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百荷 正文 引子

yjsk989 收藏 9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size][/URL] 哗啦一声!溢出臼壁的水如倾泻压抑的暴雨从高处飞奔而下!哗 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被淋者身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将一蓬极乱的,极枯的白霜银丝固定下来! 一双不听使唤的手僵硬的伸向臼壁下的竹插门上!她的确用了很大力,可是却打不开那插门!悲抑的抽泣声划破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


哗啦一声!溢出臼壁的水如倾泻压抑的暴雨从高处飞奔而下!哗

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被淋者身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将一蓬极乱的,极枯的白霜银丝固定下来!

一双不听使唤的手僵硬的伸向臼壁下的竹插门上!她的确用了很大力,可是却打不开那插门!悲抑的抽泣声划破了黎明的寂静!

松柏果子的香味很快使入禅者进入佳境!在努力努力太月神功就进入了第九重!大凡需要练这种高深武功的必须集中,必须安静,所以他三更就来到此处不想在大功垂成之际, 还是遇到麻烦!

一股无名的极度烁热的火苗涌遍全身!他反应极快,碧灵丹9颗一下喉管!而旁边的侍卫用刀尖闪电动作封住了他的三十六道大穴。

待火毒化为无形后,穴道也应刃而解! 忍不住的他觅音来到了哭声处!

在来得路上,他已经掌劈了三株树,脚踢了七块石!但他的怒火却是有增无减!他恨极了发出哭声的人是她!是她!让自己功亏一旦!

就在他有九成功力的铁掌刚要到达那人背上时他的功力已化为无形!他很难下手,这是一个老人,一个象极了妈妈的老年妇女!他的心一下子飞回到了北国:。。。。。。!

妈妈-妈妈!*@hy.cnwriter.com.cn 只

俊儿!

老妈妈回过头来,扑了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呀!你呀!突然间手拧,嘴咬,指掐!

他被打蒙了!

你这个挨千刀的,为何不死到外边!如今玩够了,跑回来作甚!

说罢号啕大哭!

朝阳透过树隙他享受难得的温暖!

“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了一场!

许久!

“对不起,老妈妈!我把您当成我的母亲了!他和您一般年纪。。。。。!

老妇人慢慢看清了!

”年青人,我一把年纪了!”老妇人冷冷的说道!说着仰天叹了一口气!

年轻人抱歉的回到住处那了自己的早点递给老妇人!“老妈妈,早晨露水寒当心,乘热喝口热茶。吃块点心暖暖胃吧!”

“我儿子要是回来也和你一般大了!”说着用了茶点!

她一步一蹒跚,走向石臼,伸手去拔臼壁上的竹插门!

“ 老妈妈,自从我见到您的那一天起,您就在做这同一件事,为何!”

“我不小心,把儿子丢了!五年前有人在塞外见到我儿子,说等到无忧湖水上涨到七成时他就回来了,他爹算了一下数这玉臼滴水九万九千九百九十滴水滴!看小伙子,我已经数了九万九千滴还差九百九十九滴!”那年轻人果然看到石壁上刻的数字!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轻到重,疾奔过来!一中年人单腿跪地:“老爷病重,小大姐请您速回!”不一会,竟跪了七八个!

一阵幽怨的长叹:“这老憋娃子和小憋娃子咋都不让人省心!总有一天,撑不下去,我就去当尼姑,看您们如何办!”

临出发之际他朝刚才那年轻人施了一个万福“:小伙子,你大叔身体欠安·我的回去一下子!”说着脚步并未挪动,眼巴巴的看着那年轻人!

那年轻人再次被震撼了!点点头!那老妇人感激万分,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这下年轻人再也无法推辞了!

他搀起老妈妈“:我答应您,无论何种情况,我都会坚持到底!”

老妇人千恩万谢上了马车。鞠偻的身子一步一回头,满面慈祥,眼角含笑,好象在说:“小伙子,拜托您哪!”

