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卷 马来西亚 第二十章节 决战同奈河(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3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炮击,炮击”在‘越人阵’士兵们那近乎变了音调的声嘶力竭的慌乱狂叫中,一排120毫米迫击炮弹-轰轰轰-的在河岸边炸起成排的火浪,趁着这股炮击的掩护,趴在河岸下的钱鹏飞大吼一声“上,冲上去,宰了他们。”说着端枪冲了上去。

哒哒哒,一梭子狂舞之蛇样的火链从压上去的钱鹏飞他们的头顶上飞掠过去,间杂了一串串飞舞在其中的曳光弹,微带着些许的弧度,打在了桥头阵地上,激起点点的灰土。

“妈的,12.7毫米重机枪,253团上来了。”钱鹏飞摆了摆手,冲着后面的队员们吼道“抓紧,夺取桥头阵地,掩护主力过河。”钱鹏飞说着跳起来就是一梭子。

“上,压上去。”探身在车顶外的萧扬冲着身边滚滚而过的装甲洪潮指手画脚的大吼到。

同奈河北岸,一辆辆装甲战车带着发动机搅动空气的闷响,从林里钻出来,车载火力不断的在夜幕中割出纷飞的火芒,向着河南岸的阵地打去一片片掩护前进的‘交织死亡’,工兵部队的架桥机械已经开始在陆航和炮火的掩护下,在几个早已经被标注好的浅水区强行进行架桥作业,尽管弹雨横飞,但这些工程人员还是在争分夺秒着。

-咻-一声破帛样的尖啸,随着第一枚炮弹从天而降,靠近桥头的阵地开始遭到了数字化炮兵的精确压制,紧接着又是几颗高爆杀伤弹轰然而下,炸起团团的硝烟。

“妈的,炮兵团的这些家伙也不怕将自己人炸死。狗操的,炮弹打这么近。”钱鹏飞抖了抖满身的尘土,咬牙切齿的骂声到。

“数字化炮兵,打得准。”虽然岳海波也对炮兵的这种‘肆无忌惮’而感到愤怒,但嘴上至少还在说“这算不了什么。我见过比这打得近的还有,真的。”

“敌人又上来了。”随着一声告警的喊声,整个桥头上的火力顿时的狂射纷扫起来,那些从硝烟中冲出来的、试图想夺回桥头阵地的‘越人阵’士兵霎时间被放倒了十来个。

“给你们尝尝这个,尝尝这个。”咬牙切齿的钱鹏飞一边骂声到,一边将拉起保险环的手雷甩出去,轰轰轰的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在夜幕下绽放出团团的火光。

几架战斗轰炸机带着刺耳的尖鸣声从远处转了过来,短短数秒之后,巨大的爆炸声开始一阵接着一阵的想起,远处的那闪亮的火光也一团接着一团的腾起。

整个同奈河沸腾了,尽管有‘越人阵’零星的炮火打来,在河面上激起冲天而起的水柱,但随着舟桥架设的完成,近卫集团军、第13集团军同时在50公里的宽度上展开了突破作战,而第14集团军也几乎在同时,由安禄一线向着西宁发起了进攻。

爆炸的巨响一声接着一声,还有那刺耳的尖啸声,西贡城内的人都可以听到那一声声的恐怖的爆炸声,那种远远出来的爆炸几乎就像是铁锤一次次砸下时候的闷声。

——

“这一晚,或许对于多数的西贡城内的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城市的西北方向,传来着阵阵的巨大爆炸,就好象整座城市正处于在风暴的中心,而远处的巨响就是远处的滚雷。略带着些许淡黄之彩的火光在远处腾起,旋而又隐没在黑夜之中,不过间隔短短的数秒,很快便又是一道火光在那地平线的极远处闪现;

身边的所有人都在惊恐不安,在我身边的是西班牙《先锋报》的记者-Chiristina,此时这个平日里优雅而又不乏热情的女记者却是那样的充满不安,从她那睁大眼、捂住嘴的表情,我便可以洞穿了她内心底的那份恐惧,似乎所有人都在和她一样,感觉到不可思议;

就在昨天,贡德比诺先生还在信誓旦旦的向我们这些新闻记者们保证着‘西贡绝不会陷落于北方政府军的手中’,尽管直到这个时候,中国人和河内政府军还没有兵临城下,但我们已经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位‘说话时总喜欢做着各种各样的夸张动作、决不缺乏自信、甚至带有着过分自大’的法国军官所说过的那些话语了。

同奈河防线的情况似乎很不好,《费加罗报》的Julien似乎一直在努力着,他在竭力的想要去联系‘越人阵’国防委员会,但显然他没有成功,那边的电话几乎已经被打爆了。我们都在猜测着那边的情况,猜测着同奈河的情况,但没有人知道。”

