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 第二季天使行动第一卷 微笑天使 第45章 丐帮联盟3

flxlrh303 收藏 4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城乡结合部因此成为盲流的“收容所”,瘾君子的“欢乐谷”,是个藏污纳垢的绝佳场地。这处烂尾楼就成为k市的伤疤,附近居民心头之痛。

乞丐以地域或亲情组成一个个小团体,其中K市最大的乞丐团体是独眼彪的东北派。跟丧强混的独眼彪得到神秘力量的相助,神秘组织出钱,出力,并出动枪支帮助独眼彪统管了k市几乎所有的乞丐和流浪者,成立了有现代特色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丐帮,他的总部就坐落在这些烂尾楼中。

由于这里是市区和郊区的结合部,那幢烂尾楼恰恰位于城郊结合部的中线,成为三不管地带,因此附近的治安非常严峻。但自从独眼彪成立丐帮、自称为乞丐协会后,附近治安却出奇地好起来。原来独眼彪不准其他的混混入他的地盘搞风搞雨,这可能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吧。当地警方当然乐见此种安定的情况,所以也就不怎样关注独眼彪这个所谓的乞丐协会。

七八辆没有鸣笛的警车呼啸而至,封锁进出结合部的交通要道。

冷睿在袁副支队长的陪同下进入独眼彪的地盘,他们两人都一身便服。而十几个身穿黑色城市作战服、蒙着脸的公安特警则在远处待命,冷睿并安排几个狙击手潜伏在高处,严密监视烂尾楼,防止嫌疑人潜逃。

衣衫褴褛的各色乞丐在一幢烂尾楼前杂草满地的空地上或蹲或坐,都冷眼地瞧着冷睿两人。更有几个赤裸着上身的彪形大汉双手抱胸乜视着他们,聚拢在一起,把他们前进的道路封堵起来。

“你们找谁?”一个壮汉越众而出。这个壮汉满身肌肉,挺着硕大的胸肌,三头肌与二头肌超级厚实,像炮台底座似的,支起他两根胳膊,使之不能并贴到两侧肋骨。他长了一张国字脸,眉毛浓黑粗长,说话时腮帮两侧的肌肉像弹珠似的跳跃。

袁副支队长连忙弓着身子,左手掏出警徽向壮汉亮着,而他的右手情不自禁地摸向绑在右小腿下的手枪处,厉声说:“我们是警察。”

“现在除了河水不假之外,什么都有假货,把你的警徽交给我去验证。”壮汉两眼望天地说。

袁副支队长为之气结,这些狂徒竟然如此嚣张,这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蹭地抽出手枪怒指壮汉,怒喝:“放肆,招子放亮点,识相点的就别阻碍警察办案。”

“嘿嘿,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心我告你对平民百姓乱动用枪械。我们是城市中最底层、最下贱的人,你们这些警察仗着国家赋予的权力藐视我们这些蚁民的存在,动不动就亮枪,我准备投诉警察戴着有色眼镜办案。”壮汉不屑地说。

袁副支队长想不到这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竟然如此能说会道,把他亮枪的行为上纲上线,无限放大,他一时为之语结。

冷睿轻轻拍拍袁副支队长持枪的手,意思是叫袁副支队长把枪收起来,然后打手势叫袁副支队长退下。他淡然地对壮汉说:“你叫独眼彪快点出来投案自首,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

“我们这儿没有独眼彪。兄弟们,你们认识独眼彪的人吗?”壮汉后一句话是对其他恶丐说的。

“没有!”一众恶丐异口同声地轰然回答。

“那我进去搜查搜查,这可没有滥用警察的权力了吧?对不起,请让让路。”冷睿说完还笑笑,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壮汉望见冷睿的笑脸,呆了呆,无可奈何地扭转身子,让出一条小缝隙。冷睿若想进屋,只能从壮汉身边挤过去。

一片厚厚的乌云遮挡了太阳,天地霎时间阴暗下来,世界仿佛也开始了午间特有的沉沉睡意。烂尾楼空地前的影子朦朦胧胧,左右摇摆晃动。远处偶尔疾驰擦过的汽车,逃命似的不知赶去哪里。吹来一阵闷热的风,送来阵阵的恶臭,空地那些纸屑及塑料袋,顺着风向时而翻滚时而飘忽,有些顶撞在垃圾箱或路灯杆下,只逗留几秒,又胡乱飞到别处。