这事应起来容易,答应起来难!不仅不能正点吃饭,而且要一眼不眨的盯着桶竹和石臼中!

重和元年的冬天,无忧湖边除白杨,杂草以外其余皆展翠摆碧!临近冬至这天,无忧湖开始了焰火晚会的准备工作!

下午,久负盛名的牛家五雄中的三杰和洋州知州曹建中大人便赶赴现场----位于湖心的新扎的看景台上!他们的旁边坐着喜气洋洋的各国领事和通商的使节,他们将在子时和汉人们一起过冬至---吃饺子!听说厨师们均来自西府,又是无忧山庄庄主曹建中无偿供给:很多人扶老携幼来到无忧湖边!

夕阳斜下,湖面波光粼粼,余辉洒在树叶上,使她格外娇嫩!

就在人们陶醉在即将离逝的温暖时!庄园正方的门突然开了!

看台上的,附近的人都大惊失色·因为曹建中正在看台上!

有见识的人都清楚,官宦家的正门通常给有身份的人开!大门无缘无故打开,难道是晚会精心安排的开场白!

众人纷纷议长道短!

门口站者数人,均着粗布青葛!

有好事者上前大喝:“呔,何方毛贼,敢在牛曹二位大人的焰火晚会上捣乱!”

门口无语,两下一分,呈雁翅排开:个个气宇轩昂,高傲之极,虽穿者普通,但肋下腰刀却不同凡响:鲨鱼皮的刀鞘,镶宝石的握把!红润皮肤的手背!

冒失者,没了颜色!


有好事者上前大喝:“呔,何方毛贼,敢在牛曹二位大人的焰火晚会上捣乱!”

门口无语,两下一分,呈雁翅排开:个个气宇轩昂,高傲之极,虽穿者普通,但肋下腰刀却不同凡响:鲨鱼皮的刀鞘,镶宝石的握把!红润皮肤的手背!

冒失者,没了颜色!

当中众星拱月捧者:二男一女!

有一个男的,好象在哪见过!

有乡绅战站竟兢兢上前,似是而非的问:“来着莫非是转运使韩大人!”

“哼!”

附近的人皆跪道!

曹建中,牛东见庄前一溜人突地跪倒。心中诧异,亦无人传讯是哪位大人驾到!

一楞神间,一行人等已站立在岛下龙舟上!

“曹大人,一向可好!”

“你---你---你是杨青衣!”

“大人,记性不错!”

“听说你当年出走石门,早已客死异乡,缘何到此!”

“ 在下十年间,访师觅友,历经千心万苦,如今白丝入鬓,好在上天不负在下,今日到此,与曹兄了结一段公案!”

“什幺公干!”曹建中当即冷下脸来!

青衣手一伸!

“我如今是可不是当年那个未入品的小官了!今天是好日子,我可不想杀生!”

“其他的是小事,还我杨门金枪!”

“什幺金枪?”

“当年十门一战,我的枪头被你削落!后来我搜遍了山涧,也没找着!”

“你搜遍了山涧,没找着,那是你没本事!”

“曹兄,杨门金枪乃杨门信物,得此可号令杨门中人和河东武林!”

“杨兄,相请不如偶遇,来--来--来一同入席观焰火,吃饺子!”

“我等了十年,就为了杨门金枪!曹兄,当真不还我!”

“姓杨的,你别欺人太甚!”

“你说曹大人拿了你的东西,可有证据!”

“枢密院童大人的核实文书在此!”

牛东看过后道:”不错,的确是枢密院童大人的笔迹!”

“大人!”

“典师爷!”

“记得前年,小蔡大人喜欢--!”

“哦,想起来了!我送给蔡大人了!”

“这里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军国重要蔡大人的文书和书信!”

曹建中看过脸上冷汗直冒!

"老爷,您记错了!你当时送的是张旭的草书!”

