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因台湾国家安全局前财务人员刘冠军贪污案引发的机密文件外泄风波越闹越大,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台湾当局苦心经营的全球情报网濒临崩溃。


刘冠军原是国安局出纳组组长,2000年7月因涉嫌挪用、侵占一笔高达30亿元(新台币)的国安基金而遭司法部门调查。不久,他就潜逃外国,至今去向不明。


媒体揭开特务黑幕


泄密案风波首先是由国安局搜查《壹周刊》引起的。3月20日,台湾国安局突然派员秘访台湾高检署,称《壹周刊》第43期刊载有国安局的国防机密文件。数十名“警察局”和“调查局”的人员兵分三路,对《壹周刊》的印刷厂、总公司及撰稿记者住处进行大规模搜查,并查扣了16万多本杂志。


《壹周刊》刊载的“机密文件”披露,国安局以“当阳专案”基金的名义,掩护有关间谍机构,并支持外围组织,进行情报刺探活动。更为重要的是,《壹周刊》将台湾当局进行特务活动的公司名称和涉及款项一一列举出来。


《壹周刊》被搜查的当天,台湾《中国时报》以极大的篇幅,将更多国安局的国防机密捅了出来。报道称,李登辉于1994年同意设立总金额为35.03亿元新台币的“奉天专案”和“当阳专案”等秘密账户,用于对大陆的特务活动等。此消息一出,岛内舆论哗然。


2003年3月24日和25日,香港《星岛日报》又连续抖出了好几份“从特别管道获取”的“极机密”级文件(仅次于绝密级)影印本,详细刊载了台湾当局用“秘密账户”收买美、日政要的外交机密等。


情报头子垂头丧气


《壹周刊》、《中国时报》和《星岛日报》的报道对台湾的全球情报网造成了“灾难性冲击”。当时的台湾国安局长蔡朝明在内部谈话时垂头丧气地说:“这些机密文件的流失可能让我们沦为‘国际孤儿’,还有人会因此送命。”


国安局人员称台湾间谍的身份曝光后,接替者很容易被识破,所以没有人敢接,情报站也等同于瓦解。而台湾设在美国华盛顿的情报站站长杨六生因身份曝光,已奉命紧急撤站返台,其他在美、日、法、南非和中国大陆等的12个情报站也相继撤站。由于泄密范围太大,国安局正采取紧急措施,更换一切情报项目的代号、公司名称、银行账户、联络电码等,相关谍报人员的职务也要进行大规模调动。


据《星岛日报》报道,此次泄密事件使台湾当局在港澳及大陆的情报活动受到致命打击。台湾在港澳和内地的特务系统最难建立,外围掩护机关需多年才能有今天的规模。由于不少潜伏在内地的特务、外围公司已暴露,内地和港澳只要顺藤摸瓜,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目前,台湾当局下令撤除已经曝光的大陆工作站,并迅速转移在港澳地区已曝光的特务组织和外围机构。


此外,泄密案还影响到台湾的“国际情报合作”,其中台湾与美、日的情报关系受创最重。国安局证实,美、日方面已向他们提出“严重警告”。在美台电子情报合作方面,负责技术支持的美国国安局目前已要求台湾方面采取安全保护措施。


但最让台当局头疼的是,他们不知道刘冠军到底掌握了多少机密文件。据说这些机密文件已被复制成光盘。如果这些文件继续外流,台湾“辛苦建立的情报网及国际合作关系将毁于一旦”。鉴于此,台湾国安局、“调查局”等间谍机构,计划秘密展开一项特别行动,监控媒体、刘冠军的亲友及其他可疑人士。目前,国安局动员了4个工作组、各县市工作组的200名特工,防止机密文件再次曝光;“调查局”也大规模调动特工,严密监控可疑人士。

特务机关怎么运转


台湾的情报系统主要源自国民党在大陆时期的军统与中统,历经蒋氏父子及李登辉的改造与调整,演变为今日的六大单位。国家安全局有“情治太上皇”之称,主要职能是督导、协调和配合其他情报系统的间谍、反间谍业务;军事情报局前身为军统,后改为“国防部情报局”,主要从事针对大陆及海外的军事情报业务……


