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数日前,高桥得到情报,说游击队在驼峰山一带活动频繁。高桥立刻制定作战计划,调集怀宁所有的日伪军骑兵对驼峰山展开扫荡。可是,日伪军刚进入驼峰山,便遭到游击队的袭击,待高桥反应过来,游击队早跑得没了踪影。从那之后,高桥就再没见过游击队的影子。游击队白天躲起来睡大觉,晚上出来放冷枪。几天下来,仗没打过一场,日伪军已经是疲惫不堪了。高桥把胡广义臭骂了一通,说他白在驼峰山当了十几年土匪,地形还不如游击队熟悉。

日伪军在山里转了几天,见毫无收获,便放火烧了山里的几个村庄悻悻撤兵了。回来路过花村的时候,高桥命令队伍进村吃饭打尖。

罗成相带着罗地和罗才从地里回来,看见鬼子来了,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冷长生放的羊群,因为那群羊里有一半是他家的。罗成相知道冷长生每天晌午都要赶着羊群回村饮水,他怕鬼子杀他家的羊吃,连忙打发罗地到山上截住冷长生,又让罗才赶快到罗地家,让他嫂子二板带着孩子藏进山药窖躲避躲避。

鬼子虽然是第一次到花村来,但花村的老少早就听说过鬼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有的吓得四处躲藏,有的关紧院门不敢出来。可小小的院门哪里挡得住穷凶极恶的鬼子?于是,宁静的村庄立刻弥漫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悲云惨雾之中,四处都是砸门声,鸡飞狗跳,小孩的哭喊,女人的呜咽,男人的叫骂。整个村子都处在悲愤和喧嚣中。

罗成相家的房子是花村最好的房子,所以,警察局长黄明轩和皇协军团长胡广义陪着高桥住进了罗成相家。

胡广义一进门便认出了罗成相,马鞭点着罗成相的鼻子笑道:“老头,原来这是你家呀?瞧这房子盖的,一看就是个大财主。”

“长官高看了,穷日子、穷日子呀!怕村里人瞧不起,打肿脸充胖子,装门面的。”罗成相也认出胡广义就是抢走他家枣骝马的那个伪军军官,嘴上虽然陪着笑,心里却对胡广义恨之入骨了。

胡广义也知道罗成相对他是笑在脸上,恨在心头。他冷笑一声,挥着马鞭说:“老头,别愣着了,皇军到你家来,可是给你天大的脸了,赶快抓几只鸡炖了招待皇军。”

罗地的娘听说要抓鸡,气冲冲地朝胡广义嚷道:“你们凭啥抓我家的鸡,我家的鸡还留着下蛋呢。”

“你也不看这是啥时候了,还财迷心窍的?你别在这儿呆着了,赶快去看看二板和孙子藏好了没。”罗成相领教过胡广义的厉害,忙给老伴使个眼色。又陪着笑脸点头哈腰地对胡广义说:“我这就抓鸡,抓到鸡炖了慰劳皇军。”

罗地的娘不想走,罗成相狠狠地推她一把悄声骂道:“你还不快滚!你见过讲理的兵吗?”

“真是一群凶神恶煞,当家的,你可看好了咱家的东西呀!”罗地的娘再三叮咛道。

看着老伴不情愿地走了,罗成相这才撵着鸡满院子地飞,满院子地跑。鸡飞到墙头上,屋顶上,罗成相折腾了半天,一只鸡也没抓到。

“老东西,你是抓鸡呢还是撵鸡呢?”胡广义看穿了罗成相的心思,拔出枪“砰砰砰”三枪,把满院子乱飞的鸡打死三只,然后枪口点着罗成相的鼻尖说:“老东西,和老子耍心眼呢?信不信老子一枪把你的天灵盖给揭了?”

罗成相吓得脸色惨白,险些尿到裤子里,“不敢!不敢!我哪儿敢和长官耍心眼呀!”

胡广义轻蔑地笑笑,“那你还呆着干什么?赶快炖鸡去呀!”

罗成相弯腰捡起地上的死鸡。“是,是,我这就去,这就去!”

胡广义又安顿了一句:“炖的香点,别糊弄老子。”

这时,警察局长黄明轩和王翻译陪着高桥从院门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十几个鬼子和伪军,两个伪军在院门口上了岗,两个鬼子则在屋门口上了岗。罗成相见胡广义、黄明轩和王翻译陪着高桥进了屋,怕他们在屋里折腾,连放下手里的死鸡跟过去,却被守在门口的两个鬼子用刺刀拦住。罗成相解释说:“太君,这是我家的屋子呀!”

“八嘎!”两个鬼子眼睛一瞪,一把将罗成相推到一旁。罗成相还想说什么,营长吴有仁过来,边往院子外面推搡他边小声说:“老东西,你真不识火候,和日本人能讲出理来吗?你不是想找死吧?”

罗成相被吴有仁推出院子,不服气地说:“真是一群连土匪都不如的强盗,这是我的家,凭啥不让我进去?”

“啥土匪不土匪的?”吴有仁当胸给了罗成相一拳,“老东西,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子这是救你呢。”

罗成相气得胡子都立起来了,“唉”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墙根下,抖着手装了袋烟,划了好几根火柴才把烟点着。

这时,罗才顺着墙根蹑手蹑脚地过来,见他爹气呼呼地蹲在墙根下吧嗒着烟袋,悄声说道:“爹,别人都躲的躲,藏的藏,你蹲在这儿干啥呢?怕鬼子看不到你吗?”

“这是啥世道呀?自己家的院子却不让咱进去。”罗成相嘴唇哆嗦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问罗才说:“罗才呀,你嫂子和你侄子都藏好了吗?”

“藏好了,我还在窖盖上盖了些麦秸,外面看不出来。”

“藏好了就好,我刚才把你娘也打发过去了。”

“爹,你看见咱家的枣骝马了吗?”罗才在罗成相身旁蹲下。罗成相一听“枣骝马”三个字,立刻竖起了脖子,“咱家的枣骝马?你看见了?在哪儿呢?”

“那不,在树底下拴着呢。”罗才朝家门对面一棵大树下的几匹马努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