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中国“盖世太保”揭秘

jiangtian082 收藏 2 5667
导读:   戴笠之死缘于谋杀   戴笠的死使蒋介石省去了很多麻烦。   戴笠的死实则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当时他在北平正在处理有关肃奸事宜。这时,蒋介石已知悉美国建议和援助戴笠出任海军司令,但蒋介石没有答应在对海军进行改组和撤换海军领导人,戴笠被甩到一边儿。蒋介石任命陈诚兼海军署长。戴笠得知后,仍不死心,仍然极力邀请柯克到北平,作最后努力以图一博。戴笠还命令负责军统总务的黄天迈等人专门为他制作海军司令礼服,并且过问的很细(可见文强、程一鸣等人回忆录)。   偶然中,戴笠在提审日本间谍、汉奸金璧辉时

戴笠之死缘于谋杀


戴笠的死使蒋介石省去了很多麻烦。


戴笠的死实则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当时他在北平正在处理有关肃奸事宜。这时,蒋介石已知悉美国建议和援助戴笠出任海军司令,但蒋介石没有答应在对海军进行改组和撤换海军领导人,戴笠被甩到一边儿。蒋介石任命陈诚兼海军署长。戴笠得知后,仍不死心,仍然极力邀请柯克到北平,作最后努力以图一博。戴笠还命令负责军统总务的黄天迈等人专门为他制作海军司令礼服,并且过问的很细(可见文强、程一鸣等人回忆录)。


偶然中,戴笠在提审日本间谍、汉奸金璧辉时(马汉三向戴笠呈报的汉奸名单中没有金璧辉),知悉军统布置处负责人马汉三曾叛变投日,还从金璧辉处搜了一柄乾隆龙泉宝剑。当时这把剑是孙殿英赠给戴笠转交蒋介石的,戴当时交马汉三保管。马汉三叛变后,剑又为日本特务田中所得,田中将此剑又交金璧辉保管。


马汉三叛变后,因献剑免去一死而被释放。以后侥幸过关,仍在军统工作,爬到军统局布置处处长、北平民政局局长的高位。马汉三知道以戴笠的精明,早晚会东窗事发,所以一直预谋逃亡国外。


戴笠在发现马汉三匿剑、投敌之事后,又发现他还有贪污的劣迹,非常气愤。但戴笠当时已是焦头烂额,要应付蒋介石的“端锅”方案,又要赴青岛再次与柯克会晤,还要赶往上海与胡蝶办理结婚事宜,最后还要回重庆汇报肃奸情况和参加八人小组会议,实在无暇分身。因而戴笠决定,先施缓兵之机,待机再处理马汉三的问题。


戴笠采取了一些措施,稳住马汉三,先索回了宝剑,又散出口风要重用马汉三。但马汉三已看出戴笠是在放烟雾弹,马汉三明白戴笠早晚要收拾他。按军统纪律,他自己的下场必死无疑。无奈之际,他与亲信、军统局华北督导员刘玉珠密商,认为只有杀死戴笠,才可平安无事。他知悉戴笠将去青岛、上海等地,于是立即派刘玉珠去青岛,密施暗杀戴笠计划——在戴笠的飞机上安放定时炸弹。

戴笠在离开北平之前,已经充分预料“一锅端”方案给他将带来严重后果。所以在1946年3月10日于北平怀仁堂主持军统北平办事处纪念周,在讲话时说了一番深有含意的话:




“去年领袖叫我当中央委员,我坚辞不就,因为争权夺利,不配做一个革命者……最近中央开六届二中全会,十几天来所表现的情况,未出我预料之外。对调查统计局的问题,看来是毁誉参半的。有人叫要打倒我们,我不知道什么叫打倒,什么叫取消,我只怕我们的同志不进步,官僚腐化。如果这样,人家不打,自己也会倒的。所以我时刻所想的,是如何对得起先烈,如何保持光荣历史,决没有想到别人如何打倒我。我个人无政治主张,一切唯秉承委员长的旨意,埋头去做,国家才有出路,个人才有前途。”




