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事:中国军方坚决保护巴铁,美国威胁欧盟!上

雷达王 收藏 2 518
导读:星期五 09年05月22日 以色列:不会坐视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力,在伊核问题上有军事行动自由 [耶路撒冷消息]据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国家安全顾问乌齐?阿拉德21日说,以色列不会坐视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力,在伊核问题上以色列拥有采取军事行动的自由,以消除伊朗核计划对以方的威胁。 据以色列军方电台当天援引阿拉德的话报道,内塔尼亚胡日前访美时曾向美方高层表明了以方的上述立场,奥巴马政府中的“多位要员”对此表示认同。他说,美方很清楚以色列的安全需求,也很清楚以色列有可能在事先不知会美国

星期五 09年05月22日

以色列:不会坐视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力,在伊核问题上有军事行动自由

[耶路撒冷消息]据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国家安全顾问乌齐?阿拉德21日说,以色列不会坐视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力,在伊核问题上以色列拥有采取军事行动的自由,以消除伊朗核计划对以方的威胁。

据以色列军方电台当天援引阿拉德的话报道,内塔尼亚胡日前访美时曾向美方高层表明了以方的上述立场,奥巴马政府中的“多位要员”对此表示认同。他说,美方很清楚以色列的安全需求,也很清楚以色列有可能在事先不知会美国的情况下对伊朗核设施发动袭击。 目前,伊朗方面尚未对以方的上述说法予以回应。

近期曾警告以色列不要突袭伊朗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莱昂?帕内塔20日向媒体表示,他“很确信”在伊核问题上以色列会与美国协调战略。如果以色列单独采取行动,突袭伊朗核设施,这将给以色列带来“大麻烦”。

美国等西方国家指责伊朗发展核计划旨在秘密发展核武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多项决议,要求伊朗暂停铀浓缩活动。但伊朗坚称,自己的核计划只用于和平目的。

今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后,表示愿意通过与伊朗的直接对话解决美伊两国间存在的各种分歧,这引起以方担忧。以方虽勉强表示支持美伊对话,但敦促美国为对话设定时限,并一再表示,为消除伊朗核计划所构成的威胁,以方不排除任何选项,其中包括对伊朗核设施发动突袭。

内塔尼亚胡本月18日至19日对美国进行了访问,同奥巴马就伊朗核问题、巴以和平进程等进行了会晤。内塔尼亚胡在会晤后对新闻界说,他与奥巴马已就伊朗核问题达成了“重要谅解”。

[时事点评]大家知道,在不久前,针对“美国警告以色列:不要在未通知美方的情况下,对伊朗核设施发动突然袭击”的新闻,东方评论员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第一:诸如“以色列执着地要军事打击伊朗核项目、哪怕是自己单独行动也要干!而美国则拼命地拉着以色列的手不放”之类的“新闻”,已经纷纷扬扬多次了,可谓是见怪不怪!在我们看来,这种“此地无银三佰两”的“警告技俩”,由于重复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早已令人失去了“讨论的兴趣”;

第二:我们认为,尽管我们已经没有兴趣去讨论“该新闻”本身,但仍然要强调:这是种“战争警告”,仍然值得方方面面高度警惕;

第三:我们还认为,“美以”之所以一再以“双簧”的手法玩这套已令人失去兴趣的“老把戏”,恐怕在于两大原因:

●再谈华盛顿“不敢对朝核问题用强”、而“只敢对伊核问题用强”的无奈

首先:这与华盛顿“不敢对朝核问题用强(这已为事实所证明)”、而“只敢对伊核问题用强”的无奈相关。

华盛顿的“无奈”主要是中国外交部在朝核问题上的“军事态度”不仅非常强硬且极其明确。我们知道,在朝鲜因“种种原因”准备进行第一核试验之前,华盛顿是狠话说尽,并冲着朝鲜公开划了一条所谓“不得核试、否则武力打击”的“朝核红线”。

