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桥者:


拘留通知书躺病床上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已经被警方下达刑事拘留通知书的陈富超精神状态明显疲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没有前几日的亢奋。


在陈富超的病床上记者看到拘留通知书上写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我局于2009年5月22日23时将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陈富超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不过警方随后又鉴于陈富超的身体同意其家属取保候审。


家属:


手术越拖 瘫痪风险越大


对于伤情治疗,一旁照顾的家属较激动。“我的儿子现在断了的腰椎不知道该找谁了,一直没人就这个问题搭理我们,推我儿子下桥的赖老伯从我儿子出事到现在都没找过我们,而警方对于我儿子的情况也没有任何说明,我们找警方要赖老伯的联系方式或者家庭住址,警方也没有给我们。”陈富超60多岁的老母亲对记者说。


“医院希望尽快把手术做了,不然断裂的腰椎时间长了,造成全身瘫痪的风险会越来越高,现在每天就只能打2针消炎针,做手术想都不敢想。”据陈富超的妻子邱女士说。


在采访中,陈富超一直认为应该由赖老伯和现场警方一起承担。“赖老伯主要责任,他无缘无故推我下桥,把我腰椎摔断了,警方也有责任,他们那么多人,怎么就让赖老伯爬上去把我推了下来呢?”陈富超对记者说。


律师:


最大的苦主或是赖伯


对此记者采访了广东华安律师事务所的丁一元律师,丁一元对记者说:对于陈富超的手术费民事赔偿,推人者赖老伯是主要责任方,从法律上来讲应该承担陈富超的大部分手术医疗费用,因此赖老伯应该尽快联系陈富超家人;同时陈富超的拖欠单位富利公司也有部分责任,因为陈富超是因为富利公司拖欠其工程款上桥的,因此也应该承担陈富超部分医疗费用;至于陈富超提到的警方是否有过错承担其治疗费用,个人认为警方在该事件中并不具备主观错误,因为该事件并非警方出警迟缓、或者其他主观过错造成该事件发生,不过从人道主义出发,警方或者其他相关民政部门可以先帮陈富超垫付医疗费,以解家属的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