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终结者 正文 第一章:惊变 (1)

卷心菜中尉 收藏 5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size][/URL] 当末日审判来临之时,我们却一无所知。 “呼!怎么又断了?”吴涛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又开始拨弄电信安装宽带时免费赠送的路由器。作为一名待业在家的社会人士,吴涛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 现年27岁的他,身高一米七八,有着南方人纤细的外表让他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上很多。在周围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


当末日审判来临之时,我们却一无所知。


“呼!怎么又断了?”吴涛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又开始拨弄电信安装宽带时免费赠送的路由器。作为一名待业在家的社会人士,吴涛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


现年27岁的他,身高一米七八,有着南方人纤细的外表让他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上很多。在周围邻居表面上看起来的阳光型大男孩实际上确是个货真价实的喜欢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在网上玩游戏,看小说的地地道道的网络沉迷者。


最近几天他家的网络不是网速延迟的吓人,就是时不时的断网,最让吴涛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他打电话向电信服务部门投诉时,却得到了我们这显示一切正常的回答。在吴涛千求万求之下,总算是来了位电信的修理师傅。上上下下搞了一通之后,表示没有问题,然后就以怀疑的目光和口气开始质疑某人的电脑本身的质量问题。


在我们回去之后再检查一下的敷衍话之后,吴涛恶狠狠的在结束了维修之后的系统电话询问您对我们的工作满意程度上大大的按了个四。(我们这边是四是很不满意)

也不知道是那位维修师傅的技术过硬,还是吴涛的人品爆发,在过了几分钟之后电脑屏幕的桌面右下角开始显示宽带连接成功的标识。大喜之下的吴涛正准备开打某网络知名游戏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虽然有点扫兴的感觉,但是吴涛一看号码,立刻抓起来接道。


“吴涛,你小子没有死啊?”手机的一头传来死党赵凯嫖侃的声音。


“什么话啊,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吗?”吴涛不满的撇撇嘴回道。


“这不是玩笑嘛。”知道自己有些过的赵凯低头认了个错。又换了认真的口气问道“说真的,上次回去你身体没问题吧?”


赵凯话里说的上次是前几天作为药剂师的他介绍自己的死党吴涛参加了一个A国生物医药公司在本国的一个私下里秘密搞的人体临床实验。通过健康人试服一种新型的扩张心血管胶囊来检查人体对此类新药的排斥性。


如今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很多大的国外医药公司都希望能够规避本国的高风险的医药类实体实验,通常将这些药物实验放在检察力度比较薄弱的发展中国家。混乱的管理和没有规范的控制,往往受试者只要一份比较详细的体检报告和签署一份免责和补偿声明就可以绕过《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同《伦理委员会》这些国家机构和条例。


相对于受试者,只要喝上一小瓶药剂,打上几针,服用几粒胶囊之后回答几个问题,然后签个名就能拿到普通人一个月,可能还要多的现金时,在如今经济危机日益加巨的环境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象飞蛾扑火一样的投身到这个行业来。


“我回来以后就天天肚子疼。”吴涛想到刚刚对方的玩笑,假意说道。


“真的!?”越是对自己工作了解的人往往就越容易钻牛角尖,赵凯也当然不能例外。“你马上来我这,我帮你检查一下。不不不,我马上去你家。”


“没有,玩笑呢。我身体正常的很。”听出自己死党声音里的那种关切和焦虑,吴涛心中一暖,自从自己父母车祸死后,独自一个人生活的他也只有从朋友那里得到些这样的温暖。而自从父母死后,被这一消息击倒的自己,也蜷缩进了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再也无法象正常人那样过普通的生活了。只靠那些抚恤金和父母留下的财产在这个物欲的社会里是没有办法生存的。自己也知道要不是赵凯的帮忙,自己肯定是不会被选中的。


“我,我,好,你小子狠!”手机里传来了赵凯被气的结结巴巴声音。


“对不起,兄弟。”吴涛轻声说道。


手机里沉默了好一会,传来赵凯释然的声音。“算了,你小子自己注意身体,要是没有事,到下个星期三,你回那再去检测次,人家要看有没有异常反应。”


“行,下星期三知道了,我会去的。”吴涛应道。


“恩,那就这样吧,有事联系我,BYE。”手机里传来了赵凯准备结束谈话的声音。

“恩,再见。”结束了通话的吴涛,随手把手机扔到一边,一个翻身躺到了床上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了继续上网的心情。




下午温和的阳光从窗外照到吴涛的床上,吴涛用手遮挡着自己脸上的阳光,从手指的缝隙里看着窗外斑斓的世界,心里却想着冰箱里也许没有吃的事情。也许自己真该出去呼吸下新鲜的空气顺带买些吃的东西。吴涛这样想到,于是他在床上弹身而起,穿好外套走出了家门。


吴涛生活的S市是新兴的江南城市中的一颗明珠。这座有着二千多年浓厚的文化底蕴的城市,得益于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S市以日新月异的建设速度和经济增长率成为南方城市中的魁首。就算在现今的经济危机的大前提下,S市依旧显示了勃勃的生机。不过这些对于吴涛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自从父母车祸之后,吴涛在潜意识中一直在排坼周围环境的改变,因为吴涛认为这样的改变会让自己忘记过去,忘记曾经同父母一起的生活。


“小涛啊,对,就这样多出来走走。”一个正在和中年妇女拉家常的满头白发的老大妈带着老年人特有的宽慰的笑容说道“一个人闷在家里不好。”


刚刚走出巷子的吴涛就碰到街道的居委会的大妈,虽然吴涛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对方那种善意的关怀也让他笑着点头回应着。


看着吴涛渐去的背影,下班的中年妇女好奇的问道“小伙子那家的?”