“……有人告诉我,说某些人士,主张取消军统局,要我留意……我便以一笑置之”。他还大声疾呼:“真正的革命者,必不计较权利名位,没有军统局,我们亦要革命,决不放弃责任”。




从中可见戴笠一腔怨气!从戴笠的这番话可以看出,他已做好应付“端锅”的准备,并也做好引退的准备。


从以下戴笠行程表的安排,可以他临死前几乎是马不停蹄,紧张之至:


3月12日,戴笠约见郑介民(当时在北平执行军调处负责国共谈判)把军统家底和善后工作作了交待。表示“我可能不再干下去”。


3月13日,戴笠赴天津处理军统特务贪污等案件。同时处理国民党第九十四军军长纳妾案件。


3月15日,戴笠返回北平,赴医院秘密看望正在治病的杜聿明,商谈有关军统在东北地区工作配合问题。


3月16日,戴笠又赴天津,又于当日到达青岛。


3月17日,戴笠决定11时起飞,赴上海与柯克会面。他最关心的一件事是胡蝶的离婚证书是否已经报到法院,另外,他还要飞赴重庆,主持4月7日军统抗战胜利后的第一次成立纪念日。


此时刘玉珠已到达青岛,以军统局华北督导员身份,借口登机检查“安全”,预放一颗高爆力定时炸弹。


上午11时45分,戴笠登机起飞。起飞不久,即遇大雾,上海龙华机场也下大雨,不能降落。戴笠决定直飞南京。


下午13时零6分,飞机到达南京上空。13时13分,炸弹爆炸,飞机坠落于南京江宁板桥镇戴山。机上人员戴笠以下13人全部遇难。


3月18日,蒋介石获悉戴笠失踪,非常恐惧与紧张,马上令各有关单位寻找。蒋介石当时怕戴笠落入中共手中,因为戴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3月19日清晨,戴笠失事被证实。军统人员为戴笠等收尸。


3月21日,军统局总务处长沈醉专程去戴山勘查,找到了那把古剑,为以后查清戴笠之死找到了线索。


同时,各报刊载戴笠遇难消息,以飞机失事定调。


戴笠之死在国民党内部引起一阵混乱,有人欢喜有人愁。很多有贪污问题、心怀鬼胎的军统特务们心中暗喜:再也不害怕戴笠会处理他们了。军统首脑如毛人凤、唐纵等开始分戴笠的汽车等财产。


蒋介石刚开始如释重负,因为他再不必费尽心思抑制其人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蒋介石又逐渐产了痛惜、内疚和若有所失的感情。


蒋介石不得不承认戴笠是个特工奇才,蒋介石的江山稳固,戴笠是立下汗马功劳的。而且戴笠非常符合蒋介石的用人标准——人才加奴才。他的才干在蒋的心中比任何一个国民党内的官僚都不逊色。而且他能了解、揣摩、执行蒋介石的任何企图,防患于未然。他已成为与蒋默契之极的心腹,军统也成为蒋介石须臾不能离开的工具。


戴笠一死,军统的接班人郑介民、唐纵、毛人凤都不能与戴笠相比,工作处处被动,不仅不能开拓发展,稳固蒋的统治,反而连维持现状都颇困难。戴笠死后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发展,各大中城市频繁的学潮,民主党派的活动,都使蒋介石十分恼火。他认为,这是军统接班人不具备戴笠那样的政治头脑和政治手腕所致。因而每逢遇到棘手的麻烦时,蒋介石总会想起戴笠,想起他处理事情干净利落、思考周全、不给蒋带来政治恶果、处处秉承旨意、时时体会自己苦心、双方默契协调几乎天衣无缝的种种长处。愈到后来,蒋介石愈感到戴笠的才干无人可以取代,蒋因此不时后悔把戴笠逼得太急,那时蒋介石还不知马汉三谋害内幕,总以为自己逼戴笠前来开会,才使他在恶劣气候中丧身的。


