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热河攻略(九)

身后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我并不是一个军事家,但由于我有着二十一世纪先进的战术思想作指导,在战斗中当然就能够占尽便宜。现在战场上的局势对我们来说是有惊无险。 由于敌军连轻机枪手都被金箭和银箭给干掉了,在没有强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很难给我军造成重大的伤亡,更别说攻占我的北山阵地了。这时候,敌骑兵中队和几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我并不是一个军事家,但由于我有着二十一世纪先进的战术思想作指导,在战斗中当然就能够占尽便宜。现在战场上的局势对我们来说是有惊无险。

由于敌军连轻机枪手都被金箭和银箭给干掉了,在没有强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很难给我军造成重大的伤亡,更别说攻占我的北山阵地了。这时候,敌骑兵中队和几辆坦克也已经冲了过来。时机到了,我命令呼叫炮兵支援。与此同时我方几架战机也飞临这里,对着铃木的炮兵阵地一阵轰炸。铃木的炮兵中队正在拴车准备转移,我军轰炸机此时赶来,一通轰炸后,敌军至少六门火炮被毁,不过还是让他们跑了一些,很是遗憾。看来敌人也聪明了,炮击完毕马上就撤。

我军的炮团开始发言,同时空中的战机不停地对着下面的敌人进行扫射,两架刚才没有投弹的轰炸机,在炮观员的指引下,将机腹内的炸弹投向那五辆装甲车。日军的阵形一下子被打乱,人喊马嘶慌作一团。

铃木望着战场上的一幕也不禁有些慌乱,他已经损失了一个大队的步兵,一个中队的战车,一个小队的炮兵,估计有那个中队的骑兵也回不来了。而敌方呢?顶多被打掉一个连。可自己现在连敌人阵地是什么样子还没看全。铃木下令攻击部队撤退。不过能撤下来多少那只有老天知道了。最后让他欣慰的是,骑兵居然回来一个完整的小队,战车中队只剩下一辆装甲车,而且车顶还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几乎变成了敞篷车。步兵没回来几个,稀稀拉拉的加起来不到八十人,而且还有很多人带着伤。

而我方士兵此时已被胜利的喜悦所笼罩。两天下来,总共消灭鬼子达一千三百多人;俘虏五十三人;缴获战车三辆(其中两辆只是履带断了);缴获战马九十多匹;获得武器弹药无数。

我们的战地记者将战报送到承德,特别是那张“汤佐荣轻伤不下火线”的照片,使他们汤家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荣耀。本来这些人仗着汤玉麟的势力在热河省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大捞油水,当地老百姓一提起汤家都心惊肉跳。如今看到他们家居然有人在民族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英勇作战,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心地是善良淳朴的,现在全都不再计较他们以前的恶事,集体来到汤府拿着自己最好的东西前来慰问。这一幕竟感动得汤玉麟痛哭流涕,发誓今后再也不做对不起民众的事情。这时,最高统帅部的嘉奖令也下来了,汤家所有在前线参战人员官升一级,每人奖大洋一万。非军人直接以少校身份加入军队。其他参展部队,部队长官官升一级,每个部队奖大洋六五万。老汤拿着这份嘉奖令激动不已,他决定将所有奖金全部下发给参战部队,作为阵亡士兵的抚恤金。

那个汤家大少爷汤佐荣这一受伤,竟然激发出了他的血性,坚决不回后方。他的理由是:他的左肩只是被流弹擦伤,并不影响射击。实际上还有别的原因。当他负伤后,闪电突击队的军医官小菊,给他治疗包扎。虽然小菊也带着面罩和头盔,但汤佐荣还是感到了这是一位女性在给他疗伤。他呆呆地望着小菊的眼睛,在小菊给他清洗伤口时竟然没感觉到疼。小菊给他上清洗完毕,贴上膏药,用纱布包好,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示意他治疗完毕,汤大少爷竟差点幸福的晕了过去。他多么希望自己的伤再重一些,治疗过程再复杂一些,那样就可以和这位看不见脸的美女多呆一会儿了。因为有了这个原因,他已经暗下决心,在战役没有打完之前,自己除非不能动了,否则绝不回后方。不能让女人看不起,不能让日本人欺负中国的女人(靠,流了这点血竟然把自己意淫成了一个护花使者,而且还要保护全国女同胞)。

一直到了下午日军还没有什么动静,只是派出了几架侦察机飞抵我们的阵地进行侦察。日军决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我想起了牛三岭和我说的事情。弄不好这群日军也要使用化学武器。不过今天的风向不对,刮的是西北风,估计得有二三级。下午六点钟天就黑了。

晚饭又是全马宴,嚼着粗糙的马肉,我可真是服了那帮炊事士兵了。这些人拿了钱,买了大量的佐料,也不管是什么,一股脑的往锅里搁,弄得马肉都没有肉味了,全是桂皮、大料、孜苒、辣椒的混合味道。吃完饭已经是七点多钟了,我命令突击队员们抓紧时间休息,夜里准备行动。

晚上十点半钟的时候,我们已经潜入到了日军的营地。今天的潜入任务有两个:一是找到敌人的指挥部,将敌指挥官俘虏或刺杀。二是寻找敌人的炮兵阵地,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使用化学武器的打算。我们一直穿过了营地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只得继续往前走。又前行了大约两公里,来到了一个小村子的外面。只见村里面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从地图上看,这里的村镇不多,眼前这个村叫纪丈子村,是附近比较大的一个村庄。我们都带着夜视仪,蹑手蹑脚地往村子里摸去。突然,走在前面的飞刀和螃蟹在耳机里通报:“停止前进,发现敌人暗桩。”“立刻拔除,注意还有没有其他暗桩。”我对他们发出了命令。

看来这个村子里一定是住进了大人物,村外的暗哨竟然有七处。不过这难不住我们的突击队员。特别是赵鞭子,这个新上任的父亲一个人就干掉了四个。而且他上任后,变得“手脚不干净”了,竟然从一个鬼子怀里抽出了一面膏药旗,非要带回去给儿子做尿布。除了暗哨还有明岗,不过这就更好办了。解决完他们,我们顺利地进入到了村子里。

在村子的打谷场上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至少有两个小队的士兵围在两个特大号的帐篷周围。警戒这么严密,那帐篷里一定有不寻常的东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