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首任侍卫长王世和

王世和,蒋介石第一任侍卫长,曾与蒋出生入死20年之久。他毕生低调谦冲,从不对外炫示功绩,外人鲜有知晓者。而若蒋介石身边没有王世和,不仅蒋介石个人历史有可能改写,连国民党党史也可能大异其趣。


[家乡子弟兵随身护卫]

王世和是蒋介石的表侄,其祖父与蒋介石母亲王采玉系堂姐弟关系。浙江奉化溪口镇葛竹村地处偏远,人口寡少,营生条件艰困。王采玉嫁到蒋家后,她的堂弟曾在蒋家“玉泰盐铺”当店员。若干年后,堂弟之孙王世和年方弱冠,一直待业在家。王采玉受堂弟请托,代觅营生职业。世和虽仅私塾文化水平,但秉性忠厚纯朴,反应机灵,手脚勤快,遂被安排在“玉泰盐铺”当学徒,顺便在蒋家听候差遣。蒋介石元配毛福梅既要侍候婆婆,又要帮忙照管盐铺生意,忙进忙出,遇有杂务,即吩咐王世和代为操办。王世和年纪虽轻,但总能把事办得妥贴,甚得蒋家上下欢心。

1921年6月14日,蒋母王采玉病逝,蒋介石返家奔丧守制期间,玉泰盐铺暂时歇业,王世和遂无业在家。守制期满,蒋介石奉孙中山之命,“墨绖从公,来粤助战”。此前,蒋介石与粤军将领矛盾甚深,深恐此行粤军对他采取不利行动,因而打算挑选忠贞可靠的家乡壮丁,组织一支小规模近身侍卫队。他见堂侄王世和长得精干结实,反应灵活,便命其广招体格健壮、吃苦耐劳的家乡青年,又挑选蒋恒祥、蒋瑞昌、蒋甫元三名蒋姓宗亲侄辈,担任近身侍卫,组成四名成员的侍卫小组。王世和是年22岁,较其他蒋姓侄辈年长,蒋介石遂命王世和为首。

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全面叛变,孙中山急电蒋介石返回岗位救援。当时,孙中山已率众退出广州城,广州城区及近郊均为陈炯明部队占领。抵达广州城郊后,知悉孙中山已登上永丰舰,蒋介石即派王世和化装成商旅,到黄埔岛一带了解情况。王世和以重金租了一条民船,偷偷越过陈炯明部队哨兵,让蒋介石与随员成功登上永丰舰。

上舰之后,蒋介石得知船上食物果菜几近耗尽,连孙中山的日常饮食都成问题,即命王世和利用舰上小舟摸黑到对岸,向民家采购日常食品。小船行至半途,被陈炯明岸上部队发觉,立即以探照灯照射,一路炮击。永丰舰官兵见状马上以炮火掩护。枪林弹雨中,胆大心细的王世和最终圆满完成任务,成功购得粮食与蔬菜。其间,陈炯明的岸炮不断朝永丰舰等舰只轰击,孙中山率众发炮反击,舰上官兵在战斗中颇有死伤,甲板上血渍处处。完成任务后的王世和又扶助伤员到舱下裹伤,并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毅然加入战斗。

有了几次共同作战默契之后,王世和与蒋介石的关系更为紧密。他烧得一手好宁波菜,经常在随侍转战期间照顾蒋的饮食。

在广东、福建期间,蒋介石与陈洁如夫妻尚属新婚燕尔,情感甚笃。陈洁如时常教王世和学文化,对王世和的忠厚笃实甚为信赖。1923年底,孙中山有意委派蒋介石担任黄埔军校校长。陈洁如向蒋介石建议:侍卫随从年纪尚轻,为日后前途着想,应鼓励他们学习文化。今总理既有意兴办军校,何不令世和堂侄进入军校第一期就读,毕业之后仍能为你服务,有了军校学历,你才方便为他谋一官职。蒋介石听从了陈的建议。1924年5月3日,王世和被录取为黄埔一期生。与之同属一期第四队、日后平步青云的国民党军政要员有胡宗南等人。

王世和进入黄埔军校后,将军校学来的基础军事训练(移植自苏联红军)知识,用于侍卫工作中。例如,他规定侍卫人员着军服及硬式打钉皮鞋,并规定夜间卫兵换班交接时,一律以正步行换班礼。这样,侍卫行走及行礼时,会发出“咔、咔、咔”的声响。据闻蒋介石夜里喜听侍卫换班的脚步声,并积沿成习,数十载不变。1942年,俞济时(亦为黄埔一期生,就职前任七十四军军长)接任侍卫长,恐怕侍卫脚步响声扰人清梦,命令值夜一律穿着布鞋。接任第二天,蒋介石就把俞济时叫到跟前斥问:“为何卧房门口昨夜没有侍卫值班?”俞济时未明所以,一脸骇然,立刻下去查问,方知蒋靠听鞋声辨识是否有卫兵值班。

