女足进行的全运会小组赛预选赛,双方上半场0比0收场。下半场比赛刚开始5分钟,北京队古雅莎踢进一球。在新疆队看来,古雅莎的进球越位在先,助理教练高桂媚以及部分队员朝助理裁判童梅娜冲过去,并与助理裁判和第四官员发生肢体冲突,比赛也因此中断近5分钟。比赛重新开始后,主裁判将高桂媚罚出场,并对新疆队队员薛晓玲出示黄牌。后来,北京队刘卅又打进一球,以2比0战胜新疆队,取得两连胜。比赛结束后,新疆二队队员和高桂媚一起冲下看台,与场上队员加在一起总共30多人一起围攻助理裁判。最后,4名裁判员在场内保安的护送下才离开球场,有的教练员脸上还被划伤,出现了道道血痕。据现场目击者讲述,“新疆队队员在围攻裁判时动作比较大,裁判身上挨了好几下……”


在全运会的某些赛场,体育“公平、公正”的本质被扭曲了。


“东道主现象”非偶然


若要透视“功利全运”,“东道主现象”也许是最直接的体现。


自八运会迄今,记者已采访了整整3届全运会。从八运会开始,全运会出现了东道主“潜规则”现象:谁是全运会的东道主,谁就能拿全国第一。


八运会时,东道主在金牌榜上压倒辽宁,成为金牌第一大户,尽管后来由于药检原因,上海的一名金牌选手被取消成绩,辽宁勉强返回金牌榜首位,但那时所有的庆功会都开完了,谁还会记得这事儿。九运会时,广东是东道主,因此他们也顺理成章地成为金牌第一大户,可是圈内人都明白,真正的广东籍选手拿金牌的尚不足三分之二。十运会,东道主江苏更是“厉害”,从来没有进入过全运会奖牌前三甲的江苏代表团以绝对的优势,囊括金牌、奖牌和总分三项第一,要知道在第七届全运会之前,江苏一直在第10到15名之间徘徊,1993年七运会名列第7,八运会名列第5,九运会位居第4。第11届全运会还没有开幕,金牌第一盟主就已无悬念——连济南街头卖菜的老大娘都知道,第11届全运会上山东的“全国第一”肯定跑不了。


东道主为什么如此强大?


首先,东道主“裁判优势”无人能及。以十运会为例,当时江苏作为东道主,无论是仲裁委员会、裁判长,还是裁判员,江苏省都位居全国各代表团之首。江苏省不仅在裁判员人数上占据了绝对性优势达到136人,而且还有1316名辅助裁判员。单此一项,东道主之利就得到充分体现。可能会有人反驳,全运会和奥运会一样,都要采取回避原则,即一名裁判员不能执法与他来自同一省份的运动员,但是这一原则存在很大漏洞,首先是仲裁委员会、裁判长的身份是不用回避,其次谁能保证不同省份的裁判之间不能存在某些交易。


或许,正是由于历届全运会都出现裁判争议的风波,国家体育总局决定在十运会进一步扩大引入外籍裁判员和港澳裁判员的规模和幅度,4年前的十运会上还首次引入外籍仲裁。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由于东道主负责接待外籍裁判,所以往往一旦遇到与东道主相关的赛事,这些外籍裁判的偏向性还甚于中国裁判,因为即使他们犯错,国家体育总局也无法处罚他们。有此前车,十一运会使用外籍裁判以及港澳裁判的效果如何,仍需要进一步观察。


与此同时,尽管看上去有这样那样的措施来保证比赛尽可能地做到公正,但裁判这一国际性的难题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如今,裁判员在领取规定的报酬之外,还可以从各个运动队得到或大或小的红包,所以近年来,体育裁判员成了一个“热门行业”, 甚至很多教练员改行当裁判。


据记者了解,裁判员要想参加竞赛裁判工作,关键要得到国家体育总局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各级领导的认可。抽调哪些裁判员、分派给他们什么工作,都是项目管理中心说了算;比赛仲裁工作,也由项目管理中心负责。裁判员如果不听从项目中心的安排和指令,官员们可以改判裁判员的裁决,也可以中途撤换裁判员,甚至永不使用该裁判员。既然如此,裁判员自然要唯中心指令是从,中心让他帮谁,他就得听令。而巨大的经济利益,也使得某些中心的官员们自然会使用手中的权力厚此薄彼了。事实证明,凡是涉及到打分项目,东道主占的便宜太大了。十运会上,某场预选比赛,一位队员多次将对手摔倒在地赢得“一本”,可是当场裁判却能视而不见,硬生生地把本应该赢得胜利的队员判输为止。因此,在一些打分项目如摔跤、拳击、柔道、体操、武术等比赛,早已流传着这样的潜规则:裁判不想把金牌给你,你实力再强也没有用。


此外,东道主除了裁判优势外,还有“盘外招”。每逢大赛,东道主利用自身优势使用一些“盘外招”也已成了一个惯例,在实力相当的对手背后,悄悄地用一些损招,影响对手的发挥。


比如,某届全运会上,为了让实力强劲的江苏某支运动队减少竞争力,该届全运会的东道主就曾将这支运动队的住宿安排在离比赛和训练场地非常远且交通不便的地方,每天都要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江苏队才能到达赛地,这无形中也影响了运动员的状态。而另一次则发生在射击赛场上,当时江苏队的一名射击队员和东道主的射击队员在积分榜上紧紧追逐,名次互相交替,于是损招来了,在江苏选手射击时,在观众席上就有人敲鼓捣乱,而东道主选手射击时就场内就异常安静,最终江苏队果然丢掉了金牌,赛后江苏那位射击队员可谓是“满肚子冤气说不出,眼里有泪哭不出”。


