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1.html


一潭浑水

近一段时间在台湾只要一说起扁家弊案、说起民进党的前途,人们听到最多的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扁”、“民进党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在看过他们一干人马的精彩表演之后,你得说,这些人的确够邪行,不管外人怎么看,不管处境多艰险,搞起事情来照样是“有模有样”,还真不能小瞧了他们。上一周,陈水扁搞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法庭上提出要法院传唤30多名相关证人与他来个“车轮大对质”,这其中不但有办案检察官,还包括李登辉等14名岛内政要,甚至还有他的儿子陈致中。这一下子就够法官犯难的了:不同意对质,扁和他的支持者又有理由炒作“司法不公”的话题了;同意对质,30多个人得对到什么时候?在这个过程中又会被扁演绎出多少“悲情”、多少“政治迫害”的话题?又得耗费多少社会成本?

更不要说,还有吴淑珍与16名证人的对质即将展开,还有她本周又“供出”向扁家献金的200名金主需要检调去查证。而且看吴淑珍的架式,她哪天要是真的把岛内所有的业界人士都给拉进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此这般,案子还怎么个办法?“再多的花招也改变不了扁家贪腐的事实”,理儿是这个理儿,可是办案的过程如果过于漫长,以台湾的政治生态,谁又能预料这中间究竟还会发生怎样的“变故”呢?

陈水扁做梦都在想着这样的“变故”,但以他在岛内政坛闯荡多年的经验,要促成这种“变故”的出现,光靠他一家人的硬拗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制造更多的乱局,有“台独”之乱最好,给当局添点乱也不错,实在不行,就让“自家后院”先乱起来。

所以,他又出了第二招:在看守所内透过深绿人士放话,声称要组织一个“台湾独立党”,以表达他对蔡英文领导民进党在“独”的问题上“无所作为”的不满,接着又说可能在狱中参加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借以突显“司法不公”。还有就是说中共向他“统战”,他在狱中收到了“中共的信”。这样的招数都能想得出来,难怪人们会怀疑扁的神经是不是出了问题。有没有发现,随着扁案的进展,已经无路可退的扁思路反而越来越“连贯”了吗?只要能让媒体觉得有炒作的价值,只要能让台湾社会陷于混乱,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不可以说的。

而且,民进党也确实很拿扁的疯言疯语当回事,还跟着他有样学样好一通比划。本周,蔡英文借着台北地方法院裁定陈水扁延长羁押两个月这件事抛出了一个“特赦”说,理由是扁案对社会冲击很大,引发很大的社会对立,“应该慎重考虑处理,不要成为社会对立爆发点”;党内另有重量级人士公开喊出了“陈水扁案是政治整肃,应该政治处理”的口号;有“绿委”甚至扬言,如果在半个月内不放陈水扁出来,就要带人到台北看守所劫出陈水扁,到时候“正港的革命号角就要响起来了”。

怎么样,是不是比陈水扁还陈水扁?搞笑的是,蔡英文居然说民进党一直在检讨、改变中,说服社会大众的理念跟理想,扩大社会基础,相信在年底的县市长选战,会选得很好。

对于如此疯狂的表演,唯一的解释就是与扁切割不成的民进党经过“检讨”,确实已经“改变”了自救策略,他们要对扁进行“废物利用”,用扁案作为激化社会矛盾、制造社会混乱的“深水炸弹”,为他们接下来推行“街头抗争”的路线炸出一条通道。这大概就是蔡英文所说的民进党要“说服社会大众的理念跟理想”吧。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马英九一提到要跟这个“在野党”讨论经济问题就会“一头撞到南墙上”了。台湾目前的经济状况怎样人人都清楚。“两岸综合性经济合作协议”对于台湾意味着什么?岛内业者也有了共同的认知。马当局为此可没少伤脑筋。名称由CECA改成了ECFA不说,还提出了“对台湾有急迫性的议题先推出,以循序渐进方式推动”的设想。本周,马当局的经济部门又提出了召开“全球区域经济整合及两岸经济合作展望研讨会”,邀集产、官、学、民代就签署ECFA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的动议;马英九更是亲自向蔡英文发出了面对面沟通ECFA的邀请。但得到的回应是什么?“公投”!“辩论”!“动员群众抗议”!换句话说,马当局想借助与大陆的经济合作提振台湾经济,门都没有!

