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十六章 众叛亲离 舍我其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啊!书凯没想到你如此通情达理,真是我李锐之大幸,纵队之大幸!”李锐一把抓住了刘书凯的双激动地说。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看他也不是等闲之辈!谁也弄不清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包黑心先用冷峻的眼光审视着刘书凯一番,然后又转过身来便对李锐说道。


刘书凯见包黑心的话,每一个字都在针对自己,便不慌不忙地说:“常言道:人心叵测,世事难料!包兄对刘某有疑虑是对的,我既然都拿枪对着你们了,如你们再不对我多加防范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一点我很理解。但我也懂得与时俱进的道理,一个人如老抱着老黄历死啃,是早晚要被淘汰的,如今洛尘已经不在了,他的那一套也过时了,根本不能适应现在的形势,所以我真心地愿意跟你们在一起有福共享,实现个人的价值。”


当李锐听到刘书凯说陈洛尘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的话,便十分地开心,其实从李锐内心里来说,他很早就十分讨厌陈洛尘的关于将浮玉纵队定性为:人民军队的说法!而现在刘书凯也否定了陈洛尘,这使他更加肯定了自己对陈洛尘的做法是错误的认定,同时也对重新启用刘书凯的想法而大伤脑筋,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刘书凯所说的任何一个字。


包黑心将刘书凯的话,逐字逐句地分析了一遍,虽然明知是假说,但让他觉得无法戳穿,因为把刘书凯这段话说得是合情合理、无懈可击。于是包黑心在心里泛起了嘀吐:虽然暂不能找出理由回击他,但总不能听之任之,万一李锐求才心切中了刘的套,那岂不苦了我和江世波,弄不好还要被他害了!


想到这里包黑心便说:“草原上的牧民去买马的时候有一个绝窍,他们首先来到马的身后侧,然后在屁股上重重地拍打几下,若此马不叫不喊,买马的人立即付钱成交,牵着马就走。

如此马拍打过就叫了起来,那怕价钱再便宜这匹马也卖不出去。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我告诉你们:因为人们记住了草原上流传很久的一个谚语--- 一个会叫的牲口决不是好牲口!”


刘书凯见包黑心在拐着弯骂自己,心中顿时愤怒了起来,但由于当时的处境危险,他便暂时忍住了心中的怒火,但没有放弃教训一下他的打算。于是他便微笑地走进对包黑心并对他说:“包兄真是博学多才,连牧民的谚语都耳熟能详,但有时候谚语有一定的局限性,不信马上你就知道这个谚语不合实际的地方。”只见书凯话刚说完就到了包黑心的面前,然后便用左手的无名指象闪电般的速度戳向了包黑心的哑穴。


李锐忙拔出手枪对准着书凯,包黑心发现自己的枪已经到了刘书凯的手中,而他正把枪口对着自己。“刘书凯你不要乱来,包黑心可是蒋委员长派来的人!”李锐一面用枪顶着刘书凯一面在竭力央求着他。而这时刘书凯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一大把包黑心头上的头发,一只手用他的死死地顶住他的头阳穴,并庄重地说:“李锐你开枪吧,大不了我和他一起死!这个畜生拐着弯骂我,看我今天不毙了他,我就不信你李锐能向我刘书凯开枪,那不是自己人杀自己人吗?说到天边我都不信!”


这时外面的战士都冲了进来,但他们听到了刘书凯的话,便愣住了神,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仔?刘书凯在整个浮玉纵队可是个传奇式的人物,他的故事在战士中间流传的很广,不少战士把他当着偶象崇拜,关于这一点李锐是心知肚明的,而刘书凯所说的后面一段话,惊得他冷汗直冒,如让大家知道了机枪中队事情的真相,非出大事不可!


李锐想来想去也不敢扣动手上的枪扳机,当着战士的面只好换了一付脸。“书凯你把小包放了,有话我们慢慢说!”刘书凯知道,当这么多战士们的面,谅李锐也不敢乱来。便放了包黑心。但没有解开他的哑穴,所以包黑心只好做了能听见说话的哑巴。


“书凯你这样做叫我怎么敢用你呢?”李锐苦着脸对刘书凯说。

而书凯也稍缓和地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也没有必要跟你说些表忠心的话。你自己想想自从我跟着你以后,我什么时候背叛过你?那一次不是对你的指示言听计从,今天如不是包黑心故意挑起事端,我们会刀兵相见吗?”


李锐想了想,发现他说得有些道理,再加上目前用人心切,便说道:“如你能做通王耀东他们的工作,一起来帮我,我一定对你们的过去既往不咎,同时也会给你们封官赏钱,你看怎么样?”


