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长恨歌[转贴]

BIWV 收藏 2 247
导读: [size=16]长恨歌 长恨复长歌,长歌哀中国!   开国一甲子,时世竟如何?   于今相逢不敢言,钳口摇头惟浩叹:   是行亦难、居亦难,生亦难,死亦难。   何谓行亦难,君不见杭州谭卓血未干?   江南多少纨绔子,香车宝马何翩翩。   春夜华灯通衢上,三骑绝尘轻若烟。   可怜何辜行路人,血溅百步湿青衫!   恶少联翩下骏骑,谈笑喧哗不为意。   黑衣贵妇有所恃,软语款款通消息。   交警但曰七十码,又曰横过双黄寻常事。   媒体争修不语禅,弗论街谈与巷议。

长恨歌


长恨复长歌,长歌哀中国!

开国一甲子,时世竟如何?

于今相逢不敢言,钳口摇头惟浩叹:

是行亦难、居亦难,生亦难,死亦难。

何谓行亦难,君不见杭州谭卓血未干?

江南多少纨绔子,香车宝马何翩翩。

春夜华灯通衢上,三骑绝尘轻若烟。

可怜何辜行路人,血溅百步湿青衫!

恶少联翩下骏骑,谈笑喧哗不为意。

黑衣贵妇有所恃,软语款款通消息。

交警但曰七十码,又曰横过双黄寻常事。

媒体争修不语禅,弗论街谈与巷议。

街谈巷议民之意,悠悠之口岂可避?

无人不道谭卓冤,相率长街为公祭。

白发人送黑发人,婵娟恸哭同窗泣。

怆然遥望文二路,烛火连天哭动地。

昔年蜀道行路难,今朝通衢行犹艰。

何人一生不行路?何处行路得平安?

行路难!行路难!拊膺但为君长叹!

何谓居亦难,君不见神州处处动拆迁。

家园一旦遭倾圮,恶徒横暴蜂拥至。

辽东壮士拔刀起,冲冠一怒救妻子。

保安刀下作亡魂,锒铛入狱去年事。

张剑余波未及平,又见惊天血案出醴陵!

官商勾连强征地,流氓打手自横行。

村民告官官不应,袖手旁观如入定。

民匪相交干戈起,一死八伤血凝碧。

眼见事态非寻常,大吏无踪小吏避。

一声春雷人怒吼,千人衙外抬尸走。

但有生路谁不走?自古民不与官斗。

焚尸灭迹缉“匪首”,瞒天过海塞民口。

君知否?君知否?房地产商血满手。

生民流落家何在,有人食俸居高楼!

何谓生亦难,君不见女儿忍辱含泪告苍天?

邓家娇女年三七,湖北巴东为女侍。

三吏相携来施施,闭门欲为不良事。

未得遂其淫亵意,批颊竟用人民币。

吏恃侍女多可欺,生扭强拉将非礼。

贞侠岂是寻常比?寒光一闪霜刃利。

手刃一人伤一人,拂衣出门投案去。

人外有人山外山,习水丽水两处官。

一从嘉祥狂言后,至今犹把“屁民”传。

谁家有女谁不怜?春风豆蔻正华年。

髫龄稚齿横遭祸,却道“嫖宿”非强奸!

男儿家园不得护,女子清白任玷污。

遂令天下父母心,生男生女两踌躇。

焚香顶礼告父祖,我祖上何来如此失德处?

分明天真小儿女,岂可将“男盗女娼”污名负!

何谓死亦难,君不见边北吉林千人病缠绵?

昔日松花江中水,今朝化纤厂外烟。

世间毒物何堪比,谈笑杀人无形间!

报人不语官不言,流毒肆虐二十天。

更有环保局长推诿语:惟有一氧化碳可检验。

草民贱命轻如蚁,官场面皮大如天。

生亦难,死亦难,死生辗转一线间。

山西矿难杭州路,河北三鹿聚氰胺。

梦中冤魂常对语,依稀血泪总斑斑。

行住难,生死难,哀塞北,哀江南,哀万方多难,哀生民多艰!

昭昭日月,下临吾土。巍巍赤县,上有苍天。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