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开支持印度挑衅中国!向中国亮底牌 ZT

shan..lin 收藏 0 224
导读:自从美国陷入经济危机以后,世界都在关注着美国的走向和美国未来的地位问题,尤其是中国一些网民和热衷于中美对决的年轻人很自然地认为,美国已经在走下坡路,中美共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以后我将分专题就中美关系及涉及中美双方的相关领域话题谈谈个人看法。 1、美国的战略收缩与战略进攻。 2、中美共治的不可能性与中美交锋的尖锐性。 3、美国的包围圈分析。 4、中国的敌人和朋友。 5、中国对东盟的理解和策略。 6、上合组织的空洞化及最后的肢解。 7、如何面对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从美国陷入经济危机以后,世界都在关注着美国的走向和美国未来的地位问题,尤其是中国一些网民和热衷于中美对决的年轻人很自然地认为,美国已经在走下坡路,中美共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以后我将分专题就中美关系及涉及中美双方的相关领域话题谈谈个人看法。


1、美国的战略收缩与战略进攻。


2、中美共治的不可能性与中美交锋的尖锐性。


3、美国的包围圈分析。


4、中国的敌人和朋友。


5、中国对东盟的理解和策略。


6、上合组织的空洞化及最后的肢解。


7、如何面对朝日韩三个亦敌亦友的邻居?


8、南亚的布局与未来的冲突。


9、中欧关系的前景与障碍。


10、中国面临战争的可选择性与不可选择性。


今天,我想谈第一个话题:美国的战略收缩与战略进攻。


自从奥马马上台以后,世界突然变得十分平静,美国的棱角好象也突然被磨平了,该冲突的地方不冲突,想看到的战争它不打,过去美国的传统敌人也在悄悄变得温和低调,美国的盛气凌人的架热也变得相当的收敛,种种迹象说明什么呢?


是不是美国不想当世界霸主了呢?是不是美国真的要搞什么“中美共治”或者“多极世界”呢?显然不是,美国的文化和美国现实的综合国力不允许任何总统放弃世界领袖的地位,美国选民不会让一个抛弃领导权的总统坐在台上,他们只能要求总统用不同的方式来领导世界,用尽可能多的国家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发号施令,避免树敌过多反伤美国自身利益,这就是奥巴政府为什么会对外交战略作出深度调整的原因。


一、美国为什么要战略收缩?


美国自从二战以后,实际上一直都是在采取进攻性策略,无论是在冷战时代还是在冷战结束,进攻、进攻一直是美国的优先战略考量,任何国家要么选择同他修好成为朋友,要么就被当作敌人受到打压甚至是制裁,很少有中间地带,这在一定程度上耗散了美国大量的物质资源和形象资源,随着世界各国人民在“人类如何共同主导世界”这个主题认识上的觉醒,物质打压和精神打压都越来越受到空前的抵抗,世界各国“个性化”的领导人相继续走上台面,没有经历过战争年代的战后领导人相继统治着世界每一个角落,没有人愿意用心倾听美国的进攻思维


即便是弹丸小国也纷纷开始与美国叫板,武力战争的恫吓作用相对弱化了,软实力统治越来越重要了,美国的智囊们不得不开始着手为下一个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准备一整套新的治世方略,当然,北约的存在和扩大化还为美国战略收缩保留了在收缩地区相当强的军事进攻选择性。


二、美国计划收缩的战场在哪些地方?


美国的战略收缩决不是全方位收缩,一定是要选择性地收缩,那么它会在哪位战场进行收缩呢?


美国可以收缩的战场主要有:中东地区、美洲地区、所谓的邪恶轴心国、俄罗斯。


首先谈俄罗斯,美国对俄罗斯的收缩是一种选择性收缩,是一种带有进攻性的收缩,进攻的执行者由北约来完成,美国并不选择单独与俄罗斯对碰,原因并不在于俄罗斯有多强,足以让美国恐惧两败俱伤,美国其实对俄罗斯早已经不担心两败俱伤了,俄罗斯的综合国力已经不具备单方面与美国全方位抗衡了,唯独保留的杀手锏就是“核威慑”,那么美国根据对俄罗斯的判断就采取“军事上不直接碰撞、国际战略对其进行藐视”的策略,这是一个十分见效的外交策略,对于俄罗斯这样一个曾经的帝国来说,被藐视实际上就是一种侮辱,就是一种痛在下身的难受,是一种难言之痛,主动去挑衅美国不符合自身利益,不去挑衅则有被边缘化的危险,无论谁当俄罗斯的领导人,都不得不面对美国对它的选择性抛弃。


美洲地区是美国选择更为友好政策的重点所在,除了古巴、委内瑞拉与美国相对较为对抗之外,其国家对美国的敌视并非是传统性敌视关系,有很多国家都是在执政党的轮换过程中出现的党派观念不同引起的对立,这些对立都没有在各自的国民心中产生仇恨情绪,也没有利益上的完全分割,处理起来相对容易得多,所有与美国产生对立情绪的美洲国家中没有一个受到第三方势力的强大支持,俄罗斯现在不敢也没有能力从中作梗


偶尔的小打小闹不足以改变格局;中国更是不敢惹火烧身,“捡点小利就抽身走开”是中国的不得已选择,目前没有任何能力敢在美国的势力圈插旗子;欧洲就更不用说了,传统的美国盟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表现出要在美国背后捅一刀的迹象。所以综合起来看,我认为:奥巴马会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将美洲地区打造成一个与美国和谐共处的地区,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从政治角度来看,对美国都是十分必要和十分有益的。


中东地区:这个地区一向都是美国难以抽身的地方,不是自身被卷入战争,就是自己主导战争,要么就是为战争买单,有人认为美国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石油,美国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以色列的犹太人,有没有道理呢?


