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走三国 正文 第十四章:天子血诏

likangjing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size][/URL] 第十四章:天子血诏 话说曹操水淹下邳,吕布在东门城楼拚死抵抗曹兵猛攻。激战大半日,曹兵稍退。布久战力疲,少憩门楼,不料在椅上睡着了。宋宪赶退左右,先盗走画戟,再招魏续一齐动手,用绳索将布紧紧缠绕捆绑,便其不能动弹。布从睡梦中惊醒,呼唤左右,但已晚矣。宋宪、魏续杀散布之亲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


第十四章:天子血诏


话说曹操水淹下邳,吕布在东门城楼拚死抵抗曹兵猛攻。激战大半日,曹兵稍退。布久战力疲,少憩门楼,不料在椅上睡着了。宋宪赶退左右,先盗走画戟,再招魏续一齐动手,用绳索将布紧紧缠绕捆绑,便其不能动弹。布从睡梦中惊醒,呼唤左右,但已晚矣。宋宪、魏续杀散布之亲兵,大开城门,放曹兵入城,下邳城破耳。

曹操入城,即传令退了所决之水,出榜安民。随后与玄德同登白门楼,呼唤将擒获一干人提来,然不见陈宫等三人在其中。操大怒,令其速将擒来。因宫屡屡与其作对,操恨之入骨,必杀之而后快。不多时,传来消息曰:陈宫等数人,于西门乘小船脱逃矣。操盛怒之下,将吕布及所擒之人全部处斩。传令夏候渊领三百骑兵立即追捕,务必擒获。

待夏候渊领兵出发,距吾等逸走已两个时辰矣。结果又被吾设计引入歧途,往南追了百余里,不见吾等踪影,只好失望返回。

吾一行十数人,护着车仗缓缓而行,一天只行六、七十余里。一路上,传来吕布全军覆灭、吕布被害之消息。陈宫、张辽、高顺三人痛苦万分,誓与操贼势不两立,恨不能立时手刃仇敌;故忧虑重重耳。吾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怕三人一冲动,则前功尽弃矣。必须及时化解心中之忧虑耳。吾决定向其三人,表明自己的心迹,曰:“陈兄,二位将军,操之汉贼,挟持天子,倒行逆施,虽得势于一时,但日后必定失败。吾等忠心护汉,就是要扫除操之一切汉贼,还大汉一个安定和平的环境,使天下百姓都能安居落业,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陈宫三人为吾的远大抱负及豪迈气概所惊震。吾还诚恳地表示,目前我们处于弱小发展阶段,需要积聚更多的人才。吾知汝三人皆为大才,故不惜亲身临险,奔驰千里营救你们。陈、张、高三人被吾的真诚及良苦用心所感动,三人跪拜曰:“公子大恩,舍身难报,吾愿终身追随公子。”吾扶起三人,信心百倍,慨曰:“陈兄,二位将军放心,有汝三位大展其才的机会。”

回至樊城,受到庞统等人的迎接。樊城经过庞统半年的治理,街道干净多了,也繁华多矣,焕发出勃勃生机。吾将陈宫一家和二位将军安屯好之后,当晚举行盛大宴会。陈宫、张辽看到桌上摆放的“一品仙”,眼睛顿时直了。这酒只是听说,从未饮过,乃为天下第一名酒,不由得口水都流出来矣。吾观此情景,便令侍者倒酒。吾举杯邀众人同饮,惟高顺不为所动耳。吾谓顺曰:“高将军,吾知汝治军甚严,军中从不饮酒。今日可否破例,畅饮几杯,此酒乃为吾亲自所酿。日后汝军中,任凭将军军令行事。可好?”高顺曰:“善!”便举怀痛饮。这一顿酒吃得好不畅快,人人皆醉矣。