然而,就在巴基斯坦前总统穆沙拉夫06年9月揭露布什政府“一度威胁要将巴基斯坦炸回石器时代”、从而向方方面面(其实是中国)发出“呼救信号”之后,仅仅10多天的时间,准确地讲,就是在2006年10月9日上午,就是在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结束访华行程、赶赴韩国汉城、且准备降落的档口,朝鲜引爆了第一枚核装置。

之后的真实情况就是:在“高调批评”朝鲜“悍然”进行核试验的同时,中国外交部也迅速地明确了“两个态度”,即:军事解决朝核问题是不可想像的;中国与朝鲜之间几十年前签署的、具军事保护性质的“中朝友好条约”仍然有效。

●中国外交部在朝鲜第一次核试验前后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无非在做如下警告

显然,就如我们当时所强调的,中国外交部在朝鲜第一次核试验前后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无非在做如下警告:

其一:06年10月爆发于东北亚的核冲击波,就是对06年9月发自南亚方向的”呼救信号”之最为及时且最为强悍的回应;

其二:如果有人想在南亚破局,就必须承担东亚破局的后果;

其三:如果有人想在南亚“寻找”战略翻盘的捷径难,就得准备去面对、并自信有能力处理好现有大西洋安全框架被全面颠覆的局面。

值得强调的是,当时,我们对所谓“现有大西洋安全框架被全面颠覆的局面”有两种设想,而中国可以选择默认日本跨进核门槛,从而鼓励日本摆脱美国的军事控制,直接将美国“和平地”赶出东亚(尽管中国的国家安全也将因此而更趋复杂化,但那是后话),只是其中的一种。

●美国对朝鲜第一次核试验的“最后处理方式”,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一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有心在南亚方向寻找“翻盘捷径”的华盛顿,其对朝鲜第一次核试验的“最后处理方式”,其实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那就是:美国人即没有准备去面对、也没有信心处理好“现有大西洋安全框架”被全面颠覆的局面。起码在当时是这样的。

显然,在伊核问题上,尽管伊朗的态度也非常强硬,尽管“中欧俄”也一致反对军事解决,但却没有谁像中国在朝核问题中那样明确地警告美国“军事解决是不可想像的”,更没有人与伊朗签有“军事保护性质的条约”并“确认”它是有效的。

所以,对朝核问题不敢用强的美国,在伊核问题上还是可以玩这种“准备军事解决”的游戏,因为军事解决伊核问题并不会带来与“中欧俄”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

●在东亚,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敢出头“替”华盛顿“军事打击朝鲜核项目”

其次:就如首席评论员所指出的那样:在东亚,即因为“中朝友好条约”仍然有效,也因为相信朝鲜跨入核门槛也的确有机可趁,因此,尽管日本与韩国都是美国的东亚军事盟国,却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敢出头“替”华盛顿“军事打击朝鲜核项目”。

结果就是,在朝鲜声称准备跨入核门槛的时候,美国人不得不亲自上阵,直接与中国的“军事盟友”交手;而在朝鲜第一次核爆炸的冲击波中,军事上超强的美国人,最后又不得不弄了片“那是个失败的核试验”做“遮羞布”、来为“自己的只敢动口不敢动手”遮羞。

●一再警告“以色列不得私自军事打击伊朗”的华盛顿、极力想让“非美势力”、特别是欧盟“仔细斟酌”的一面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问题,也就不难明白两个道理:

第一:一个即愿意、且也敢出头替华盛顿“单独军事打击伊朗核项目”的以色列,作为一枚“中东钢钉”,对美国中东战略、甚至全球战略而言,是多么地重要。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这是一再嚷嚷着要军事打击伊朗的以色列想让华盛顿决策层“铭记在心”的一面。

第二:“有”一个即愿意、且也敢出头替华盛顿“单独军事打击伊朗核项目”的以色列,对美国中东战略、甚至全球战略而言,无疑是一种“具操作性的战略选择项”。对这一点,首席评论员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正是一再警告“以色列不得私自军事打击伊朗”的华盛顿、极力想让“非美势力”、特别是欧盟“仔细斟酌”的一面。

