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权力变迁 美国仍是最大的赢家

[英]查尔斯·格兰特 (Charles Grant)


既然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几年中的世界经济将如何表现,任何对经济衰退将给国际政治带来何种影响的预测也将是试验性的。尤其是在美国实力将进一步衰落还是得到强化这个问题上,评论家之间存在极大的分歧。


很多欧洲人和亚洲人预见了一个更加虚弱的美国,尤其是它的资本主义模式已经因为这场危机饱受指责。很多人将盎格鲁-撒克逊资本主义模式下宽松的金融监管,而不是全球经济失衡,看成是这次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当中国和印度的经济以强劲的增长势头度过了经济衰退时,“权力向亚洲转移”的观点有了更大的市场。


但是,在我看来,美国将衰落的观点是值得怀疑的,至少在今后的几年里是这样。几个因素将促进美国的软实力提升:美国很有可能带领世界走出衰退;联邦政府对经济的深层介入向其他国家展示了美国的资本主义模式不再是那么与众不同;奥巴马的外交新政策正在全球范围内培养善意。


与其说全球权力正向亚洲转移,不如说中国和美国的权力正在加大,当然,这并不是说G2可以解决全球问题。北京提出的建立新型储备货币的建议不仅反映了它对美元贬值的担忧,同时也展示了其发挥全球性作用的坚定的信心。中国领导者和务实的、淡化了人权问题的奥巴马政府之间的关系不错。当然中国日渐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可能为中美关系带来一些压力,同时,中国对经济增长的关注可能使它无法同奥巴马(以及欧洲)在碳排放问题上合作。但其他很多国家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让步,因为这将让经济增长前景受害。


经济衰退不会增强欧洲的权力和声望。欧洲的复苏看起来十分缓慢,今年德国经济的萎缩程度甚至将是美国的两倍。无论是在欧盟的框架下还是在其以外,欧洲人将忙于挽救严重受损的东欧经济。从长远看,他们还有必要担心像希腊这样的南欧国家,它们正在失去继续留在欧元区里的能力。欧盟进一步扩大的脚步实际上已经停下了,这一联盟还在致力于解决自身组织机构的问题。在关键的外交政策上,比如如何应对俄罗斯,欧盟内部分歧也很大。奥巴马很快认识到了欧盟外交和防卫政策的局限性,跨大西洋关系正变得越来越不平衡。


经济危机将强化美国的相对权力,其中另一个原因是,给美国造成最多麻烦的国家看起来不妙。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受到了经济危机和低油价的双重困扰。在俄罗斯,今年经济萎缩可能将达到8%,尽管领导层没有改变基本的外交政策,但是他们已经采取了相对柔性的姿态。此外,奥巴马已经向莫斯科和德黑兰示好,这让两国的强硬派多少感到不安。但这一新政策本身带有危险,尽管经济上的问题可能使俄罗斯和伊朗在一定程度上更愿意采取合作的姿态,它们可能不会给予奥巴马过多他想要的,如果这样的话,奥巴马在美国国内将面临批评。


经济衰退也带来了一些好的成果,尤其是在全球治理方面。G20已经成为一个比G8更有用、具有更强合法性的机制;金融稳定论坛的成员也进一步增加,囊括了世界主要经济体,国际能源机构今后也将这样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了更多资源,新兴经济体被给予更多的发言权;甚至,改革已经不具有代表性的联合国安理会也成为可能。当然,有些方面的结果并不乐观。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将在国际资本流萎缩中受到最大的冲击。世界银行今年3月表示,发展中国家今年将面临2700亿到7000亿的资本缺口。可以肯定的是,将出现更多的像索马里一样的失败国家,这将吸引更多的恐怖分子和海盗。


我们将看到全球权力向G2的转移而不是向亚洲的转移,但即使这样,西方还是注定要失去以往的光辉,它需要重建它的全球话语体系。对民主、人权和放松监管的强调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已经不再吸引人了。新的话语体系需要更加关注社会公正和安全,在国家内部,需要更加强调国家的作用,而在国家之间,多边机构的作用应该被强化。这样的话语体系将在新世界秩序的构建中,为西方提供更强的合法性。(作者是欧洲改革中心主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