蒋介石的后悔心情转为了他对戴笠的悼念活动的态度上。戴笠的悼念活动,在国民党的历史上几乎是空前的。真规模、声势,大的吓人。


1946年4月1日,军统局在重庆隆重举行了追悼会。蒋介石亲自到会主祭,并在讲话中流下了眼泪。在祭礼完成后,蒋介石又慰问军统烈士家属,大概是想起戴笠又再次含泪以泣。蒋介石很少流眼泪,这很可以反映他的心情。


随后,蒋介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为戴笠举行公祭。


从4月中旬到6月上旬,全国各省的各大城市纷纷举行公祭。北平、济南、贵州、重庆、成都、昆明、南昌、上海、合肥、无锡、兰州、广州、福州、厦门、长沙、桂林、西安、郑州、沈阳纷纷举行了数千人乃至最多达五万人的悼念祭礼。




各地主祭人均为国民党军政要员,如北平是军委会委员长北平行营主任、一级上将李宗仁,山东是省府主席何思源,贵州是省府主席杨森,四川由卫戍总司令王缵绪(上将),安徽是省府主席兼第十战区司令李品仙(上将),江苏是国民党第三方面军总司令汤恩伯(上将)……

因为蒋介石有旨意,所以这些要员心中明白蒋介石是有意把戴笠的追悼活动办得隆重再隆重。


6月11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赠戴笠为陆军中将。


第二天,蒋介石亲率数百名军政大员为戴笠送葬。陪同蒋出席葬礼的有宋子文、陈诚、白崇禧、陈立夫、邵力子等。蒋介石亲送了题为“碧血千秋”的花圈,还亲笔写了“雄才冠群英,山河澄清仗汝迹;奇祸从天降,风云变幻痛于心”,这很可窥见蒋介石失去戴笠的痛悔心情。


蒋介石着特级上将制服,亲至南京中山路357号军统办事处戴笠灵堂吊唁,又亲自护送戴笠灵柩至钟山灵谷寺志公殿。送葬队伍除数百名军政要员外,还有数万人参加葬礼。送葬队伍一律素衣白马。蒋介石在葬礼上亲自致读长篇祭文。哀叹“胡期一朝,殒叱英贤,伤心天丧,五内俱煎”、“唯君之死,不可补偿”。在朗读祭文时,蒋介石又一次流下眼泪。


两个月后,内战开始爆发。蒋介石却专门抽出时间与宋美龄专程到灵谷寺墓地凭吊戴笠,据说蒋介石一直面对戴笠遗像长时间凝视,也一直没有说一句话。


蒋介石在戴笠死后,曾有一次对人慨叹:戴笠“生为国家,死也为国家”。因为蒋介石在他的政治生命中每每依靠戴笠化险为夷,每当风云变幼之际,戴笠也会以自己的政治敏感,为蒋提供情报,出谋划策。蒋介石在戴笠死后,愈发感到了失去戴笠的重要性。因此蒋介石每每歉疚,也每每怀念戴笠。


凭吊之后,蒋介石决定亲自为戴笠选择风水绝佳的安葬地。蒋自命对堪舆之学颇有研究,毛人凤、沈醉等陪同蒋介石走向灵谷寺后山选址。但因宋美龄穿高跟鞋不适崎岖山路,蒋介石表示以后再来。


半个月之后,蒋介石在毛人凤、沈醉陪同下,再到灵谷寺后山选址,对毛人凤咛嘱一定要在子午时下葬。走来走去,直到满头大汗。可见蒋介石并非只做做样子给别人看。


1947年3月17日,戴笠灵枢正式安葬。蒋介石派陈布雷为代表致祭。戴笠棺木入穴后,毛人凤与沈醉商定,怕人破坏,用水泥炭渣搅拌灌注,将整个墓穴与棺木凝结为一体。


1949年,毛人凤觉得戴笠生前与共产党作对,罪恶太重,怕解放军会掘尸毁墓,便计划迁墓到台湾。但因水泥灌注太结实,无法可想,只好放弃。其实,戴笠墓穴在解放后并未遭破坏,一直完好。沈醉在解放后被关押11年以后特赦出狱,曾数次去探视,至今无损。


