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实韩慕侠故事集(第十一发)

wudequanshu 收藏 0 310
导读: “韩慕侠”发至今天的告知人们的一点儿话: 在现在这个时期外发真实的韩慕侠这类成分,对人们的反应会是个不太适时的成分。至于什么不适时,这里暂不解释,暂留于人们去认为。只是和人们提示一点:今天(这个时期)推出韩慕侠是为了一个大事物。这个事物有多大,这里以现在的韩慕侠故事集简单比喻一下。即此韩慕侠故事集的多少(见目录)与这个事物比,往大里说,它不到这个事物的百分之一。往小里说,没有这个事物的千分、万分,以至更多的分之一,以后这些方面都延续暴光。因此现在凡是重视真实韩慕侠的人士,给我回个话等等。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韩慕侠”发至今天的告知人们的一点儿话:


在现在这个时期外发真实的韩慕侠这类成分,对人们的反应会是个不太适时的成分。至于什么不适时,这里暂不解释,暂留于人们去认为。只是和人们提示一点:今天(这个时期)推出韩慕侠是为了一个大事物。这个事物有多大,这里以现在的韩慕侠故事集简单比喻一下。即此韩慕侠故事集的多少(见目录)与这个事物比,往大里说,它不到这个事物的百分之一。往小里说,没有这个事物的千分、万分,以至更多的分之一,以后这些方面都延续暴光。因此现在凡是重视真实韩慕侠的人士,给我回个话等等。但不要忘了这个时间,以后有挂钩的事情要进行。由于现正在商研这一事物的方面,因此没有专一的时间进行韩慕侠这一块的文字编排。待这一事物商研完毕,韩慕侠故事的方面就可比现在发的速度要快了。


接前第十发

-----------

张兆东的简介见“前言部分”


当张兆东面对康泰尔站稳于擂台上后,康泰尔就奔他伸手迈步过来。张兆东对人、做事都是客气和以礼为先的。他见康泰尔伸手过来认为康是和他先握手的,西方的礼节嘛。因此张兆东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向他握手,但这就正给康泰尔送去了机会。当康泰尔握住张兆东手的一瞬间张兆东就感觉到不好,因康的姿态变为不对劲儿和手在对张兆东的手用力。这时张兆东再想把手从康的手中撤回已做不到了,张兆东下意识的一警惕,即刻把手臂往下一坐力,这在武术中叫做千斤坠吧。并同时两脚就往上蹬力,想把身体腾起跳向擂下。张兆东知道康是要把自己扔出擂台,就此也是晚了几分。即还没等张兆东把身体弹起,康泰尔已抓死张兆东的手把张兆东往擂台外的空中抡去。就是由于张兆东及时补偿的弹跳,使康没有把张兆东横着抡出擂台。此时擂台下的人见张兆东是正位身体地飞过来,人们即刻给张兆东闪开了地方。说时迟那时快,张兆东已基本是稳稳地落于地上。这就是张兆东灵敏的反应和功底的深厚,虽败而没有过于难堪。此时众人随即向张兆东围了过来,韩慕侠也来到张兆东身边。

张兆东站稳了后看看包括“八大”老师的众位武师。但由于张兆东如此的惊险一幕,就更是没有一个人有上擂的反应了:张兆东都如此,他们更会照旧了——。此时张兆东只有回头对韩慕侠说:“慕侠你上吧,只有你了!”韩慕侠:“老师在,我哪能……”

张兆东打断他的话:“这是中国武术的事,是国家、是中国人的事,师徒因素哪能与它来比,这一切都指望你了……”

(按:这是此时此刻张兆东与韩慕侠师徒的一点儿经典对白。但至今也同“唯独没有张兆东”地一起没有了,而韩慕侠的“八大老师”却留为今天的“口碑”)

