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一章 里应外合有良谋 南北剿战无胜术 第十一章(1)定点清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景元甫率领吕信文手下的掷弹筒炮手和投弹手从北寨门撤下来之后,就近奔向了西寨门。在这时,穆天佑率领的攻击部队已经和孙兴国率领的突击部队内外夹击拿下了西寨门,并与孟光明引导过来的增援部队以及后到的增援部队全部会合了起来。

他们在夺得西寨门的守卫阵地之后,驻守在西寨门的伪军闻讯从营房里冲了出来。刚刚率领部队冲进西寨门的穆天佑一见形势危急,急忙指挥手下的战士来了个反冲锋,集中火力把刚刚从营房冲出来救援的伪军给压制了回去。

从双方的兵力对比情况来看,穆天佑所部和孙兴国所部加在一起也没有驻守西寨门的伪军数量多,在武器火力方面也稍逊一筹。而孙兴国所部在攻占了西寨门的守卫阵地之后,又忙着巩固刚刚夺到手的寨门阵地,根本无暇顾及给穆天佑所部提供火力支援。在这种情况之下,抗日救国军之所以一上来就占了上风,主要还在于出其不意占了先机。

驻守西寨门的伪军连长名叫裴秉信,三十多岁,是个行伍军人出身,历经战阵,曾参加过中原大战,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城头上的枪声一响,他就听出情况有异,再接到“金罗汉”的报警电话以后,当即就指挥着正在夜宴的伪军向外冲了出来,行动非常迅速。

如果换在平常,等不到抗日救国军叩开寨门,全连的伪军就可以有条不紊地进入到防守阵地。可是这一次由于事发突然,伪军又都聚集在一起乱而无序地饮酒狂欢,尽管他的出击命令下得很早,可大多数伪军都已经喝得半醉,根本就叫不起劲儿来;等到先头人马从营房里三三两两地冲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正月十五贴门神——晚了半月了!”

眼见得刚刚冲出营房大门的伪军当即被一阵乱枪给堵了回来,裴秉信大惊失色。他情知寨门已然失守,不由得心中大急,决定先把寨门的防守阵地夺回来再做打算,便指挥着溃退下来的伪军集中火力进行射击,再度向营房的大门外冲了出来。

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就在裴秉信指挥着在激烈的枪声中逐渐清醒过来的伪军再次向大门外冲锋突击的时候,穆天佑已经组织手下的战士在外面布置好了阻击阵地,用密集的火力把伪军营房的大门口给封锁了起来。

这个时侯,孟光明引导过来的增援部队已经及时赶了到了现场,使抗日救国军的兵力大增,士气益发高昂;孙兴国等人在巩固好寨门阵地以后也腾出了手来,把城头上的轻重机枪调转头来向着伪军营房的大门口扫射了起来,把冲出营房门口的伪军给撂倒了一大片。

裴秉信一看势头不对,自度再想冲出营房去夺取寨门阵地已经毫无希望,就指挥着把大部分伪军逐次抵抗着撤了下来,让伪军士兵就近躲回到营房里进行防守反击。

他又打电话向“金罗汉”报告战况并向“金罗汉”求救,要求“金罗汉”派兵过来增援,期望有援兵赶过来在抗日救国军的攻击部队后面进行包抄,他再率领伪军在正面实施突击,从根本上扭转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

他的电话一打通,“金罗汉”就向他吼道:“我说裴连长,你就打消了这个妄想心吧,现在咱们四个寨门都受到了土八路的攻击,我这里的县政府也被包围了起来,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江,援兵暂时是无法派出去的。你自己先想办法顶一阵子吧!等着阎司令带着大队人马杀回来,我们就有办法了,一定要想办法坚持到阎司令回来呀!”

裴秉信气急败坏地大叫道:“我这里已经组织弟兄们给顶住了,可是外面土八路的火力太猛,冲不出去呀;现在弟兄们都给闷在了屋子里,要是援军来不了的话,我们顶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算一站呀?”

一放下电话,他就泄了气,在这深更半夜里,他既摸不清抗日救国军来了多少人马,又在急切之间盼不来救兵,心中一片茫然。为了保存实力,他只好命令退守到营房的伪军各自为战固守待援,盼得挨过一时算一时。舍此之外,他已经回天无术了!

景元甫赶到现场一看,会合起来的大队人马已经把伪军团团围定在营房里,周围的制高点也都给控制了起来,只是伪军大都龟缩在营房里,不好下手,急切之间难以攻克。

西寨门的伪军营房原来是个大车店,其坐落的位置在镇中心东西大道的南面,大门口朝北,与西寨门相距很近;东西南北都有三四十间房的房趟子,院子很大,广有数千平米,周围都是一色的土坯草房。

在这里,盖房用的都是土尺一尺二寸的大土坯,按着时下的洋尺换算墙体足有七八十公分厚,再加上里里外外又各涂了一层厚厚的泥巴,机枪步枪的子弹打上去只能够擦破点皮,根本就钻不进去,就更谈不上再隔墙伤人了。

在周圈的土坯房子上,门都是厚重的木板门,窗户都是狭小的死窗户,窗棂又都是密集的厚木条穿成的十子形的死窗棂,窗棂间的缝隙只有拳头大小,窗棂上糊着一层厚厚的毛头纸,关闭上屋门以后里外不透明。

