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22章 军统少校的秘密交易

sxpnceo 收藏 13 3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05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让你带着兄弟们出去打仗,得不偿失,你的任务是守在中条山骚扰日本人!”

“行!现在我干的也是这个买卖!”

“当然,我也有原则,进了军统这个门,你务必保持对领袖的忠诚,你可以作为多重间谍刺探赤匪、晋绥军、土匪的消息,如果他们对委座有什么不利,你必须加以阻止,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网一人!”

“如果他们对委座没有坏处呢?”

“哈哈,抗战时期,一切利国的事我不反对!”

“中!成交!”

戴笠对西一欧的爽快有些意外:“你真的愿意?”

“我向来相信大树低下好乘凉,跟着最强的人不会错,你就是最强的人!”

“哈哈哈哈,说的好,识时务者乃俊杰,西少校,你的兄弟我马上放出!”戴笠笑眯眯的看着西一欧:“礼尚往来,你怎么表示对党国的诚意呢?”

西一欧暗骂戴笠贪心,给老子一个空头支票,马上就来要东西,啥也顾不上了,早点走出魔窟为妙:“中!咱也不藏着掖着!六门晋造山炮,我全部孝敬戴兄!咋样?”

“一言为定?”戴笠兴奋的站起来。

西一欧一直认为晋造山炮笨重、精度不如日本,弹药少,留下四门日造山炮足矣:“河南人言出必信!”

“党国正需要火炮,我代表军统感谢你!”戴笠激动的站起来和西一欧握手:“放心,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一门炮一千块,我付给你!”

西一欧心道,一门炮三千块大洋你也买不来:“局座,我的弟兄们要吃饭,请局座按大洋结算,咋样?我还有很多枪,我都可以提供给国军!”

戴笠脸上笑开:“说你心眼儿多,你还较上真了!行,按你说的办,一支枪十块大洋!”

西一欧摇摇头,自语道:“一支汉阳造值40块大洋,一支驳壳枪也得120块,三八大盖,可是好枪啊,您只给十块?那都是俺弟兄们用命换来的,俺吃个哑巴亏算了,也就是您局座开口,换了别人是明抢啊!”

“哈哈哈哈!你小子真会算帐,国家穷,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这样吧,一支三八大盖我按三十块大洋结算,包含运费,少给我讨价还价啦!”戴笠心花怒放,当时中央军装备最先进的德国技术、瑞典制造博福斯山炮每门1.6万美元,每发炮弹20美元,自己以市场价不足五分之一的代价给委座弄来一大批火炮和枪支,那表现出自己对委座的万分忠诚:“一定要保证质量,少耍滑头!”

“那是!那是!咱俩谁跟谁呢!”两人亲热的像亲兄弟。

西一欧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局座,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啦!这照片你看----”

“好说,好说!我绝对相信你对党国的忠诚!”戴笠把照片和底片推到桌边:“你想怎么处理都行!”

西一欧掏出打火机,当场毁灭证据。

曾队长半开玩笑道:“西少校,照片留着玩儿多好啊!”

“嘿嘿,我怕落到日本人手里!”

“怎么可能呢?”

“座局,我这个人嘛很讲面子,你的手下偷拍我的照片,床上的事传出去不好听啊!让我的老婆知道了,将来弄的山寨不安宁,做出对不起党国的事我可压不住啊!”

戴笠拉下脸:“将心比心,我会让你满意。曾队长,你把她们两个人带过来!”

曾队长一出一进,两个照顾玉美人的女人站在面前。

戴笠问:“你们谁拍的照片?”

“我!”一个女人面无表情地站出。

“谁洗的照片?”

“我!”另一个女人跨上一步。

“谁还看过他们的事?”

曾队长腿有些哆嗦:“没,没人了!我只在门外保护他们的安全!”

西一欧心道,保护个屁,那是偷听。

戴笠轻轻靠在椅子上,眼中射出锐厉的光:“5457、5261!”

“到!”

“报效党国的时候到了!”

“是!”两个女人拔出手枪,手剧烈的抖动着:“领袖万岁!”

呯呯,两枪,两个女人倒地,额头迸出血洞。

两边进来四个人,把两个女人拖走。

戴笠笑呵呵的问:“兄弟还满意吗?再杀,就是我喽!”

西一欧舌头发干,他可没有杀人的欲望:“满意满意!随便一说,您就当真啦!”

“这绝非小事,影响中条山稳定就是刨党国的墙脚,委座常说,有公无我,有我无公,为了抗日大业,她们死的其所!”

西一欧霍的敬礼:“谢谢局座信任!我将肝脑涂地,回报局座!”

“行,你回山西吧,那里需要你!”