●“中欧俄美”之间、特别是“欧美”之间出现了某种异动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以色列再次改口、公开声称“不会坐视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力,在伊核问题上以色列拥有采取军事行动的自由”、且“一度警告以色列不得私下行事”的奥巴马政府中“多位要员”也“对此表示认同”的背后,是“中欧俄美”之间、特别是“欧美”之间出现了某种异动。

在进一步展开这个讨论之前,我们再来阅读几则消息。

以色列鹰派坚守耶路撒冷所有权 华盛顿会晤无果

[华盛顿消息] 据美国媒体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1日坚持称,整个耶路撒冷将永远归以色列主权所有。然而就在他发表这一讲话前的几个小时,以军还遵守承诺拆除了位于约旦河西岸的一处非法哨所。

内塔尼亚胡在纪念以色列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的42周年庆典上发表了上述言论。他称:“以色列的首都是一个统一的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过去一直是我们的,将来也将永远是我们的。它绝不会再次被割裂。”

美国希望斯里兰卡政府与国际社会合作救援难民

[华盛顿消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伊恩凯利21日说,奥巴马政府希望斯里兰卡政府提供一切必要的合作,确保国际救援机构顺利进入斯政府军与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发生冲突的地区开展救援工作。

凯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方敦促斯里兰卡政府允许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联合国救援机构立即进入先前冲突地区评估当地伤员的需求和福利状况,并允许这些救援机构“完全和不受限制”地进入国内流离失所者集中的营地开展全方位救援工作。

凯利说,解决斯里兰卡人道主义危机的最好途径是使那些国内流离失所者能够本着自愿的原则,尽快以一种“安全和有尊严”的方式返回家园,美方愿同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合作处理斯里兰卡的人道主义需求。

凯利说,美方认为,内部冲突的结束使斯里兰卡获得一个新的机会,以寻求民族和解,建设一个民主和包容的国家,美方相信斯里兰卡政府能够通过推动与泰米尔及其他少数民族达成权力分享协议赢得和平。

据报道,自4月下旬以来,斯政府军同猛虎组织的军事冲突已导致斯东部和北部地区至少26.5万人逃离家园。

斯里兰卡政府21日宣布,在彻底击败反政府的猛虎组织后,它将通过实施向地方政府下放权力为主要内容的宪法第13条修正案来解决民族问题,同所有党派展开广泛对话,以实现持久和平与民族和解。

俄罗斯拟让西伯利亚“加入”中国东北振兴计划

[莫斯科消息]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透露,俄罗斯政府将结束制定远东地区和西伯利亚开发战略规划工作,这一规划将与中国边境地区发展计划捆绑在一起。

梅德韦杰夫在边境合作会议上说:“政府将结束制定远东地区和西伯利亚开发战略计划工作。”他说,振兴远东地区和外贝加尔应与中国振兴东北计划在工作层面上协调一致。

梅德韦杰夫表示:“我本人曾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补充说,合作特别计划草案已经起草完毕。

梅德韦杰夫还说,需要吸引中国投资进入俄石化企业、煤炭开采、码头转运、外贝加尔和远东地区电站建设项目。他说,俄罗斯和中国在纳霍德卡、符拉迪沃斯托克、乌苏里斯克等地建设热电站方面具有广泛的合作前景。

梅德韦杰夫称,中国是俄罗斯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之一。

资料:欧盟官员:俄格等各方就安全问题进行建设性讨论

[东方档字NO.200905200411]日内瓦5月19日消息,第五轮格鲁吉亚问题国际会议19日在日内瓦结束,主持会议的欧盟格鲁吉亚问题特别代表莫雷尔表示,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等有关各方就地区安全和人道主义问题进行了“建设性”讨论。

