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牌无照上路撞伤行人 伤者家属质疑“同等责任”

剑啸西方 收藏 1 379
导读:   本报讯(记者 李向华 赵国宇)“无牌无照根本就不能上路,我们怎么能和他负同等责任?”一名在新乡永定线骑自行车赶路的老人,被一辆无证驾驶的无号牌三轮农用车撞成重伤后,被延津县公安局交警部门以老人不按规定过机动车道为由,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交警部门的这纸认定,至今让老人家属无法接受。   骑自行车被撞成重伤   2008年12月15日9时许,延津县丰庄镇南皮村村民高元勋无证驾驶无号牌的三轮农用车,沿新乡永定线由南向北行至93km+400m处时,与骑自行车同向行驶的该镇绳屯村村民赵本廷发生



本报讯(记者 李向华 赵国宇)“无牌无照根本就不能上路,我们怎么能和他负同等责任?”一名在新乡永定线骑自行车赶路的老人,被一辆无证驾驶的无号牌三轮农用车撞成重伤后,被延津县公安局交警部门以老人不按规定过机动车道为由,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交警部门的这纸认定,至今让老人家属无法接受。


骑自行车被撞成重伤


2008年12月15日9时许,延津县丰庄镇南皮村村民高元勋无证驾驶无号牌的三轮农用车,沿新乡永定线由南向北行至93km+400m处时,与骑自行车同向行驶的该镇绳屯村村民赵本廷发生碰撞。


赵本廷的家人苗建勋赶到现场时,发现道路右侧有大量鲜血,56岁的赵本廷已经昏迷。“从现场看,自行车被挂着滑行了十几米,后倒在路中间,此时赵本廷和他的车还在路的右边。这些当时赶到现场的交警也有记录。”苗建勋说。


赵本廷随即被送往医院,医生发现其身上多处骨折,头骨也已碎裂。昨日,赵本廷的哥哥赵本财说:“我弟弟头骨掉了几块,头上几处都是软的。”


然而,让赵本廷家人感到意外的是,今年1月20日,延津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下达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高元勋与赵本廷负同等责任。


在该认定书上,交警部门认定,高元勋未取得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未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赵本廷驾驶非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未下车推行,未确定安全后直行通过,根据规定,双方负同等责任。


“同等责任”遭质疑


“我们有3名证人证明赵本廷当时并没有转弯,交警怎么能在一个月以后下了个因为赵本廷转弯不规范而要负同等责任的认定?再说,无证驾驶在我们这儿不出事儿还要被拘留15天,高元勋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是被拘留了5天,这让我们怎么能接受?”赵本财说。


5月15日,记者来到延津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见到了一直参与处理此事的副大队长何保国。何称:“我们赶到现场后,看到机动三轮车是侧翻的,后找到赵本廷的老婆,她称赵本廷早上出门说是要去垃圾回收场,而事故就发生在垃圾回收场不远,我们最终认定是赵本廷在拐弯去垃圾回收场时不注意被撞上的。”


对高元勋仅拘留5天的情况,何保国称他们当时向延津县公安局报的是20天,但为什么只批了5天他不知道。“按道理不应该这么短时间。”何说。“如果认定高元勋负主要责任,他将犯交通肇事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案件如果有问题检察院还会追究我们的责任。”何保国说,“对此我们是很慎重的。”


而对此赵本财则完全无法接受:“交警部门怎么可以通过不在场者认定受害当事人当时是在转弯?难道因为会追究刑事责任就可以这样搞平衡吗?”


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苏丰昌认为:“在司法实践中,事故认定书会很大程度影响到法院的判决。将事故责任与赔偿责任分开,不代表对交通事故认定可以随意而为。一份公道的、负责任的事故认定书,能节约可贵的行政、司法资源,更有利于顺利解决纠纷,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