“哦,哦!青衣,你瞧我这记性!我们先观焰火,三日后再谈具体事!”

曹建中安排杨青衣一行座在亭中!

“知府大人!”

“哦,曹知州!”

“转运使大人,何时与青衣搅到一起了!”

“我也不知呀,不如飞鸽穿书小蔡大人请它定夺如何!”

“也只能这样了!”

曹建中一挥手,一健者飞速而去!

繁星点缀,皓月当空和之湖内外的黄烛红灯,四下一派热闹景象!

身穿喜庆礼服的侍者摆起了饺子宴:

馅料既有时令鲜菜和一般鸡、鸭、鱼、肉,还有猴头、海参、鱼翅、发菜等山珍海味。因此有“百饺百味”,茄汁、麻辣、鱼香、五味、鲜咸、糖醋、咖哩、蚝油、椒麻、红油等味型无所不包。其次是烹制技术多样。基本的制法分蒸、炸、煎、煮四种,但由于各种饺子的馅料不同,其制作方法也不尽完全一样,中菜的烹、炒、爆、熘、焖、酿等方法也兼而用之。再次是造型奇妙。既有泡眼朝天、修尾轻摇、栩栩如生的金鱼形;又有状若杏核、精巧玲珑的珍珠形;还有鸳鸯形、蝴蝶形、元宝形;有的又如燕窝、海螺、花卉,真是千姿百态,巧夺天工。

此次宴会分为百花宴、牡丹宴等5个档次。每宴由108种不同馅料、形状和风味的饺子组成。宫廷宴主要是以燕丝、熊掌、甲鱼等为主料的饺子;八珍宴主要以八珍为主料的饺子;龙凤宴和牡丹宴,则是以猴头、鱿鱼、海参等为主料的饺子;百花宴稍次一等,为普通型,除部分海味外,多数是肉类和素馅。其上桌程序亦颇有讲究。从烹制方法上讲,先上炸、煎类饺子,后上蒸、煮类饺子;从口味上讲,先咸、次甜,后麻、辣。咸味饺子中,先海鲜,次鸡肉,后清素,约十余道饺子以后,上一道“银耳汤”嗽口清喉,调节一下口味,再继续上其它饺子,层次分明,使人回味无穷。西安饺子宴的创制和应市,受到有的看上去仿佛蝴蝶,有的酷似企鹅,有的伊然一片绿叶,还有的像金鱼,像飞天,像云朵,像珍珠,那名字也富有诗情画意:彩蝶飞舞、鱼跳龙门、乌龙卧雪、群龙闹海、绿茵王兔、雪中送炭、一路顺风,等等,等等。个个赏心悦目,令人既垂诞欲滴,又不忍下著。品完了数十道花色饺子后,便可以享受到一个很奇妙的奇妙形式,那就是珍珠火锅饺子。人们杯箸交替时,突然灯灭了,正诧异间,桌中央一只硕雕着云龙瑞草图案的黄铜大火锅被点燃了。蓝蓝的火焰使每个突然有一种回归的感觉。

酒过三巡,菜过无味 !牛东,曹建中做了祝酒词!一时间人们欢歌笑语,犹如过大年!

随着一阵鼓响,礼仪官高呼开始:无忧湖上空依次出现,“太平盛世,我来创造”!紧接着无数火焰腾空升起或百花齐放或龙凤呈祥。。。。。!

湖内外欢呼四起,一浪高过一浪!

三更时分,龙舟打成的平台上,歌舞坊的美女载歌载舞,高唱天汉丰收!

歌舞声中,曹建中撤去了饺子宴,端上了红茶糕点夹把小菜:花生米,豆腐干,牛肉干,松花皮蛋!

青衣没呷是上几口,上来四名劲装武士。

“杨大侠,听说您武艺超群,我等想领教一下,也好为这美丽的夜晚添灯喝彩!”

“既然诸位盛情,那杨某就献丑了!”说罢,青衣起身离席!