“后面老吴家的。前几个月家里两大人出事了,只留下个小的,怪可怜的。”老大妈叹了口气回答道。


吴涛要去的超市离家不远,只隔着一条马路。依稀记得童年时代那里还是一个战备时代建设的人防地下工事,但和C国历史上搞过的很多次运动一样,那热火朝天战备运动最终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在这个人防地下工事建成之后不久便为人们所遗忘了。

倒是那黑洞洞的景象曾令吴涛和附近的玩伴们一直幻想着里面藏有宝藏,甚至还组织过一次“勇敢”的探险活动。但是那次探险最终却只让惊慌寻找他们的家长们给幼小的吴涛的屁股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现在曾经阴森恐怖的地下钢筋水泥甬道早已成为了灯火辉煌的地下超市,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由于方便这里还是成为了周遍居民首选的购物场所。但是今天、这个并非休假的工作日里,这里超市里的人也未免太多了吧。


比较起那些购物车里塞满了大包小包的食品、饮料和日用品拥挤超市收银台的人们,吴涛老实的选择了最合适自己的东西。但是偏偏自己日常赖以果腹的方便面品牌货架上此刻竟空空如也。“难道又要涨价了?”这种情况只有在几年前的“方便面调价”风波所引发的抢购潮中出现过。面对着只剩下标价牌的货架,吴涛不得不转身寻找超市的导购员。


“有什么办法?采购部的自动补货系统‘当’掉了。这几天来所有的卖掉货品都无法及时补充,零售这边还算好的了,大宗商品部那边都已经唱‘空城计’几天了。”手里拿着纸币的导购员忙碌在挨个货架清点剩余的和已经售空的货品名录,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吴涛询问。


迫不得已吴涛只能转去包了一箱自己一直厌恶的另一个牌子的方便面,由于口味恶劣,所以这个长期以来都卖不动的牌子还有不少的存货。在拿了两扎矿泉水和一些速冻饺子的吴涛便排在着悠长的队伍最后,慢慢向着收银柜台的方向挪动。


“这位先生!”随着一声生涩的呼唤,吴涛转过头去。一个身着着这家超市制服的女孩正微笑着走到他的身旁,“请您和后面的几位先生到这边来排队吧?”女孩有些腼腆的招了招手,领着吴涛和他身后的几位顾客走向了一条正处于关闭状态的结帐通道。拿起了“本柜台停止营业”的牌子和锁在入口处的锁链之后,女孩将垂肩的长发扎起,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堆本不应该出现在收银台上的东西:计算器、记帐本、零钱箱、手工发票本以及那厚厚的商品名录和价目表。


“不好意思,超市的自动结帐系统坏掉了。我们现在只能临时采用手工的方式为您结帐,为您带来的不便请谅解。”虽然知道这不过是超市早已要每位员工都背熟的台词,但是看着女孩甜美的笑容,吴涛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着头说:“没事!没事。”


“这是他妈的什么超市连卡都不能刷……。”而在相邻的一个结帐通道却传来一个粗壮的男子大声咆哮的声音。


“对了,银行联网系统这也几天也有问题,所以……。”刚刚把吴涛所购买的东西放到收银台上,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紧张的说道。


“没有关系……我也没有信用卡,我付现金。”吴涛点了点头宽容的说道。


“是吗?!不过还是谢谢了,这几天我都因为信用卡的事情被投诉了好几次了。”女孩充满稚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相信的神情。是啊,在这个网络技术越来越发达的时代,象吴涛这样还没有信用卡的人或许已经从过去的绝大多数成为了珍惜动物。因此吴涛的坦白更容易被理解成一个善意的玩笑和调侃。


没有条形码和扫描自动结算系统的帮助,超市结算的效率无疑大大降低。每一件商品都要先在厚厚的商品名录上查找出单价,在一一手工累计计算。虽然吴涛的东西不多,但是女孩还是手忙脚乱的搞了好一阵子,惹得后面排队的几个家庭主妇从最初的小声抱怨发展为公开的叫骂。


“人家还是实习生,你们几个回去也就是煮饭、洗衣服、带孩子,要么就追着看那些无聊的韩剧。吵什么!”注意到女孩垂的越来越低的头那胸前上写着“林纾如,实习生”字样的的卡片,吴涛忍不住对着后面的几个恶毒的长舌妇高声喝道。


“谢谢!一共是45元零六毛……。”在被吴涛镇住的几个家庭主妇保持安静的情况下,林湘如终于的将手写发票开好,递到了吴涛的手边。


“不客气……。”迎着对方充满感激的目光,吴涛有些不好意思的付了钱,自己搬起自己所选购的商品走出这件依旧充满着喧嚣和混乱的超市。慢悠悠走在回去的街道上。正当他有些抱怨自己一次性买的太多的时候,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从自己左侧由远而近的高速传来—那是高速运转的汽车轮胎在强力制动系统下的悲鸣。不等吴涛反应过来,他的左肋已经第一时间承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撞击力。


“啊……”强大冲击瞬间将吴涛瘦弱的身体带离了地面,连同那些刚刚购买的商品一起重重的推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