此时张兆东的脸色已变,韩慕侠知道老师的胳膊伤得够呛。他对张兆东稍微点了一下头没说一句话、一个字,便向擂台走去。张兆东知道,就是韩慕侠打不过康,他也会为我的伤而找康算这个账的。而且通过自己对康泰尔的接触知道,韩慕侠对付康是足足有余的。

当韩慕侠站在康泰尔的对面时康想(从他的表情等看出):“又来一个与刚才差不多的,这还是要我把他与那个一样扔下去……!”他便带着得意的微微奸笑要与韩慕侠握手——

韩慕侠起手止住了他说:“我们中国人不用你们的礼节,我们使用的是抱拳……”随着韩慕侠就做了个抱拳的姿势。

康泰尔对韩慕侠的拦截刚一愣神式地停顿了一下,他见韩慕侠没与他握手,反而把两手抬了起来。他想:“不与我握手更好,免得和前一个一样没把他横着扔出去……”想到此他的停而还没止住的身体就猛地冲向韩慕侠,并伸手向韩慕侠的腰带抓去。韩慕侠腰间扎的是较宽的牛皮板儿带,就像腰硬子,但比腰硬子牢固。康泰尔是要投机抓住韩慕侠的腰带,把韩慕侠横着扔出去。就是说,像这样程度的野蛮家伙是没有和你讲理(礼)的。

韩慕侠见康如此的猖狂无信,再加老师的负伤。韩慕侠把牙一咬,心中的怒火全作用在手上。韩慕侠的动作是多块,康泰尔是永生只等这一回了。韩慕侠抱拳的手,眨眼的功夫下翻变成了双掌,并已作用在比自己高出近一头的康泰尔的胸腹部位上。只见,康泰尔前倾且疾快前冲的身体,被反向地撞回。他的两脚还没离地,后背就向擂台面砸下去。就在康的后背砸向擂台面的途中,他的两脚才拔地而起,一同两手四丫朝天地重重砸在了擂台上。这是多么重的分量,把个擂台砸得三颤,围擂台的苇席哗哗乱响。……

康和韩慕侠照面时伸手抓韩慕侠的腰带,这在武术中是不允许的,因为你没有绝对把握时这是犯忌的。这是康对韩慕侠大意了,因张兆东刚被他扔下台,韩慕侠又比康矮近一头、小一圈等双方明显的比差。康估量的是对他所经过的那些人,不是韩慕侠。韩慕侠的力量要比在直观上的他大得多,且身体灵活和动作之快,更是康所不及的。再有,一下要是撂不倒康,那就很难再把他如此干脆地撂倒了,因康在格斗上是相当机敏的,只是他不懂中国武术就是了。韩慕侠深知这一点,并韩慕侠也反感这样的人,不能给他余地。因此韩慕侠没等康抓到他时就势一个虎扑,力气加速度。这么大的一个人,身重超过二百斤并又是带着前冲力,这也就是韩慕侠。即如是常规人们的功法技术,就是有了韩慕侠的力气,至少也不会一下把康如此地撂倒。或有了韩慕侠的技术没有韩慕侠的力气,也难会如此地震慑康。


再接着说康泰尔。这个康真是皮糙肉厚的生畜性质,韩慕侠的这一下对他竟没有一点儿伤害。他见韩慕侠把他打倒,先是短暂地一愣,迅即翻身起来跑到挂金牌处,一把抓住那个金牌并双手把它紧紧抱在怀里。此时他就像十足的小孩一样,生怕别人夺走他的东西那样的幼稚动作和表情。双手在怀里扣住金牌、弓着身子并嘴里还嘟哝着什么(大概是:我不给、我不给……,或:是我的、是我的……),就往离开韩慕侠的擂台后面退。当退到擂台后部的死角里时,他的高度已比韩慕侠矮很多了。到后来就像他还要用肩往苇席外挤状态地蹲在了擂台的死角处。此时他只是侧着身子缩着脖子,斜飞着一改以前大睁、有神的眼瞄着韩慕侠。其蜷着的身子再加表情等等,与不可一世的康泰尔决然了180°。这也有可能是韩慕侠给了他承受不了的一击所致。