“杀鸡焉用牛刀,看小弟们的!”青衣随从欲代青衣出战!

青衣摆手:“朗声道,我自己的事何劳兄弟门,多谢啦!”拔出佩刀轻轻站在了龙舟歌舞台上!

曹建中的随从用仪撑竿也跃过了四丈距宽,但落式不佳,龙舟晃动不已,其中一人几欲落水,被青衣抓了脚脖,拖了上来!

青衣随从大声叫好,愤怒声愈发洪亮!

“你们是单打独斗呢?还是一拥而上!”青衣仗刀而立!

“是这样,杨大侠!我们是一母四胎,父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临终教命:兄弟合力,其力断金!所以说:我们是四个一拥而上!杨-大-侠,您准备好了吗?”

青衣点点头!

说着话为首一人手持大棍,朝青衣双腿横扫过来!青衣双腿微微一屈,约一丈高下,接着另一人以枪杆作撑空中一个侧身一式“饿鹰扑食”枪尖直奔青衣咽喉!青衣待其姿使老空中一拧身,枪尖贴脖边掠过!另一人乘机一把仙女散花:毒蒺藜,金钱镖,响铃飞刀、飞蝗石 ,袖箭,菩提子,天山神芒,火山锥岩如暴雨袭来!

只见杨青衣腰带似利箭般窜出,在龙舟桅杆上打了个死结瞬即间一个鹞子翻身使身体成一直线以魅影神刀护住头部,将尽数暗器打的四处激射!

“老四!”

一股极劲的力道转瞬传遍全身!

原来老四斫断了了龙舟桅杆,上半截便径直直奔青衣后脑勺!

青衣大喝一声,运气于左掌,一个小翻身顺势劈向桅杆再一借势双脚稳稳站在了龙舟平台上!

只听得“呜”的一声“铁棒击头”,“金枪刺喉”,“双刀劈腿”三般兵器立到!青衣展开八卦游身步,穿梭于三人之间!使得另一人投鼠忌器不敢随意发暗器!约莫三十招


青衣寻得一个破绽先磕飞了铁棍 再斩断了枪头,最后又耗尽了暗器源,便与使地趟刀的那人交起手来!

只见青衣抽出另一柄短刀 ,双刀盘旋,攸地肩着地腕,胯,肘,膝(xi)五处着地用力,身随刀旋 ,在甲板上卷起一片刀光,向那人滚来!

那人一个“懒驴打滚”身躺刀飞一对差样的刀也是地趟刀把式!起初这人双刀盘旋飞舞转得很快,但没多久,青衣的双刀,一招紧是一招不沾地般象一朵轻荷随风飘舞!

不到五十多招,那汉子双刀脱手飞入湖中!青衣跳起向四位施礼:"承让!承让!"

只见这四人面呈酱紫色怔 了怔齐出左掌催动功力向杨青衣袭来!

但听得" 呯嘭”数声这四人先后落入水中!青衣眼前一花,一魁梧少年已立在船中!

“漠北四雄”,你们要不要脸 !杨大侠与你们切磋武功,你们却暗下黑手 若非艺高一筹岂不丧命于你们手中!近日打断你们的琵琶骨,从此以后不要让我耶律大石听到你们的名号!”

“尊驾莫非是契丹人!”

“ 在下大辽国翰林院大学士,幽州兵马指挥使燕山公复姓耶律名大石!”

耶律大石亮了亮龙牌和告身!接着道:“在下与大宋王朝签订和议条约,又蒙中原武林群雄承让,将康德帝姬赐予我为妻!大石惶恐之至立誓宋辽永不在战,以保万民安家居业!”

“那么驸马爷到此何干!”

“曾祖屡败于杨家故与先皇下训我辈诸人'谁能战胜杨门金枪'可做大辽执政使,在下幼遇机缘,今到中原向杨兄讨教一二,不知肯赏脸否?"

