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一章立足于世 第七节奇书?妖书

acomlf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天演论?”达召与罗承礼十分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堆厚厚的手稿。   “对,就是天演论。”罗承续骄傲的说。   “是说何物?”罗承礼问道。   “物种的进化,世界的真理。”罗承续随便的应付着。   “哦,何为物种?”虽然罗承续知道这不能够怪达召,但是这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天演论?”达召与罗承礼十分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堆厚厚的手稿。


“对,就是天演论。”罗承续骄傲的说。


“是说何物?”罗承礼问道。


“物种的进化,世界的真理。”罗承续随便的应付着。


“哦,何为物种?”虽然罗承续知道这不能够怪达召,但是这种对他于他来说几乎白痴的问题他实在不想回答。


“届时出版之后你等看了就明白了。”


“原来如此。”出版了之后看了就会明白的东西就是物种,阿门。


自从上一次府试之前罗承续就已经开始写这本书的大纲了,虽然后世的时候他看过《物种起源》。但他看过了书海了去了,能够每本都记住?所以现在自己要写等于象是写一本新书一样,除去里边的核心的内容他知道之外,其他的都是新的东西。加上他不如达尔文那样博物。所以很多时候还要时不时的到大明的一些书上去找点资料。加上这本书如果要让大明朝的那些士子们接受,还应当有一些本土的特色。而这些东西只能依靠时间才能够收集得到。所以书写得并不快,手稿也经常更改。


至于写这本书的原因,那是相当的后现代。罗承续一开始写的时候只是本着想要恶心恶心西方人的心理而以。并没有什么伟大的想法,但是写着写着他却失去了动力。要知道写东西是非常枯燥的一件事情。如果没有极大的热情的话,那就会有一个结果。后世称为——TJ。


所以罗承续写着写着就失去了动力,但是没有多久他又找回了他的动力。原因是他想要确实的让大明朝人了解科学的想法,这才使得他决心去写出这本书,而不是象后世的严复一样去翻译他人的书集。虽然目前罗承续从来都没有想过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能够改变大明朝,改变历史这样的伟大事业。但是利用自己小小的翅膀尽力的做点什么他还是愿意的。毕近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也算是吃穿不愁了,那么闲着也是闲着。


“你们来作甚?”罗承续突然发现了关键性的问题。自己的这两个亲戚可不是会对这样知识性很强的书有兴趣的人。在这里他们就一定有其他的目的。


“嘿嘿……”哪里知道两个小子不说反笑起来。这倒是笑得罗承续不明所以。


“何事发笑?”罗承续提高了点声音,但是却引来了他们更大的笑声。于是罗承续知道这两小子要钩他胃口了。所以干脆继续写他的书好了。反正我一个三十几岁的人的耐性还会不如你们两个小屁孩?


果然罗承续这一手立刻让两个小孩子惊慌起来。只见达召好奇的问道:“你不想知道今日我们何故发笑吗?”


“何故,要说便说。”罗承续头都没有抬的随口应付着。对于他来说这两个小鬼确实说不出什么能够让自己上心的东西出来,无非是哪家人家里最近有厉害的球队,哪里有好吃的东西这样一些事情。而目的无非是想跟着自己找点便宜。聚宝斋的生意所有收入都是罗承续的,罗来旭分文不要。所以罗承续也很聪明的把王氏给绑上了自己的船上,在赚了钱之后并没有还钱给王氏,而且直接把五成的股份给了王氏,但是王氏也是聪明之人。就是不要,最后推来推去罗来旭作主王氏收了三成,算是意思意思。所以现在罗承续是家里除去两个老头子之外最有钱的人了。两个小鬼自此之后就成了阴魂不散的小鬼,没事就缠着罗承续来给他们买单。毕近是三十多的人了,所以罗承续也不会与这两小鬼计较,但是有的时候教育还是有必要地。小孩子什么事都依着他们也不是好事。象达召在家里那就是小霸王。如果一个教育不好指不定将来就是另一个李霸王了。而罗承礼还好一点,毕近罗来旭在家里的时间多。加上罗承礼在家里现在并不被重视,自然不敢太狂。


而罗承续自从作了秀才之后就稳重了许多。一来他确实对于两小子的玩意不感兴趣。二来自己要写书,没时间。这倒是让罗来旭高兴不少。他越来越觉得罗承续有当官的觉悟了,所以最近开始对罗承礼严格了起来。毕近罗家家业是要一个人来继承的,现在罗承续显然已经不适合了。他应当有更高更远的路要走,所以这些对他来说不重要的家业居然要给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罗承续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平时不再会象之前一样与罗承礼一样玩闹。但是一个才十岁的小孩子正是玩的时候太过于的要求显然不现实。


