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三卷:汉宫赵月(下) 第50集、石季龙屠子灭孙 佛图澄葬石西归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张重华因东晋未封他为王,不肯受诏,就使亲信沈猛来劝俞归道:“我主公世代都是晋室忠臣,今屡建大功,为朝廷保住河西,为何封赏竟不如鲜卑呢?朝廷封慕容皝为燕王,而我主公仅仅只封为大将军,今后靠什么褒勉忠良呢?您身为天使,应布告河西之民,共劝州主作凉王。人臣出使于外,苟利社稷,专之可也。”

俞归正色道:“阁下之言大不然!试想过去夏商周三代治理天下之时,最尊贵的封爵也不过上公而已;等到周朝衰微,吴、楚二国开始僭越封号,自称为王,而其他诸侯也不加非难,是因为将他们看作蛮夷的缘故;假使齐、鲁二国也自称为王,其余诸侯岂不四面攻之?汉高祖封韩信、彭越为王,不久全都诛灭,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并非厚待他们。朝廷因你主公忠诚贤明,所以赐爵上公,授以一方重任,恩宠荣耀可谓是登峰造极,又岂是鲜卑夷狄所能比拟的?况且,功有大小,赏有重轻。如今你主公刚一继位便封王,如率河西之众,东平胡、羯,修复陵庙,迎接天子返回洛阳,将何以加之乎?”

沈猛遂以原话来告张重华。张重华这才无言,放弃称王,拜受了大将军的爵封。

却说石虎杀了石邃后,因石宣年长,依次序立为太子,又宠爱石宣弟石韬,遂封石韬为太尉,使二子轮流审阅尚书奏事,审决生杀、任免官吏都不必启奏。

司徒申钟谏道:“审决生杀、任免官吏,都是人君掌握的大权,不可以交给他人,这也是用以防微杜渐,消逆乱于未然的办法。太子虽为国家储君,也不应干政。石邃因干政而招致失败,前车之鉴不远。且由二人分掌朝政,权力分散,祸必从中而来。爱子如不以道,恰恰会害了他们。”

石虎不听,仍用石宣、石韬轮流视政。后赵建武十三年(公元347年)九月,石虎命太子石宣出京,去各处山川祈福。石宣于是乘坐大辂,羽葆华盖,建天子旌旗,军分十六路,戎卒十八万,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出金明门而去。

石虎从后宫登上陵霄观眺望,见太子仪容之盛,掀髯笑道:“朕家父子如此,除非天崩地陷,尚有何愁?朕只管抱子弄孙,终享天伦之乐吧!”

石宣沿路游猎,每到一地停留,就命将士结成长围,四边各一百里,然后将禽兽都驱赶汇集到他的住所附近,令文武官员全都跪立,再把禽兽围拢起来。到了夜晚,火炬齐举,照如白昼,石宣命百余劲骑驰射其中,自与姬妾们乘车观看,直到禽兽全被射死才会停止。如有禽兽逃出包围,负责围守该段的官员,有爵者夺其马,步行一日,无爵者则罚鞭一百。士卒饥寒交迫,因此而死者逾万。所经之处,犹如蝗虫飞过,并、秦、雍三州十五郡,资储都被挥霍殆尽。

石宣回到邺城后,石虎又命石韬继续出行,形制、规格、路线,全都仿照石宣。石宣见石韬竟敢与他匹敌,很是嫉恨。石韬又自恃得到父宠,傲慢无忌,在太尉府私建殿堂,取名“宣光殿”,规模宏大,仅横梁就长达九丈。石宣得知,勃然怒道:“石韬私自建殿,梁长九丈,超越规制,取名‘宣光’,犯我名讳,明明是欺压我也!”带了东宫甲兵冲入太尉府,杀了工匠,截断横梁,扬长而去。

石韬更不示弱,等石宣一走,又将横梁加长到十丈。石宣听说,怒不可歇,即召心腹杨柸、牟成、赵生三人谋道:“石韬竖子,自恃父宠,竟敢如此傲愎!你们如能将他杀了,待我即位,入主西宫后,定将他现在的封国郡邑全都分封给你们。石韬死后,主上一定会亲临哀悼,到时我趁机将他也杀掉,没有不成功的。”

