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十四章 淫威发作 丧心病狂

zhouzhonf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02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李锐告别了司徒俊后,便对江世波,包黑心说:“对王耀东他们要严加看守,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他们必竟是浮玉的元老,在队员的心目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明天他们醒来后必定要大吵大闹,特别是那个孟赞,简直就是个疯子。对了!回到驻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老婆也关起来,注意要塞住她的嘴,这件事包黑心去办!”


包黑心点了点头说:“好!我马上先去办这件事,不过我想提醒你,最好是把王耀东他们的嘴全封上,万一他们醒来后一闹,而他们的那些部下再趁机内应外合,岂不是更麻烦吗?最好是把他们分别看守,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意外的发生。”


“小包说得对,这时候考虑问题还是要慎重为好!”江世波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知道:王耀东他们根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他们还没有恢复意识时就全部杀掉!但他始终不忍心将这想法说出来,因为必竟自己和他们在一起摸爬滚打了一年多,必竟在一个战壕里同仇敌忾,必竟在一起出生入死了多少回,最让他不忍心痛下杀手的是:他们这一群人中没有一个孬种,全都是铮铮铁骨的汉子!可这群草包为什么偏偏听陈洛尘的话呢!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呢!不行我明天一定要劝劝他们!想到这里,他便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他们拖进来共同享受衣食无忧的生活!


“我们回去后把部队安顿下来,立即开个全体会议,主要的议程就是改组现有的领导班子,凡是以前跟陈洛尘他们走的近的人,要全部离开领导岗位,不光是一个都不能重用,而且要让他们交出枪到伙房帮厨,或做其它杂事,不要干的就叫他们回家。等我们把这些异己都清理出去后,即使王耀东他们醒来后,谅他们也泛不起什么大浪!”李锐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有把握的说。


包黑心看了看江世波,又用眼角瞟了李锐一眼,刚想说什么又赶快地咽回了喉咙,他在心里犯起了嘀咕:李锐和江世波不会不知道,王耀东他们的潜在危害性!为什么不趁他们未醒的时候杀了他们,岂不一了百了,难道是他们念及旧情而下不了手吗?这好办!我今晚先来个先宰后奏,把他们一个个地全杀了再说。


李锐早就看出了他的心事,便对他说道:“你以为我不懂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的道理?不过我想问你知不知道: <留着残荷闻雨声 >的典故?我告诉你这几个人全是浮玉纵队的顶梁柱!如没有他们,我拿什么去冲锋陷阵?如我们部队没有了战斗力,司徒俊还会用我们吗?总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去碰他们的一根手指,你们听到没有?”


包黑心心中一愣,忙说:“我听您的,没有您的命令谁敢擅自行动啊!老江你说是吧?”江世波的心立即平静了许多,他见包黑心存心不良地反问自己,便回敬道:“象这种大事应该由李上校拿主意,而我们只有服从就是了,如谁要私自行动,李上校是会用军法从事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最好不要做为妙!”


包黑心有点茫然,他不知道李锐和江世波的想法是否一致,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会如何处置王耀东等人,更不知道江世波那充满火药味的话是居何用心,先不管这些我先等等再说。于是,他便装着没有听出江世波的话的样子说:“江队长说的是,这年头谁愿意没事找事呀?这样吧,我先去把孟赞的老婆绑了再说!”


“注意别闹出太大的动静,惊动的范围越小越好。”李锐老道地对包黑心说道。“放心吧!对付个女人我还是有办法的。”包黑说完后便匆匆而去。李锐转过头严肃地对江世波说:“我看你对王耀东他们的态度不够坚决,这代表什么你知道吗?这叫妇人之仁!这不光会害了你,还会害了我们大家,你以为那天等他们翻了身会对我们仁慈吗?这就错了!明天我要一个个地过堂,亲自问他们愿不愿意跟我们干?如有一个不从就杀一个,如一起不从就全部杀光,我可没耐心等他们。”


江世波见李锐如此绝情,便吐露出内心的真言:“说实话,在纵队里我最恨的两个人就是陈洛尘和李倩文,至于其他人我看倒没有什么,何苦要大开杀戒呢?必竟我们在一起同过生死共患难!”


李锐见他与自己死嗑,也不想与他纠缠不清,便以命令的口吻说:“明天你去做他们的工作.如他们连你的话都不听,就不要怪我杀了他们!”江世波见他这么一说,便气呼呼地回答道:“好好好!明天我去试试!”