“局座,我还想在上海呆几天。”

“不用找了?你找的人已经走了。”

“局座,我找的人你知道?”西一欧觉得自己已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上海的人都晓得,‘戴杜不分家’,杜是杜月笙、戴就是我戴笠,杜先生来上海,我戴某人当然如影随形。麻袋下午已来找过我,我正想会会你,没想你送上门了!”

“嘿嘿,局座您是如来佛,俺是孙猴子,怎么也逃不出您的手心。”西一欧的马屁拍上去,戴笠微微一笑:“知道就好,背叛军统的下场,你也清楚吧!”

西一欧脸上一紧:“局座,您交给的任务不担啥风险,还有钱赚,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来的买卖,我有啥不知足的!”

戴笠拍拍西一欧肩膀:“老弟,换了其他人,下慢性毒药、绑架肉票、拍裸照、写字据作要挟,我都会做,唯独对于你,我很放心,什么也不需要,希望老弟能明白为兄的一片苦心!”

“明白!明白!”西一欧心里早哆嗦成团了:“局座,我只是想杀两个日本人,杀完就走!”

“来不及了!川岛芳子前天已回国,她也是我们的追杀对象,不用你说,我也会做!”

“小林太郎呢?”

“他被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昨晚已走了!”

“昨天走了?”西一欧很不愿接受这个答案。

“是啊,他身上有伤、沿路治病耽误了时间,比你提前一天到达上海,日本军方对他很不满意,没杀他已不错了!”

“他去哪了?”

戴笠犹豫了一下:“老弟,山西很需要你,你要分清孰大孰小啊?”

西一欧热切的试问着:“他去了北边很远的地方?”

戴笠点点头:“老弟消息蛮灵通的!不错,他去了诺门坎!北方很远的地方!那里日、苏正在交战,日军司令部变相的让他去当炮灰!老弟,那里比不上你中条山,易守难攻,茫茫大草原,给你十万部队也只是草原上的一根草!想找个人,谈何容易!”

“谢谢局座!我这就回去准备枪炮!”西一欧敬礼。戴笠坚毅的嘴角挑着微笑:“呵呵,来上海,也不能让你空着手回去,曾队长,你把礼物送给西少校!老弟,外面日本人耳目多,我就不出去了!你好自为之吧!”

“谢谢长官!”

西一欧再度敬礼,随着曾队长出去,在密道里绕了两个弯,曾队长敲敲一间门:“出来吧!”

两个穿着学生装的短裙少女走出来:“西长官,这是局座送给您的礼物,他都不舍得用,嘿嘿,都是正宗的黄花闺女,你想享受就可以享受,你想让她们当保镖也行,她们都受过训练的!”

西一欧心道,这哪是保镖,分明是监视我的特务:“呵呵,老曾啊,我这个人怕老婆怕惯了,礼物我不敢要,送给您好啦!”

曾队长脸上不安:“西长官,你不收,局座吩咐的事,阿拉没法交差啊!”

两个少女一左一右,夹起他的胳膊:“长官,收下我吧!”“长官,晚上我伺候您吧!”

西一欧被两个少女的身体蹭的心潮澎湃:“我们那里山高林密,你们吃不了苦的!”

“不要紧,为了党国,我们不怕苦的!”

这时,两个壮汉拖着一个麻袋走过,麻袋里唔唔有声,是个女人,西一欧问:“老曾,你们天天除奸啊?”

“不!这是您尝过的洋妞,为了不把您的事泄露出去,我们打算把她扔到黄浦江里种荷花(黑话,溺死)!从此啊,您的事谁也不知道!”

“靠!大活人说杀就杀啦?”西一欧对军统草菅人命深有感触。

“又不是中国人,杀一个洋毛子,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曾队长神秘兮兮地说:“长官,这种女人不干不净,专门喜欢勾引有钱人,跟日本人粘粘糊糊,我看着就有气。刚才差点把您连累成刀下鬼,实在过意不去,作为赔罪,您白天休息,到晚上我再给您整俩洋妞去,哈哈,好看又好用!味道好极啦----”

“行,行,行!老曾,您也别费事啦,这个女人我睡过,挺干净的,送给我吧!你看,包括她们俩,我都要了!”指指两个女学生。

“她俩行,不过,洋毛子----”曾队长脸上很为难的样子。

“曾队长,以后咱俩就是自家兄弟了,你看看----”

曾队长左右看看:“行!论官衔西长官比我大,我服从命令就是!不过,得弄到外面给您----”

“没问题!到外面我再尝尝鲜,扔到黄浦江也不迟!哈哈哈哈!”西一欧说着,咸猪手在两个女学生腰上抚摸,两个女学生忸捏的晃动腰肢:“长官,太心急了吧!”“这么多人看着哪!”