三人都喜而应道:“愿效死命!”分派手下爪牙,密察石韬行踪。

时值后赵建武十四年八月初二,正是秋社节日。石韬率太尉府大小官属,带了社糕、社肉、社酒出城,祭祀土地,欢庆节日。直到日已西斜,乌鸦归巢,方才尽兴而回。正要入城,忽见邺城上空,有黄黑之云出现,大如数亩,稍后,一分为三,状若匹布,由东南展至西方,随日西下,忽又分作七道,相距数十丈,其间白云如同鱼鳞,久久不散。众人无不惊异。石韬略识天文,与左右道:“天变不小,恐有刺客起于京师,只不知由何人来当此灾呢。”当夜,与群僚宴于东明观中。酒至半酣,石韬忽生感慨,愀然叹道:“人生无常,别易会难,诸君畅饮,各宜使醉!”言罢,涕泪横流,不能自已。众人无不骇异,都不知是何缘故。饮到深夜,曲终人散。石韬大醉,就宿于佛精舍中。不防杨柸、牟成、赵生等人已缘猕猴梯爬入了佛精舍中,趁着石韬大醉,杀了石韬,扔下刀箭,回报石宣。

石宣大喜,次日一早,即遣官属入西宫,向石虎禀报了石韬死讯。石虎如闻晴天霹雳,哀惊气绝,许久方苏。正要出临石韬之丧,司空李农赶来,谏道:“害死太尉之人现在还不知是谁,凶手还在京师,陛下不宜轻率出宫。”

石虎猛然醒道:“是了是了,究竟还是大和尚通灵,朕到了此时方才醒悟呢!”

——原来,石虎前曾作了一梦,梦见一龙飞向西南,忽然坠地而死。石虎醒来,以为不祥,遂召大和尚佛图澄来问吉凶祸福。佛图澄道:“眼前有贼,不出十日,自浮图以西,此殿以东,当有血流,陛下慎勿东行。”杜王后正在一旁,扑哧笑道:“大和尚莫非老昏了么?宫禁森严,哪来的贼呀?”佛图澄正色道:“六情所感,无一非贼,年既老耄,还属无妨,但教少年不昏,方才好哩。”石虎当时也是半信半疑,不料此时果真应验,捶胸顿足不已。于是不出,令禁兵严加戒备,只在太武殿为石韬哀悼。

不一时,近侍密报,说公卿大臣都去佛精舍中临丧哀悼,唯独太子石宣面无凄容,还“呵呵”窃笑,又令人将覆盖尸体的被子揭开观看尸体,然后大笑而去。

石虎疑道:“石韬被害,众人都不知,石宣却由何得知?此子一定可疑。”又有近侍密报,说佛精舍周围有兵马异动。石虎大惊道:“此必是石宣所为无疑了!”就要召石宣入宫来问。

李农道:“不可,陛下若仓促去召,太子必定起疑,不但不会入宫,反会激成大变。”

石虎以为然,于是遣使去向石宣诈道:“天王后哀伤过度,危在旦夕,太子当入宫省母。”

石宣不察已被怀疑,入朝来到中宫,即被石虎扣留下来。石虎于是下令,遍告京中,悬赏知情者。即有东宫役吏史科举报,此乃太子与杨柸、牟成、赵生三人合谋所为。

石虎问道:“何以知之?”

史科道:“昨天深夜,杨柸、牟成、赵生三人从外归来,互相说道:‘今大事已定,但愿大家老寿,何患不富贵?’正好被我听到,当时不解其意,今日得知太尉被害,遂知是其所为。”

石虎大怒,即令收捕杨柸、牟成、赵生,严刑拷问。三人一一供认不讳。石虎听罢,悲愤咆哮,即命用铁环穿透石宣的下巴颌,锁入天牢,拿来杀害石韬的刀箭,让他舔上面的血。石宣哀嚎,声震内外。

石虎将杀石宣,佛图澄即来劝道:“石宣、石韬都是陛下之子,如为石韬而杀石宣,便是祸上加祸了。陛下如能对石宣施以仁慈宽恕,国家的福祚气运还可延长。如果一定要杀石宣,石宣将会化作彗星而下扫邺宫。”

石虎不从,命于邺城之北堆积柴薪,上面架设横杆,横杆末端安置辘轳,绕上绳子,把梯子倚靠在柴堆上,将石宣押到,特命石韬平日所宠之宦官郝稚、刘霸二人行刑。二人见了石宣,分外眼红,揪着石宣的头发,拉他登上梯子,然后将绳索在他脖上一套,便用辘轳绞上柴堆。拔其舌,断其足,挖出眼珠,开膛破肚。石宣立时气绝,死状就如石韬一样。然后又在柴堆四周点火,浓烟烈焰,冲天而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