歇息一日。第三日,吾与庞统向陈、张、高三人全面介绍了樊城情况,随后陪同观看军士操练。五千步卒均已装备新型武器、铠甲等,全军集合,行动迅速安静,无一丝杂乱,队伍整齐,精神抖擞,士气高昂。看得三人钦佩不已。下面分散各自展开训练,吾留下徐来、黄叙、李严、吕蒙等十数位年青将领,谓众人曰:“张、高二位将军是身经百战的名将,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高绝的武艺,你们日后多向二位将军请教学习,今天你们可求二位将军多加指导,以五十招为限。”吾又谓张、高曰:“二位将军,如何?”二人齐声曰:“善!”于是,一场场精采的比试展开了。吾之用意有三,一是对自己培养出来的年青将领进行检验、评估;二是向张、高二位将军学习实战的经验;三是煞煞这些年青将领的傲气,找出自己的不足;同时,吾也想看看张、高二位的武艺如何?以便对其他诸候的军事实力有所了解。吾与庞统、陈宫三人立在一边观看,约过一个多时辰,对战结束,吾当场作了讲评。陈、张、高听得大为骇然,大感惊奇,一些武学原理闻所未闻。更难以理解。庞统见此,解说道:“陈兄、二位将军,世上只传闻公子为‘天下才子’,实不知公子还为天下绝顶高手,就是对战吕布,也不惶多让耳。”张、高二人闻言大惊曰:“实不知公子文武双绝,望公子日后多加指点。”吾曰:“张将军,不必妄自非薄。汝亦是一员超一流的战将,高将军的‘陷阵营’则精锐无比,你们都是吾的左臂右膀。日后吾与汝二位再切磋吧。”言毕,便与众人返回。

次日,吾召开军事会议。宣布张辽任骑兵营营长,吕蒙任副营长;统帅骑兵一千七百余人(因张、苏二位商人又运来五百余战马,吾挑了几匹上好的战马送与陈宫、张辽、高顺、李通等人作坐骑,其余的扩充骑兵)。任命高顺为陷阵营营长,李严为付营长,从步卒中挑选一千五百人组建陷阵营。廖化、魏延、黄叙仍为枪兵营、刀兵营、弓箭营的营长。陈杰领骑兵队,徐来领亲兵队。陈宫则协助庞统负责樊城军政全面事务。会后,吾与庞统、陈宫商议樊城日后发展之大计,并将具体事务作了分工,统主管军事与情报,宫统筹政务和财政。吾知宫从前就做过县令、太守,负责政务乃轻车熟路耳。吾谓二人曰:“庞兄,陈兄,樊城之事就仰仗二位矣。年前吾要回山庄完婚,本欲邀请二位参加,然樊城事重耳。还请二位保密。吾各与五罐‘一品仙’相酬,如何?”二人齐曰:“善!预祝公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耳。”吾遂辞别二位,带徐来与亲兵队秘密返回山庄。

回至此庄,婚事的准备早已齐全。吾严令不得声张,不大肆操办,不收礼,一切从俭;只在山庄内请了各部门的头目及少数亲朋好友。吾和哥的婚礼同时举行,由忠叔、陈河主持,既俭仆又隆重。众人都感觉十分满意,也为山庄带了个好头。

婚后,吾只休息了几天,又不得不投入异常繁忙的事务之中。由于山庄将逐渐介入到各诸候争战中,危机四伏,稍有不慎,便会遭到灭顶之灾耳。现代战争理念提醒我,制信息权是十分重要的,在古代犹为如此。同时,也由于我的到来,历史将逐渐偏离原来的轨道,吾熟知后世历史的优势也将逐渐散失。故进一步加强情报信息的侦查、搜集、整理、分析;获取准确的情报信息,对吾尤显重要。吾可据此,迅速作出反应,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制敌于先,立于不败之地也。预先布下棋子,未雨绸缪。山庄的第一批谍报人员虽已派出,但由于人数少,培训的时间短,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吾召集瑶儿、诗雅、张弓、李定密商,决定从各地带回孤儿中,挑选一百名少年男女,按照吾写的训练大纲及计划,进行严格培训。

冬去春来。,吾在山庄呆了两月余;考虑到今后不可能长期在此,便将山庄名方面事务,作了全面整顿和调整,清除了些隐患;确保山庄稳定、健康的发展。另外,吾加强了后备力量的培养,挑选了二百名七至十五岁孤儿,与艾儿他们一起学习,半天习文,半天学武。由明月、瑶儿、李成几人负责。山庄之事料理清楚后,吾又赴襄阳求学耳。