队伍到了老虎口时,天已大黑。李锐便亲自挑选了一批自己认为比较信任的战士,分别看守着那一帮因中了麻醉弹而昏睡的人。之后便通知大家赶快埋锅造饭,吃过饭之后开会。他为了收买人心,先把自己的亲信全部提到了领导岗位上来,而把原来纵队任命的那一批与陈洛尘走得比较近的骨干全部撤下来,然后又把纵队积余的钱和黄金统统拿了出来,按官职大小作比例把钱财都分到各个新上任的干部手中,而被撤的和战士们都没分到一分钱。


这可是纵队从成立以来到现在的所有积蓄,光黄金就有八仟多俩,银元更是不计其数,不过他并没有亏了自己和江世波,包黑心,他自己共分到全部财产的五分之一,然后江世波和包黑心俩也占了五分之一,其余的就被手下的干部们瓜分了。这一切都在暗箱操作中进行的,没分到钱的人对此事均一概不知。


“你们先藏好各自的财产,过一会儿集中全体队员宣布对你们的任命,和部队更名的通知,我在这里把丑话说在前头,从今天起我们可就是正规的国军,浮玉纵队的历史就从你们拿到最后这一大笔钱后就结束了,我李锐对大家不薄吧?如今后有谁不听我的,可不要怪我不客气!还有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什么: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我们是乡亲们的子弟这类的话,一听到这些我就烦。人民是什么?是草寇,是大字不识几个的贱民!为什么要拜倒在他们的脚下?发疯啊!军队不剥削百姓,吃什么呀?政府不剥削老百姓,官员们那来的钱花,难道他们自己会造银元吗?老百姓就象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你三天不打他就会上房揭瓦!所以我们不能对他们太客气啦,该狠的时候还是要狠的!你们知道吗?”


他见下面的人反应不大,便又大喊地问:“我刚才说得你们清楚吗?”“清楚了!”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但李锐发现有一个老骨干好象没有吱声,他便走到他的面前严厉地问:“刚才为什么不回答?”那个人立即不卑不亢地说道:“我没有必要回答这个歪曲事实的问题!”利欲熏心的李锐心想:他妈的!反啦!老子今天不毙了你--你还会以为老虎就根本不会吃人呢!想到这里他便举枪向那个骨干的头颅射击,“砰!”的一声,那汉子便应声倒下。


“你们都给我看好了,经后谁在不听我们李上校的话,这就是面镜子!”春风得意的包黑心,一边拍着李锐的马屁,一面威胁着大家。这时外面的战士听到枪声后,便想进来看个究竟,一起拥挤在开秘密会议的草房门前,江世波狐假虎威地吼着:“看什么看?枪走火了,没见过昨的?滚回去,到了开大会的时候再去叫你们!”


“你唬谁呀?人都被打死了,还走火呢?”一个小战士瞟了江世波一眼,愤愤不平地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老子崩了你!”江世波也想学李锐的样子用鲜血来摆摆自己的威风,从而树立自己的淫威!


“江世波有本事你就开个枪让老子看看,不要以为陈队长不在了,你们这帮小人就得道升天了,机枪中队操家伙灭了这帮小人再说,老子早就看出你们这帮畜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机枪手见江世波要枪毙一个小战士忙一边用机枪对着他,一边愤怒地骂着。机枪中队的战士一听到战友的呼唤便一起端着枪冲到了会场的门前,有的人都把机枪顶在了江世波的身体上。


李锐一见吃惊不小,但也不敢再发淫威了,忙用缓和的腔调对机枪中队的人说:“同志们你们误会啦!江世波只不过和那个战士开个玩笑,你们赶快把枪口转开,那有浮玉打浮玉的道理,要不然我叫他亲自向你们道歉!江世波快向同志们认个错!”在李锐的一声令下,江世波忙向在场的同志道歉:“刚才是我不好,我说的话全是放屁,大家原谅我吧!”就这样机枪中队的人才慢慢地离开了。


刚才的一幕使李锐放弃了开全体战士大会的按排,他要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地方休息,在深夜的时候,他便叫醒了江世波和包黑心,他对他们说:“留着机枪中队,肯定是个祸害,他们可是陈洛尘的铁杆部队呀!搞不好会惹大麻烦的,倒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马上去干掉他们,以好杀鸡吓猴!如果不灭了他们,经后我们的话还会有谁听!”江世波也感到留着他们始终是个心病,况且他们如要第一个收拾的正好是自己,忙表示同意。包黑心当然是满心喜悦,他巴不得李锐大开杀戒,只有这样他才会越来越安全。于是三个混蛋各抱着一包烈性炸药,偷偷地摸到机枪中队驻宿的山头,残忍地杀害了哨兵,并用一根很长的引火线点燃后又溜回了宿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