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在脑海里的战斗故事

金语良言 收藏 4 4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辑语]又是一位43军战友的文章,又看到了43军的丰功伟绩。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越南当局为了实现其建立“印支联邦”称霸东南亚的野心,无视中国政府的多次劝告和警告,蓄意挑起边境事端,严重地威胁着我国边疆的安全和建设。为维护祖国领土主权的完整和尊严,我军驻广西部队奉令于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在东起防城各族自治县东兴公社,西至那坡县平孟公社的广阔线上,向越南侵略者展开了全线还击,一举攻克了越南军队长期坚固设防的高平、凉山两个省城及同登、东溪、复和、朔江、通农、禄平、广渊、河安、那岑、七溪、茶灵、重庆等县级城镇,和云南边防部队一起,给越南侵略军以惩罚性的打击。至此,越南当局自吹的“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永远不可战胜”的神话美梦彻底破灭。这一正义行动,博得了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广泛支持,鼓舞了世界上备受霸权主义者欺凌和压迫的人民的斗争勇气。


部队奉命调防

一九七八年冬,我们所在的原武汉军区驻河南的43军奉中央军委命令调防到广州军区驻广西边防,进驻广西后,部队在扶绥县进入临战训练。广西与越南北部接壤,地形、地貌、气候,乃至人文情况相近。部队按实战的要求进行山地、丛林、溶洞、河流训练演习,训练一段时间后,部队奉命再次开进,进驻边境龙州县,做参战前的动员和准备。随后,部队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急行军开进了战斗隐蔽出发阵地,开始给部队配发弹药,补充战备干粮,侦察敌情,确定隐蔽接敌路线,作进一步的战前动员,等待进攻出发的命令。

时至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胜利30周年纪念日,回首战事,仍是记忆犹新的战斗故事。


除夕之日没过年

一九七八年腊月农历年小。二十九日,那是一个难忘的除夕之日。一年一度欢度佳节迎新春,众所之望,本应皆大欢喜,但在我们营地,时至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没有一点欢声笑语和过年的氛围,只有满脸的忧伤和悲哀。是因为要发生战争紧张吗?是因为每逢佳节倍思亲吗?是因为环境艰苦连队没有作过节准备吗?都不是。

腊月二十九日,部队临战训练如火如荼,按在山地、丛林、河流、溶洞作战的实战要求,我们营新扩编的九连,人人配戴武器装备,在当地一条河流里进行武装泅渡科目训练。训练中,警戒员、安全救护员安排就位,根据假设的敌情,连队不时变换着战斗队形,坚持在河水中训练,半天训练结束,人人筋疲力尽。但人人都明白,只有训练时多流汗,战时才会少流血和不流血,没有一个战士报怨苦和累。炊事班的战友在当地老百姓的帮助下,为连队准备好了。用一个战备盆装的3至4样的炒菜,一个班共吃一盆,一个连队共喝一个大盆装的汤,还有当地老百姓送的年糕,没有酒水喝的团年饭,也算是丰盛的了。部队集合清点人数准备吃团年饭时,从兄弟九连传出消息,少了两名战友,这使团跟随我们营的3号首长和全营官兵都非常吃惊,都同时预感到是在河水里泅渡训练出了事,集合的队伍从面向团年饭的方向转向了冰冷的河流方向,盼望着奇迹出现。连队迅速组织水性较好的战友跳入河流中寻找失踪的战友。由于训练体能大量消耗,再加上对河流的情况不熟,轮流潜入水中搜寻都未果,部队只好向当地老百姓求援,老百姓来到现场说:“这段河流很怪,你们不应该在这里训练。”他们进行必要的安全准备后,潜入河水中,终于找到了两位早己被河水吞食了生命的战友。此时,群山低头,河流停流,全营官兵摘下军帽,为辞世的两位战友默哀,无限悲痛的为他们举行了简朴的追悼会。团首长在追悼会上说:“这一血债要记到越南当局的头上,所有作战部队的官兵要化悲痛为力量,老帐、新帐跟越南当局一起算。”我们含泪送走了两位为作战而训练,但还没有参战就牺牲了生命的战友。再也没有情性去吃那四菜一汤的团年饭了。这一年的除夕,成了一生的记忆。