按:康在六国中辛苦得的金牌不但不给韩慕侠,反而见自己倒下了就跑过去抓住那块金牌搂在怀里不放。这也说明康的智力低下,和愚蛮。

在韩慕侠把康打倒之时,韩慕侠真是要把康的胳膊也给拧折,因为这是比赛,也就没有再进攻他。但韩慕侠对康泰尔的表情,不只使康泰尔害怕,也吓着了康泰尔的翻译。他认为,不是韩慕侠要枪夺康泰尔的金牌,就是韩慕侠可能还要进攻康泰尔,为此他慌忙奔韩慕侠过来。但韩慕侠以手势拦阻地对他说:“你,不要怕,我不会再打他的,只是让他把金牌交出来……”。

翻译见韩慕侠没问题了就说:“好好,我去要,我去要……!”他就转身去康泰尔那面,但康泰尔就是不给那块金牌。康泰尔不给金牌的方式,更进一步显示出他是实属思维没进化的“低能儿”。人们以,就差坐在地上撒大泼耍赖程度的小孩那样,就联想出此时康泰尔的动作和状态了。

翻译没有办法就回身与韩慕侠说:“他(康)的脑子不行,你给我一个时间我把它要过来给你,这样行吗……!”此时韩慕侠也不好说什么就答:“好吧,我去商量一下……”就下了擂台,他是惦记张兆东的伤势。

韩慕侠来到张兆东近前刚要问张兆东的胳膊,张兆东拦阻他问:“他们怎么样……”

韩慕侠说了翻译的意思,只是说要等他们多长时间,咱们还得看着点儿他们,否则……。

这里说一下,这几天的打擂,其参加观看的人远远超过京津的二百余名武师,并还有关心此打擂的带枪的便衣(侦缉队)。而这些便衣与当地的人都是很熟悉的,并不少也是当地的人,因此他们的人出来在衣服内带着枪,这当地人们也知道。这时他们过来几人说:你们放心去休息你们的。我们通知(我们的)弟兄轮班全天候的盯着他们,他们跑不了……。于此人们就大放心了。韩慕侠照顾着张兆东,人们拥护在他们之后离去。


再说张兆东,此时他的胳膊已不能动了。回津后在张兆东的家里,在自己与韩慕侠天天的全力治疗,整整二十天才去掉挎着胳膊的绷带。在张兆东治疗的这二十天,所有以前与他来往的武术人,都只是象征性地去张兆东那。这一是他们在医疗上不如张兆东和韩慕侠,去了没有什么用。

一是韩慕侠从津来京始终是跟在张兆东身边的,就连吃住都在一起。而张兆东在上擂台之前也专一提示韩慕侠注意自己上擂的一切过程。这一是说张兆东的谨慎,总归康是六国而来……。并这样的商研,在这几天中只是(也只能是)张兆东与韩慕侠两人间来进行,其他人(宣布)只是旁观或旁听。并这次打擂,除了那个外地轻功的杰士,只有张兆东与韩慕侠是“表演者”。再结合韩慕侠的南方学艺只有张兆东一人支持(参“前言部分”)。无意中他们与张兆东和韩慕侠分成了两个部分,从而使这次京擂之行成为后来“前言部分”提到的“韩慕侠的‘八大’老师唯独没有张兆东”的前奏曲。

在之后的三天,张兆东托人去康泰尔处要金牌(即不用托,早就有人踊跃地报名了),但俄国人就是赖着不给。

第四天韩慕侠只好亲自去了,并陆续跟随了认识和被激怒了的人有二十六七人以上。这些人中有带着相机的记者四人。待到了俄国人的“公馆”前,监视俄国人的带枪便衣气愤地说:我们弟兄也进去几人,如果他们还来赖的,我们就定住他们逼他们交出来……。

