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团长不是那样的!”那个狗日的参谋一听连长这样说马上就急了,搁谁谁也得急。。。

“闭嘴!”团长马上打断了他


“李钊让你的人带回!你跟我来!”团长发话了,他不可能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处理这件事的。


“你去把参谋长叫来!”团长又对旁边的参谋说了句!!


我们眼看着连长跟着团长走了,但我们心里并不为连长担心,我们相信他们肯定不会群殴我们连长的,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人民军队呀!最多是被团长K两句就得了,再说连长今天向我们展示了他那栽脏陷害高手的风范,让我们更加相信连长不会吃亏的。


后来听说团长和参谋长把连长和那个狗日的参谋骂的狗血喷头,不是为别的,团长说,你们两个操蛋玩意,还知道自己是干部吗?当着兵的面打架,有本事,你们俩个现在在这里打给我看。。。


听说连长当时什么都没说,马上撸胳膊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可惜那个参谋不给连长表现的机会。。。他他娘的早就躲在参谋长身后去了,连长就是再混也不敢和参谋长死磕呀。。。


后来又听说参谋长把那个参谋给训的都不像男人了,原因就是他不敢和连长打架。。。。。。


也了这事以后吧,所有的参谋都看我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那感觉就像我们把他们媳妇给抢跑了一样。。。。


我们看他们也不顺眼,总觉得他们是绣花枕头,不中看也不中用。。。。


战争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既然是要玩就要把他们玩死。。。


夜幕很快的降临了。我们的计划也在一步步的实现着。。


在所有的人都钻进帐篷以后。我悄悄的爬出来,在这帮狗日的参谋住的附近有两个岗哨,我把一切都观察以后就躺到帐篷里好好的睡了一觉。


凌晨两点钟,我的上的电子表响了。。我看了一眼手表。。


然后轻轻的把一边的胖子和小牟拍醒了。。。


我们三个人披着床单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最简单的雪地伪装)


我从远处看了看那两个哨兵,困的都有站不住了。和平年代就是这个德性,根本就没什么警惕性。警惕性都是敌人给打出来的。。。


我向他们两个做了一个手势,我们三个迂回着就到了,那帮家伙住的帐篷,他们住的是班用帐篷,比我们住的单兵帐篷好多了,又干燥,又保暖,妈的总说官兵一致,为什么不让我们住班用帐篷呢!!


这帮狗日的参谋们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他们的的警惕性本就那么的不高。。。


我们三个摸进帐篷他们一点感觉也没有。。。后来曾经想过那天晚上如果我们三个真的是敌人的话,不能说把整个团都给灭了吧,最起码把这帮指挥系统的人都给干掉是不成问题的。。。


我轻轻的摸到一个铺边上,轻轻的把他的腰带给抽了下来。。。。哼哼。。


胖子和小牟也是挨个床头的把他们的腰带都给抽了出来。。。。


就在我把手伸到一条裤子的时候,突然响起一声“稍息!立正!”


当时我迅速的趴到床铺底下,我一看他们两个也隐蔽的很好,一年多的侦察兵不是白当的。


过了一会没什么动静了,我抬起头来看了看,然后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革命尚未成功,我们不会放弃的。。。。


没多大工夫我们就把所有人的腰带全给抽跑了,原来我们打算连团长和参谋长的也顺手给抽了,(政委在团里留守)后来怕事情太大收不了场,就没去。


当我们把“敌人”收拾完后准备撤离战场的时候,胖子突然又停住了,胖子指了指外面的雪堆,又指了指脚上的鞋,我们两个马上就明白了,胖子这个家伙太损了,比我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我们三个又跑到外面每个个都抱了一大堆的雪,然后在他们每个人的野战靴里放上一大把雪,这样可以让他们在明天早上享受一下雪浴的感觉。。。。。。


把这一切做完以后,我们三个就偷偷的摸出了帐篷。。我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十几条腰带全给埋了起来。然后我们回到帐篷里又开始找周公开会去了。。。


就在我做梦娶媳妇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一阵紧急的哨音!


“操他奶奶的,拉练也不让人消停!!”我低声骂了一句就开始穿衣服,打背囊!


这时我就听到不远处的那帮鸟参谋们的帐篷里像炸了窝一样!!


“我的腰带呢!”里面传出来,一个又一个的声音!他们都在找自己的腰带!


“找吧!就算你们把地挖开三尺,再埋上你们也找不到!!”我一边飞快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和胖子和小牟他们乐。。


小样跟我们斗,虽然说你们是干部我们是兵,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比你们笨,相反在一些特定的环境里我们可能比他们还要聪明,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框框限制我们。。。


我们都收拾好站在外面好一会儿,才见那些平时威风凛凛,狐假虎威的参谋大人们一个个提着裤子出来站在那里!


虽然说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官兵平等的,但有些时候必须是官兵平等,毕竟战场上的子弹不认识军衔呀!!!


你总不能在子弹飞过来的时候,高举双手在那儿大声的高喊我是干部,别打我吧!


我在远处就看到他们,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每个人的双手都插在腰里拉着自己的的裤子!!!


团长站在集合场眼盯着我们,眼睛里往外发蓝光,他那意思就想要折腾死我们,心里才舒服。。。。


宁静的集合场,除了有序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充分的显示了我们的素质。


等所有的人都不动了,团长看了看手里的表。。。


他的眼睛扫视着眼前的这支部队。


当他的眼睛看到那些提着裤子的参谋的时候,团长的脸突然显现出一丝绿光。。


“你们他妈的不会立正吗?!|”团长的两只眼睛瞪的比我们早吃的鸡蛋还要大。。。


原本团长的眼睛和鸡蛋没有可比性,但我们的鸡蛋实在是太小了,不知道为什么,给出们下蛋的鸡都下的是那种袖珍的小蛋。。。。。


当时那些参谋大人们就有点站不稳了,他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团长是谁的面子也不会给的。。


“团长,我们的腰带不见了!!”|一个参谋战战兢兢的站出来小声的说!


“什么!腰带不见了!你们他妈的怎么不把你们的脑袋给弄丢呀!!”他不说还好一说团长火更大。。


“妈拉个巴子的,整天跟我吹你们多厉害,让人摸了营都不知道!拉练结束给老子滚到连下锻炼去!别再让老子看到你们这张半死不活的脸!!”


团长吹胡子瞪眼的在哪儿狂骂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