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和蛇的中俄关系版——看中国养活俄罗斯的恶果

飞马行路 收藏 87 41631
导读:在伊索寓言中有一则《农夫和蛇》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农夫在寒冷的冬天里看见一条蛇冻僵了,觉得它很可怜,就把它拾起来,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那蛇受了暖气,渐渐复苏了,又恢复了生机。等到它彻底苏醒过来,便立即恢复了本性,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创伤。农夫临死的时候痛悔地说:“我可怜恶人,不辨好坏,结果害了自己。”这个故事是说,做人一定要分清善恶,只能把援助之手伸向善良的人。对那些恶人即使仁至义尽,他们的本性也是不会改变的。”在中国也有个类似的寓言故事叫做《东郭先生和狼》,讲述的道理异曲同工。

在伊索寓言中有一则《农夫和蛇》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农夫在寒冷的冬天里看见一条蛇冻僵了,觉得它很可怜,就把它拾起来,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那蛇受了暖气,渐渐复苏了,又恢复了生机。等到它彻底苏醒过来,便立即恢复了本性,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创伤。农夫临死的时候痛悔地说:“我可怜恶人,不辨好坏,结果害了自己。”这个故事是说,做人一定要分清善恶,只能把援助之手伸向善良的人。对那些恶人即使仁至义尽,他们的本性也是不会改变的。”在中国也有个类似的寓言故事叫做《东郭先生和狼》,讲述的道理异曲同工。


但中国人并没有因为有了本土版的《农夫和蛇》,而对故事蕴含的哲理有更透彻的理解。中国是一个农业社会,中国人以善良著称于世,中国人的性格就如同故事中的农夫,儒家思想(理学思想)的“浸润”又使中国人具备了东郭先生特质。善良中饱藏着迂腐,包容中蕴含着麻木!


这样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必将给中国带来恶果。具体到历史和现实中的例子不胜枚举。而在中俄历史博弈中,教训尤其惨痛……


从17世纪开始,俄国人不间断的侵入中国,俄国殖民者跨过茫茫的西伯利亚草原孤军深入,深入中国腹地。图谋对中华帝国的侵略和杀戮。


在西伯利亚大铁路修通前的长达三个世纪的漫长时间里,俄国人一直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孤军,只有十几个据点与远在天边的欧洲相连,既无高效的外援,也没长期发展的可能!而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素来是中国人的天下,中国人在这里世代耕耘渔猎、休养生息、丰衣足食。没有中国人的给养,俄国人会困死、饿死、病死……


于是中国人展现了农夫般的淳朴,对殖民者展现出了无原则的善良,向即将困死、饿死、病死的俄国毒蛇频频施以援手……


在库页岛和庙街……(详见《俄国人在黑龙江》的描述)


在江东六十四屯,俄国人到中国采购粮食,维持军需和基本的生存。


瑷珲条约签订后,沙俄加紧向黑龙江左岸移民,到1861年阿穆尔地区居民达13629人。移民以哥萨克和退役士兵为主,而生产粮食的农民仅占移民总数的百分之13.4%。可见这一时期的移民主要是保证军事占领的需要。移民们不但不能为驻军提供给养,而且连他们自己的口粮还需要伊尔库茨克的承包商运来。这种运输远不如就地补给便宜和及时,而江东六十四屯“年产诸粮,富甲全省”,很自然地成为沙俄殖民者们粮食的供应地。法国历史学家雨拉指出:“在这个地区半野蛮的俄国人当中,这些中国人是仅有的文明成分,他们是当地仅有的农民、园丁和工匠。没有他们,(俄国人)连生存几乎都是不可能的。”


在乌苏里地区,俄国探险家阿尔谢尼耶夫记述到“在伊曼河左岸一个孤零零的小山下,有四座小土房:这就是俄罗斯村落柯捷里诺伊。移民刚从俄国来,还没有安顿好……傍晚,所有的农民都聚集到小屋里来了。他们谈自己在新地方的生活情况,常常唉声叹气。看来,迁移对他们来说并不好受,要不是靠大马哈鱼,他们早就饿死了……” 阿尔谢尼耶夫在记述一个名叫齐凡的中国人时写道:“……所有农民都异口同声地证明,这个中国人以善良著称。当洪水第一次淹了庄稼时,他就来帮助他们,并给他们种子重播。谁有困难,就找齐凡。他不管对谁、对什么事都不拒绝。如果不是齐凡,新来的移民无论如何也活不下去。”阿尔谢尼耶夫在对乌苏里地区三次考察得到了大量中国人的帮助……


中国人以自己的好客来养活这些远道而来居心不明的移民、殖民者、探险家、科考队!让他们生存下来、安顿下来,让他们站稳脚跟。然后按照他们的规划,帮他们修铁路,修桥梁、建隧道、建城市……似乎真的把对方当成了好邻居和好伙伴!