县学里由于老爹已经去打点过了,所以罗承续根本不用去那里。毕近这个时代里象海笔架这样的怪物几千万人里才出一个而以。不是每个人都象他那样不识相的。当然这不是说罗承续对海瑞有看法。实际上大明王朝名人多如流星,个个都了不起得很,但是罗承续知道并且配服的也只有两个人:一是海瑞,二是戚继光。前者刚正不阿,后者专打外族。


之所以只佩服这两个人也是因为历史书上只着重介绍了这两家伙。整个大明王朝如此强大居然不如那便子朝在历史书里有份量。不过也能够理解,一个是不签条约的朝代。一个是不会不签条约的朝代。自然有着巨大的不同,就冲那些条约相信历史书也应当偏向一点那个便子朝一点了。毕近骨气这种东西在历史书上也就两个字而以。


“我们见过你夫人了!”达召象是知道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一直笑个不停。


“夫人!”罗承续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两个小子所说的夫人是指自己的夫人。于是他不解了:“我何来夫人一说。”


“拿钱来。”达召高兴的大叫道。只见罗承礼痛苦的从袖子里拿出了几个铜钱放到了达召的手上。一脸不高兴的看着罗承续。


“这是何故,什么夫人。你们倒底是何意思?快快说来。”罗承续一下子被搞得蒙了。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


“七弟当真不知?”罗承礼一看罗承续的样子不象是假的,心头的气显然才消了一点。


“知道何事?”罗承续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件自己最为不想知道的事情。


“父亲大人在前几日里已经帮我两说了两门亲事。而今日我与达召见到了你的那位未过门的夫人了。”罗承礼见罗承续确实不知道的样子只好慢慢的说出了原因。罗来旭做这件事的时候确实是不想罗承续知道,所以有意不告诉他。只是想让他安心的考完了明年的乡试之后再说。但是没有想到罗承礼却从一个多嘴的下人那里知道了这回事。而今天罗承续的未来夫人就来到了罗府上。原本古代女子未过门的时候是不可以见未来的亲家的。但是由于罗承续的夫人相对特殊一点,她才几个月大而以。所以问题并不大,而且这个孩子也不是女方主动带来的,而是王氏去烧香的时候碰上的。所以两家人才一起回来。先到罗家所以王氏请对方坐了一会儿,并且送了一些礼物而以。所以这样的事情当然不会通知罗承续。而两个小子在远处看到了那个还被人抱着怀里的孩子,就跑来这里了。


问清楚之后罗承续一脸哭笑不得。天哪,什么世道。自己才六岁就有娘子了,还居然是被人怀在怀里的那种。什么恋爱、密月的都别谈了。可能这辈子自己与她见第一次面的时候已经洞房第二天了。算了算了,这种头痛的事情再说吧。


“你两人这钱银又是怎么回事?”放下一件事罗承续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他说你知道此事,而我就料你不知。所以我两打赌。结果还是我羸了!”达召自豪的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罗承续那哭笑不得的神态。


“你,你们两……小子。”罗承续真是无语了。这两家伙果然是两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居然这种事情都拿来打赌,好在两人手中的钱银都不多。结果一冲动起来也忘记了罗承礼是自己的哥哥。不过还好罗承礼平时也不计较这些。而且这两家伙一看到罗承续脸色不对,立马飞一样的跑了。


来自后世的罗承续明白一个道理:有的时候广告比效果更重要。古代人并不完全信奉酒香不怕巷子深这种理论。但是可以确定一点,他们也不会有多重视舆论与广告的威力。或者说除去政治之外,商业上人家并不象后世一样重视造势。与后世那些恶心到无以论比的造势相比罗承续更喜欢这个时代一点。但是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很多好的东西确实是不知道。


在写着书的时候罗承续越来越担心起了自己这书的未来起来。毕近这书也算是离经叛道了。估计在这个时代里除去一些王学里的开明之人之外基本不会有人能够了解这本书的价值。一本不被人了解的书自然就不会有人观注。不被人观注自然就没有起到书应有的作用。而这是罗承续不希望出现的情况。所以怎么样调起人们对这本书的兴趣反道成为了罗承续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正在努力构思的事情。


在未来他也不是一个优秀的销售人材,只是一个坐办公桌的。而且学的也是计算机这种在这个时代一无是处的东西。所以现在的他非常的头痛,他努力的想着后世那些狗屁网站,垃圾产品是如何为自己造势的。


聚宝斋的成功是一种方法,但是聚宝斋的成功自己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其中。而且那还是一次无心插柳的行为。原本是出于达召一种孩童炫耀的心理,并不是有心的操作。其实罗承续觉得聚宝斋的成功更象是一次成功的会议营销。但是自己的书也能够开一次大会来推广吗?


