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神木县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连日来针对神木全民免费医疗的种种争议做出正面回应。


3月初,《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开始实施。两个月后,有媒体报道称“神木7家定点医院人满为患,财政吃紧”,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广泛关注。


有批评者指神木全民免费医疗有“乌托邦”之嫌,且制度设计上存在漏洞,“遭遇公民道德困境”。赞同者则认为,神木是公益医疗的先行者,代表着新医改的方向,切实解决了“看病贵”的积弊难题。


那么,神木到底是“乌托邦”还是公益医疗的先行者?外界的种种质疑在神木当地又引起了怎样的震动?神木全民免费医疗背后的真相是什么?日前,本报记者前往神木一探究竟。


文、图/本报记者 李颖


神木县城没有想象中的繁华,县城最好的宾馆是三星级。这座从2004年左右经济开始腾飞的县城,依靠当地丰富的煤炭资源,在短短5年间一跃成为“陕西第一县”、“全国百强县”第92位。


街上穿梭的众多豪华轿车、跑车,以独特的方式彰显着当地实际的财富实力。记者随机询问一位的士司机,“月收入上万元”。但另一方面,每月挣一两千元的人也并不在少数。贫富差距,事实上也是刺激神木当地决策者实行免费医疗的动力之一。


3月1日,全民免费医疗政策把这座陕北县城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回应病床爆满:“早在预料之中”,已加病床


5月21日,80岁的王秀梅老人躺在神木县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二院”)的病床上,说话困难。前两天,她刚做完手术,医生从她的盆腔里取出了重达6斤4两的大瘤子。


这个瘤子已经在王秀梅的体内呆了四五年之久,却因为“看不起病”,迟迟没有手术。免费医疗政策实施后,原本六七千元的治疗费用,王秀梅本人只需掏四五百元。


神木开始实施免费医疗政策后,一时间看得起病的、看不起病的、拖着没看病的人们,涌向县级定点医院。有媒体报道称:“县级定点医院病床爆满,个别定点医院不得不在走廊里安置病床。”与此同时,许多应该住院的病人在医院里徘徊等待,还有人专门在医院附近租房子看病。而住了院的病人,却因为治疗免费而不想出院。


5月19日,记者到达神木后直奔神木县人民医院,寻找“病床爆满”的迹象。然而,无论是门诊大楼,还是住院部,都没有拥挤的现象,前来办理免费医疗手续的人也并不多。晚上10时,记者在住院大楼里观察发现,还有不少空床。


时过境迁,当时是不是病床爆满?如今只能从人们的只言片语中寻找痕迹。


5月22日,神木县委宣传部部长雷江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3月下旬到4月上旬住院病人达到高峰,同比增加了30%。4月下旬住院人数开始下降,病床紧张的情况正在缓解,7所定点医院共有病床1243张,截至5月20日空125张。”“当时,为了应对医疗高峰,县级7所定点医院均不同程度地增加了病床数量。”神木县卫生局局长白枝堂说。


让雷江声苦恼的是,“现在都是评论,没有谁真正认真地调查过这件事情。3月份第一个月的情况比较复杂,但现在平稳多了。对于病人数会增加,我们之前早就预计到了。”


记者了解到,2月20日,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到县医院调查免费医疗工作进展时确实说过:“3月1日免费医疗工作开始后,可能会在很短时间内出现住院高峰期,相关部门一定要高度负责,积极应对。”


回应财政吃紧:前两月比预期少花了800万元


“外面的人就不相信,陕北、革命老区的一个县城能有这么大的财力做这件事。”神木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根据媒体推算,如果实施全民免费医疗,神木县每年至少要补贴1.5亿元。一时间,神木县财政吃紧、神木财政面临尴尬境地……诸如此类的说法甚嚣尘上。舆论开始指责政府在制度的设计上存在先天不足。


还有人给神木算了一笔账:“医疗公益保障的标准是指医疗保障总费用占GDP的7%~10%,个人支付低于30%,政府和社会高于70%。对于人口近 40万的神木县,依照公益标准,神木年人均医疗费用为68700×7%=4809元,政府承担70%的医疗费,约3360元,全县总医疗经费为3360元 ×40万=13.44亿元。其中,中央、省级政府给个人承担100元/人,全县近40万人,合计4000万元。也就是说,神木财政将要有近13亿元医疗公益保障金。”这个数字被神木当地政府官员斥为“没有科学依据,总不能说神木40万人每个人都生病吧?”


免费医疗的资金来源,其一来自当地城乡居民每人每年20元的个人基金,其二来自中央、省市财政的匹配资金每人合计68元,剩下的全部由神木县财政和社会资金补足。


神木并不担心财政吃紧。“3月份报销医疗费960万元,4月份1270万元,5月份从日报表分析看,比4月份有所下降。3、4月份医疗费少于我们2008年调研做出的预测。”雷江声说,之前预计前两个月报销金额将达到3000万元。


2008年实现人均生产总值6.87万元,已远超“全面小康社会”人均生产总值3000美元的标准;财政总收入达到71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 16.7亿元。“光煤一种资源,我们就有500亿吨的储量,假设一年采挖1亿吨,我们还能挖500年。更何况我们还有油、天然气。”郭宝成以此为例表明信心。


回应政策难以为继:“不实施下去人民不会答应”


姚余珍是个特殊的病人,此前有媒体把他解读为免费医疗导致新的“看病难”的例证。今年50岁的他是一位肝硬化患者,自3月3日起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先后10多次赶到县医院,传染科的床位却始终满员。


神木县医院总工会负责人刘先生告诉记者:“2007年,姚余珍得了肝病。他一直想住院,但根据病情,他还不具备住院的条件。现在,他就住在我们这里,这是因为免费医疗后不到一个月,他的肺部感染,需要住院。”据了解,定点医院每个科室都留着1~2张空病床,以备重病号住院。


在坊间,人们都很支持免费医疗政策本身,却有种种关于操作办法的传闻。“感冒住院的多的是,住院要找关系。”在神木中心卫生院第四门诊,一位病人家属告诉记者。


“任何一个全新的、探索性的政策,都不可避免地会在实施初期出现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一段观察、分析的时间,然后才能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雷江声说。


全面免费医疗政策能否持续下去?所有被采访人都有着相同的回答:“不实行下去,老百姓能答应吗?”