却说曹操平定吕布,又招安臧霸、孙观、吴敦、尹礼等人;封臧霸为琅琊相,孙观等亦各加官,令守青、徐沿海一带。操大犒三军,留车骑将军车胄权领徐州,拨寨班师,刘备兄弟三人随行。

曹操率得胜之师回至许昌,大肆封赏出征人员;又向天子表秦刘备军功,引刘备见帝。帝闻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刘雄之孙,刘弘之子时,便排世谱,得知玄德乃帝之叔也。帝大喜,暗思:“曹操弄权,国事都不由朕主,今得此英雄之叔,朕有助矣!”遂拜玄德为左将军、宜城亭候。自此人皆称刘备为刘皇叔。

操自回许昌后,权威日重,铲除异党,把持朝政。先将太尉杨彪诬告免官,放归田里;后将敢于上疏劾操议郎赵彦擅杀之。朝中百官,无不悚惧。曹操开始暴露出汉贼之丑恶嘴脸耳。手下谋士程昱劝操乘时行王霸之事,然操老谋深算,借迫天子田猎之机,先观朝庭之动静耳。果不其然,围猎中,曹操讨天子宝雕弓、金比箭,射中一鹿。群臣将校见了金比箭,只道天子射中,踊跃向帝呼“万岁!”不料,操纵马直出,遮于天子之前以迎受之,百官失色。操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也。

却说献帝回宫,泣谓伏皇后曰:“朕自即位以来,奸雄并起。先受董卓之殃,后遭催、汜之乱。常人未受之苦,吾与汝当之。后得曹操,以为社稷之臣;不意专国弄权,擅作威福。朕每见之,背若芒刺。今日围猎场上,身迎呼贺,无礼之极!早晚必有异谋,吾夫妇不知死所也!”伏皇后亦叹曰:“满朝公卿,竟无一人之能救国难乎?”伏皇后之父伏完进言曰:“车骑将军国舅董承可托也。”于是,帝自作一密诏,咬破指尖,以血写之,曰:“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操贼弄权,欺压君父;连结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吾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祖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建安四年春三月诏。”暗藏于玉带紫锦衬内。帝密宣董承入见,以玉带相赠,密语曰:“卿归可细观之,勿负朕意。”

董承系玉带出,瞒过曹操,归之府中。是夜,取出玉带寻到血诏,阅后泣然泪下,沉思灭操之计。不数日,便暗中连络到工部侍郎王之服、长水校尉种辑、昭信将军吴子兰、议郎吴硕四人,于密室同立义状,各舍三族,以报汉君。后又有西凉太守马腾歃血入盟。腾举荐豫州收刘玄德,承曰:“此人虽系皇叔,今正依附曹操,安肯反操耶?”腾曰:“吾观前日围猎场中,云长挺刀欲杀操也,被玄德以目制止矣。非玄德不欲图操,只恐力不及耳!公试求之,必可应允。”承从之。

次日夜,董承暗入刘备公馆,刘备请入小阁坐定,取酒相待。席间,两人各与言语相试耳。承探得刘备真意后,取衣带血诏令观之,备不胜悲愤,曰:“公既奉诏讨贼,备不敢不效犬马之劳耳!”言毕,慨然书名,付承收讫。备叮嘱曰:“此事宜缓缓施行,切不可轻泄。”两人共议到五更,承方辞别而去。

且说吾在襄阳求学,时而抱书而读,时而与二位先生探究商讨;不亦快哉!忽一日,樊城传来消息说,公孙赞已被袁绍破了。统在信中曰:“赞与绍屡战不利,退回幽州,筑城围圈,圈上建楼,高十丈,名曰易京楼,积粟三十万以自守。将士出入不息,或有被绍围者,众请援救。瓒曰:‘若救一人,后之战者只望人救,不肯死战矣。’逐不肯救,将士心寒矣。故袁绍兵来,多有降者。瓒势孤,使人持书赴许都曹操处求救,不意中途为绍军所获。瓒又遗书张燕,暗约举火为号,里应外合,共破绍军。谁知书被哀绍截获,于城外放火诱敌。瓒中计出战,伏兵四起,军马折其大半。退守城中,又被绍军穿地直入瓒所居之楼下,放起火来。瓒无路走,先杀妻子,然后自缢,全军覆没。公子所寻找之赵云,亦不知所踪。”吾阅后,知袁绍得了瓒军,声势更盛。绍统一北方后,不日将南下与操争战中原耳。