人们拥着韩慕侠到了俄国人“公馆”的大厅前,一部分不主要的人在门外等候。韩慕侠等人进了大厅,韩慕侠向前,众人站于韩慕侠的后面。没等韩慕侠说话,那个翻译就主动把康泰尔招过来与韩慕侠打和,康泰尔就借机过来与韩慕侠握手……。

这时韩慕侠的装束是,长衫的前半片儿的一个下角提起掖在腰带上。手臂半端、手握在其中间,一个一尺半多长的铜锅嘴儿、厚铁杆儿的长杆儿烟袋。这个烟袋是韩慕侠特制的兵器之一,有用时是兵器,没用时以它活动指腕。这时韩慕侠是左手拿着这个烟袋。

当康泰尔伸着手,表情和气地向韩慕侠过来握手的时候,他突然变了脸,握住韩慕侠的手就要报仇——这时韩慕侠对他也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左手的烟袋正好就势给了康泰尔的软肋……只见康泰尔就像触了电似地往后倒弹了回去,并重重的倒墩儿于大厅的地板上,他的脸已没有了一点儿血色——。

还是康的皮糙肉厚、牲畜的体质。就是这样,他也没有在地上做了多长时间。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就连滚带跑地往他放金牌的地方奔去,握住金牌就撒泼起来。

在这样的状态下,谁也不好说什么了。翻译过来又对韩慕侠进行拖延术:你看这样的情况……,再给一点时间我们再努力劝劝他……等等地。

这时有人就火了:你们来了这一套再那一套,那一套不行就又这一套,你们别玩儿花的……!

……这么多天了,今天就来这个……!

……不交金牌你们别想出这个大厅……当然,这很可能是便衣起怒了。

这时那个翻译不意失了准星:我们一直在尽力,只是他是个野人,我们一时……


这时一位记者火了:那就不是他(康)的事了,就是你们国家在欺骗人,这就更没商量了……

此时这个翻译也感到自己犯了大忌,一时的尴尬不能说话……些许时间他说:没办法了,只能是给了……!但此时的康泰尔,他也一时要不过来那个金牌。他为难地说:稍等一等,我们会要过来的……

此时韩慕侠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打擂也不是为了那个金牌,就说:我们不是为了那个金牌,只是教训教训他的野蛮、我们中国人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翻译连连点头等等就不说了。


韩慕侠与众人回身出大厅,此时翻译与康泰尔等也礼节地随后出来,厅外等着的人也再随后往苇席通道。这样,在苇席通道中就形成,韩慕侠与康泰尔他们在两端都是多人的中间的状态。

但在韩、康等走在苇席通道中间段的时候,康泰尔见韩慕侠的后背朝着自己“这可是个好机会”,他就向韩慕侠靠近。说时迟那时快,康泰尔疾速地用两手向韩慕侠的脖子掐去。但康泰尔又是反弹了回来,并摔的比厅内要重。只见他仰瘫在地上,脸色即刻灰白并流出了虚汗在那里哆嗦。但也只是一会儿的时间,他反过身来,跪爬着就往苇席外钻,再加上其痛苦的表情说明这次他是真害怕了。但事总有巧合,正好这点儿苇席的外面是木料(杉篙)架子的夹角,他就顶在那而不换个地方地拼命往外顶。这时前面的人回身往后,后面的人也往前合拢。这时苇席的夹道内就开了锅(注:此时夹道外边也聚拢了好多人,只看到里面乱成一团。再加上视线被挡,估计里面可能打了起来,但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此时有的记者挤了过来抓拍了这个镜头。这时记者们就没有商量了,对翻译等说:你们既奸诈又反复无常,这次没有商量了。如不给金牌,我们就把他的形象见报……

翻译赶忙拦说:“不要见报……不要……我们交,我们交,千万不要见报……”

到此他也知道,这个金牌是保不住了,就别再扛着了。他低头对只出去了脑袋的康泰尔说了一些话,康歪进不到半个脸直点头。这时那个随从跑着把金牌拿了过来。


时间过紧,草草到此。后面的即刻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