1926年7月1日,蒋介石以军事委员会主席名义正式发动北伐。北伐部队编制上有8个军,还编组了一个警卫团,王世和任营长。

1929年8月12日晚间,于蒋介石上海爱多尼亚路十二号寓所担任“外卫”的警卫排某员,受人鼓动贿赂,入蒋寓所准备行刺,被王世和领导的“内卫”拦下盘问并当场识破,随之发生扭打,后刺客被制服,凶器当场缴获。蒋介石认为行刺事件事出有因,若非王世和领导的侍卫人员机警,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下令改组警卫,在总司令部成立侍卫班,任命王世和为上校侍卫长。


[卷入蒋家内部恩怨]

王世和与蒋介石荣辱相依、生死与共,自不可避免地进入蒋的核心世界,卷进蒋氏家族恩怨的漩涡中去。其中,尤以蒋介石几房妻妾彼此间的较劲纠葛,最令王世和左右为难。

王世和是出身农村的旧派人物,受人点滴,涌泉相报。在玉泰盐铺当学徒期间,王太夫人(王采玉)待这位堂侄甚为宽厚,王世和对王采玉的媳妇毛福梅自然是忠心耿耿,有事必办。毛福梅成为蒋介石的下堂妻以后,王世和不免有同情弱者心态,对毛氏格外带着几分怜悯与报恩之念。这个悲悯之念日积月累,成为宋美龄长期误解王世和的原因之一。

后来,在黄埔军校颇得人缘、被军校学生称为校长夫人的陈洁如,也成了下堂妻。王世和曾私下里对人说,陈洁如个性笃厚,没有心机,不搞权谋,事事为蒋介石设想,照料蒋无微不至。对待下人,陈洁如也和善慈悲,从不疾言厉色。相较之下,宋美龄则巧于智谋,工于算计,且处处流露出“千金”的骄矜,对下人的脾气很大,公馆服务人员都畏惧她的威严。

1937年4月,蒋经国自苏联回国后,曾在上海、杭州等地等候多时,却无缘即刻得见父亲。其实,蒋介石并非不爱经国,而是唯恐表现得过于急切,反令经国遭宋美龄的忌恨。于是蒋介石交代经国回乡读书。这些情景,王世和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王世和对身边的人说,夫人(宋美龄)对经国、纬国初期皆心存芥蒂,但这本不足为怪,毕竟她当初曾希望育有一男半女。宋美龄担心经国、纬国独占了蒋介石子嗣之爱,所以竭尽可能离间蒋氏父子,这是年轻时的宋美龄“多一个心眼”的算计。

1937年五六月间,蒋经国返回奉化后,蒋介石命毛福梅在丰镐房为蒋经国、蒋方良补办中国式婚礼。蒋介石心细如发,唯恐经国婚礼太过张扬引起宋美龄不悦,故私下命王世和回乡操办杂务,并要毛福梅单独主婚,自己则隐身幕后。尽管婚礼十分低调,依然被远在南京的宋美龄察觉。这场在奉化举行的婚礼像一根针似的,不断扎着宋美龄的心房。

1939年,蒋纬国自德国辗转经美国回国。当时,纬国的身世问题成为报章花边新闻渲染的焦点,传到宋美龄耳中,自然引发她的极度不悦。她质问蒋介石纬国究竟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如果不是,为什么要代为照管;如是亲生儿子,生母是不是负责带大纬国的姚冶诚;如果生母不是姚氏,那蒋介石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宋美龄质疑蒋介石违反***“十诫”中不说谎的戒律。

对于纬国的身世,蒋介石实有难言之隐,但越是神秘,越是引人揭发底细的兴趣。王世和尝与人云,纬国尚在少儿时期,就常由姚冶诚带来广州到黄埔军校探望蒋介石。党内大员夫人均甚喜爱蒋校长这位眉清目秀的二公子,茶余饭后,不免八卦闲语。某日,吴忠信夫人王唯仁、居正夫人钟明志等姐妹一起打麻将,4个女人便聊起纬国的母亲是不是姚冶诚。钟明志说,纬国的生父不是蒋介石,而是戴季陶,生母自然更不可能是姚冶诚。众女追问她是听谁说的,她说,这事是姚夫人亲口告诉她的。

钟明志所言不虚。纬国的日籍生母,当年千里迢迢抱着纬国来到中国,将孩子交给蒋介石。但蒋一个大男人,忙于“奔走革命”,哪能照顾纬国,故托付姚冶诚照管。蒋常令王世和往返苏州,为姚冶诚及纬国送钱送信,采办生活用品,代为照料生活杂务。宋美龄明知王世和乃系奉蒋命办事,但仍把忌恨之气出在王的身上,视他为眼中钉。