"我在杨门资质最差,金枪谱领略不到三成恐怕辱没了你的功夫!"

"我听说真正的剑客在面对第一高手时,明知不敌也要亮剑!”

青衣淡淡的一笑。径直来到曹建中面前!

“我原本是打算给你的,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原因很简单:给你,你也保不住!”

“ 这么说只要我打败了耶律大石我就可 ………!”

“原则上是这样的!”

“耶律兄看来你今晚不能休息了!”

“我不会和你交手的!”

这回轮到杨青衣惊讶了!不过他没有想的太多,挥拳而上!

“你很有胆色不过我劝你还是休息一下再战!免得你输的太冤枉!”

“我等了十二年,人生有几个十二年!不过我还是谢谢您!”

大石一边叹气一边拆招!

约一百招过后,大石的胜利之笑为微笑所代替!

“你真是不敢小瞧!稍微不注意,就会着你的道!”

五更天,天气逐渐转凉,一心为国的士子裹紧了衣衫!不能坚持的人们不堪疲乏,就近钻入帐篷!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启明星冷峻的闪烁!月亮兴许是怕光的缘故,过早的下了班!

青衣单刀入鞘,将背后双枪合二为一!右臂按住枪身,尖儿朝下,左腿向前呈弓步!

耶律大石缓缓拉下豹皮做的兵器套,一把怪异的脸盆大叉出现在阳光下迎着云层透出的浅暖光线,寒光四射,雪亮耀眼!

青衣下意识地用左手去护双眼!只听得风声劲逼,一股杀气有脑门直贯全身!

青衣左脚向左横划,右脚呈弓步站直,右臂挥枪向外一格接着左手按住枪身使出全身力气!

但听得‘哐噹’数响。大石感到双臂酥麻!二人齐声喝彩:“好大的力气,好棒的宝枪!”

大石再也不敢大意全力以赴将韩家祖传的与自己心得的铁叉招式一一使将出来。一来二往便在四百招上下!

大石大急,运劲一抖,叉盘上金玲声大作,尖锐之音如铜哨般震人心魄,定力一般的人抱耳鼠窜!

青衣枪交左手,一式“金鸡独立”站立船帮,右手迅即撕下两布团用在指一捻塞住了耳朵!

这时金光闪闪寒气森森的叉尖已逼近胸前!青衣轻轻一侧身叉尖便划着衣衫扑了空,那叉不待变招横扫青衣右腋!又是咣啷数响原来青衣抽刀挡住。大石迅即回叉如摇头狮子般披头来了三叉:左叉肋,右叉腿,中叉穿胸一招紧是一招如闪电般袭来!

“好叉!”

当下抖动枪缨使出绝命杨家枪法:一扎眉头,二扎口,三扎前胸四扎肘,五扎金鸡乱点头……舞出去如金龙出水,抽回时又似怪蟒翻身!

火红的太阳照亮了天空,冷肃的清晨微微有了暖意!

战了一夜的杨青衣和耶律大石渐现力怯之象!

青衣大喝一声运动全力一个枪头分出九个直奔大石前胸扎来!

尔大石此时亦不过是强自支撑而已:‘我若挡他最后一击必稳操胜劵!想想心中畅快了许多!”他稳定了心神用叉护住了全身。’

青衣一击不中借叉枪之力跃上了高台在即将踏上高台之际用力一蹬一个侧翻连人带枪奔大石眉心扎来!

大石用尽全力往外猛地一磕不料枪式太猛枪尖擦着头皮挑开了他的发髻!他深知杨青衣枪下留情,暗叫惭愧。当下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站在当地!

许久他拔出长剑将其架在脖颈上:“扬天长嘶——爹——娘,我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望!”说吧心下一狠不想剑却不动半分!原来杨青衣双手握住了剑柄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淌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是打算侮辱我们吗?”