——以上节选自英国《泰晤士报》记者-McKinley所著《西贡的陷落》

此时的贡德比诺自然也不知道同奈河防线的战局,因为此时他正焦头烂额的被困在城际公路上。-哒哒哒-一梭子横飞的子弹直接就打在那辆P1吉普车的车身上,整个左侧处都被打得稀烂,粉碎的玻璃-哗哗-的散落而下,到处都是横飞的子弹所带来的-咻咻-的尖啸。

“该死,给我一把枪。”手里的PAMAS G1手枪的威力太小了,根本无法对那些武装人员的自动火器形成压制,贡德比诺冲着不远处的两个警卫吼声到。

困在车后的两个警卫已经被纷射而来的火力给压制得抬不了头了,只能时不时的探手出去,用FAMAS FELIN自动步枪胡乱的扫射下,鬼才知道这种盲目的射击能够打到什么呢。

“该死的中国佬,来啊,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贡德比诺卡上一个弹匣,抬手又是砰砰两枪,继而放肆的叫骂到,毕竟是第13龙骑兵伞兵团的前任指挥官,贡德比诺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技战水平,尽管只是一支9毫米手枪,但在他的手里还是形成了一定的火力,相比之下,那两个白痴警卫就差多了,密集的弹雨足矣压得他们抬不了头来。

“混蛋,扔给我一支枪,扔给我一支枪。”看着堵在前面的那还在燃烧着的车辆残骸,上校连声的冲着那两个警卫边吼便打手势“扔过来,快点。”不远处展开倒三角队形的‘中国特种兵’正不断的压制火力掩护向前推进而来,贡德比诺知道今天是碰到麻烦了。

“注意寻找掩护。”看着那个刚刚抬起头、便被点射而来的子弹给压制下去的警卫,贡德比诺连声的喊到“蠢货,注意你的脑袋,只要将枪扔过来就是了。”

就在这个警卫再次尸体将手里的枪甩过来的时候,一发飞啸而来的子弹直接从他的额头左侧穿入,带出一抹飞洒的猩红,木桩样的尸体哼都没有能够哼出声,便是一头栽倒。

“狙击手,小心狙击手。”上校大惊失色,连忙的让那早已经看着尸体发呆的警卫趴下来。

“该死的。”就在这个时候,贡德比诺又发现自己的枪出了问题。一看枪,上校的火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PAMAS G1的通病,或者说是‘伯莱塔92F’手枪的通病。又名GIAT BM92-G1的PAMAS G1手枪因为是法国MAS公司从意大利Beretta公司获得的图纸而生产的,所以这种型号和美军早期的M9手枪(也是‘伯莱塔92F’的仿制)都有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套筒采用含碲(Te)的钢材,质地很脆,套筒寿命也很低。

其实这个问题,贡德比诺并不是不知道,他甚至知道调查部门有资料说射击寿命少于6000发。而且在1987年9月,就有一支民用型的伯莱塔92SB手枪,因为套筒在与闭锁卡铁连接的位置断裂,断掉的半个套筒向后飞出打伤了射手-一名美国海军特种部队的成员。紧接着又在次年1月和2月,连续两支M9又发生了同样的问题,造成两个海军特种部队射手受伤。在这三起套筒断裂的事故中,三名射手都被划破了脸,其中一个被打掉了牙齿,另外两个必需缝针。美国人当初就发现了问题,并做了试验。

在美国军内,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有SEAL突击队员这样骂到“没吃过意大利的钢铁,你就不算是海豹队员。”

不过不但是美国人,法国人也发现这样的问题,上校一直认为少于6000发的射击寿命是怎么样能够装备部队的,加上PAMAS G1的设计是基于92F的,因此也没有加上92FS的套筒阻挡装置。而MAS公司直到2002年才开始给新生产的PAMAS G1加上套筒阻挡装置,以至于军队的所谓防止PAMAS G1套筒断裂的方法是在发射到6000发弹时就更换上新的套筒继续使用。但此时,这把手枪的套筒断裂也太不是时候了。

其实也不全是枪的问题,至少贡德比诺上校没有去反思过,为什么他的PAMAS G1会这样快就出了问题?当他一次次用手枪对着那些游击队的脑后,直接当头一枪的时候,他肯定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快的就用完了手枪套筒的寿命。

“该死的。”上校怒骂一声,甩了手里的枪,虽然飞出来的套筒没有打伤他的脸,但这个时候对于贡德比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快速的冲来一辆汽车,闪亮的车灯明晃晃的直刺夜幕。

贡德比诺顿时有种得救了的一样的喜悦感直冲额头,“掩护,准备撤。”上校打了个手势,让警卫继续还击,而自己则是借着‘中国特种兵’们的火力稍加停滞的瞬间,翻身一滚,冲了出去,接着路边的护栏掩护,滚到路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