十运会,东道主换成了江苏,以往受到的种种不公,这回终于等到了“快意复仇”的时候。在十运会激流回旋男子皮艇比赛赛场,一向平淡的观众席突然出现了热闹的拉拉队和锣鼓队,他们在运动员冲刺的赛道旁对非江苏、四川、贵州等队的运动员“呐喊助威”,最终导致了非江苏、四川、贵州等队的运动员受其干扰,失误频频。更有甚者,江苏还利用东道主的优势,将一些打分项目安排在全运会开幕式之前进行,尽量减少媒体的过分关注,比如在艺术体操的比赛中,钟玲揭黑事件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可是很多人并不知道,钟玲所指责的辽宁艺术体操队同样也是受害者,他们在与江苏队争夺团体冠军时,不但现场观众故意制造混乱,更过分的是,辽宁队比赛进行时,音乐竟然被关掉,流畅而优美的表演也因此中断,最终江苏艺术体操队如愿拿到了金牌。


东道主之所以能成为无人撼动的“老大”,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利用东道主的优势从全国各地挖掘优秀的体育人才,或完全引进,或者与西部合作,实现双赢。从体育文化底蕴来看,江苏和山东的实力远远落后于辽宁、广东和上海,可是他们却能利用东道主优势,利用雄厚的财力,疯狂引进人才。在十运会上,外省选手代表江苏夺取了10余块金牌,同时东道还利用交流选手(与西部合作金牌平分)来确保奖牌甚至金牌。就拿十运会跳水比赛来说,广西队的双胞胎选手李婷/李娆就被协议交流到了江苏。由于江苏是东道主,她们如果代表江苏参赛,金牌十拿九稳,如果不与江苏联手,拿金牌就“险”了。像摔跤、拳击比赛也是如此。这一现象如今愈演愈烈。


从今年全运会预选赛的情况来看,将于10月11日拉开战幕的十一运会,东道主山东也将重复着全运会昨天的故事。


不惜重金高投入


如今,大牌明星参加全运会,拿上百万出场费已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杨威没有如愿,只不过湖北省体育局有自己的考虑罢了。回顾这几届东道主发给冠军选手的奖金,我们惊讶地发现,2001年九运会时,广东发给金牌选手的奖金在50万元左右(包括住房在内),而2005年十运会,江苏给予冠军的奖励远远超过了这个数目。


事实上,各省市拿出巨额奖励已远远超过了亚运会、亚锦赛甚至是世锦赛各省市拿出的冠军奖金,几乎与奥运会相媲美,全运会奖牌和奥运会奖牌的含金量自不可同日而语,但奖金却打了个平手。


“只要在全运会上有出色表现,省里是绝对不会亏待运动员的!”这是各个省市及行业体协在比赛之前都会做出的许诺。虽然比赛之前,各个代表队不会明确金牌奖金到底是多少,但运动员心里都有一本明账:拿了全运会冠军,收入绝对不菲,收入之所以不菲,则是因为他们能替地方争光,给相关方面捞到了政绩。


与争金夺银的赛场风云相比,涌动于幕后的“全运经济”也开始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围绕全运会投入的3大项,承办方、参赛单位、各路商家可谓做足文章,战绩指标已不再是单纯的竞技体育的比拼,已升格为财力的较量!


全运会4年一届,承办城市用于场馆建设、道路扩建维修的资金相当惊人。2001年广东省承办九运会,投入场馆扩建、改造的专项资金据说高达43.4亿元人民币,而承办十运会的江苏省仅为主赛场——占地约40.1公顷的南京奥体中心的单项投资就突破了22亿元人民币。在筹备十运会的4年间,江苏省各地投入100亿元资金新建或改建了132个体育场馆,而十一运会东道主山东省同样是斥资100多亿人民币用于全运会前的场馆扩建、市容改造。


经济因素的超强介入已日渐成为全运会上夺冠争金不可漠视的现实。有人这样定义:全运会金牌就是用金钱打造的。近些年来,全运会被各个省市定位为一项重要的形象工程,4年一轮回的全国运动会展示的不仅是各省之间的体育竞技水平,更表明各个省的经济发展水平,于是就有了“体育搭台,经济唱戏”的说法。


除了场馆建设外,用于队伍建设的资金同样惊人。一块全运金牌究竟价值多少?从奖励几万、十几万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包括奖房、奖车、编制转正、级别提干等诸多追加悬赏,呈几何级数递增的“全运犒赏”已严重物超所值,却在攀比中居高不下,并演变为“全运成本”中有增无减的痼疾。陕西省就曾为自行车、中长跑等项目开出重奖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这些省区据说是以重奖刺激寻求“以点带面”的良性循环,但一些经济大省同样为确保全运佳绩花费不菲。承办九运会的广东省虽然最终如愿获得第一,但对69.5金、48银、51.5铜的奖励,仅奖金一项就耗资8000多万元人民币。据估计,“砸钱游戏”在本届全运会上不仅不可能有所收敛,反而会如火如荼。


各参赛单位为了全运会而进行教练员和运动员的人才交流早已有之,如果说以前还带有“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温情色彩,那么如今的人才交流则已附带上浓重的商业意味,尤其是“双计分制”、“平分奖牌”等措施相继出台后,围绕人才交流而引发的争夺战、商业战更是一发而不可收,由此增加的投入也持续看涨。以承办上届全运会的江苏省为例,为确保十运会“保二争一”目标的顺利实现,江苏省在九运会后不惜重金全国招贤,仅收购原辽青足球队作为江苏十运足球战略储备梯队一项,便斥资2000多万元人民币。


有人把全运会戏称为“钱运会”和“权运会”,似乎并不是件过分的事情。对于中国体育来说,或许全运会到了应该变革的时候了,但愿全国瞩目的全运会,不再成为烧钱的游戏、政绩的工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