青衣诚恳的摇了摇头:“你并没有输,我们只是打个平手而已,我胸前衣衫尽碎,我知你并没有用全力 !”

“ 真的!”

青衣肯定的点点头!

“那你能不能当众说出来!不能,因为杨门金枪!”

可是曹建中已经走了呀!

“那也不行,我必须堵曹小人的口!我现下最重要的事便是夺回`杨门金枪!”

“我有个请求:‘在你夺回杨门金枪,我们可不可以再战一场!”

“求之不得,耶律兄好叉法!好内功!与你这样的一流高手较量是我学习的最好机会!”

“说定了!”

“定了!”

“有没有兴趣和我喝一杯,打了大半夜!”

“那感情好!”

※※※※※※※※※※※※※※※※※※※※※※※※※※※※※※※※※※※※

二人一起进了无忧驿馆。驿从端上早点:花生稀饭,菜豆腐,豆浆稀饭,漠北烤馍,水晶包子;面皮,十八里铺槟豆凉粉,粉皮,橡子凉粉;西乡牛肉干,西乡皮蛋,蜀中榨菜 ,青椒豆豉 ,上元观红豆腐,熏香肠片!

“呵--呵,都是我爱吃的 !大石兄,谢谢您!”

“兄台客气!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

青衣已经十二年没有尝到家乡饭肴一阵风卷残云!

大石笑了笑叫人给自己单独上了四碟!

用过早膳,驿从安排他住进偏房!

消食的功夫他在房后的荷花池小憩了一会!

★★★★★★★★★★★★★★★★★★★★★★★★★★★★★★★★★★★★★★★★★★

月上树梢的时候,青衣醒了!

大石亲送晚点进入青衣房间!

‘金黄油亮香味直诱哈喇水的是,回鹘烤羊肉;油红发亮的是烤乳猪;大盆的则是卤狗肉;大盘的是西府酱驴肉!另有四个果盘:回鹘的哈密瓜,楼兰的马奶葡萄,长白山雪桃,西域西瓜!最后两坛是大雪山烧刀子!

大石布了羊脯肉,狗大腿递于青衣!青衣也不客气张嘴就嚼,只觉得此肉入口即化,油而不腻,粗而无渣,回味之中又有浓浓的香味!

“来,干坛!”大石手托酒坛与青衣一碰,但见一股酒水破坛而出如涓涓细流涌入大石口中!

青衣也是左手托住坛底酒布轻轻移开浓烈的酒香夹着溪流飞入青衣口中!

二人如此喝酒,引得无数看客!

“小二上酒!”二人同喝数声!

驿从又抱来了数十坛!二人一边吃肉一边喝酒一起谈天论地犹如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二位大人!驿馆连同无忧山庄的酒都让你们喝光了!’

“不尽兴!不尽兴!青衣兄好酒量,改日到大漠我请你喝个痛快!”

“我纵横三界象大石兄这样的好酒量真少见,佩服!佩服!”

二人赌算结果,耶律大石略胜一坛!但已有微微醉意!青衣虽面不见色,但到恭房将所吃之物尽数吐出!

次日,青衣细看:方桌之下酒水盈盈!原来耶律大石用上乘武功将酒水化入脚下!不由得暗暗佩服大石武功了得!

中午青衣正在看书喝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有远即近!一老者箭步如飞来到辽大使别院!将一封书信递于青衣,又将一青色包裹一并给他!

逆子:

正月杨门大会在即望你不惜一切代价取回杨门金枪。否则,你不仅如不得宗族且连累父母于酒泉!

此谕

父震

重和元年冬

“杨德叔,吃过饭再走吧!”

“少爷,谢谢你还记得我!老爷嘱我早去早回!你怎么和契丹人搞到一块了!你忘了令公是怎么死的!二祖,三祖是怎么死的!”

杨德推开了耶律大石,怒哼着离去!

“青衣,你要走!”

“是的,家父命我去洋州公干!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