显然不太可能,估计如果这样开一个会的话那请来的人怕是一听到自己的论调就要回家了。结果是人山人海的来,一个不剩的走。显然这样的情况只会起反作用。所以罗承续没有用这样的方法。


……


“听说了吗,七岁神童正著书立说呢。”


“哦,何时之事啊。真是神啊!”


“可不是嘛,我听那罗家家丁说啊,那神童写的东西也很奇怪。”


“他大爷,你倒是说说。是怎么个奇怪法。”


“神童说啊,人啊,是猴子变的。”


“不至于吧,那神童莫不是害了病吧。人怎么能是猴子变的呢?”


“所以我寻思着,这神童啊,怕是病得不轻啊!”


“真是可惜了。这罗家好不容易袓坟选得好。出了个七岁(虚岁)神童,这怎么就一下子病得这样重呢?”


“难说。”


“大爷,这你啊就不明白了。”


“我怎么不明白了?你倒是说说。”


“这位大哥,快说说,快说说。”


“我听说啊,这神童不只说人是猴子变的,还说这世间万物啊都是变来变去的呢?”


“还有这事。这世间万物不都这样子吗,十几年来也没见他们变啊!”


“所以啊,这神童才叫神童啊。要不然你我都知道的事神童知道不正常吗。”


“那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位大哥,你就别卖官子了。”


“其实啊我听说神童的意思好象是说这世间万物啊变得慢。一点一点变来的。要不然哪会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说呢。”


“还有这事啊!”


“是啊,神童还说呢,这人啊,是猴子变的,要不然那孙行者怎么会说话呢?”


“嘿。大哥说得有理啊。”


“他大爷,您说是不是这理啊。”


“嗯……”


……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有的时候只要好好的利用这一点来作文章往往能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有些东西还不能全说,而且也不能全说正确的。只有这个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人们才会争论,才会更多的去了解这件事。进而把这件事推广出去。口口相传当中还会出现失误,但是没有关系。要的就是失误。一句话变了千百种样之后就会让人迷惑,让人生出想要求证的心理。这样自己的书将来人们才会去看、去研究。有的时候放出去的料还得够猛,这样人们才会有兴趣去谈。如果说东家买了豆腐,西家破的脸盘这样的的事会有人去谈吗。不会。要不然后世那么多人依靠着网络抄作而出名?


所以罗承续不断的不小心的把自己的资料给下面的下人传出去。他们是自己最好的宣传人员。而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让他知道自己写什么。这样传出去的东西经下人们一歪曲之后就更有料了。所以整个杭州一下子就满城都知道罗承续在写书了,而且还是一本猛得不能再猛的书。还没有十天就传到了宁波。于是整个宁波也知道了。


加上罗承续不断的放一些内容出去。结果人们就这样一点点的了解物种起源,但是又不全面。这样他们就会更加好奇。而且由于已经知道了部分的内容,将来再看这本书的时候不会再陌生,能够快速的接受这本书。这就是罗承续的整个推广计划。事实证明非常有效。


而且这本书让许多没有听过七岁神童的人也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七岁神童这回事。于是不但推广了书,还推广了一下自己。但是这样宣传也不是完全没有坏处。这不没一会儿老头子不高兴了。


“孩儿给爹请安,不知爹今天如何会来书房。”


“怎么,怕老夫过来?”老头子一进来面色就不善。所以罗承续也小心的陪着。


“不知爹所说何事。”罗承续一听就知道老头子所为何事,但是有糊图不装是王八蛋。


“何事。罗家的祖宗都快变成猴子了还问老夫何事!”显然老头子非常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罗承续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好,所以闭上嘴巴静静等老头子先开口。


“怎么,不说话就行了?让你在此安静读书。你倒好,闲书看了一大把。现在还写起闲书来了。好啊,好啊。老罗家出了好大才啊。”


“爹,这只是孩儿的观点而以。您不喜欢……可以不听嘛。”罗承续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进行了几次演习,但是事到临头还是有一点措手不及。


“不听,好个不听。你这是妖言!还好意思让老夫不听。让人知道你是个秀才的话老夫这把老脸还不被你给羞死。还是个读了圣贤书的人。”