这时候,人们很容易想到的一句话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在野党”一心只想制造政治乱局,无心“监督”当局拼经济,那马当局又何必非要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呢?再这么空耗下去,对大陆扩大内需的巨大市场翘首以盼的企业界会怎么想?急于摆脱失业阴影的普通民众又会生出怎样的情绪呢?

张伟军夫妻回到北京已经快2个月的时间了,小二口难得享受了一次长假,俩人仿佛又度了一次蜜月,跑到北戴河疗养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张伟军几次向上级提出了申请,要求调动工作与柏丽在一个系统工作,却迟迟得不到答复。背地里张伟军偷偷地向高峰打听过,希望了解领导对此事到底是什么态度,高风每次都是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搞得张伟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天下午,张伟军陪着夫人在商场购物,像个搬运工一样肩背手提着大大小小的口袋,里面装满了柏丽的衣物(女人天生就是花钱动物),直到上了汽车才发现手机竟然有十几个未接来电,一看号码都是高风打来的。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急事如此的着急,张伟军赶紧回来过去。电话里高风没有多说,只是让他立刻与柏丽赶到国家安全局。张伟军看了一眼柏丽说:“是不是调动的事情有眉目了,这下咱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柏丽却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你想到美,我看是有新的任务了。”

柏丽虽然是安全局的特工,但是也很少直接来总部,门口的警卫并不认识她。经过身份核实以后,被告知到5楼的党员活动室报到(国家安全局并没有大牌子,从外面看似乎某地设立在北京的办事处,里面每个办公室也是挂着人事、业务、后勤、财务的牌子,刚进去的人根本不会想到面前一群衣着混乱的人原来都个个肩负着秘密使命。)

上来5楼就看见了党员活动室的牌子,柏丽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喊了一声请进。房间里的坐了5个人,张伟军认识其中的许子峰局长和台湾处的李处长,其余的几个人都不熟悉。柏丽其实比他更糊涂,在座的只有一个张科长她认识,但是看样子张科长坐在最边上,大概在这里属于官职最小的一位了。

许子峰局长看见他们进来了,就开玩笑的说:“你们夫妻可是明星了,现在谁不知道智勇双全的夫妻双英啊,怪不得架子这么大,让我们几个老头等了快半个小时啦。”

柏丽的脸一下就红了,还是张伟军会说话:“还是局长照顾我们,发了这么多的奖金总得花不是,我专门去给您买了一条中南海,我知道您喜欢这口,所以跑了大半个北京城才买来。”鬼才相信他讲的话。

许子峰还是第一次见到柏丽,打量了一眼就说:“这就是柏丽吧,唉,嫁给你这小子,委屈人家了。”

玩笑开过以后大家各自坐下言归正传。由于台湾去年选举以后政权更替国民党重新执政,海峡两岸关系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相续进行了几次秘密会谈,双方达成了一些共识。但是台湾岛内一部分台独分子立场顽固煽动绿营民众利用经济危机做借口,打击马英九政府,引发政治动荡。目前已经严重影响到台湾社会的稳定,有可能导致海峡两岸关系出现倒退。因此,大陆方面决定采取行动;一方面由军情局安排人员进入台湾,采取严厉手段制止打击台独势力,保护台湾社会稳定。另一方面,在美国和日本秘密调查民进党海外资产,想办法彻底断掉绿营资金来源,进一步配合台湾现当局稳固政权。

经过挑选,张伟军被派往台湾岛内执行秘密行动,而柏丽被认为是前往海外进行资产调查的最佳人选。由于这两项任务相互关联,因此将他们二人召集到一起布置。这也是变相通知小二口,他们的蜜月结束了,会议以后各自做相关准备。张伟军跟随着局长走出安全局大门,临出门的时候没有时间与妻子告别了,两人深深的对望一眼,彼此的眼里都充满了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