但是当我们帮助对手建设了一切用于侵略自己的殖民根基后,江东、江北的来自于好邻居、好伙伴的侵略和杀戮接踵而至。从海兰泡惨案,到江东血案,到乌苏里排华,到庚子俄难……从东北俄占区,一直延伸到东北腹地。


这种养虎为患的做法很快便收到了奇效。国土沦丧、人民被屠戮、流离失所,财产被掠夺一空……


江东六十四屯那80多个中国村落的养活了俄国哥萨克移民的数万名淳朴的中国老百姓,可曾想过最终被他们供养的哥萨克移民所屠杀。


德尔苏-乌扎拉全心全意地帮助俄国探险家,可曾想到最后被俄国人枪杀?可曾忘却他的同宗康熙年间在黑龙江下游反抗俄国人的乌扎拉村的战斗?


那些帮助过阿尔谢尼耶夫的其他中国人们,可曾想过表面和善的阿尔谢尼耶夫上尉的报告《乌苏里地区的中国人》会成为乌苏里排华依据和理论标本!


……


这不由得使人想到了美国的印度安人。当英国殖民者来到美洲时,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盛情的接待了他们。给他们食物、种子,帮助他们生存下来。但站稳脚跟的殖民者,立刻露了狰狞的面目。印第安人被屠杀和驱逐,不但失去了土地和财产,连生存都堪忧了!殖民者们甚至拒绝一些印第安部落的投诚,一位美国将军的至理名言叫“死的印第安人是最好的印第安人”!在种族灭绝政策下,美国的印第安人由欧洲殖民者登陆美洲前的100万人,锐减到20世纪初的30多万人。最后,曾经是美洲大陆主人的印第安人中的残存者被以所谓“牧歌式的西进运动”的名义驱逐到了荒凉的西部,任其自生自灭。而此时,掌握着话语权的欧洲殖民者们虚伪的设置了用以表彰印第安人当年对殖民者的照顾的所谓感恩节,以体现自己“天下之大,德者居之”的道义优势。


我们再来类比俄国人:


美国人有“死的印第安人是最好的印第安人”,俄国人则有“要地不要人”的血腥种族政策。


美国人有驱逐残存印第安人到荒凉西部的所谓牧歌式的“西进运动”,俄国人则有斯大林流放远东华人,中国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中亚、勘察加蛮荒地区,任其自生自灭!


和印第安人一样,中国人被剥夺了土地、财产,生存堪忧!印第安人由100万人,锐减到30多万人。损失70%。当年的远东华人总数逾30万人,但经过斯大林种族灭绝一样的野蛮流放,如今虽经70多年繁衍,在俄华人不过3万人!损失了90%!中国人比印第安人的命运更有过之!


痛定思痛!我们应该反省:


好邻居、好伙伴的谎言掩饰不了俄国人“贼”与“匪”的本质属性。在“贼”与“匪”的眼中,所谓的和平只是战争的过渡阶段或准备阶段而已。


“对敌人的善良就是着对自己的残忍,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犯罪。”


要知道殖民者在发作条件不具备或需要你的情况下,总是装出伪善的面孔。他们总是隐忍不发。


为了获得霸占远东的时间,俄国人对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中俄共管”状态隐忍。


为获得给养,对领土问题格外在意的俄国人对江东六十四屯这块插入俄远东腹地的中国飞地隐忍。在这段时期,沙俄的学者、官员和军官们纷纷到远东调查和中国居民带来的“问题”,他们一致认为“当俄国居民数量还很少的时候”,中国人“是开发本地富藏的唯一劳动力”,但随着“俄罗斯农业人口和一部分工业人口的增加”,中国人所带来的好处“将自然而然地消失”;特别是“鉴于政治原因”,使中国人“离开愈快”,远东地区的“俄罗斯化也就越迅速”。


如果说俄国人以隐忍来弱化中国人对俄国入侵者狼性的警惕,则中国人的麻木是俄国人屡屡得逞的温床!


我们缺乏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在敌人最脆弱的时刻,也是最关键的决策时刻,表现出惊人的麻木,每每被迂腐的恻隐之心所击溃!


麻木使得敌人在养精蓄锐,而我们在养尊处优。不晓得机会在流逝,危险在临近!如果我们洞悉狼的本质、如果我们对狼的本性有清醒、透彻、深刻的认识,如果我们丢掉对狼的幻想,我们就不会重蹈历史的惨剧!


颇值得反思的是这种养虎为患的农夫策略,有些竟是官方行为。怕虎滋事,割肉喂虎从康熙就开始了。从清兴喂到清亡,康熙先割一块,雍正又割一块,等到了清末,这只已经养肥养壮的虎,已不满足于你慢慢腾腾的割肉,而是开始主动上门撕咬了,满-蒙、新疆、西藏三管齐下,东北和西北被咬下两大块,中国也被咬得千疮百孔!


俄国殖民者在远东所谓的统治气若游丝的时候,满州人在干什么?康熙在干什么?乾隆在干什么?雍正在干什么?八旗兵在干什么?……在为俄国人的侵略事业添砖加瓦,在为割占汉人的土地贡献着力量!

60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