曾队长发出会心的笑声:“长官,高手啊!”拿过一包东西:“这是您的东西,物归原主!”

西一欧清点一下,证件、刀一样不少,额外多了两根金条:“这是啥意思?”

“嘿嘿!以后长官就是我的上级了,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哈哈,老曾,你真会弄事啊!”西一欧色迷迷的收下,搂着两个少女走上出口!

外面下着大雨,门外停着一辆黑轿车,两个壮汉将麻袋扔进后座,西一欧坐在后排,两个少女坐在前排,哧哧哧,马达发动,汽车冒出一串黑烟跑开了。

一个壮汉抖动着身上的雨水发起牢骚:“奶奶的,为什么啥好事都让这小子赶上了?”

曾队长拍拍他的后背:“老弟,好好干吧,等你有实力的时候,机遇就会主动找上你!”

背起手进入地道,回到密室向戴笠复命:“局座,一切正常,这小子太贪心了,贪财又好色!”

“嘿嘿,就怕他啥也不爱!”戴笠悠闲的闭目养神:“人嘛!总是有弱点的,抓住他弱点,不怕他不就范!”

“是啊!我本以为美人计不成啦,谁知这小子人财双收!”

“老曾,有些人表面上装的文质彬彬、道貌岸然,掀开画皮,都他妈的是垃圾!这小子的脾气我喜欢,便宜占了,还落个好名声!十足的小流氓,哈哈!”

“局座,可惜咱两个死去的同志了!”

“识大体者不拘小节,中条山啊,一山锁三省,委座夜夜牵挂的地方,能为委座分忧,死一百个也值!”

“委座如此看重中条山?”

“你是不知!山西中央军、晋绥军、西北军、八路军驻有二十几万,看似人多,其实面合心不合,打起仗来彼此不信任、互不相助,背地里还相互拆台,致使日本人屡屡得手。咱们已丢了一半国土,委座彻夜难眠,唯恐再丢了山西,河南、陕西便守不住。据可靠消息,阎百川秘密和日本谈判,不思抗日;八路军借此扩充兵马、占地盘;中央军不争气,领饷快、打仗熊;西北军更是靠不住;国难当头,委座操碎了心!因此,我们需要一个能协调中央军、八路军、西北军、晋绥军关系,还能抗日的人!”

“局座,这个时候,西一欧出现了!”

“哈哈,对,对,这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有爱国之心、恤民之意,手下一个团能顶一个师用,难能可贵啊,所以,我对他忍让再忍让,换了别人,早就杀了!”

“以前咱们招安土匪的时候,总是重金利诱,这么有价值的人,局座为什么不给他们钱呢?”

“呵呵,这叫鱼鹰策略!吃饱的鱼鹰不好好干活,吃不饱的鱼鹰效率低,吃的不饱不好的鱼鹰干活最卖力。这小子脑子很精明,他很快就会发现他是晋绥军、八路军、西北军、日本人争夺的肥肉,如果他以此据功自傲,变本加厉向咱们要钱要女人,咱们给是不给?”

“局座想的长远!属下佩服!佩服!不过这小子不用打不用骂就答应咱的条件,太容易变节了,咱得防着他!”

“所以,我考虑再三,决定用军统的旗号镇吓他,给他一个空头衔,依我们军统的影响力,他不得不向咱们低头,这小子是个聪明人,我不让他做危险的事,他没有压力,彼此之间有缓冲的余地,只要他立功,我们就重赏,相反,他不出力,我们一个子儿也不能给他。”

“非常时刻,要用非常手段,局座苦心,天地可知!就怕他不识好歹,认贼作父!”

戴笠目光变的深邃:“委座有和日本人求和的打算,只要日本人停止进攻,我再静下心来收拾他,一个小毛孩子,怎么能逃脱我的手心?苍天哪,给我一点时间吧!哪怕半年时间也好!”戴笠默默祷告。

“如果他又去了诺门坎,怎么办?”

“不可能!看看地图就会吓他一跳。再者说,40万关东军不是吃干饭的!”

“万一这小子一意孤行呢?”

“他们是流氓,一群比土匪还土匪的流氓、比流氓还流氓的人渣,你看看那小子的色样,我给他一百个女人,他都能照单全收,像这种地痞无赖,我又有什么办法?打又不能打、杀又不能杀、逼又不能逼,抓他一个又没用,他老婆是母老虎,当初为了救他带了四百人冒死冲破日军重围,如果我们抓了他,惹毛了他老婆,带人投靠日本人,或者跟着阎百川、最次是当八路,任何一种情况出现,那都是鸡飞蛋打!现在寄希望他保持中立,不亲共、不降日,安安生生守住中条山就是一大功!”

“只能这样了,下来就看军统之花的功夫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