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十三回 风月场

赵同和雷之同领命在车站找到下午认识的伪军军官。花言巧语,兄弟豪情一番。并邀上即将驻守梅山的田彪营长,这小子是风月场中人,一路风尘仆仆哪有送上门的彩不中?谈到这事真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心花怒放一起来到“醉月楼”。

“今晚我请客,两位兄弟好好玩,钱!兄弟我有的是”赵同装醉一直要雷之同掺着,进门从兜里拿出几块大洋扔在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来迎接的女人脚边。

一起来到楼上叫上姑娘喝起花酒来,乌烟瘴气。

“田营长,我这兄弟杀了人,跟我在这混不下去了,能不能到你队伍上混口饭吃?等风声过后再回来”说着随便从兜里抽出出两个小金条来,分别给两个伪军官。

哪有见钱不眼开的人?两军官拍着胸膛答应了赵同的要求,说明早赶到就行,还给个排长当呢。急不可待的各自搂着妓女进了房间,哪有猫不吃腥!何况这种天上掉下的便宜不沾!

见他们各自猴急的进了房间,赵同想走。雷之同对赵同说;“不妥吧,我们自己不做,好像说不过去,怎么像杀过人的流痞?怎么也得应付下,这该怎么办”雷之同急得搓起手来

“你小子想……?”赵同一脸怪笑地问雷之同。

“去你的!你才想呢”

“有了!我有办法”

俩人也把两个妓女带进了房间。

妓女们觉得自己运气好,今晚找上了大款;“我的俩个小哥哥,还真会玩,玩双飞呀”手里扭捏着甩着手绢,说着各自的身体就像没骨头似的往俩人身体上倒。

“急么子,慢慢来,陪哥哥我们喝酒,每喝两杯酒奖一块大洋”

“哟,哥哥真大方,喝酒了还真够劲道,一看就是有钱的大老板”妓女们不失时机的恭维,赵同和雷之同就差点没吐了。

也是酒场老手的俩妓女,看到白花花的银元眼睛都绿了。随着妓女面前的大洋堆高,眼睛开始发直,只要不醉死就行,挣啊挣,这钱好挣!真好挣,一个小时不到没有一个妓女还能坐着说恭维的话,手能拿稳杯子,全趴了!索性软倒在地上。

俩人相视一笑要走。

“不行!还是不妥,小子别急着跑呀”赵同说完,把妓女抱到床上开始脱起妓女衣服来。

“你小子还真干?”雷之同一脸惊讶。

“快点!把她们抱到床上来,脱得精光,做出我们干了的样子”

雷之同还是有点动作迟缓的按赵同说的做。。。。。。赵同出门前不忘把妓女专门用于擦那肮脏物的手巾沾了武昌鱼汤水,丢得满地都是。

向那两个正在把鬼子身上受的窝囊气,发泄在妓女身上热干的伪军官房间里叫;“兄弟我们先走了,你们好好玩,明早我带我那兄弟就来报到”

俩伪军官懒得搭话,只“哦”了声,继续在操作不停。


王果夫刚刚用电台安排罗治国,洪珍彪两连长带部队明晚赶到孝感城外刘振汉庄园隐蔽起来。就见赵同和雷之同两人满身酒气回来。文莲一脸怒容跟在后面,原来文莲见赵同他们走后一直在门口等赵同,见了他也不说话。只是眼里快要冒出火来。

“赵同,马上去陪文莲说说话,她找你有事,这边没你的事了,雷之同留下”

“我…我…!”

文莲流着泪早跑开了。

赵同还是木纳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还不去!这也是命令!”

赵同这才慢慢的移动脚步,嘴里不快的呢喃着;“女人真是难搞,我做什么了我?”


天刚亮,赵同知道田营长绝对没有到部队,一定还在“醉月楼”。带着雷之同直往“醉月楼”跑,田营长还真没让赵同失望,正在梦乡呢。

“田营长,我带我兄弟报道来了”

田营长有点不快,这么早叫什么叫啊,心里想,但也不敢得罪这两个财神爷。

“你们在外面等等我,我一会就出来”这田彪营长正式壮年,加之早上的尿涨,更有虎魄之体,操起家伙又折腾起妓女来。

雷之同到房间看看昨晚喝酒的几个妓女,还四肢优雅的在梦中享受天体浴呢。

赵同和雷之同坐在大厅等了好一会才见两个军官,衣冠不整,一路整理衣扣出来了。

“你们真早啊”

“田营长!”

“有!”田营长连忙立正应道

“这两位可是我远方兄弟,得给我好好照看,出问题了拿你是问!”

“是!”田营长正在扣最上面那个扣子,有点心不在焉。两条大腿在使劲往中间压,刚才的管道排泄把尿道压迫得不行,只想快快尿尿。

赵同的本家长官赵翔山跟着来接他的卫兵先走了。


鬼子的车忙于运输战备物质,根本抽不出车来送这些驻防的伪军,就是有也不屑为这些在他们眼里没骨气的伪军服务,反正没有什么战事,让他们自己走吧。就一个武汉驻军排出的中村尉官带着六个鬼子兵,骑着马走在队伍的最前边。

雷之同陪着田营长,不离左右,身上背着个大包包,时不时拿出实用的东西孝敬田营长,田营长一路哼着小调,不无得意。

“你那个包给当兵的背,你这不是找着的麻烦嘛”田营长还真关心雷之同,让雷之同把包给傍边的兵背上。

“今晚在孝感城外的庄园休息,我那大哥跑前面给包下了,得好好乐乐”雷之同为感谢田营长的关照,不失时机的献上殷勤

“你兄弟真够意思,你们这朋友我交定了,跟着我好好干,有你哥哥吃香的绝对让你喝辣的。。。。。。”

这些伪军正埋怨鬼子缺德,连车也不给送送。还叫老子给你们卖命,这不是公路好好的嘛,为什么就不能送呢?这些伪军心里把鬼子的不满骂了多少遍,可能只有那该死的日照大婶知道。这就是人的悲哀,无能时,只能让自己的心和嘴巴表示‘不屈’!

坐了几天的火车闷罐车颠簸,队伍不是行进得很快,稀稀拉拉。当官的在催促不停。暂时的新奇感还算队伍较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