老乡不能当孬种

二月十七日凌晨,部队接到隐蔽接敌出发命令,我们全副武装,从隐蔽阵地向战斗进攻出发阵地接近,人人思绪万千,默默无声,只有不时传递的有关战斗口令。当我们途经营部指挥所时,看到了在营部任上司的老乡魏世虎,战友临别前的见面,显得非常珍贵,彼此在心里感慨万千,不约而同的泪流满面。那不是因为要去打仗怕死而流的泪,大家深知战争的残酷无情,流出的是战友情义升华的泪水。魏世虎开口安慰说:“我们这次出击,不管有多少危险和不测,在战场上,我们老乡都不能当孬种,不能当逃兵,我在营部指挥所,相对要安全些,若是哪位老乡战友硬是真的光荣了,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想法把他弄回国去。”

部队在荆棘丛林中继续前进。在东方露出一片白鱼肚时,我们已按时到达战斗进攻出发地域——“靠矛山”半山腰。三发信号弹腾空而起,在靠矛山上空划出三道电光,我炮兵群猛烈的炮声齐吼,火光满天,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了。我们连队在一侧配合主攻九连,象一只只猛虎扑向靠矛山的第一个山头,被越寇长期侵占的我国领土813.7高地,歼灭该高地之敌后,部队以迅猛的动作,协同向靠矛山主峰823高地进攻。我们迅速抢占有利地形,用60迫击炮、40火箭筒向敌阵地的明碉暗堡进行火力压制,只见硝烟弥漫,土石飞溅,一场激战,越南士兵死的死、伤的伤,碉堡、战壕里的越南士兵被我军喷火器喷出的火焰烧得像木炭,臭气剌鼻。越军长期盘踞的靠矛山制高点被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为大部队全线进攻开辟了一条通道。

这一战斗,缔造出一个老乡爆破战斗英雄侯满厚。也有战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打扫战场时,我看见了公安籍战友邓理祥,他躺在战地上,四肢仰面朝天,他的大腿内侧被敌人的压发地雷炸崩了一大块,差一点把他的那个给炸崩了,他吃力的对我说:我已经不能继续坚持战斗了,你把我身上的弹药全部带上吧,战场上武器弹药与生命是并重的。我简单地安慰了他几句,取下他身上的弹药,奉命向敌纵深进攻。


508高地情结

收覆靠矛山之后,主攻九连转攻为守,我们改为打穿插,部队由此进入了更加艰苦的战斗历程。战争本来就是千变万化,又因为任务是打穿插,每天都会受领好几个命令,占领一个又一个战略高地。每到一高地都要修筑战斗工事,在别国土地上作战,可谓困难重重,因后勤保障跟不上,我们出发时携带的供三天用的干粮和弹药,支撑了一周,还没得到补充,可以说是弹尽粮绝。全团部队只好在508高地集结,等待补充战斗所必须的物资,作短暂休整。在向508高地靠拢,经过一片开阔地时,看到了一具具没来得及收拾,已经发胀的战友尸体,牵挂老乡战友的心情油然而生。在部队休整间隙,我们想法约见了老乡战友,老乡战友安然无恙,心里非常宽慰。只是因为饥饿、疲劳,大家都已明显的体力不支,魏世虎转回营部指挥所拿来了巴掌大的一块压缩饼干,把它放进随身携带的杯子里,酌满一杯子水,用一根小棒子将饼干捣碎,让相聚的几个老乡战友一人喝了一口,就这一口只在嘴上沾了一点点颗粒的饼干水,使大家的体力恢复了很多,使战友间情义更加浓厚,也好象为下一场战斗积蓄了精力和体力。就这样小聚后,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战斗岗位。这天的晚上,临战前从福州部队抽调的骨干,补充到我们连队的一班长,带领战斗小组在阵地前站岗时遭到敌人袭击,他还没等来补充的给养,他倒下了,他饿着肚子倒下了,仅头部就中了7发子弹,僵硬的尸体蜷缩成一团,实在是凄惨,更让人心寒的是,战斗结束后,在边境烈士陵园里没有找到刻有他名字的墓碑。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从进入隐蔽阵地开始,到班师回国共30多天,我们天当房、地当床,没有洗过脸和澡,没有换过一次衣服,任凭日晒夜露,风吹雨淋,脸上的胡须长了,头上的头发长了,身上的衣裤在山林中被撕得缺袖短腿的,根本就没有了军人的形象。但我们有幸活着回来了。还在火线上被党组织批准入党,荣立了三等战功。

战争给我的感受是:战争太残忍了,我们希望全世界的人民和平相处,人类永远不要战争。


作者:杨祖荣,男,1957年2月出生,巴东县溪丘湾乡人,中专学历。1976年12月应征入伍,历任战士、班长、排长、陆军信阳步兵学校学员,营部书记、政工干事。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参加了七溪方向作战,1996年4月调至巴东县人事局工作,国家公务员。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