1939年12月12日,日军轰炸奉化,投弹击中丰镐房附近,毛福梅当场被炸死。当时王世和原本奉蒋介石之命,正准备兼程赶返故里接出表婶毛福梅,讵料不及赶回,已发生意外。

1943年间,宋美龄又为家中小事发脾气,一气之下跑到美国。后宋美龄怒气渐消,通知蒋介石她将于某日返回重庆。王世和身为侍卫长,有职责向蒋汇报行程安排。在宋美龄返国前数日,王世和特意提醒蒋介石,某日某时夫人搭机返国,请委员长排出时间前往接机。蒋介石闻言不置可否,王世和猜蒋可能还在生宋美龄的闷气。到了夫人回国当天,蒋介石依旧纹风不动,王世和深知蒋的脾性,亦不敢主动提起。蒋介石派座车前往机场,本人则执意不去接机。

宋美龄从机场返回官邸,怒问蒋介石为何不去迎接。蒋介石不消分说竟抡起拐杖朝王世和打去,并责问:“为何不告诉我夫人今天要回来!”王世和被打得晕头转向,却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只有吞下这口窝囊气。宋美龄与王世和之间的误解,不免再度加深。


[护卫二十载 避争退乡里]

为大局计,王世和依旧忍辱负重,坚持做好分内的事。他最后两次重大任务,一是在1942年2月陪同蒋介石夫妇出访印度,二是1942年4月5日随侍蒋介石夫妇访问缅甸。这趟缅甸之行,蒋介石一行人差点命丧九霄云外。

4月5日当天,蒋介石乘车前往缅甸夏都梅苗开会,行程情报可能被日军侦悉。蒋抵达不久,20架日本轰炸机即飞临上空投弹,王世和等侍卫员马上护卫蒋宋二人,找掩体避难。迅雷不及掩耳,一枚炸弹就落在蒋介石夫妇近身50码处,所幸炸弹并未爆炸,否则蒋宋二人即便不粉身碎骨,也要身受重伤。

从缅甸回国途中,蒋介石座机刚从缅甸机场起飞10分钟,即接获地面警告,日本驱逐机18架,分为3小队袭来,但因未辨方位,正在云层中找寻蒋座机位置。机上每位乘客与机组人员均配发有降落伞,一旦座机被日机炮火击中,只有跳伞逃命。幸运的是,那天云层很厚,座机躲进云层中逃过一劫。几分钟后,座机飞临我国领空,中国空军机群随即起飞掩护,日机才掉头逃走。

蒋介石对王世和的忠诚深信不疑。然而,王世和在安全保卫工作上的主张和安保措施的安排,还是经常遭受各方或明或暗的挑战。

蒋介石近身的内卫人员,起初清一色是他在奉化的邻里戚党,统归王世和差遣调度,对蒋死心蹋地,唯命是从。王世和全盛时期的职务是侍卫长兼侍卫总队总队长,虽仅为上校衔,却握有过滤会见蒋介石名单的大权,连军统局戴笠要见蒋介石,也要对王弯腰哈背,礼数备至。戴笠第一次到黄埔路官邸求见蒋介石,王世和见戴其貌不扬,行动鬼祟猥琐,以为又是刺客,还闹出把戴笠撵出官邸的笑话。戴笠尽管怀恨在心,但王世和是“天子人马”,他也拿王莫可奈何。

戴笠派了一个军统特务混进侍卫总队,想在蒋介石身边安个眼线,好随时向他通报老头子的言行举止。没想到王世和粗中带细,特务才安插进官邸没两三天,就被王识破,当众揪了出来,二话不说,当下就叫他滚出官邸。此事不仅让戴笠颜面尽失,也让他在蒋介石面前栽了个大跟头。

从1921年蒋介石召集溪口乡亲当近身侍卫到1942年惊险的缅甸之行,20年来,王世和跟随蒋介石片刻不离,历经无数艰险,虽称不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是克尽职守,无怨无悔了。厌倦了尔虞我诈的宫廷内斗,王世和想暂时回乡,不再过问蒋家的是是非非。虽然蒋介石陆续发布他任第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国民政府参军处中将参军等职,他依旧避居奉化老家,过着不问俗务的乡居生活。

回看王世和追随蒋介石的20年岁月,其最大贡献是秉持愚忠,不避危险,竭尽全力护卫主人的生命安全。此外,蒋介石乃至早期国民党高官的安全护卫体系,也是在王世和手里建立并完善起来的。蒋介石的侍卫最后甚至发展成为一支代号“精忠部队”的庞大卫队,最膨胀时期号称拥有一个军。


[一言得罪蒋经国 从此难见旧主人]