当然有理,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也不会做,中国也不例外,但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远不止石油和以色列,从事情的本源来看,美国与中东地区最大的分歧在于文化信仰的差别,美国几十年来在这个地区的拼命和坚守,已经把最大的文化隔阂得到了很好的弥合与相融,美国获利最大的不是石油和以色列,而是对中东地区的“民主改造”,不管我们承不承认,美国已经基本上达到了阶段性目标,也许有人说那些君主制国和政教混合的国家取得了什么民主?


还不如中国,我们不能这样简单认识问题,我们要看到中东地区很多国家已经非常接近民主国家的边缘,已经有很浓、很清晰的民主国家的影子,不要低估女性戴着头巾的国家的现代观念和民主观念,他们的社会大环境已经接近被美国“和平演变”(以前只用在中国人身上),所以,抛开表面的物质利益看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成功,不能不佩服美国外交政策的坚定性及成功性,现在,美国不可避免地要调整与伊朗的关系,打压将不是奥巴马的首选,一个阶段性保持和平的中东最符合美国未来十年的利益,巴以和平进程也将会未来十年看到比过去五十年更多的成果。美国将会在保持成果的前提下大幅降低对中东地区的关注和投入,这个地区很可能不再成为美国的热点地区。


所谓的邪恶轴心国,布什提出的邪恶轴心国为朝鲜、伊朗、伊拉克、苏丹、叙利亚、利比亚、古巴、阿富汗、索马里和缅甸十个国家。


其中部分国家早已经从名单中删除掉,部分国家在小布什时代还保留着,但这份名单并不是什么国际共识,只不过是美国单方面的一个外交大棒罢了,即使在美国内部,它也不是一个要求每任总统都必须执行的强制性法律,奥巴马并没有完全遵照小布什执行的义务,除了朝鲜等少数国家可能会继续同奥巴马打情骂俏之外,大部分国家都将无法进入“奥氏外交体系”的主要名单。


三、美国的战略进攻将如何部署?


奥巴马上台以后,看起来四平八稳,无论内政还是外交都没有给出非常清晰明确的轮廓,整个世界都被“经济危机”和“流感危机”蒙住了眼睛,美国暂时地被淡忘是一件对美国最好不过的事情,在平静之中,美国人被世界的诅咒会慢慢减退,在平静中,美国会集中精力做好规划,在大家都忙于克服各种危机找对策之时,美国其实在为未来的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做部署,他们在部署战略收缩的同时,也在部署战略进攻的方向及策略。


美国未来的战略进攻重点:亚太地区,重点中的重点是中国。为什么美国会选择中国作为未来的战略重点,这与中美共治是两回事(后面专题论述),中国不是现在才被世界选择为大国的,中国的战略影响力在毛泽东时代就是深远的,尤其是政治影响力从来都没有被低估过,只不过以前相对封闭的市场环境导致经济层面的对立较少,没有在经济领域展开撕杀,不管是何种体制,不管是谁当权,超过13亿人口、超过五千年历史的中国永远都是世界的主导力量之一,当今和未来都不例外。美国的选择是现实之举,也是必须之举。


美国亚太战略的部署阶段:第一阶段(2009至2011年初),机构调整、人员重构和对策制定。这个阶段大约需要二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阶段是美国大量“造牌”的阶段,绝对大多数的亚太牌都是针对中国的牌,本阶段美国不会大量出牌,顶多只打一些试探牌和外围牌,不是进攻牌。


第二阶段(2011年至2012年)为压制性出牌,这个阶段的牌大多集中在经济牌和领土牌,这个时期是奥巴马的第一任下半周期,是必须向美国人交成绩单的时期,这个时期美国必须密集地向中国出牌,联合亚太盟友公开支持印度挑衅中国,并且将南亚地区复杂化。


第三阶段(2013至2017年)奥巴马连任或者其它美国民主党总统,这个阶段为中美两国的战略对决阶段,如果奥巴马获得连任,朝鲜与美国的关系将在第一任有效改善的情况下,实现关系正常化,朝鲜将在未来十年之内有可能同中国走向对立面,巴基斯坦不再是中国的铁杆(中国两边倒的策略将失去巴方的坚定支持),美国直接或间接与中国决战的可能性非常之大,2013至2017年是中国非常危险的几年,这一阶段美国将打出手中最绝妙的牌,“战争遏制”是未来美国的必选项之一。战争的形式并不一定是美军直接与解放军碰撞,美国将用“东海战场”、“南海战场”、“黄海战场”、“印度战场”四面合一的方式夹击中国,他们如何组织这些战场围剿战将在以后分开讨论。


无论美国怎么部署,归根结底离不开一点:围绕中国部署。


针对美国的“造牌”“出牌”和“摊牌”的部署,中国必须要有清醒地认识,不要把自己放在与美国共治世界的地位来看待未来的形势,不要把自己看作是与美国共存共荣的利益悠关方,中国必须也要有“造牌”“出牌”“应牌”“摊牌”的准备,如果以为可以通过与美国和谐相处进而改变世界的想法,那可能是与二十一世纪的美国雄心是相违背的,也可能与中国周边国家的如意算盘接不上轨,一个“由相对平静向相对动乱的转变”将是二十一世纪前三十年的主旋律,想逃避是不可能的事。提前规划才是上上之策。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