记者了解到,现在想把户籍转入神木,必须要经县长一级会议讨论才有可能得到批准。


神木给“百强县”以压力


免费医疗后,定点医院、非定点医院冰火两重天


一项新政策,从调研到真正实施,其间需要周全考虑的因素太多。为什么是神木?而不是别处?简单的“经济发达”并不能回答这个问题。雷江声告诉记者:“神木经验有推广价值,也是给其他百强县压力。”


比改革前干部报销比例还高


事实上,“全民免费医疗”政策实施前已在神木酝酿多时。为此专门成立的“康复办”,在一年多时间里,走访了130多个医药单位和16个部门以及部分村、镇和企业,做出了政策的运行预测分析。《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及《实施细则》(草案)经反复讨论和多次修改,最终才通过实施办法。


今年3月1日,神木设定住院报销起付线,起付线以下的住院医疗费用由患者自付,起付线以上的费用按规定由县财政买单。而门诊实行医疗卡制度,每人每年可享受100元补贴,门诊医疗卡结余资金可结转使用和继承。此次免费医疗政策中,最大的亮点在于把器官移植等特殊检查费、治疗费和材料费也列入报销范围,每人每年最多可报销30万元。


记者在神木县医院、二院、麟州医院得到的数据显示,病人自付的,一般都是医保目录以外的药品的费用,大多数都在400元的起付线上下浮动。起付线是“门槛”,可以防止“小病大医”,“无病大养”。“人们在看病前就会考虑花这400元值不值。”雷江声说。


此外,受惠人群也扩大到了神木所有参与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员,不再有“干群”、“城乡”之分。“现在老百姓享受到的报销比例,比改革前干部70%的报销比例还要高。大家都是一样的标准。”县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


定点资格并非“一定终身”


作为免费医疗的具体实施者,神木县各医院各有各的考量。多年来的“以药养医”模式是否就此改变?只开医保目录内的药是否会影响医院盈利?对于免费医疗严格限制的“过度医疗”,医院又该如何监管?


此次确定的7家定点医院,都事先经过严格的量化考核。“得分90分以上才能入选。”二院院长王宗学说。考核内容很细,包括医疗设施、医师队伍、病房状况、服务质量等等,最后取排名前7的医院。


神木医疗市场开放较早,民营医院占绝大多数。神木县医院是神木当地唯一一家公立医院,县政府当初投1亿多元盖起了这座现代化医院。据说当时本想用这笔资金建宾馆,“地基都打好了”,但最后还是投给了县医院。县医院是神木人看病的首选,而政府免费医疗政策实施后,这里一度“一号难求”。


作为县上唯一的公立医院,神木县医院参与免费医疗义不容辞。县医院院长马宝玉对记者说:“我们要完成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不考虑盈利。假如真的出现经营困难,政府不可能不管。”


二院是神木第一家转制医院,由原妇幼保健院和中医院合并而成。记者了解到,该院病人比去年增多了,“利润有保障”。“以往病房入住率70%,现在能到90%”,对于定点医院来说,利润率有所下降,但这可以通过病人人数的增多来弥补。以神木镇医院第四门诊为例,3月、4月的就诊量同比增长了50%。


医药费先由患者垫付,出院当天由医院垫资报销,再由医院每月到县里报销。“为防止医院违规,医院垫付的资金先扣10%,审核通过后再返还。单病种费用要是超了,都得算我们的。够出院标准的必须出院,发现过度医疗要罚款。”王宗学说。


记者了解到,神木县在每家定点医院都派驻了稽查员,每天审核。而医院的定点资格也并非“一定终身”,而是动态管理,随时调整。“要是被取消了,病源就少了,而且医院的声誉也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相比较定点医院,县城内为数不多的非定点医院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精煤医院有30张床位、40多位医务人员,在评选定点医院时评分垫底。“我们心服口服,”精煤医院院长牛恋说。


虽然在免费医疗实施前已有心理准备,但现实还是让牛恋大吃一惊:“病人突然就少了,头10天降了五六成,3月份我们赔了10多万元。”医院不得不采取促销手段,开始降低药价。“金嗓子喉宝,进价4.2元,以前我们卖5元,这段时间只卖4.5元。”


“三八妇女节”、“母亲节”等节日,精煤组织为当地女性免费体检,活动从3月份一直持续到4月份。有的患者发现问题后,就留在了精煤治疗。医院门口挂着“天天有免费,处处有优惠”的字样,但依然冷清。


比精煤更小的光仁医院,情况更加不容乐观。“基本上没什么病号了。”院长黄志斌很着急。他打算扩大规模,申请定点医院,“不扩大就没有生存能力了”。


3月1日以前,光仁医院每天有二三十人就诊,收入在3000元左右,现在减少了一大半。“住院的根本没有了,都去定点医院了。病人过来打听,听说不能报销,扭头就走。”


去年,黄志斌也申请了定点医院的资格,“搞了一份材料,但心里明白第一批肯定没戏”。目前,他仍在争取,加入定点医院已经成了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至于能坚持到什么时候,黄志斌心里也没底:“现在还是试行阶段,等了解情况后再说吧。”

本文内容于 2009-5-27 16:19:42 被绿色冲击波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