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夷之辩是分清真伪儒学的关键

文章内容:


(一)

论证儒家学说的重要历史意义,常常不得不用中国古代辉煌的文明成就来作为最重要依据。尽管这项辉煌成就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事实,然而自清代之后,却被满清政权和残余势力为了自私的目的,调动手中掌握的资源刻意隐瞒、贬低和扭曲。这是儒家学说至今尚不能被广泛地得到应有尊敬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一些专职华夏人民进行抢劫、屠杀、绑架强奸妇女的暴力团伙,入关前后的满清政权就是其中之一。不幸的是,今天仍然有些人只认同那些暴力团伙作自己的先辈,不认同、更不尊敬安居乐业、生产建设、发明创造华夏先辈,在自卑的心理转化极端仇视仇视,所以今天我们常常看到有人把中国文明成就说成是一钱不值,把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说成是垃圾。每当有人主张文明复兴的时候,总会有人跳出来百般辱骂攻击。


尽管这些人竭尽全力攻击污蔑,他们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中国曾经有丝绸、瓷器、针灸、中药、茶叶种植、水利工程、四大发明等无数大大小小的发明创造。也否认不了中国领先世界文明两千多年的事实。本帖不是要论证华夏文明的成就,而是要论证儒家学说在这成就背后的作用,这是分清真伪儒学的关键。儒学两千年多年来一直是华夏文明的指导思想,为华夏文明领先世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个社会要更好的发展,就必须尊敬对文明做出杰出贡献的先辈。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没有例外。中国在迅速发展的时期也是如此。为了今后中国的文明发展,儒家学说的内容和历史作用在中国不仅仅应该得到尊敬,而且必须得到尊敬。



(二)

在儒家学经书中大量的案例,先贤对这些案例进行价值判断。如果抽象总结这些价值观念,我们都可以发现,儒学“天人合一”最核心内容的就是尊敬社会成员的生命和尊严,让社会成员安居乐业,所以儒家学说非常重视尊敬长辈、仁爱、隐惻弱势群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只有这样,才能让社会各群体安心生产建设,乐于分工合作、共同建造一个和谐社会。


儒家学说提倡的价值观念和周边野蛮社会视人命如草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在各种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都可以看到那些野蛮社会如何“贵少賎老”、“怒则杀父兄”、“持强凌弱”、弱肉强食”、“子娶群母”、如何绑架强奸妇女、甚至如何对几十万、几百万人民进行屠杀。满清集团在起家的时候不仅仅拥有上述的全部特征,入关后更是把屠杀的人数提升到几千万之多。可以想象,如果古代华夏与这种野蛮社会没有区别,那么华夏人民值得一提最多是如何对其他民族进行掠夺屠杀,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发明创造、那么多文明建设成就。


人类文明社会不是动物世界,人类需要生产建设、社会需要分工合作,人民必须安居乐业,不能象动物那样持强凌弱。这样的社会必须有各种道德规范、必须鄙视谴责那些为非作歹的罪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儒家学说极为重视“华夷之辩”,“尊夏(王)攘夷”,尊敬文明和鄙视野蛮,中国才能领先世界文明两千餘年。实际上,世界上任何文明发达国家也都是如此。



(三)

然而中国在清代被野蛮的满清社会征服破坏,儒家学说也被偷梁换柱、彻底扭曲,文明和野蛮的概念完全混淆,中国也従世界最先进的国家变成了贫穷落后的半殖民地。


在满清扭曲的儒学中,根本没有尊敬人类生命和尊严的内容,满清对于自居屠杀几千万中国人民感到的是骄傲而不是痛惜,这种价值观念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真正的儒家价值观相容的。尊王攘夷的是儒家学说的重要主张 。满清是典型的野蛮社会,是靠著掠夺、屠杀汉族人民获取财富的,是儒学中典型的蛮夷,而有清一代,有清一代,这些蛮夷对炎黄子孙的种族灭绝和屠杀一直没有中断,更是有明文法律对汉族人民进行种族歧视,比南非以前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还要严重得多。这是再明显不过得“尊夷攘夏”,和儒学中“尊王攘夷”是相反的。满清政权对弱势群体的隐恻仁爱更是无稽之谈。毫无疑问,不和满清野蛮思想划清界限的所谓“儒学”,不过是伪儒学而已。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辛亥革命的先贤称华夏后裔为“皇汉”,意思就是只有认清满清的野蛮本质,恢复华夏正统,华夏就恢复到文明发展的轨道上来。满清的破坏对“皇”“王”的理解是称王称霸、奴役剥削他人,做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并且以为中国历史上的皇帝象满清政权那样是寄生虫。在满清影响下,现代很多人也如此以为。然而,“王道”或者“皇道”在古代文明中是安居乐业、生产建设的管理方法。那些攻击“皇汉”的人,思想意识显然还停留在满清的野蛮思想对“皇”“王”的这些词汇的扭曲理解。