——这样的土坯房子,在只有冲击力而毫无爆炸力的机枪和步枪子弹面前就如同是一座土碉堡,一道门就是一道关,易守难攻。

在这样的环境形势下,已经占领制高点的抗日救国军要想把顽抗的伪军压制封锁在营房里出不来,那是极其容易的;但是,要逐个房间的攻击争夺则是极为艰难的。

因为在这个阔大的院子里是一片平展如镜的开阔地,一点隐蔽物也没有,如果贸然冲到院子里面去就会成为伪军的活靶子;伪军可以躲在各自所在的门缝或者窗户缝后面自由地向外射击,把冲上去的人刹那间就打成马蜂窝。若要对伪军进行逐屋的搜索攻击,虽然可以在外面形成瓮中捉鳖之势,但由于敌暗我明,会给攻击部队造成巨大的伤亡。

对于穆天佑所部现在遭遇到的这种尴尬状况,景元甫的心中早就有数,他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当地的房屋建筑格局极为熟悉;他之所以要把吕信文手下的掷弹筒炮手和手榴弹投弹手全部调了过来,就是要使用非常的手段将这些负隅顽抗的伪军迅速歼灭,以便尽快肃清镇内的残敌。

这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之下,不用炮弹和手榴弹轰炸,那就只能够采取老祖宗的办法拆房顶用火攻了;舍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任何选择。

一见到景元甫和吕信文带了一大群掷弹筒炮手过来,穆天佑高兴坏了,他开口就向景元甫诉苦说:“哎呀呀,景委员长,可把你们给盼来了。这些龟孙子光躲在屋子里打枪,怎么轰也轰不出来,攻又攻不进去,可把我给糟心透了。快让弟兄们给轰上两炮解解气吧!”

景元甫登上西寨门的城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对穆天佑笑道:“不着急,咱们先发动个心理攻势试一试,不成的话咱们再让炮弹来说话。”

穆天佑分辩道:“这一招我们早就用过了,不管用的,刚才有几个伪军想出来投降,一出门就让他们当头的给打死了,狗日的们还跟我们叫阵呢!”

吕信文在一旁插言道:“他们刚才是吃准了你们没有攻坚武器,所以才敢这样嚣张,你再带人上去喊一喊,不老实的话我们就轰上他两炮,闻到血腥味儿这些狗日的就该老实了!”

景元甫看着穆天佑还在迟疑,催促道:“你就快点去吧,我在这里给你观敌料阵!”又对吕信文吩咐道:“六弟,你去让炮手们选好阵地,尽快做好发炮的准备,告诉他们炮弹要省着打,还有更硬的骨头等着我们啃呢!”

穆天佑回到了攻击阵地的前沿,指挥着周围的战士们一起向龟缩在营房里的伪军连声大喊了起来:

“伪军弟兄们,整个镇子都让我们给包围起来了,你们冲不出去了,赶快缴枪投降吧!”“我们是抗日的队伍,是专门来打阎康侯这个大汉奸的,你们不要再给阎康侯这个大汉奸卖命了!”“我们是优待俘虏的,只要你们缴枪投降,我们可以马上放你们回家去!”

裴秉信听到外面的叫喊声,挑衅地回应道:“八路弟兄们,你们不要白费唾沫了,有本事的你们就打进来呀,战场上的胜负要靠枪子儿来说话,我们打败了自然会投降的。你们怎么还不向里冲呀!”

他见经过两次阻击,已经遏止住了抗日救国军的攻势,又知道在外面乱喊的抗日救国军战士没有什么杀手锏,胆气复又壮了起来。

穆天佑又大声威吓道:“伪军弟兄们,我劝你们缴枪投降是给你们指一条生路,我们的大炮已经开上来,我疼苦你们,可大炮是不长眼睛的,等到我们的大炮一响,你们大家就得上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你们听清楚了没有!”

听到穆天佑这么一喊,立即在营房里的伪军之中引起了一阵骚动。有的伪军就在里面喊了起来:“八路兄弟,先不要开炮,让我们和长官商量商量!”还有的在喊:“八路兄弟,不要吹牛了,你们的大炮还在丈母娘的腿肚子里转筋了吧,别拿大话来吓唬人了!”

这些伪军躲在不同的营房里,有山墙隔着,相互不能够通气,各唱各的调,各吹各个号,乱糟糟地闹嚷成了一片。

裴秉信一听各营房的伪军乱了营,大声叫骂道:“都他妈的给我住嘴,不要听这些土八路跟我们瞎咋呼。我们的骑兵已经出城去给阎司令报信去了,等到阎司令带着大队人马杀回来,这些土八路就会夹着尾巴逃跑的;只要坚持到阎司令杀回来,大家都是有功之臣,阎司令会重重的犒赏我们的!”

裴秉信的话音刚落,只听轰轰隆隆的一阵炮响,在他喊话的房顶屋下一下子落下了四五发炮弹,轰然炸响过以后,把他所在的房间给炸翻了一个过儿,就再也听不到他和他所在的房间里有任何声息了。

炮声响过之后,整个伪军营房的大院里呈现出一片死寂。

——定点斩首逞奇能,钢炮一轰成大功!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