国安局和军事情报局都有“枪口对外”的职能,在全球范围内大搞间谍活动。国安局的间谍假借各种身份散布在世界各地,所以,一旦窃取情报的活动被发现,往往能通过“外交渠道”得以脱身;而军事情报局的间谍大多是台湾现役军人,以窃取机密情报为要务,工作环境和情报搜集手段最为隐秘。


台湾间谍自进入情报系统开始,就会有一个新的名字。他们首先要接受严格的训练。在训练中,他们要学会用特殊的墨水、代码发送和接收情报,连书写信件都有一套秘密的方法。一名台湾官员曾声称,他们训练出的间谍“极其优秀”。


那么,台湾间谍是怎样被训练“成材”的呢?据权威人士透露,在台湾的阳明山区,有一个鲜为人知的间谍训练基地——山竹山庄。它隶属于台湾军事情报局,里面有不少美国情报专家。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说,目前,有相当数量的美国退伍或现役军事技术人员在这里和台湾军方人士一起工作,他们已经在阳明山的这个基地里工作了两年以上。


该基地藏在大山深处,与世隔绝,里面有一块靶场,新学员要在这里完成射击和爆破训练(海上训练在澎湖湾进行)。这个基地中最神秘的就是位于后山的训练营。这里24小时都有重兵把守,“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接受培训的学员被带进这深山老林里,住进一座座小房子,一人一间屋子,吃饭、休息都不许出屋。他们每天都要面对密集的训练课程。教官和学员采取一对一交流的方式,并且彼此都戴着斗笠,谁也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三个月后,“学业有成”的学员会被专车送出大山,成了专门搜集高级机密情报的“高手”。


接下来是黑暗时期


台湾在全球范围内广泛部署间谍网。美国媒体曾披露说,在与台湾有经济和政治往来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都有台湾间谍的影子;在所有的大国,台湾都会秘密设立情报站。有人估算认为,台湾海外间谍站的数目有数百个之多。尽管此次台湾谍报系统阴谋败露,十余个情报站被迫撤掉,但多数仍然存在。情报专家认为,还未曝光的那些间谍虽然还躲在隐秘处,但可以想象,其中肯定有人在发抖,因为说不准哪天他们的秘密也会被抖出来。


台湾情报网的情报刺探范围极其广泛,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各个领域。例如,台湾在日本的间谍除对日本的军事动向非常关心外,甚至对日本周围海域的潮汐现象、港口货物进出量等也不放过。但是,台湾间谍最想得到的情报大多和大陆有关。他们往往想利用大陆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分歧,横插一杠子,从中渔利。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一名台湾间谍曾以商人的身份多次“拜访”一名俄罗斯政界人士,企图搞到中俄关系的核心机密。即便是对美国大老板,台湾间谍也不放过。但台湾情报网的保密功夫显然不怎么样。2000年9月,美国政府的一份秘密备忘录称,台湾间谍企图获取美国的武器技术以及大量的经济情报等,“对美国构成了严重威胁”。这份备忘录要求美国对台湾采取反制措施,向台湾发出警告。


尽管台湾间谍被吹得神乎其神,但实际上,到底水平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不久前,台湾军情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官说,在国民党当局退守台湾后的50多年间,一共有3000多名台湾间谍在针对大陆的间谍活动中被捕或失踪。他承认,大陆的安全部门对台湾间谍的行动几乎了如指掌;而台湾在大陆以外损失了多少间谍,就不得而知了。


一些情报专家指出,号称“神通广大”的台湾情报网经历了这次打击,很难“迅速恢复往日的辉煌”。他们认为,改变了接头暗号、代码等,不等于台湾的情报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现在,各国都加强了对台湾的戒备程度,并对台湾的情报网有了一定的认识,台湾情报系统将面临一个“黑暗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