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21章 为了党国,必须爱上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西一欧趴在床上,头说不出的疼,身上粘糊糊,身下软绵绵,感到一个女人在哭泣,猛然一惊,下意识地翻到一侧,摔在地下,睁开昏昏沉沉的眼,明亮的电灯下看的清楚:“你、你怎么在这儿?”

玉美人和他一样,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双眼哭的红肿:“混蛋!流氓!畜生!”

西一欧挣扎着穿衣:“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

玉美人痛楚的想坐起,扑通又跌下:“还愣着干什么?帮我盖上!”嚎陶大哭。

西一欧脑中没有第二种想法,拿起旗袍盖在她身上,床上几朵熟悉的牡丹花娇艳盛开:“我到底做了什么?”转而干嚎陶起来:“老子吃亏啦!咋睡了一个洋毛子?”

“精彩!精彩!”话音刚落、嗵的门响,从外闯进来几个男女,饭店的曾老板双手鼓掌进来:“西大当家!久仰、久仰!”

“你是谁?”

“军统上海站除奸队二队长曾国番!”

军统!西一欧汗毛直立,收起眼泪:“我的弟兄们呢?”

“西大当家!你的弟兄们有事没事,就看你一句话!”

“什么?”

“什么得见过我们局座再说!请吧!”

西一欧看看床上的玉美人:“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呵呵!没什么,对你下了春药,对她下了迷药!她动不了而已!”

“卑鄙!”

“少他妈跟老子说卑鄙!你他娘的卑鄙事都做了,谁说谁呀?去不去,一句话!你说吧!”

西一欧迟疑地看了一下玉美人,曾老板道:“放心,我们不会对她怎么样?有人伺候她!”两个年轻女子从后面走出来,嘻笑着拿出一套新衣:“女人的事有我们女人处理!”

西一欧刚想和玉美人说话,玉美人骂道:“滚!”

西一欧咽下话,灰溜溜地走出房门,房门嘭的关上。

年轻女子往玉美人嘴里喂了一丸药:“好精彩呀,3721!”

“刚才我们都看呆了,好美的身子啊!”

“呸!住口!”玉美人闭上眼睛,两行泪落下:“为了党国,为了党国----”说不出话来,脑中回响着曾队长的告诫:“为了党国,我命令你必须爱上他----为了党国,自己必须无条件爱上他!”

密室里,局座翘着二郎腿眯着眼打量西一欧。

隔着一张桌子,西一欧翘着二郎腿翻着一叠照片:“靠!照的太他妈精彩啦!就这几张呀!还有吗?多弄点,阿拉留着慢慢看!”

曾队长站在门口斥道:“你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局座挥挥手:“哈哈哈哈,我很欣赏你的镇定!西老弟,如果我把你的偷情照片发到你们中条山,你猜会有什么结局?”

“随便发!咱大老爷们儿还怕人看?反正老子又不吃亏!”西一欧很无赖的把照片扔到桌子上:“我老婆说了,这趟出来得勾引十个女人回去,谢谢你帮我完成一个任务!”

局座尴尬的笑笑:“西老弟,你真会开玩笑啊?我把照片给你看,是摆明我的诚意!”

“靠!诚意?要摆诚意你让老子明明白白的干啊!老子干完了,啥都不知道,说起来是上了一个洋毛子,实际是上了一头猪还难说?”

局座转问曾老板:“老曾,你是怎么招呼客人的?”

曾老板苦笑道:“局座,怕他不欢实,药劲下大了!奶奶的,西洋药真害人哪!”

“靠!听听,你听听,这个不算,再来一次!”西一欧得理不饶人。

局座嘿嘿两声:“你如果不满意,来人?”双手“啪”了一下。

从门外鱼贯进来十个穿着各异的年轻女子,搔首弄姿,个个长相美貌,局座笑道:“她们都是大学生耶!西老弟看的上哪个,就让哪个陪你,看中十个,十个都送给你!”

西一欧放肆的拖过一个女人的手,揽到腿上,咸猪手伸进裙内:“肉太松!换一个!”

那女子哼了一声,不高兴的起来!

“胸太小!”

“屁股大!”

“有口臭!”

挨个点评,换了五六个,西一欧烦了:“老兄,拜托你整个含苞待放的行吗?”

曾队长一拍脑门,靠,整个一大尾巴色狼!

局座耸耸肩:“鲜花早叫人采光了,我手头上就这些喽!老弟,家花哪有野花香,野花床上最销魂!”

“唉,也只能将就喽!”

“靠!你他娘的以为这里是百花院啊?”曾队长火气上来,“来这儿的人从来都是抬着头进来,趴着出去!”

局座咳嗽一声,曾队长不再吭声,十个女人排队离去:“西老弟,咱们该说说正事了!你的那些弟兄们可没有你这么自在啊!”

“谈就谈,把你的长官叫来!”

“不用!我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

“老兄,就你这办事能力,也能称得上长官?”