在儒家学说“华夷之辩”,即分别文明和野蛮的价值观念,变成了满清野蛮价值对抗世界文明。这种扭曲后的儒学在五四运动时期被看成是造成中国受帝国主义欺辱的根源,但是五四运动的精英没有分清满清的野蛮扭曲的伪儒学和对华夏文明做出杰出贡献的儒学的区别,把对真伪儒学一律加以鄙视。那时的精英更不知道,真伪儒学的关键区别在于是否尊敬中国人民的生命和尊严。前者帮助中国成为世界最发达的国家。


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价值观念和世界所有文明发达国家是非常相似的。然而在满清入侵后扭曲的儒学,破坏了中国价值观念,造成了上千万被屠杀的人民受到蔑视,无数宝贵的历史书籍被烧毁,也让中国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百年欺辱。作为反动,五四运动尽管让中国认识道满清伪儒学的危害,却没有让中国人民尊敬文明,没有回归儒学和世界其他文明中珍贵的价值观念。


大量的事实表明,分辨真伪儒学的关键在于是否继提倡“华夷之辩”,是否尊敬文明、鄙视野蛮,是否尊敬中国人民的生命和尊严,是否鄙视在中国抢劫、杀人、绑架强奸妇女、奴役中国人民的寄生虫满清政权。华夏文明一直主张“怨有头、债有主”,鄙视满清罪犯、谴责满清罪行并不是谴责无辜的满族人民。华夷之辩不是分辨民族,而是分辨文明。尊敬中国人民的生命和尊严当然包括现在的满族人民,包括那些凶手的后代。华夷之辩不是民族歧视,满清的伪儒学才是民族歧视。然而那些受满清野蛮思想熏陶的人,总是分不清谴责凶手和报复无辜的人有什么区别,这也揭示了中华民族在没有肃清满清野蛮思想之前,复兴过去的文明成就是非常困难的。



(四)

作为野蛮社会的典型代表,满清政权对中国的发展、中国人民的幸福只有滔天罪行、没有任何贡献。满清政权也从来没有关心过中国人民的幸福和前途。所谓“宁与友邦、不予家奴”已经很清楚地说明这点。而今天无论是为了吹捧满清咒骂、污蔑中国辉煌的文明成就、把儒家学说成是垃圾,还是认同满清野蛮的屠杀和统治,把满清儒家哲学混为一谈的,都和满清一样,丝毫不会关心中国人民的幸福和前途。


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政权,把中国人民从几乎亡国亡种的命运拉了回来。孙中山先生提倡的五族共和,更是对于过去犯下滔天罪行的满清后代当成自己的同胞看待。这是中国文明的复兴和进步的标志,把中国从满清的邪恶统治下的衰落,拉回到华夏文明发展的正轨。但是很明显,一直作为中国人民的寄生虫满清所残余势力,不但对汉族人民宽宏大量、以德报怨没有任何感激,反而还想满清政权那样一心坑害中国人民。投靠日寇的傅仪是这样,今天的某些满清残余势力也是这样。


毫无疑问,如果满清势力阴魂不散,中国不能恢复正统的儒家学说,不能恢复华夷之辩,分清文明和野蛮,不能不能恢复对生产建设、发明创造群体的尊敬,恢复对中国人民生命和尊严的尊敬,不能恢复对被无辜屠杀、奴役华夏人民困难的同情,不能恢复对屠夫的鄙视和谴责,中国是很难摆脱满清时代贫穷落后的命运。没有华夷之辩的儒学也根本就是经过满清扭曲的伪儒学。


前面说到传统的真儒学为中国文明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必须的到尊敬。而后面讨论的这种经过满清扭曲的伪儒学,丝毫不值得尊敬。五四时代精英对伪儒学所采取的批判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对。


(五)

过去那些在中国土地上野蛮屠杀、掠夺和奴役中国人民的满清强盗早已不在人世,我们对他们的后代没有任何仇恨,更不会对任何少数民族无辜的人民有仇恨。但是我们必肃清满清流毒,提倡中国的文艺复兴。这是为了中华民族恢复古代社会的创造能力,象古代那样再次领先世界文明。是为了社会更加和睦,社会成员彼此认同,相互关怀。是为了我们的子孙能够继承先辈的智慧、经验和教训。归根到底,这不仅仅是为了汉民族人民的幸福,也是为了全中国各族人民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