戴笠的老母一直不知道戴笠已死,由毛人凤一直模仿戴笠口气逢年过节发电报祝贺,以造成戴笠尚在人间的假像。并特派军统交警总队一个大队驻扎江山,保卫戴家老小。1948年,戴母73岁寿日,毛人凤还精心策划祝寿盛延,并谎称戴笠已出使英国。戴母在1949年5月江山解放前夕死于大陆,她一直以为戴笠无恙。戴笠之子戴藏宜因与戴笠之弟戴春榜杀害中共地下党员华春容等罪行,解放后被政府镇压。戴笠儿媳郑锡英及三个孙子、一个孙女,回衢州娘家,不久隐居上海。孙女在回衢州之前送人。


1953年初,一直不能忘怀于戴笠的蒋介石,在台湾站稳脚跟后,开始寻找戴笠遗属,命令毛人凤不惜代价将戴笠遗属和后裔从大陆接到台湾。


毛人凤奉蒋的指示,派保密局特工从台湾潜至上海,与潜伏在上海市公安局的特务接上关系,找到了郑锡英一家,并为四人办好了去香港的出境证。1954年初,因前来接应的特工必须带领她们出境赴台,郑锡英只好将次子送给别人,让特工顶替次子之名,带她和另外二个儿子,同至香港,再至台湾定居。而潜伏在上海市公安局的保密局特工,因此事漏出马脚被逮捕。


蒋、戴之间的恩怨至此结束。


1948年,马汉三、刘玉珠等谋杀戴笠内幕被发现,但经毛人凤上报,蒋介石怕公布真相有损于军统和国民党声誉,便只以贪污罪等将马、刘等三人处决。


戴笠生前很迷信风水,所以很多人说他飞机失事摔死在戴山(山下那条沟据说当地人称之“困雨沟”,戴笠字雨农,这岂非巧上加巧)是命中注定。而且是戴笠一生最忌讳的数字:13人、13时13分。实际这也是一种巧合。依笔者分析,如果戴笠飞机到达上海或南京上空,不遇大雨,不用反复盘旋而直接降落,依当时时间看,很可能戴笠下了飞机炸弹才爆炸,戴笠仍可免于一死。因为这两地空中停留消耗太长了。


而且,戴笠如果听从部下的劝告,也可以不死。3月16日,戴笠乘美制222号专机从北平飞津于此过夜。第二天天气变坏,飞行员担心不能起飞,但戴笠急于赶到上海与胡蝶会面举行婚礼,因而不顾天气恶劣又飞到青岛加足燃料,这给了刘玉珠一个机会放置炸弹。


戴笠很固执,他制订了上海不能降落就飞南京,南京不能降落就飞重庆,总之不顾天气必须起飞,这就铸成人死机亡的惨剧。


当时在空中飞往上海时,飞行员已获悉上海机场暴雨如注无法降落,故转飞南京,但此处也遇到雷电交加的大雨。当时国民党空军出动了四架飞机导航,但因云层太低,无法与戴笠专机取得联系,如果联系上,由飞机导航,也许可能避免坠机惨剧。


在到达南京上空时是13:06分,机场曾得到戴笠专机信号,第一次是准备返回,第二次却仍准备在南京降落,但仅7分钟后联络便突然中断。次日晚上20:00分,美国海军出动的搜寻飞机发现了飞机残骸。军统搜寻人员随后于3月19日赶到,经确认发现无一人存活。


除四名机组人员和戴笠本人外,还有八人同机死亡(总计13人)。职务最高的是军统局局本部秘书、少将人事处长龚仙舫,军统局专员金玉波,副官徐焱,及戴笠专与美军将领会唔的英文翻译马佩衡,马佩衡刚从监狱释放,因英语翻译水平高,颇受美国人欢迎,故戴笠将他带在身边。




还有军统为戴笠专用配备的机要密码译员和两名军统局戴笠的警卫何启义、曹纪华。最倒霉的则是戴笠的一位友人黄顺柏,是戴笠保释的汉奸,本想顺程搭免费飞机,到上海与杜月笙合作筹备军统北洋保商银行,不想一命黄泉。