莫雷尔在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当天的会议是在“建设性气氛”中进行的,与会各方以工作组的形式就地区安全与稳定以及人道主义问题进行了讨论。他特别强调,尽管这轮会议在18日开始时遭遇阿布哈兹代表缺席、俄罗斯和南奥塞梯代表退场的挫折,但有关各方均参加了19日的会议。

莫雷尔说,在会议中,各方重申要执行在2月份第四轮会议上达成的安全机制,该机制旨在防止和解决突发事件。各方还讨论了难民回归、难民合法身份以及恢复供水和供气等人道主义问题。各方还同意于7月1日举行下一轮格鲁吉亚问题国际会议。

第五轮会议原定18日和19日召开两天,但18日会议刚一开始,俄罗斯代表团和南奥塞梯代表团就以阿布哈兹代表缺席为由宣布退出。阿布哈兹方面先前已宣布抵制这次会议,原因是联合国的相关报告把它说成是格鲁吉亚领土的一部分。

资料:乌克兰总理宣布拟要求总统将国防部长撤职

[东方档字NO.200905210128]据俄罗斯媒体5月20日报道,乌克兰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20日宣布将要求总统尤先科撤去现任国防部长尤里?叶哈努罗夫的职务。

季莫申科当天在政府会议上宣布:“今天我作为总理,亲自查看了所有资料(监察局的调查资料),我检查了所有关于证据的文件,我可以指出国防部贪污预算款项是史无前例的行为……因此,我今天将致函总统,信中将附带这些调查结果。根据乌克兰宪法规定,我们要求向最高议会提出撤消国防部长的职务。”

季莫申科还表示,将向最高议会高层提出成立临时调查委员会调查国防部腐败问题的要求。

[时事点评]上面,我们一共罗列了五则新闻与资料片段,它们的相关重点如下:

第一:内塔尼亚胡在纪念以色列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的42周年庆典上声称:“以色列的首都是一个统一的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过去一直是我们的,将来也将永远是我们的。它绝不会再次被割裂。”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作为以色列政治人物最具代表性的强硬派,内塔尼亚胡讲出这些“心里话”并不令人意外,令人意外的是讲话的时机,请大家注意,在发表讲话之前一天,他才从华盛顿回来,据说“.......在与奥巴马的会晤中,由于奥巴马支持‘两国方案’,主张通过谈判解决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并敦促以色列拆除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建筑,而鹰派的以色列领导人却坚决反对巴勒斯坦建国,在耶路撒冷地位的问题上也表现出了绝不退让的态度,因此造成双方出现分歧,未在此次谈判中获得任何成果”。

然而,东方评论员也注意到,除了强硬地强调“耶路撒冷绝不会再次被割裂”之外,内塔尼亚胡还决定继续兴建犹太人定居点,但他也似乎“温柔”了一回:就在他发表这一讲话前的几个小时,以军遵守承诺拆除了位于约旦河西岸的一处非法哨所。

显然,这份承诺是他向公开支持“两国方案”的奥巴马做出的。但耐人寻味的是,在中东方向,“到处倾听”的奥巴马团队到头来“似乎只有能力”拿掉一处哨所,不要说“两国方案”之类的“关键性大事情”了,即便是犹太人定居点这种“关键性小事情”,也做不下去。

●美国极力想让欧盟“仔细斟酌”的战略选择项,其核心是什么?

非常清楚,一再嚷嚷着要军事打击伊朗的以色列、其想让华盛顿决策层“铭记在心”的那一面,即:一个即愿意、且也敢出头替华盛顿“单独军事打击伊朗核项目”的以色列,对美国中东战略、甚至全球战略而言是多么地重要,的确已经让奥巴马“铭记在心”了。

然而,这只是问题的一面,问题的另一面在于:一再警告“以色列不得私自军事打击伊朗”的华盛顿,极力想让“非美势力”、特别是欧盟“仔细斟酌”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是:“有”一个即愿意、且也敢出头替华盛顿“单独军事打击伊朗核项目”的以色列,对美国中东战略、甚至全球战略而言,无疑是一种“具操作性的战略选择项”。