炎热的中午仿佛使这座城市陷入冬眠,远处大街除了几个人在梦游似的游荡,其他人都躲在屋里叹空调。

冷睿就像毫无防备似的施施然地走过去,当他和壮汉擦身而过时,壮汉松弛的眉宇间渐渐竖鼓起一条蚯蚓状的血管,在不断地耸动,就像仇恨正灌输进他的大脑。

“杀!”壮汉突然释放掉憋闷的气息,吐出一句简短却又沉重的话。

原本祥和的空地,危险的暗流像从突然破裂的管道喷出,整片大地即将黄土飞扬,沸腾了起来。

壮汉话起手动,他腰肢向右一拧,抡起铁锤般的拳头有力地划了一个半圆,借助身体旋转的力度,铁拳如烽火燎原般轰向冷睿的脊梁。拳没到,已激荡起“猎猎”拳风。

壮汉从后面偷袭冷睿,他这一拳的力度石破天惊,端的霸道无比。冷睿若身受,筋骨皆断,心脾皆裂。

远处的袁副支队长怒目圆瞪,边手忙脚乱地抽手枪,边厉声大喝:“小心,冷处。”

冷睿的后脑勺就像有眼睛一样,闻风而动,身体如柳枝般柔韧,拱成一座“拱桥”,壮汉的铁拳擦着冷睿的脊梁而过。

壮汉全力一击落空,收势不及,身体一个趔趄。他稳定身形想继续攻击冷睿,骤然觉得下身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全身的力气随着这股猛烈的疼痛猛地飞出他的躯壳。他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下体瘫痪在地,就像虾米一样蜷缩着身体,痉挛着,抽搐着,翻滚着,脸上变成紫红色,那一条条血管就像红色的蚯蚓一样爬满他的脸庞。一股恶臭从他的胯下溢出,原来壮汉的大小城门大开,肚中的废物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原来冷睿早有防备,他趁着弯腰避过壮汉天崩地裂的致命一击后,右脚向后提起乘机向上撩,狠狠地撩在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下阴上。冷睿恨壮汉不自量力出手狠毒,他下手也狠辣起来。

冷睿一招制服最难缠的壮汉后,身子顺着前倾的力度向前翻筋斗,跟着骤然跃起撞入第二个大汉的怀抱,左手肘狠狠地撞击在这大汉心窝上,如击中皮革,发出沉闷的“嘭”声。这人也痛苦地捂住心窝倒在地上,张大嘴巴狂喘粗气。

冷睿左手肘击第二人的同时,右腿横扫而出,挟着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把第三个人扫倒。击倒三人后冷睿凌空的身子砸向地面,临近地面时他双手双脚伸出,如八爪鱼般攀附在地面上。他双手猛地一按地面,双脚狠蹬大地,借着四肢传来的反作用力,他的身体再次腾空而起,身体不可思议地翻两个凌空翻滚,就像陀螺般在空中旋转。在旋转中他右腿旋风般踢出,脚尖踹在第四人的下巴上。

“咔嚓”一声脆响,第四人如遭万斤重锤打击,下巴骨碎裂,一股混着几颗断牙和半截舌头的鲜血激喷而出,他的身体如死蛇般扭曲着向后飞倒。

冷睿右腿飞踢的同时右拳狠轰而出,击打在第五人的太阳穴附近。第五人如遭雷击,仿佛有千万只苍蝇在他的耳际嗡嗡乱飞。他的鼻腔一热,流下两道猩红而温热的液体,他的身体如树桩般轰然倒地。

冷睿下地后一个侧身翻,把地球的万有引力化解掉,眼睛如扫描仪般向四周扫射。最后他右膝跪地,左足踩地,双手呈空握状置于胸前,手心向内,手背向外,造型非常优雅流畅。

太阳从乌云中探出小半个脑袋,含羞答答地窥视着烂尾楼前的一切。

一个离冷睿比较远的家伙从后腰摸出一支乌黑闪亮的手枪,他刚想据枪向冷睿瞄准,一抹蓝光把灿烂的阳光切割了开来,披荆斩棘般向这个家伙激射而去。

灿烂的阳光竟然掩盖不住那一抹耀眼蓝光的风情!

燥热的空气竟然融化不了那一抹幽幽蓝光的凉意!

蓝光一闪而没,“种在”第六个恶丐的眼睛处。

冷睿在身体滚动时双手指间已经挟着几张背面呈蓝色的扑克牌,他手心向内手背向外置于胸前,只是不想别人发现他手中的暗器而已。他在滚动间,眼睛就如高速的摄像机般把周围的一切摄入他的脑海中,当他发现有人偷偷掏枪时,马上发出扑克牌怒射此人的眼睛。

第六个恶丐扔掉手中的枪,拔下插在眼睛中的塑胶扑克牌,一股乌黑的鲜血从他的眼眶中溢出。他双手捂眼,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干嚎着。

冷睿身子前倾躲过壮汉一拳,后踢击倒壮汉,肘击一人,腿扫一人,脚踢一人,拳打一人,飞牌击伤一人,这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刹那间。动作如行云流水,如羚羊挂角,绝没有丝毫的生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