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南亚地区的一些港口和公路建设项目以及对外援助项目正引发美国的关注。美国专家认为,中国的这些项目将改变印度洋周边地区的权力平衡,从而影响美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美国之音消息:中国正在巴基斯坦的瓜达尔、缅甸的仰光和皎漂、孟加拉国的吉大港、柬埔寨的西哈努克城、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以及其他地方修建深水港,而且这些港口都可以停泊战舰。另外,中国还考虑在泰国资助一项穿越克拉地峡的运河工程。中国在这些港口的投资和建设正引发美国国会的关注。

改变印度洋周边权力平衡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专家丹尼尔·特文宁5月20号在国会有关“中国在亚洲的投资和贸易对美国利益影响”的听证会上说:“从贸易投资关系以及对外援助方面来说,中国在南亚地区的投资一直是同步进行的。在巴基斯坦、缅甸以及孟加拉国等国修建深水港,所有这些都对美国在印度洋以及周边地带的足迹产生影响。”

他在递交相关听证会的材料上写道,“中国对印度洋周边地区的渗透以及中国正在积极发展远洋海军能力将改变印度洋周边的权力平衡,而这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利益至关重要。”

美国国防部早些时候称中国试图沿着东南亚到波斯湾打造一条海港“珍珠链”,这些海港设施将帮助中国保护海上贸易,并将其影响力投射到印度洋水域。

英国《泰晤士报》近日也发表文章称中国政府正在斯里兰卡南部的汉班托塔建造海军补给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此予以否认,并称中国企业承建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口工程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特文宁说,印度洋上的航线一直由美国海军控制,世界70%的石油供应经由这些航线。在印度洋及其周边地区自由航行对美国的战略至关重要:确保美国在波斯湾的能源供应,为阿富汗的美军提供供给,遏制伊朗,在更广泛的中东地区保持威慑力,并在非洲之角地区展开反控行动等。

特文宁建议美国政府加强与印度、日本以及印度尼西亚等美国在亚洲盟国的伙伴关系,保持美国海军在该地区的威慑力量,以确保美国可以控制这条水道的平衡,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具有战略意义的水道之一。

影响美国制衡巴基斯坦

在中国对巴基斯坦的贸易和投资问题上,特文宁指出,中国在能源、基础设施、制造业等领域的贸易和投资增加了美国在巴基斯坦反恐目标实现的难度。

“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密切关系,随着中国与巴基斯坦经济关系的变化,在某些时候,加大了美国在巴基斯坦反恐目标实现的难度。”

他解释说,由于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援助通常附带一些严格的条件,这导致巴基斯坦转向北京寻求额外的援助,从而影响了美国对巴基斯坦的制衡能力。另外,巴基斯坦还是中国武器最大的买主,这也使得美国希望巴基斯坦军方把战略重点转向反恐和对付反叛力量的努力复杂化。

遏制印度 对美不利

中国对缅甸、孟加拉国、尼泊尔和斯里兰卡等国的军事和民用援助同样让美国关注。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就向巴基斯坦、缅甸以及孟加拉国等印度在南亚地区的邻国出售武器。中国出口的武器90%销往这些国家。

在这些国家,中国还沿着靠近印度东部和西部地区修建战略公路和铁路。此外,中国还向印度的邻国尼泊尔和斯里兰卡提供广泛的军事供应。特文宁指出,印度精英界普遍认为中国对印度邻国的贸易和投资以及对外援助是遏制印度战略的一部分,试图把印度限制在南亚地区,防止印度在更大的世界舞台上发挥作用和对中国的主导地位提出挑战。

特文宁认为,对美国的利益来说,应该确保印度在印度洋和亚洲地区发挥积极的领导作用,保障亚洲的多极平衡,避免霸权主义的出现。

“我在这里谈到的是有关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几届政府以及国会两党大部分议员都认为印度的崛起对美国的利益非常重要。”

特文宁指出,接受中国投资和贸易的南亚国家都相对较弱,缺乏良好的政府管理和法治。他建议美国及其他自由国家在亚洲地区加大对政府管理和法治的投入,以抗衡由于这些国家对中国贸易和投资的过度依赖而导致中国扩大政治影响力。

他补充说,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并不代表美国力量的削弱。

相关:

英媒称中国在斯里兰卡建港口可能用于军事目的

英国《每日电讯报》5月19日文章,原题:中国在东方再度崛起 北京的盟友斯里兰卡打了一场颇有争议的战争,一路不理会国际抗议直至取得最终胜利。亚洲另一个大国印度离斯里兰卡只有50英里,但比起中国来,它对其邻国的影响力要小得多。

通过对海港和输油管的战略投资以及对友好政府的直接资金和军事援助,中国正在南亚编织一张影响力网。北京的许多雄心勃勃的工程尚需数年才能完成,但这些冒险事业的影响已经呈现。

北京于2007年开始在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修建港口,工程计划在2022年竣工。这形成了中国与斯政府之间联盟的基础,也解释了对泰米尔猛虎组织战争期间斯里兰卡从北京得到的外交支持。

官方的口径是,汉班托塔港口只是“商业”贸易投资行为,该港口将用于民用航运,别无其他。但是,一旦在斯里兰卡的南部海岸出现中国建造的新港口,北京未来可以把它作为海军基地。其他沿印度洋战略要点在建的工程也引起了同样的猜测。

今年3月份中国海军“广州”号战舰访问斯里兰卡,斯海军西部海区司令克伦贝济少将登舰参观。

中国还在巴基斯坦的瓜达尔以及缅甸的兰里岛修建港口。综合起来看,这些港口及其他设施将允许中国将其日益增强的海军力量投射到传统的沿海水域之外的印度洋。这将是该国崛起为亚洲霸主的一个关键阶段。

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克里?布朗说:“中国在向地区主导地位迈进,这导致它在两翼分别与印度和日本发生冲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的野心引起亚洲对手深切担忧,特别是与其存在有争议边界的印度。远至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都表现出不安。

不过,这些担忧或许是夸大了。中国力图成为亚洲头号国家,而不是可匹敌美国的全球一霸。而且,所有证据表明中国的首要目标是确保经济增长和国内稳定。克里.布朗说:“中国人不求冲突。他们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发展经济。当务之急是保持中国内部的安全。”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中国正成为一个公然威胁、扩张的国家。中国并没有算计别国的领土,与其14个邻国中的12个国家(原文如此)解决了边界分歧。倘若中国政府今后决定将这一连串新港口作为海军基地,这也未必意味着北京要恐吓邻国和震慑地区。

中国经济严重依赖来自中东和非洲、经印度洋航道的能源供应。确保这些航运要道的安全是一个可以理解的目标,本身不显示侵略性意图。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进口石油有80%是经由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马六甲海峡。中国称这种依赖为“马六甲困境”,中国的海军规划似乎旨在确保这条要道通畅,同时寻求其他可能的替代路线。

但是,不论中国在亚洲影响力扩大势不可挡的背后动机是什么,全球力量对比已经大大地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