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二次核试后的半岛局势


朝鲜于本月25日进行了第二次地下核武器试验,随后又在26日发射了两枚短程导弹。朝鲜的举动立即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联合国安理会也在讨论未来将采取何种措施制裁朝鲜问题。

朝鲜在短短两年内进行了第二次核武试验,已经证明朝鲜半岛局势出现四大挑战:第一,朝鲜已经是核武器拥有国,任何试图以军事手段解决目前朝鲜核问题的选择,均被排除在外;第二,南、北朝鲜的军事战略平衡关系,已经被打破。尽管朝鲜在常规防御武器方面难以与韩国抗衡,但在战略核进攻武器方面,已经超出韩国。换句话说,即便有美国向韩国和日本提供核保护,但朝鲜核武器已经对韩国、日本乃至整个东北亚地区,构成了实质性威胁。美国已基本上无法采用外交或政治手段解决朝鲜核武问题;第三,过去六年来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各方为解决朝鲜弃核做出的努力,再次化为泡影。“六方会谈”作为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对话机制,其功能倍受质疑和挑战;第四,未来解决朝核问题的出路,仍然朴素迷离。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安理会,下一步究竟采取什么有效办法解决朝鲜核武问题,不仅考验国际社会的智慧,而且也将同时考验所有相关国家的耐心。

笔者认为,既然在朝核问题上军事、外交、政治策略均很难奏效,因此,采取对抗朝鲜、对其施压(例如,经济制裁)等方式,也不可能奏效。目前,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尚未尝试的方法,就是如何引导朝鲜把在核武器方面的开发,转为民用核能源开发。这一新的构思首先需要中国、俄罗斯等国的积极参与,并成立新的朝鲜半岛和平利用核能源机构,把过去单一的“朝鲜半岛无核(武)化”目标,转为具有弹性的“朝鲜半岛核能利用”。在这方面,俄罗斯积极参与伊朗核能源项目的建设,已经具有成功经验可循。

当然,朝鲜核武问题绝非是简单的外交或经济问题,而是多种因素,例如政治、战争、历史等等,相互交织的错综复杂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显然不能只靠一种方式或一种机制,而必须采取综合的、具妥协和弹性的多种策略结合方式。过去,“六方会谈”采用简单的“交易方式”,即所谓“承诺对承诺、行动对行动”的方式试图在朝核问题上取得突破,但是,这种方式的一个无法克服的弊端就是,既然是“交易”,就得“公平进行”。但何谓“公平”,显然无法得以证明。更何况朝鲜本来就不愿按国际惯例行事,而常常是根据自己能否取得最大利益独断行动。因此,国际社会认为“公平”的交易,在朝鲜看来或许正相反;而朝鲜认为“公平”的交易,国际社会又难与接受。

笔者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朝鲜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简单概括起来说就是“不吃你们的那一套”。如果采取孤立朝鲜的做法,只能逼使朝鲜一意孤行,采取“不谈判、不接触、不弃核”的立场。美国奥巴马政府目前“忽视朝鲜”的策略的最大缺陷,就是朝鲜并不会因为别人的“忽视”而“忽视自己的存在”,不会把别人的“搁置”而“搁置自己的既定政策”。恰恰相反,平壤会变本加厉地采用核武试验和导弹发射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这种“忽视策略”将导致“逼迫”朝鲜生产更多核武器,逼迫朝鲜用其“军事优势”抗衡其“外交劣势”,用“军事手段”造就更多“外交筹码”。这是“意志”和“时间”的较量。坦白地说,朝鲜的这种策略还是非常奏效的,至少国际社会更加注意朝鲜了,而且最终将逼使奥巴马政府不得不从“忽视朝鲜”转为“重视朝鲜”。可以预期,奥巴马政府将大大提升解决朝鲜核武问题的优先顺序,而其在朝核问题上的团队,也将获得增强。

因此,积极浸透朝鲜的核开发计划,在参与、融入朝鲜的核开发计划的同时,逐渐诱导朝鲜将对核武器的开发向和平利用核能的轨道上逐步转移,并在让朝鲜获得最大效益的同时,使朝鲜的和平利用核计划变出现“不可逆转”的局面。在这方面,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美国和印度等核能应用国,都可积极参与有关计划,并在此基础上成立“朝鲜半岛和平利用核能源条约”,“条约成员国”相互监督、相互制约,把过去的“交易方式”,转换成符合国际惯例的“国际条约方式”。

显然,这种方式也存在诸多风险和困难。例如,既然朝鲜时常不按常理出牌,我们又如何保证朝鲜不会退出“条约组织”?笔者认为,朝鲜和美国之间能否尽快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将直接对这种“国际条约方式”产生重要影响。原因是:首先,朝美之间不解除敌对关系,任何方法都不会对朝鲜产生效用。朝美关系正常化,将大大改变朝鲜的外交气候,消除它的与国际社会隔阂的屏障。当年中、美实现关系正常化后,中国外交界对冷战期间的中国对外政策,有过许多积极的新思维。这点在当今的朝鲜同样适用;其次,国际社会必须承认朝鲜业已存在的“核地位”。朝鲜“拥核”已经是既定事实。笔者早在今年2月18日的博文中,就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最后,这种方式能否执行,关键还在于如何保障朝鲜的“安全”问题。朝鲜核问题,说到底是朝鲜的“安全问题无法保障”,而韩国、日本等同样提出正面对朝鲜的“安全威胁”。因此,各国之间的“互不信任、互感威胁”的心态,是朝核问题无法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在此情况下,应必须首先考虑构建东北亚地区的“集体安全保障”框架,而非在“六方会谈”的基础上再衍生“东北亚地区安全框架”。只有首先实现这种“集体安全保障”框架,各种合作才会是“安全的、可靠的”,而不能仅单一地强调如何消除对方的“相对安全威胁”,以此换取自己的“绝对安全保障”。

笔者认为,朝鲜核武问题不是无法解决,而是缺乏更新、更为灵活的思路与策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与俄罗斯能否加强合作以寻找新的突破口,将令人拭目以待。

May 26, 2009/Washington, DC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