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湖南娄底涟源市金石乡安监站站长袁军再次把辞职信交到涟源市煤炭工业局,这是袁军第三次以书面形式请求辞职。






前两次,袁军的辞职信都被退回。这一次,袁军在辞职报告中婉转写道:身患疾病,请求休假一年。局里再次拒绝了他的请求。


自2009年1月以来,涟源市煤炭工业局下辖的48名乡镇安监员,先后以各种理由提出辞职。


在外人看来,煤矿安全监管是个肥差。安监员为何集体辞职?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得知,经济窘迫,只是涟源市乡镇安监站暴露的问题之一,问责严厉、工作没有安全感似乎才是辞职背后的主要原因。


严厉问责制下安监员的生存状况


2008年12月17日,涟源市伏口镇挂子岩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18人死亡。事故发生后,涟源市政府对一名安监员和一名驻矿干部当场做出下岗处理,且有两人被停职。这成为引发安监员集体辞职的导火索。


涟源市乡镇安监站成立于2004年,主要负责监管煤矿安全生产,由涟源市煤炭工业局管理。全市共有12个乡镇安监站,在完成日常检查等各项工作的同时,还受理生产安全信访案件、事故隐患举报,参与生产安全事故的调查处理等。


涟源市煤炭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48名安监员中,有两名受到严厉处分,其中一名被开除公职,一名被追究刑事责任。在煤炭行业,安全监管的问责力度最大,安监工作就像走钢丝,随时都有危险。


根据湖南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下发文件200916号转发中共娄底市委、娄底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管理的规定》,发生1起较大事故,所在乡镇煤矿安监站站长就地免职,对所在乡镇分管负责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市直管煤矿发生1起较大事故,对市直安监站站长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年度内发生两起较大责任事故,市直安监站站长就地免职,煤炭主管部门分管负责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而这仅仅是针对安监站站长的问责。


一些安监员称,细致甚至繁琐、严厉的考核办法,常令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以安监员下井检查考核为例:安监站人员下井每人每月不得少于10次,每少一次扣100元,凡发现弄虚作假,每次罚款3000元,年度内个人累计两次或单位累计4次,个人实行下岗,同时取消站长、副站长全年津贴。


低薪能否养廉?


查阅现行各类管理制度,有许多是针对安监人员与管理对象——煤矿老板勾连而设计的。湖南某市一位分管经济工作的副市长说,实际上,基层工作的安监员收入较低,如果与矿主勾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利益整体,会使监管形同虚设。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也指出,非法小煤矿存在的问题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一些基层工作人员和矿主有权钱交易。


2003年,娄底市委原书记蔡力峰整肃“官煤勾结”黑幕。涟源市纪委经过调查,发现安监系统存在不少问题:个别安监站站长仅收受几千元就敢替非法开采的煤矿转为合法矿;少数相继发生过事故的煤矿,矿长送去1000元就可避免停产整顿;有的煤矿连续两年未执行年检,安监站站长收取2000元后帮助补办了相关手续。


“为了严厉监督安监员,局里才制定那么多制度与考核办法。”涟源市煤炭工业局一名干部告诉记者,通过几年实施,监管效果还是不错的,没有安监员以身试法。


我国煤矿安全监管的格局,是国家督察、地方监管、企业负责。就湖南而言,分别在几个重点产煤地区设立了煤矿安全监察局地方安全监察分局。管理娄底和邵阳两个地区煤矿生产的湖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娄底安全监察分局,只有20多名工作人员,根本无法顾及县(市)乡的煤矿安全管理。日常的煤矿监管工作,自然落到了乡镇安监站。


“仅从工资待遇来说,安监员还不如挖煤的。”在当地,一个矿工每月能挣3000元。袁军告诉记者,他每月的工资不足1200元,这几乎是涟源安监员的平均工资水平。而这48名安监员中,30多人有中级技术职称,且工龄大多在15年以上。


据了解,安监员属于自收自支事业编制,其待遇和涟源市煤炭工业局职工一样。


涟源市煤炭工业局安监大队队长张加升告诉记者,这些经验丰富的安监员,一旦走出去,还是很有市场的。有事实为例,一名安监员辞职后被请到贵州一家煤矿做矿长,年薪50万元,还配一部车。如此大的收入反差,令部分安监员心有不甘。


据悉,这些安监员中,有不少家庭小孩正在上学,经济压力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