“好!我会尽力的,但他们一个个都是迂腐之人,一根筋!我怕他们不会听我的。倒不如把江世波也请上,再加上小包和你我,我们四人一起分别他们谈话,可能效果会更好!”刘书凯若有所思地说。


李锐见书凯已经开始为自己着想了,并且说出来的话比较实在,便暗高兴。“好!你说得对!我们四对一,看他们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坐在一旁的包黑心,知道刘书凯在使坏,但他有话说不出来,又不敢和书凯交手,只好心急如焚地坐在那里忍着。


“哦!书凯呀,你和包黑心以后就是自家兄弟啦,别闹了!快解开他的穴,别地他憋出病来!”李锐一边看着包黑心,一边催促着刘书凯。


刘书凯笑着站了起来向包黑心调侃道:“不能吧!人家要做个不说话的好牲口,我怎能坏了他的兴致,你看坐在这里不说话多乖呀!包兄啊,你现在应该知道所谓的谚语,所表达的涵义不一定全是正确的吧?象你这条牲口就不能不说话,如时间一长会憋死你的对吧?”


包黑心没想到刘书凯还有这一手,如果他刚才点了我的死穴,我岂不是要一命呜呼了吗?他不敢再往深处想了,于是一阵凉意便袭上了心头:浮玉的能人怎么这么多呀?听说王耀东比他还要厉害,还有个叫孟赞的简直就是个李元霸,上次听一个队员说,孟赞能一下子撕了几个鬼子!真他妈的邪乎!还不知道那位天神把妖魔鬼怪全都放生到浮玉纵队了!


刘书凯解了包黑心的穴,包赶紧躲在了李锐的身后,李锐笑道:“别怕!都是自家兄弟,经后他是不会把你怎样的,兄弟之间就应该和谐相处嘛!”经李锐这么一说,包黑心才抖胆坐在了书凯旁边便说道:“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刘大侠,还你海涵!”


“好说!好说!我想经后还是要靠你多多提携,我只希望兄弟相处要光明磊落一些,少在背后下刀子,这样才能按照李队长所说的:和谐相处!”刘书凯一边在敷衍着,一边在话中敲打着包李二人。


其实在李锐炸机枪中队时,刘书凯就被爆炸声震醒了,当他听到外面乱哄哄的,便知道出了大事,但犹于情况不明而且自己又被绑得动弹不得,于是便假装没有醒来,闭着眼睛竖起耳朵在听看守们的谈话。


“小顺子你知道吧?浮玉纵队已经投奔了国民党了,李锐把陈洛尘的人全都抓起来了,听说要把他们全部杀掉!他还把我们缴获来的钱财全部分给了新上任的一帮干部,可惜!一心为人民服务的人都要死了,只有这些投机钻营的人才升官发财!从此浮玉纵队就不存在了,彻底的变质啦!”


“那我们将来怎么办?”

“还能昨办?随波逐流吧!好在我们的大队长江世波,目前还算是浮玉三巨头之一,有可能一大队的人,日子要比其他队员要好过些!”

“喂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可不能乱说。”

“放心吧!我这个人别的什么都不好!就是嘴稳,从来不做长舌夫!你说吧!”

“刚才我听一个救火回来的人说:机枪中队是被我们自己人炸的!”

“嘘!你不要命那!这可是要掉脑袋的话,不许说话了,打住!打住!”

“你怎么哭啦?”

“呜呜!他妈的,狗日的心也太狠了吧!”

“喂!你知道是谁干的吧?杀了这个狗日的!”

“除了三巨头,还会有谁?”

“好!知道了凶手是谁就好办了,我们一起去办了他们好吧?”

“小声点,等换班的来了之后,我们就悄悄地摸队部,杀了李锐!为机枪中队的哥们报仇!”

“好!一言为定!”

当刘书凯正想阻止他们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江世波的声音:“小顺子,王鹏!你们的话我全听到了,什么三巨头,哈哈,还蛮有新意的吗!还想杀李锐?杀过李锐之后还想杀我吧,倒不如我先下手杀了你们!”


“江世波老子和你这个叛徒拼了,王鹏上!”说着传来两个人急促的脚步声,

“小顺子昨枪里没子弹?”

“我们内卫的子不是被他个狗日下了”

“用刺刀过去捅死他!”

“别做梦啦!想杀我江世波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你们去死吧!”江世波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几声枪响,接着便传来两个战士倒在地上的震动声,这二声虽然极其的微弱,但对刘书凯而言简直是雷霆万钧,震彻心肺!


但理智让他必须保持沉默,因为光复浮玉的重任,必须要有人来担当!目前面对的这种魑魅魍魉当道的时候,必须要保持高度理智而清醒的头脑去和敌人周旋,不光是要消灭这帮篡队夺权的坏蛋,还要保证纵队的建制的完整,也不能让他们疯狂地杀戮我们的干部和每一个战士,要想做到这一切,必须要钻进他们的决策层,在自己获得权力和自由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设施整盘的光复计划。


刘书凯想到这里,便苦苦咽下了倒流到嘴里的泪水,紧闭着眼睛,还是在装着昏迷未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