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惊悚3.7秒——我与手榴弹的生死之缘(上)

张贵丁 收藏 91 16426
导读: 3.7秒,是木柄手榴弹从拉火到爆炸所延续的时间。在我还是新兵的时候,教官就对我们讲了这个数字,教官说,对我们作战部队的步兵来说,3.7秒不是时间概念,而是生死之间的界碑,碑的一面刻着“生存”,另一面刻着“死亡”,死神随时都拈着你的名册在碑前游荡,指不定就把你丢在碑的哪一面了。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惊悚文集》链接


我与手榴弹的生死之缘

3.7秒,是木柄手榴弹从拉火到爆炸所延续的时间。在我还是新兵的时候,教官就对我们讲了这个数字,教官说,对我们作战部队的步兵来说,3.7秒不是时间概念,而是生死之间的界碑,碑的一面刻着“生存”,另一面刻着“死亡”,死神随时都拈着你的名册在碑前游荡,指不定就把你丢在碑的哪一面了。

后来的岁月印证了教官的训诫,3.7秒这个惊悚的数字,伴着死神,两次与我擦肩而过。

第一次是在三十年前的对越自卫还击战中。那时我是步兵班长。

那是一个漆黑的午夜,在越南北部的热带雨林中,我们接到了撤军的指令,要求部队务必在天亮之前撤回国境线内。对能捱到战争最后一刻的士兵们来说,此时绝对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相比之下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全是屁话。

然而行装还没收好,排长刘长江匆匆走来,滞滞地说了几句话,大家顿时惊呆了。

原来就在昨天日落前,为防止越军特工队夜间袭扰,排长要我们在阵地前的山坳处一字排开了6枚手榴弹,手榴弹挂在灌木丛上,相互之间用钢丝绊线串起拉火环。这样一来终于可以打个盹儿了,哪想仅仅过了半夜光景,美梦刚开头,恶梦就到了:排长说友邻营连撤回时,竟要路经我们阵地前的山坳!

怎么办?排长很犹豫。有人建议用爆破筒炸出一条通道来,但又担心响动太大会暴露撤退意图,而且还不敢保证爆破后的通道上会有残留的手榴弹。

在排比了各种方法之后,别无选择: 怎么挂上去的,就怎么收回来。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白天挂上去容易,夜里再收回来可就千难万险了。

排长看看表,离天亮还有5个来小时,派谁上去呢?

谁上去都是九死一生。而此时离天下太平,只差一声鸡叫了。

“我去吧”,短暂的沉寂后我这样说。一来我是班长,技术上是熟手。二来这六枚手榴弹就是昨天我和机枪手谭辉军一起挂上去的。谭辉军还要和我一起上去,我想黑灯瞎火多一人反倒多一分扰动,就对他说,你距离30米跟在我后边,如果我弄响了手榴弹,你务必看准炸点,从那里接着把事儿做下去。

对其他士兵我什么都没说。我相信在机枪手的后面还会跟进着班里的其他士兵,黑夜中爆起的每一团火光都可能掠走他们中的一条生命,但我想他们会一直把事情做完。三十年前的中国人还不象现在这样把生命看得比天大,他们中的多数人会为一些在晚辈们看来“不值得”的事情而投入全部身心,甚至会从容赴死。

主意已定,老兵们开始帮我打理行装。裤脚和袖口都用细绳扎紧,上衣的下摆束进裤腰。因为身后有足够的火力掩护,所以我没带枪并卸掉所有作战装具,只带一个空挎包,六只弹柄盖,一把手电筒。为防止灯光引来敌方的炮火,电筒上还蒙了两层布。原本还想带把剪刀钳子什么的,问遍全排,没有。

准备就绪,我环顾了下夜暗中那一双双圆睁的眼睛,鼻子有些酸,心想,以后还能见到大家吗?

约半个小时后,终于在萤火虫般的灯光下找到了最右侧的第一枚手榴弹。按事先估算,一旦触发手榴弹,我要在3.7秒钟内以最快的速度跃出数米迅速卧倒。至于爆炸的后果,受伤难免,死不死,那就得看造化了。

深深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我开始按默诵的程序,先小心翼翼从拉火环上去掉钢丝绊线,放在嘴里咬牙衔紧,腾出手把拉火环缓缓送回弹柄内,扣上弹盖并拧紧,最后摘下弹体,收入挎包。挺好,第一战役旗开得胜。

接下来,要用指尖捏着钢丝绊线,虫子般地蠕动到丈余远的第二枚手榴弹弹前。这个移动的过程最为凶险,绊线稍一拉紧,后果不敢去想;手指捏松了,又担心绊线脱手,消失在夜暗中再也找不回来。似乎毕生的精力都倾注在了此时的移动中,灌木的尖刺扎在身上没有痛感,远处隆隆的炮声听而不闻,整个世界都不存在,宇宙间只剩下指尖上这根0.3毫米粗的墨绿色的钢丝绊线了。

六枚手榴弹如同六尊死神。当我匍匐到最后一尊死神的脚下时,手电筒终于彻底不亮了,只能借助远处炮火或信号弹的光亮匆匆看上一眼,再凭着指尖的触觉拆弹。拿不准了就停下来,再等下一次光亮。

拆下最后一枚手榴弹,用去了比前五枚加在一起还要长的时间。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黑暗得如同凝固的墨汁,使你感觉不到时间和生命的存在,却把人的定力和触觉发掘到了极致。三十年来我对当时情景的最深邃和最浅表的记忆,都是这挥之不去的黑暗;三十年来我对人有第三只眼睛和第六感官的说法深信不疑。

夜暗中,我拖6尊被俘获的死神爬回猫耳洞前,在战友们的围拢中仰面朝天放平自己,极度舒展四肢,大口大口畅快呼吸,出窍的灵魂渐渐回归躯体,重返人间的感觉妙不可言。

很快,阵地前的山凹处传来沉闷的脚步轰响,犹如大草原上万马奔腾。 (张贵丁 2009.5.25)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惊悚文集》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09-6-14 13:21:40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