时光推移,江山易手。1949年4月25日,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在薄暮夕照之下,挥别老家,挥别祖先庐墓、亲族乡党,挥别奉化溪口故里。临行前,蒋介石密令夏功权(曾任蒋介石专机座机驾驶、空军武官)前往访谒王世和,劝他跟随蒋去台湾。

王世和告诉夏功权:我已年过半百,无心仕途,再跟先生已无意义。夏功权说,请你撤退是先生亲自下的命令,你追随先生多年,假如不走,先生担忧你性命不保。勉为其难,王世和答应离乡。4月底的一天,一艘国民党海军登陆艇停泊在奉化外海,王世和一家人收拾起简单行囊,扶老携幼,航向台湾。

暂居台北之初,许多国府高官流落孤岛,无所事事。那时流传的笑话是,巷子口卖烧饼油条的,过去在大陆说不定还是个统帅千军万马的将军。王世和毕竟沾上点“皇亲国戚”的边,蒋介石还是派给“国防部高参”官位,待遇比照中将衔,是个按月发饷不用上班的闲差。但是,在异乡人海茫茫,举目无亲,单靠一份薪饷,怎么养得活一家十几口人?百无聊赖之下,王世和想再找一份差事贴补家用。

1951年9月,王世和黄埔军校第一期第四队的同学、蒋介石的头号爱将胡宗南,被蒋任命为“江浙人民反共游击总指挥”,还兼任“浙江省政府主席”,驻守大陈岛,指挥国民党军残部,在浙江、福建与广东沿海从事骚扰破坏活动。王世和被任命为胡宗南的副手,担任“副总指挥”。只是王世和对打游击完全缺乏兴趣,久经阵仗的他心知肚明,国民党“反攻大陆”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因此,他根本没有到任,也从不曾执行“副总指挥”的职务。

一年多后,1953年6月24日,解放军进占大陈岛,所谓“江浙人民反共游击总指挥部”自此撤销。在为胡宗南重新安排职务的同时,蒋介石也为王世和安排了新职,蒋经国代表父亲征询王有没有意愿接任台湾省警务处处长。当时,假如蒋介石走出官邸,沿路经过的军警宪特全要听从侍卫长统一指挥。到台湾初期,蒋介石的侍卫长是俞济时,俞是王世和的后辈。想到这里,王世和毫不迟疑地推辞:“我最看不起警察、律师,我还是干我的‘国防部高参’吧!”蒋经国起初有些大惑不解:“阿哥,你不是嫌没事干,闲得发慌吗?这会儿怎么又推辞了呢?这是阿爸的一番好意啊!”事后,蒋经国想通了王世和的顾忌,特意给王世和在“国防会议”安插了“设计委员”的闲差。

当时,蒋经国是“国防会议”副秘书长,“国防会议”等于是国民党军队和情报单位的太上机关。蒋经国名义上是副职,实际上是总绾兵符的人,所有军方事务、情报业务均得经过“国防会议”核准才算数。

王世和对军事参谋、情报工作向来缺乏兴趣,毕竟“设计委员”只是一份酬庸性质的职务,根本无需“设计”。但是,在担任这个位高无权的“设计委员”期间,王世和有更多机会了解蒋经国不为人知的一面。他逐渐从不同渠道听闻有关蒋经国的风花雪月、蜚短流长,类似的流言也正在军政要员之间传播。

王世和暗忖:自己身为兄长,有义务规劝蒋经国,制止传言进一步扩散。某日,趁蒋经国到家里来串门,王世和正襟危坐告诉他:“经国啊!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生活,不要给‘总统’和你自己惹来麻烦……”话还没说完,蒋经国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蒋经国趁当天去士林官邸,把侍卫长俞济时拉到一旁,表情严肃地说:“从今天起,王世和如果要来见‘总统’,一律不准他见!”俞济时不知道王世和什么事得罪了蒋经国,也不好多问。蒋经国不让王世和见蒋介石,是担忧万一王世和见父亲漏了口风,捅出大麻烦。

为解决生计问题,王世和急欲上士林官邸见蒋介石,求情帮忙。他追随蒋介石二十几年,对蒋的生活作息了如指掌,可说也奇怪,每次抓准了蒋介石一定在官邸的时间求见,都给侍卫长挡了下来,理由不是“总统不在”就是“正在处理要公”。去士林官邸不下10次,回回都吃闭门羹。

1960年7月,王世和卧病在床,宋美龄得知他恐怕不久人世,特地派秘书游建文到王家探视。游建文告诉王世和及王太太:“夫人要我转告世和侍卫长,请您放心,夫人完全不计较过去的恩恩怨怨了,她已经完全释怀,谅解您的一切了,请您安心养病。”

听到这些话,卧床的王世和流下两行热泪。他难以言说的是,来台10年,始终无缘单独见蒋介石一面,这才是他心头的最痛。蒋介石曾是他拿性命保护过的主人呐!两天后,王世和阖上双眼,走完了他61年的人生道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