显然,万不得已,以种种方式、或和平的方式、或非和平的方式,“拆掉”欧盟赖以维持其全球政治地位、特别是中东政治地位的伊核六方会谈框架,就是这一战略选择项的核心。

值得强调的是,从华盛顿的外交动向来看,在向美国提供阿富汗配合、巴基斯坦配合之前,由于欧盟坚持美国必须首先兑现“让渡国际金融监管权”,但拒绝兑现的华盛顿似乎更想让“迟迟不愿意”拿出阿富汗配合、巴基斯坦配合的欧盟明白一个现实,那就是:在美国“万不得已”选择“拆掉”伊核六方会谈之前,它与中国、俄罗斯有的是交换筹码,这种交换将让美国有足够的空间去撕掉“大中东计划与地中海计划”之间的“交换协议”,如果欧盟继续在“兑现”的问题纠缠不清的话。

●内塔尼亚胡在该问题上的公开倒退,意味着“欧美”间的“中东交换中亚、南亚”出现了重大变量

就目前而言,欧盟推动并落实“两国方案”、急于实现中东和平进程的目的,在于启动地中海计划、掩护“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以和平的方式展开,继而从政治、军事、经济层面彻底整饬整个欧洲,为欧元取代美元提供全面的支撑。而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原本就是巴以能否实现和平的核心问题之一。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内塔尼亚胡在该问题上的公开倒退,意味着“欧美”间的“中东交换中亚、南亚”出现了重大变量,意味着“欧美”之间的战略互动出现了“异动”,这必将投射到科索沃问题上,投射到格鲁吉亚问题上,甚至投射到与科索沃、格鲁吉亚有联动关系的南亚问题上。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下面,我们再来阅读下面的几则新闻与资料片段,看看这些稿件中又说了些什么:

第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伊恩凯利21日(北京时间22日)说:美方认为,内部冲突(指斯里兰卡政府彻底打败泰米尔猛虎组织)的结束使斯里兰卡获得一个新的机会,以寻求民族和解,建设一个民主和包容的国家,美方相信斯里兰卡政府能够通过推动与泰米尔及其他少数民族达成权力分享协议赢得和平。

●斯里兰卡内战何以持续数十年而无解?

我们知道,斯里兰卡内战之所以持续数十年而无解,就是西方大国、包括印度在内的外部势力“充分干预”的结果。如果从“结果”倒推,那么,斯里兰卡内战之所以“终于结束”,就在于西方大国、包括印度在内的外部干预势力“已经势弱”、至少“已被充分平衡”的必然。

值得强调的是,这份平衡力量的中坚就是北京。

●在美国对斯里兰卡局势给出积极评价的背后,即有一分无奈,也有一分诡异

因此,如果我们从这一层面去观察问题,也就不难看出,在华盛顿公开认为“内部冲突(指斯里兰卡政府彻底打败泰米尔猛虎组织)的结束使斯里兰卡获得一个新的机会”、从而给出积极评价的背后,即有一分无奈,也有一分诡异: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无奈”,在于美国人终于显现出这样一种姿态:由于“相对实力”的猛降,在新的国际形势下,在南亚方向、甚至在全球层面,美国需要“以实际行动”而不是“到处倾听”来做出某种“战略取舍”,以寻求新的战略平衡、或寻求新的战略空间;

●印度大选顺利结束,美国在南亚实现“成功破局”的“唯一希望”就此破灭

所谓“诡异”,在于时机的敏感性。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由于印度大选大体顺利(执政党获胜、选举揭晓期间仅有小的袭击事件),在“孟买恐怖袭击后续发展”中总体保持了一份清醒的辛格政府、“还有机会”继续带领印度在扑朔迷离的南亚风云中继续保持清醒。

而根据我们之前的评估标准,起码到目前为止,美国在南亚实现“成功破局”的“唯一希望”就此破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