“爹,孩儿只是说有可能,没说一定是猴子变来的。”罗承续知道有的时候做事实不能太直。所以立刻变了口气。


“放屁。总之这书你要再写就别认这个爹。”说完老头子气呼呼的出去了。而罗承续也只能够无可奈何的继续他的事,反正出版的钱他有的是。只要明年能够考上举人那一切都不会是问题。但是为防止老头子恼羞成怒,所以罗承续还是花了几天时间把手稿作了个备份。


但是事情很快就出现了转机。当罗承续看到手中的那封信的时候就呆了。因为上面写着一个吓死人的名字——李蛰。


罗承续惊讶把信展开了。信的内容非常的普通,只是一些关于他的文稿的赞扬,其中也有许多的问题。但是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对于他来说这个人实在太重要了。居然没人想到自己的一本书能够让这样的一个大人物来结识自己。对此罗承续根本就是激动不以。


为什么罗承续要激动。因为他自学王学以来就一直听人说起这个名字。李蛰的一生以特行卓识而见称于当代和后世。其人本不姓李,而姓林。其家族自祖上就是海商,而且还有一个“色目人”的曾祖母。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才使得李蛰这样的与众不同。


但是李蛰现在却在南京刑部任员外郎,他为什么会看到自己的手稿呢。这还得从罗承续手稿的第一个读者说起。这第一个读者是谁呢,他就是罗承续的老师——郭夫子。王学之人思想确实开通。虽然里边大量名词他都不明白。比如他连鲸是什么都不知道。爬行动物、脊椎动物等名词就更加别说了。但是这个老师还是看得非常有味道。甚至在这本书的观点上与罗承续整整聊了一个晚上(其实是问了一个晚上),真正的做到了挑灯夜谈。第二天还精神十足的带着抄了大半夜的手稿走了。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学问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执着。


那李蛰又是何许人也呢。没来这个时候的时候罗承续听都没有听过这样的一号人物(中国的历史书和电影电视就是有这能力,能把这样了不起的人给无视掉)。但是实际上在这个时代里李蛰不但是一个人,更是一个名字,一种精神。他是一个完全可以与王阳明一起提起的重要的历史人物。而他与王阳明的分别是:王阳明成功了,而他失败了。如果要为他的失败找一个原因的话,那么李蛰就是这个混浊的社会不断寻的寻找着正确道路的人。但是虽然他差一点就找到了那条道路,但是很可惜。所以他的一生一直都在是痛苦当中度过的。罗承续觉得如果说王阳明是这个时代的马克思的话,那这个人就是这个时候的恩格思。因为他是在王学思想上进一步的对这个时代的思想进行了解放。所以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被记入历史书里。


历史上的李蛰一直是一个争议不断的人物,有人觉得他是一个伟人,也有人觉得他是在不断的自相矛盾。但是罗承续却非常的理解他。毕近首先李蛰首先是一个儒学之人,但正是因为他的自身的特点——不断的自我批评,同时也批评他人的行为。所以他总是能够不断的思考着这个社会。这才是为什么他的文章总是自我矛盾,因为他还没有找到一条他认识当中通往光明的道路。一个黑暗中行走的人走错了路、重复错误道路不是很正常的吗。摸着石头过河的人总比不敢过河的人要强吧。


读李蛰的一生真是足以让人随便的落下泪来。一个人,无论他有怎样的矛盾,只要他是不断在黑暗中在寻找着正确的道理,他不就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吗?但是历史不怎么地的罗承续并不完全知道李蛰的之后悲惨的人生。所以他现在也没有改变他命运的想法。现在的罗承续只是知道这是一个王学门派里非常非常有名的人而以。


李蛰是一个王学门人。但……但他是一个泰州学派的人。这里又有一个引伸问题,什么是泰州学派呢?是这样的,王学发展的几十年,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已经在其内部再次有了分支。于是王学内部出现了不同的派别。而泰州学派却是其中最NB的一个学派。其中的N人很多。比如其中除去李蛰之外,一号大N人除阶大大是也。然后还出了象赵贞吉这样的强人,以及何心隐这样的混人。可见泰州学派实力之强大。


正是因为这些强人的存在,所以泰州学派才能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启蒙的学派。它发扬了王守仁的心学思想,反对束缚人性,引领了明朝后期的思想解放潮流。所以虽然罗承续并不知道李蛰将在未来有那样可悲可敬的命运,光是因为他是泰州学派的大人物罗承续就敬重不以。


所以罗承续非常恭敬的给他回了信。在信中细致的写出了自己的许多思想。并且把一些最新的手稿也加入在其中。同时罗承续也知道李蛰很穷,经常接受其他人的资助(明代当官不或少贪污就这结果),所以还有一百两银子一起命人送了过去。由此罗承续就与王学真正结下了不解之缘。为他日后的事业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