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学校流行什么??

xcina0012 收藏 0 792
导读: 导读:在很多人眼里,在职场上遇到不开心,就喜欢“用脚说话”的“80后”,对职业几乎毫无忠诚度可言,但有一点必须承认,他们正成为职场的新生力量,且“80后”的财富新生代正在崛起。 1、郁闷 校园里,每时每刻都能听到对于心情的感慨,“郁闷”则南北通吃,男女通用。 这个词其实好多年前就有了,据传最早始出清华,它表达的并非真是心情很糟糕,说话者可能刚吃了一顿大餐,正在担心长胖。“郁闷情结”是校园群体心理亚健康的曲线反映。 恶搞指数:★★ 2、走,找校长聊天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导读:在很多人眼里,在职场上遇到不开心,就喜欢“用脚说话”的“80后”,对职业几乎毫无忠诚度可言,但有一点必须承认,他们正成为职场的新生力量,且“80后”的财富新生代正在崛起。




1、郁闷




校园里,每时每刻都能听到对于心情的感慨,“郁闷”则南北通吃,男女通用。 这个词其实好多年前就有了,据传最早始出清华,它表达的并非真是心情很糟糕,说话者可能刚吃了一顿大餐,正在担心长胖。“郁闷情结”是校园群体心理亚健康的曲线反映。


恶搞指数:★★


2、走,找校长聊天去


这是电子科技大学校园内的一句流行语。与校长聊天是对学校工作更为严格的检验手段,沿革于持续热点——校园民主化建设。纵观两年来校规频频触礁和多起大学生状告母校事件,可以这样分析这句流行语:时代主流话语一方面是生活主题的表述与集中反映,另一方面,特别是在重要的社会转折时期,它往往表达时代发展的要求和未来趋势,进而通过重构意识形态达到重构规则的目的。


恶搞指数:★★★★


3、鱼说:你看不到我的泪,因为我在水中…… 水说:我感觉得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鱼说:我要走了,把我忘了吧,因为我不该用泪水填满你的世界……水说:我会跟随,我是生动的,因为我的世界里已有你的世界存在……


此段语句不知揉进了多少写手的文笔,又哭坏了多少美眉的眼睛。这段话的最早主人当时应该处于热恋,到了2005年底也适用于热恋之后的分手者了,它的流行像一股势力,在挽救越来越苍白的校园爱情。


恶搞指数:★★


4、我搜


2003年下半年几家大型门户网站也开始构筑搜索引擎,例如搜狐,也正式推出“搜狗”。搜索在提供给我们信息高速获知渠道的同时,滋生了一批复制粘贴者,剽窃变得简单,毕业论文难不倒任何人。该欢呼还是该哭泣呢?


恶搞指数:★★


5、大跌隐形眼镜


“大跌眼镜”已过时,要跌的,至少也是“博士伦”级的隐形眼镜(进了大学,估计10个近视者中至少有四五个会去配上一副隐形眼镜)。其实,两者表达的意思都差不多,但近两年大学生爱美、追求时尚的精神可从中窥见一斑,大学生高消费也成为社会话题。


恶搞指数:★★★★




6、表酱紫


“不要这样子”的“缩读”。这类在发音上“偏南方”的口头语之所以流行起来,就在于它读着嗲。此句正式流行应该是2003年初,起于许多白领遭遇职业寒冬后嗲来嗲去地互相取暖。2004年大学里的嗲则是“幼派当道”的结果,面临职场压力的大学生用低龄化心理消极防御。


恶搞指数:★★★★


7、晕


多数时候写为ft,就是faint的缩写。这个词在大学BBS上面实在是太出名了,不论听到何等让人爆笑或痛哭的新闻,还是看到美艳或恶俗的照片,一个ft足可以表达你的一切反应情绪。于是,一个人找了个女朋友,开心得手舞足蹈,要ft;陪女朋友逛街购物,花去大洋若干,要ft;回头被女朋友一脚踢开,又要ft。反正就是见面就ft,天天都ft。看似新锐的大学生们,在行为表达上如此整齐划一,失去了个性。


恶搞指数:★★★


8、你不是我的冤家派来玩我的吧


2004年初,郝雨用《大学自习曲》一战成名,其歌词也多成经典。每每被人“恶搞”、被人冤枉、考试不过关,这句话就被派上用场了,表达的是自嘲。这与两年来的校园文学风格有关,戏谑、调侃、自嘲风行,同类者有《我恋爱我容易吗》、《草样年华》等,借助于传媒的推波助澜,这种风格使少量坚守阵地的精英文人失去了最后的家园,流落成民间的隐士,自嘲文化的喧哗与传统文学的失语相伴而生,将继续高蹈于精神的天空。


恶搞指数:★★★★★

www.97xc.com

9、FB


一般代表吃饭聚聚,但由于这是腐败的拼音字头,所以自诞生起就注定要表达深层意义。物质的发达诱导了人(大学生也难免)的各种欲望,它主要的行为路径是把所有的东西文本化、商品化、艳俗化,大家开始为自身的生理欲望和心理诉求而活着。本刊曾连续两期载文指出校园政治成为社会政治的预演,其中的重重黑幕不可小视。可喜的是FFB最新流行,反腐败在校园里积聚民间力量,人心大快。


恶搞指数:★★★


10、顶


不年轻你是不知道啊,这意为支持,脱胎于论坛,是典型的意象形态话语。 其实,我们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意象俘虏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倾听港台流行歌曲,痴迷崔健的摇滚,读琼瑶、金庸、三毛、王朔,看冯小刚的贺岁片,通俗文本以强烈的视听或宣泄重新塑造了大学生的感官,而今,跟贴也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民众对民众的言论支持宣告了意象形态消解、软化主流意识形态的初步胜利。


恶搞指数★★★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