一日,司马公告知吾:南阳黄承彦携一少年来访。吾闻言大喜,暗道:这来之少年必为诸葛孔明也!吾即上堂拜见黄公,经一介绍,果然是他。吾知孔明少我两岁,生得一表人才,飘逸俊朗。诸葛亮得知吾是“天下才子”,也不免脸上略现诧异,立时就恢复如常。少年老成,闻惊不变,果然与众不同。庞德公吩咐吾带诸葛亮去书房,三位先生有事商谈。吾自然是求之不得。吾将自己学习之法告知孔明,孔明亦不是死读书之人,自然大为赞赏。两人不断交谈着,将各自的读书心得交换,皆受益非浅。吃饭时,三位先生宣布将庞统、吾、诸葛亮共同收归门下,统为大师兄,吾为二师兄,孔明只能屈居为三师弟矣。

随后两月,吾与孔明共同读书,共同探讨,有时也对天下大势进行分析。终究吾比他多了近两千年的知识,而他年龄还小,学习的时间不长,吾有意识地将一些现代的治国理念,军事理念,经济理念等灌输于他,因而使他对吾的才识学问渐渐佩服起来,有时亦提出一些与常人不同的见解,令吾暗暗吃惊。另外,吾考虑了很久的一个问题:就是助刘备统一天下的计划,是不是现在告知于他?最后,吾定下决心,暂不告知,以免影响他的学习。待其后学有所成时,再告知亦不晚矣。

时近中秋,五个月的学习告一段落。吾告别三位先生及孔明,返回樊城。庞统、陈宫迎入府中,将八个月的建设发展情况,作了详细禀报。吾特地问到张辽、高顺二人,统曰:“张、高二位将军已融入我军之中;张将军的骑兵训练,提高很快,只是新型装备还没配备;高将军的陷阵营已初具雏型,一旦成军,威力非凡。”这吾当然清楚。吾曰:“骑兵新装备还需保密,避免过早暴露,到时给敌致命一击。高将军的陷阵营,是否需要特制的兵器,应提早准备。”宫曰:“樊城人口近来增加了五万,主要是淮南一带的流民(因战争逃难来的,再加之樊城百姓的税率低所吸引),夏粮虽获丰收,秋粮长势良好;但人口增加过快,粮食肯定不足。目前是否阻止难民过境。”吾断然曰:“不可,百姓是看到我们这里有活路,有希望才来的,阻止他们,我们于心何忍。再说,这也是我们赢得民心的一个极好机会。虽然,目前我们困难些,但日后的战争是靠百姓来支撑的。需要的钱粮,吾从山庄想办法解决。陈兄,难民之事,盼汝妥善安排好。”宫从其是。

随后,三人密商:吾赴徐州投靠刘备一事。由于吾介入曹、吕之战,救出陈宫、张辽、高顺后,历史也会随着发生一定的改变。明年刘备兵败徐州,关羽被困土山,原是张辽主动充当信使,说服关羽暂降曹操的(历史上关羽在白门楼保了张辽一命,而张辽投桃报李)。时张辽不在曹营,操是否会派人去说服关羽?去的人又能否说服关羽?万一发生意外,吾的全盘谋划休矣!吾只得改变原有计划,提早现身投靠刘备,确保刘、关、张顺利退往荆州。吾将自已改变的计划,告知二人,庞统、陈宫细思了一番,觉得可行;遂同意吾之计划。决定陈宫留守樊城;庞统率廖化、魏延、吕蒙、陈杰、王胜两百余骑兵,秘密占领汝南古城,趁机收编卧牛山黄巾余党周仓、裴元绍部,做好接应刘使君之准备。吾与徐来率一小队亲兵经汝南,再赴徐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