“是啊!本人无能,只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

“老兄,实际上你这不能算是偷鸡摸狗,咱俩干的差不多,这叫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哈哈哈哈,老弟很幽默啊!好脾气、我喜欢!本人姓戴,叫雨农!”

“啊!是雨农兄啊!哈哈哈哈,没听说过!”

“没听说不打紧,我还有个名字,叫戴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西一欧笑着、不停的笑着,脑子里已哭昏了,闻名天下的军统特务总头子使他镇定不下来:“同行!同行!咱们是同行!”

戴笠尖锐的目光盯着西一欧,昏暗的灯光下如同狼眼:“老弟,你是第一个听到我名字能笑下去的人!”

“戴兄啊!落到你们军统手里,阿拉早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死都不怕,老子还怕笑啊?”

“好!有气魄!”戴笠竖起大拇指:“杜兄没看走眼,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说吧!开什么条件?”西一欧头枕两手、悠闲地晃着二郎腿。

戴笠脸上浮上笑容:“很简单,加入我们军统!”

“有什么好处?我这个人无利不动!让我送死不干!让我出卖朋友不干!”

“哈哈,爽快!你的条件不过分。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你和你手下的安全!其他的我就不说了!”戴笠眼睛慢慢张开。

“明白!明白!”西一欧太明白了,下面谁都能猜到。

戴笠坐正身子:“报一下你的实力!我看看可以给你什么官做!”

“可以,只要你相信我说的话!”西一欧双眼回视,两人四目碰撞,都在窥探对方的内心深处。

“你有多少人?”

“1325!”

“有多少火炮?具体些。”

“晋造75毫米山炮六门、日造山炮四门、92步兵炮九门!外带一门刚缴获的战防炮!”

曾队长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眼光,戴笠眼光直逼西一欧:“迫击炮?”

“60、82总共二十四门!”

“掷弹筒?”

“五十六具!”

“重机枪?”

“十五挺!”

“轻机枪?”

“七十七!”

“步枪?”

“四千三百支,大致是这个数,误差不会超过二十支!”

一个问的快,一个答的快,戴笠从西一欧眼里没看出一丝停顿,西一欧没从戴笠眼里看出一点怀疑,两人对视一笑,曾队长脸上肌肉抽动:一个团的兵力、两个师的枪支、一个战区的火炮。在1936年没发生抗战的时候,全国军队包括晋绥军(约300门)在内只不过才有400多门大口径火炮,在日军的打击下,中央军的火炮所剩无几,1939年国民政府从苏联进口160门火炮,全是一战时的淘汰品,价格昂贵、炮弹极缺;而重机枪损耗太大,国军主力师平均每师5挺,轻机枪每师约60挺,那些乙种师、丙种师更别提了。

西一欧眨眨眼:“老兄接着问?”他还有汽车三十多辆、装甲车两辆、数不清的子弹,东西多着呢!

“哈哈,不问了,够了,这都是从各路打劫过来吧!”

“中条山三百里是我开,任谁过去都得拔根毛!”

“说句不中听的,你们也就是占着地形好!”曾队长自我解嘲。

“对!换了你,来试试看!”西一欧反唇相讥:“你在那里活着呆半年老子名字倒着写!”

“你----”曾队长噎的说不出话,在六个鸡蛋上跳舞,他可没这本事。

戴笠掩饰着脸上的喜悦,在桌子上划来划去:“两位,别打嘴仗了!”扔过来一个绿皮本。

西一欧接过,和敌工团相仿的证件,上面有自己的照片,写的是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山西特别支队,少校衔:“官太小了吧,我有一个团的兵力!”

“嘿嘿!军统的少校比地方部队高一级,以后看你的表现,表现好,升官快!”

“有钱吗?”

“没!”

“给枪吗?”

“不给!所有的人、枪、钱、粮全部自给!”

“靠!那不是空头支票吗?”

“呵呵!你跟我们军统合作肯定有好处,比如说你的晋造山炮是‘借’晋绥军的,我可以替你保密,你们在外面作案留下的线索、对你们山寨不利的人我们都可以帮你解决掉!请你相信我们军统的实力!你可以看看这份中统的密报!你要知道,我们和中统向来不打交道,为了你,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嘀!”

西一欧接过看了几行,“汗滴禾下土”啊:“明白!明白!----靠!黄老二这个家伙,居然出卖我?”一目十行、连看三页:“嗯!还行!黄老二挺仗义,自杀也不肯出卖我!老戴,你说实话,我们山寨还有没有你们的人?”

戴笠手放心口上:“我发誓,中统、军统目前都没有人在你山上!不过,八路到底在你山上安插了多少眼线,我也不知道!”

“行了,我信!八路?回去我再查谁是八路!”西一欧心里骂了戴笠十九代祖宗,他们知道的太多了,现在身陷狼窟无可奈何,只有回山再说:“你让我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