幸运的是原222号飞机驾驶员,现在仍然不知是何原因,飞机从北京起飞至天津后,被换掉启用另一位飞行员。近年有些文章不知何据,暗示戴笠飞机失事是陈立夫兄弟谋唆使飞机飞行员行为,并云飞行员在出事前跳伞逃脱云云。这一点因无任何证据可资说明,故只能置疑。假若说到天津后换下的那位飞行员放置炸弹还或许令人可信。




总而言之,目前较为可靠的说法仍然是马汉三指使刘玉珠的所为。军统局的绝秘档案在解放前夕已全部运至台湾,至今仍未解密。相信以后若假已时日,有关档案予以公布,戴笠之死的确切细节即可大白于天下。


“人走茶凉”这一俗语真正体现在戴笠之死上。


当时戴笠专机失去联系一天一夜后,蒋介石下令毛人凤选派军统局一名将级特务,携带电台及报务员、医生各一名,务于3月17日下午出发前往估计失事地点降落,如不能降落即跳伞,核实情况后用电台向蒋介石报告。毛人凤随即召集局本部及驻重庆外勤机构少将级负责人20余人开会,传达蒋介石的命令。众人一听到这一命令,没有一个人自告奋勇报名。尽管毛人凤声泪俱下哀求大家:“同志们,委员长再三强调,一定要派个高级同志去。如果没有一个负责人肯去,岂不是显得我们军统的负责人太胆小怕死了吗?如果我能走开,我一定去,可是戴先生临走时,让我在局里处理日常事务,离不开。你们叫我怎么去向委员长复命呢?”


哭也不起作用,仍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因为毛人凤已同蒋介石分析了戴笠飞机可能出现的情况,除遇难外,还有一个可能是飞机迫降到中共武装控制的地区。有鉴于此,都盼着抗战胜利后熬出了头要升官发财之际的军统将军们,谁肯冒险进入中共控制地区?因为他们都知道:中共最恨特务!很可能会有去无回!


最后打破僵局的还是33岁的军统局少将总务处长沈醉,他非黄埔系小圈子,也非浙江江山同乡,而只是为报戴笠知遇之恩,表示愿去“共区”寻找戴笠。毛人凤和其他20多人兴奋异常,随即蒋介石亲自接见,安排一切具体事宜。正待拟乘飞机前往时,飞机坠毁地被发现。军统局少将级特务们李崇诗、王新衡、毛森、邓葆光、王一心等纷纷赶到现场,这些少将都有自备高级轿车,但当跟随戴笠当了十多年勤务兵和副官的贾金南抱着戴笠的已烧焦的残骸要求搭车回南京时,这些跟随戴笠多年受到提拔的大特务们,却没有一人肯让贾金南抱着对他们有恩的老长官上车。又恨又怒的贾金南,只能嚎啕大哭抱着尸体搭乘一辆大卡车回到南京。贾金南勤务兵出身,没有什么文化,以前给戴笠当勤务兵时,经常挨打挨骂,提成副官,也不过一个小小的少校。相比而言,这些将军们的所作所为真是不如一个小小的勤务兵!


据沈醉回忆,戴笠尸体送回南京后,草草整容更衣,放置到灵堂后,军统局从上海、南京、重庆等各处赶来的大特务们聚集到豪华饭店,大吃大喝,心情极佳。只有沈醉、邓葆光等几个人因感念戴笠知遇之恩而吃不下饭,绝大多数人觥筹交错,胃口大开,因为他们固然认为戴笠之死会使军统局的前途黯淡无光,但这些人在接收日伪财产过程中的贪污受贿再不用惧怕暴露而受到戴笠“家法”的处罚了。戴笠生前最恨部下贪污,轻则关押,重则毙命,有时贪污几十元都会被枪毙。戴笠一死,在这个恐怖王国中这些人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戴笠若有知,他再也想不到平时以他意志为转移、说一不二有无尚生杀予夺权威的恐怖王国的教主,竟然如此“人走茶凉”,如此被人蔑视!他一生制服多少枭雄,他九泉之下也会扼腕竟命丧一位小小的军统局处长手里!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