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孩忆苦思甜录

suddylly 收藏 23 32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时候我是在北方农村长大,吃着苞米面条、和着莜麦炒面粥。80年代的农村,细粮基本罕见,所以五谷杂粮是家常便饭。那时候我有一个梦想,就是长大了永远不要吃粗劣劣的棒汊粥、永远不要吃小米饭。

但是,小孩子又总是矛盾的,在各种粗粮里,唯独是莜麦炒面粥以及莜面炒面做的猫耳朵,我是百吃不厌。

童年里的莜麦炒面粥,是我绝大部分时间的晚餐主食:简单,易操作。把熟莜面放在开水里,或者搅拌成糊糊,或者用水拌好,然后自己捏成小猪小鸭子,再吃掉。

而奶奶做的莜面猫耳朵,每个都像小蚕蛹,微黑的,圆圆的,有着猫耳纹一样的小波纹,下在葱花做成的汤锅里,随着开水打着滚儿。吃的时候奶奶用笊篱把他们捞上来,给我单独浇些臊子,于是我便边吃边美美地幻想:将来,就嫁一个会种莜麦的男人,每天都给他做不同口味的猫耳朵。

后来,离了家,上了高中,十年寒窗,一路走到上海,读完大学,到北京参加了工作。

而自高中开始,吃细粮的日子渐渐多起来,莜面和小米饭,以及棒汊粥等等,就渐渐成了回忆,在回忆里慢慢地又数换成一份情结——关于童年的,关于乡土的。

有时候下了夜班,走在北京灯火阑珊的街道上,突然我就会想找一家粗粮馆,去要一碗莜面猫耳朵。

我不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粗粮馆,那里装饰得灯火辉煌,我坐在雅致的座位上,服务员会端上上好的茶水,过了一刻钟猫耳朵上来——才发现这分明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微黑的童年的猫耳朵,若这真的是莜面的,那么,这耳朵也一定是成立的波斯猫的猫耳朵!

吃一口,唉,臊子的油放的太重,而碗里点缀的东西太多,猫耳朵又太少了些!!!

怅然离开,万家灯火里遍寻不着自己的乡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后来也不记得是哪一日了,身边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兴起了吃燕麦粥、喝起了燕麦谷动。一个一向以通晓美食最会养生的女子善意向我推荐:姐姐,多吃些燕麦食品吧,这可是人家欧洲人千百年来最推崇的养生食品呢,降血压,调血脂、美容减肥…….我拿过她手中的燕麦饮料,看了那包装突然就笑了:呵呵,原来,我小时候钟爱的莜麦,其实在大城市是这等时尚的名字:燕麦。这所谓的燕麦粥以及燕麦饮料,可不就是我童年里,那一碗一碗百吃不厌的炒面粥么???

瞬间感慨万千——我没有想到,我一直觉得是辛苦的童年生活,原来竟这样营养而小资,放眼超市里,有品位的人、会生活的人、懂得保养的女人,大多数不都爱上了粗粮生活:吃粗粮,穿布衣,这已经是无声的但是却渐成趋势的风尚了。


而后的某天,下了班去超市按图索骥,买回两瓶燕麦口味的维维谷动和两代燕麦麦片,第二天早晨早早起来,把瓶子里的饮料在微波炉里热好,然后倒在薄薄的白瓷碗里,献宝一样捧给老公,老公惊奇地问:我的百变厨娘?这又是什么美食呀?

我莞尔:亲爱,这是你媳妇—— 一个80后村姑的小资童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非本人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